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七更:

“我们能不能留下来看你战斗,雷神索尔?”小姑娘站在城墙边居高临下俯视他,瞪大眼睛问道。由于觉得自己暂时不存在与任何人礼貌寒暄的能力,与其待在城里,索尔将这毫无意义的愚蠢岗哨设在了城外,然而有些当地孩子偷偷爬上城墙来看他。

到了第三天,他们开始带来自己小小的武器给他观赏:这些匕首和手斧多半由手工粗制;仙宫治下如今已经没有几座城市不是全民皆兵了。他们如此热情踊跃、勇敢无畏,索尔无心让他们失望,告诉他们若处于阿斯加德势力范围的所有世界中有哪处不会遭受光耀一族的攻击、那必定是此处。他仔细检查他们的武器,进行品评;教导他们怎样将皮革在短剑把手上缠得更紧、如何正确磨利剑锋。

这让他暴躁的脾气渐渐缓和,而且洛基终于不再时时骚扰;脖子上的项圈沉寂下来,还了他一个清净。毕竟,如果只是为了让他保持无所事事,Leifstokk是个跟阿斯加德一样合适的地方——甚至更为理想。待他教会年幼的孩子们三人一组站岗放哨,就开始训练年长一些的孩子武器使用的技巧。他从前就考虑过,他们应当派遣更多阿斯加德战士到这些小地方来,筛选出具有战略天赋的孩子,并且更为广泛地传授武术技巧。

“索尔,”小格丽塔跑进练习场,大呼小叫。索尔正在训练她的表哥米克尔,纠正他对手中武器移动轨迹的轻忽。“索尔——”

“格丽塔,”他一手捏住米克尔的刀刃,肃然道,“我怎么告诫你的,能在战士训练的时候闯进训练场吗?”

“我知道,但是它们来了!”她嚷道,“我们抽了签,我赢了,所以才能由我来告诉你:过来看呀!”

索尔叹了口气,跟她过去看:也许是道彩虹,或者低垂的云层,或是骡队经过踢起的尘霾。

“瞧呀!”格丽塔得意洋洋地将他拉到大门处。“就那儿。”

索尔目瞪口呆地盯住悬在半空那一片波光粼粼令人作呕的光影,就在大门之外,暗色光纹在它表面不断变幻。“但是——”他出声道,“但是——”

格丽塔焦虑不安地抬头望他,突然间不是那么肯定了。“这是它们吧,难道不是吗?”

一只半透明的胳膊探了出来,关节奇异而且太过细长,它从裂隙中匍匐而出,像身陷黑暗的人一样摸索裂隙边缘。一看到它,索尔立即从困惑中警醒过来,他握住格丽塔的肩膀,弯腰面对她。“是它们——现在听我说,小不点。赶快离开这儿,跑去城里的中心广场,呼唤海姆达尔为你打开彩虹桥:待到彩虹桥出现,你要过去亲口报告国王裂隙在哪里打开。你能做到吗?你们所有人能一起帮助她吗,去看彩虹桥是怎样降临的?”他补充一句,环顾其他孩子。

“我做得到!噢,我做得到!”她尖叫起来,兴奋得一脸苍白,急匆匆一马当先冲向广场。其他孩子跟在她身后跑走了,索尔则握住锤子,飞到城墙之上,独自立在那儿面对不断扩大的裂隙。

这一次同从前面对光耀一族的战斗浑然不同:从前是四面受敌,面对无边无际令人作呕的肢山肉海,不得喘息地一战再战,除了前进和后退已经丧失其他运动感;而这一次,裂隙约束了它们,所以能够冲到他面前的一次不超过三到四只。

Leifstokk的居住者都是农民跟商人,并没有战士,不过还是有些勇敢者手执草叉立于他的侧翼,将光耀一族向他的方向驱赶;其他人则为他带来饮水的角杯以及食物。如果他需要休息,只需将它们赶退至裂隙旁边,守在那儿,砸毁任何企图伸出来的肢体或触须。经过几天轻松的战斗之后,待他暂停休息的时候,他忍不住大笑起来:如果有必要,他可以永不止歇这样下去,只要能够保护Leifstokk,保护阿斯加德。

