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十一更

“不要再来一次了,”看着道路开始向下蜿蜒至熟悉的充满灰雾的阴暗之处,索尔呻吟道。城堡已经在身后的视野中消失,仿佛根本不曾存在。他策马向前,同洛基并行。“你打算拿什么奉献给诺恩三姐妹呢,嗯?她们可不会第二次不计报酬地任我们离开了。”

“我们不去找命运女神。”洛基回答。

“可这是通往世界之树的路!”索尔道。

“真的吗?”洛基反问。“也许我在某处转错了一个弯。”

索尔瞪着他。“再说,我们为什么要在胜负未分时远离阿斯加德?你肯定知道我们的人民仍处于惶恐之中。如果光耀一族再次袭来,我们俩却都不在——”

“那还真是有够尴尬的,对吧,”洛基不以为意。

“而且你有必要这么守口如瓶吗?”索尔咬牙切齿。

“可提供解释实在是很无聊的一件事,”洛基回覆道。

“我可以再试着用一用这该死的项圈,”索尔说。

“说真的,哥哥,”洛基半阖眼帘斜睨他一眼,拘谨地发问,“你知道这项圈是做什么用的吗?”

索尔怒视着他。“我知道,而且我不认为这件事情还需要回避很久。”

“那你还打算使用它?”洛基继续道,“要知道,使用这种联系愈发频繁,契约就越容易建立。然后那个,呃,其他的就势在必行了。”

“你这么说只不过是想阻止我利用它读懂你的想法,”索尔反驳道。

“嗯,听起来确实像是我的风格,”洛基说,“我觉得你还是可以用一用的,最后就知道到底有什么后果了。反正,严格来讲也算不上乱伦吧。”

“当然算了,”索尔气急败坏,不由自主脸红起来。

“好吧,好吧,”洛基安抚道。“扫你的兴绝非我所愿。不过我倒是从来都不知道你是这么爱刺激的嘛,哥哥。”

“不许曲解我——!”索尔脸红得愈发厉害了。

“所以你是不希望我——”洛基一只手探向项圈,手指伸直,索尔立刻扭头躲开。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刚刚放弃了一次绝佳的读心机会。看到洛基得意的假笑,索尔感觉自己受够了——他抓住洛基的手腕,将他的手按在项圈上。

冷不防地,他跪倒在地——不对,他是被迫跪倒的,洛基利用项圈的力量强迫他屈膝,同时将他向前一拉,失去平衡之下他自然随着惯性撑到了洛基大腿上。皮衣之下,纤薄的网格状金属铠甲沾染上他暖热的体温,索尔正要拽开他的(完形填空1)——

洛基猛地抽手、离开项圈,幻象顿消——他们仍坐在马背上,沿山径而行,索尔怒而吼道,“这一点也不有趣,你是变态妄想狂吗?”可他嘴里的唾液开始分泌起来。

“不,”洛基被哽得差点说不出话来。他紧抿双唇,“不过看起来似乎有点像。”过了一会儿,他甚至勉为其难地补充了一句道歉,“对不起。”

那天晚上索尔从香艳的梦魇中惊醒,在梦中,洛基的(完形填空2)沉甸甸、冰凉凉地裹挟在他舌尖,甜蜜如仲夏之冰饮,洛基的手指则纠缠在他发间。他弹起身子,双手用力揉搓脸颊,然后转身朝向洛基,恨不得将他狠狠教训一顿。洛基躺在篝火的另一边,并没有睡着,他的视线凝固在头顶乱糟糟的树枝上,一脸僵硬的、受惊吓的表情。“见鬼了,洛基,把这玩意儿给我取下来!”索尔恶声恶气地说。

“我办不到,”洛基回答。

“你办得到!”索尔反驳,“斯凯奇告诉我了!”

“我只能从物理上将它去除,”洛基说。“这不是我的本意。我真不是为了惹你烦恼才不将它拿掉的。”

索尔目瞪口呆。“如果你刚才是在说谎、然后适可而止的话,我愿意原谅你任何事情。”

洛基站起来,透过火焰凝望着他,阴影笼罩了他碧绿的双眸。“我们还没能搞定,你知道的吧。尽管我们将它们从我们的世界驱赶出去了,可它们还没有被击败。”

索尔呼吸一窒,希冀与惊骇彼此拉锯——难道洛基知道——洛基从前没提过——“你知道它们来自何处,”他说。

“是你自己亲口告诉我的,”洛基答道。“你与父亲前去求助时,命运女神们正在做什么。”

索尔几乎记不清了,那似乎是遥远而绝望的上辈子的事。“浇灌树根——”

“不对,”洛基纠正他,“你当时描述得可详细多了。我记得是说,将壶中之水浇灌在一条主根上。”

“你说是就是吧,”索尔不太确定。“其中有多大区别?”

洛基抿紧双唇。“你真的明白吗,”他一脸鄙夷,“世界之树实际上并不是一棵树?”

“我又不是傻子!”索尔答道。“伊格德拉修并不是一棵树,诺恩三姐妹也不是女人,而我们实际上甚至不在此处,这一切不过是我们的意识耍弄的小把戏,保护我们、让我们在面对过于庞大繁复、思维无法处理的对象时能够幸存下来。我也不是把所有学过的课程都抛之脑后的。所以呢?”

“所以你觉得这意味了什么,当世界之树延伸出一条新的主根?”洛基反问,“要知道,宇宙并不止九大国度※1。其数量枚举不尽,同时也存在各种不同的体系与无穷的世界。只不过九大国度处于同一个影响力的作用之下,我们不需要将时间和空间摺叠变形就能在其间任意穿梭。而在这九大国度之间,它们之间的联系具现化地表达出来就是世界之树伊格德拉修。”

“新的国度,”索尔明白了。“它们来自一个全新的国度。”

“没错,”洛基同意道。“第十大王国,它刚刚渗透到我们的势力范围。”

“既然你已得知这项信息——”

“一旦让我看到那条树根,就能推断出它的位置,”洛基打断他,“之后——我们就能将彩虹桥定位到那里。”

索尔默不作声,考虑这样做的成功几率——终于能够打击光耀一族的老巢,而不是疲于奔命地防守;他早就梦寐以求这一天的到来。然而对上一整个国度——光耀一族已经出动过无数波军队对抗阿斯加德,在它们的本土,又该有多少军团仍蓄势待发,以饥饿为唯一的原动力。“洛基,”他低声恳求,“战士们已经人困马乏,我们能不能推迟一段时间再发动进攻?”

“第十个国度与我们的联系愈为紧密,通过裂隙进行传送的运算方式就会愈发复杂。”洛基解释道,“在最初阶段,只有微小的、暂时性的裂隙能够被轻易打开,比起在九大王国内部两处薄弱地点建立连接难不了多少。然而这种机会稍纵即逝,打开的裂隙也维持不久,且极易崩溃。接下来有很短一段平衡期,没有与我们相连接的世界几乎完全不可能向我们发动任何空间传送。随着时间推移,当它们完全与我们的世界连接起来,就可以创造真正意义上的传送通道了——比方说,它们可以同时打开十几条时空通道,而且能够将通道一直维持下去,只要能源足够。”

“所以我们必须在那之前发动总攻。”不需要洛基详细描绘,索尔也能想象出那副情景。如果光耀一族能够随心所欲在阿斯加德所在世界四处肆虐,即便有洛基混淆它们预见之力的手段,也无法长久保护阿斯加德;那么多战场,他分身乏术。“我们还有多久?”

“大概一两个月吧,”洛基