战斗的第四天,范达尔突然出现在他左边,霍根来到他右边,沃尔斯塔格同他们一起出现、将一角杯甘甜如蜜的蜂蜜酒塞入他手中。索尔一饮而尽,冲他们咧嘴而笑。“什么事让你们耽误到现在?”他将角杯向肩后扔去,然后碾碎几只妄图趁机跃上来攻击他喉咙的怪物。

“只不过在Kambsnes清理它们多花了一阵而已,”范达尔答道,利刃已经寒光出鞘。“然后洛基派我们来这儿,说你在这里已经守得太久了,所以我们应该过来援助一下,加速进度。你觉得我们是不是该每次多放一些出来?”

索尔笑道,“控制在一次一百左右吧,”然后他们静待了一阵子,任凭光耀一族将裂隙的范围撕开得更大了一点。

又过了一个星期,突然地,正当一只庞大畸形的怪物挤到半道的时候,裂隙崩溃了,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突然:那团扭曲的赘肉跌到地上,在死亡的剧痛中疯狂蠕动挣扎,它自己的内脏喷洒在四周,而空中的裂隙则逐渐黯淡下来、继而销声匿迹,仿佛从未出现过。

“感觉好点了吗?”当索尔回归来到大殿时,洛基问道。大殿仍然空空荡荡,只有三位挚友在他身边。当索尔爬上王座高台时,洛基皱了皱鼻子。“也许你该考虑洗个澡来庆贺一下。”

“我在梅伦娜已经冲过澡了,”索尔答道。“你是怎么办到的?”

“办到什么?”洛基无辜地歪头凝视他。

“你怎样让他们进攻Leifstokk的?”索尔不肯罢休。

“西弗的推测听起来越来越有道理了吧?”洛基反问,索尔则恼火地瞪着他。洛基露出淡淡的笑容,“西弗从来都是你们几人当中最聪明那个。”

“你的意思是说你——”

“没有,”洛基答道。“当然啦,如果真的是我在控制它们,我自然也不会承认的。这就给你带来一个不解之谜了。”他站起身来,胳膊一掀将身侧的斗篷甩至身后,然后直视索尔的双眼——他自己的眼睛则如同谜镜一般,令人费解——接着转身离开。“我坚持你去洗个澡,哥哥,”他的声音飘在身后,身影消失在高台下的阴影中。

他的朋友们簇拥他站在王座边。“你真的觉得……?”范达尔瞟他一眼,问道。

“我不知道,”索尔仍然凝望洛基离去的方向。“否则怎么解释呢?Leifstokk完全没有道理。如果不是受洛基指挥的话,光耀一族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儿呢。”

“洛基向来不太对劲,”沉默片刻之后,霍根说道,“即使在从前——”他不需要申明在什么以前,“——他三五不时就会钻研黑暗魔法,有时还会带来连自己都不曾预料的后果。”

礼堂大门被推开,索尔转身看到人们鱼贯而入:自Kambsnes、Höskuldur和Breiðá归来的战士们带来一片喧嚣的胜利喜悦;在西弗的引领之下。

——————————————————————————————————

“这么说不是他在控制它们,”得知Leifstokk之事后,西弗说。

“什么?”索尔讶异道。

“好吧,如果是他的话,他就不会将它们派去Leifstokk了,”西弗解释。他们全盯着她看。“他有什么必要派它们去那里呢?”她质问道,“这样只会让使他看起来更为可疑。”她顿了一顿,“不过我也无法理解它们怎么会攻击那里。”她补充道。

他们坐在一起,百思不得其解。过了一会儿,范达尔试着解释,“有没有可能他故意把它们派过去,因为他知道这样会让自己显得更为可疑,于是我们就会以为它们并非受他操纵——”

“不过我们确实以为是他操纵它们的呀,”沃尔斯塔格说道,“直到刚才,西弗告诉我们——”

“是啊,可是他也知道我们会告诉西弗的嘛。”范达尔坚持道。

他们一起绞尽脑汁,然后沃尔斯塔格又说了,“然而说不定他会想到你认为他知道我们会告诉西弗——”

“够了!”索尔大喝一声,站起身来。“如果我们打算通过厘清我弟弟思路的办法来按图索骥解开这个谜团,这辈子都休想。去找斯凯奇吧。到现在他研究的那些东西应该有所进展了。”

“没错,”当他们将斯凯奇从他的新书上撬开时,他答道。“那种语言不完全是全新创造的:带一些晦涩的亚尔夫海姆※1北部方言,还含有米德加德几种不同语系的外来词,直译为华纳海姆※2的高等语言,创作出一份极有意义的手稿——”

“它上面讲了什么?”索尔打断他。

“这个嘛,你必须自行判断了,”斯凯奇说着,递给他一大沓纸张,接近有原件五倍那么厚。

索尔浏览了前面几页。然后他重新从头看起;再然后又检查了一下,好确认页序没有排错——没排错——于是又试了一次。这些单词吧,大多数他都认识,但是连贯起来却似乎莫名其妙。“这是什么?”他询问道,并将手稿递给西弗;西弗、霍根和范达尔将脑袋凑在一起去看。

“我是学者,又不是魔法师。”斯凯奇回答。“不过依我之浅见,它看起来似乎是一篇不太成熟的论文,讲的是以魔法为动力进行高级空间穿梭的原理。当然,其理论还比较粗糙:没有从别处引证,也没有具体例证;显然不够严谨、没有达到出版的要求。尽管如此,这份论文还是相当可圈可点的——”

“高级空间穿梭?”范达尔问道。

“如果他不是在操纵光耀一族呢?”西弗缓缓开口。“如果他控制的是裂隙的形成?”

“如果你指的是时空裂隙,”斯凯奇严肃而睿智的目光投注在她身上,“制造并维持一个定向时空裂隙某段时间所需的能量与通过此裂隙的物体数量成正比。”

几个人不约而同地茫然回望。斯凯奇嗤了一声。“换句话说,”他解释道,“容单个个体穿越的时空裂隙不需要太多能量来维持:可能一位法师就足够了,如果这位法师足够娴熟、足够强大的话。但如果某个时空裂隙要通过千军万马,则需要某些特别的动力能源来支撑。裂隙大多数都是低效率的空间穿梭手段:彩虹桥正是因此而建立,也正是因此,它为阿斯加德在诸域之间提供了非常强大的战略优势。”

“这样说来,光耀一族又是怎样制造时空裂隙的?”索尔问道。“他们之中可没有魔法师,根据我们迄今为止的了解——”

斯凯奇耸耸肩。“我无法回答。你必须请教某位对裂隙及裂隙能源做过深入研究的学者才行。”

“去哪里能够找到呢?”西弗问道。

“哎呀,我不记得阿斯加德有这种人才,”斯凯奇回答,“除了写出这篇论文那个。”

——————————————————————————————————

注释:

※1亚尔夫海姆:北欧神话中的精灵之国。

※2华纳海姆:北欧神话除了阿斯加德的阿萨神族,还有另一支几乎势均力敌的华纳神族,其居住的世界被称为华纳海姆。

在这里赘述一下九大世界:诸神之国阿斯加德,华纳神族之国华纳海姆,精灵之国亚尔夫海姆,人类世界米德加德(中庭),冰霜巨人之国约顿海姆,侏儒之国瓦特阿尔夫海姆,黑暗精灵之国瓦特海姆,死者之国尼夫海姆(冥界),火焰之国穆斯贝尔海姆。



TBC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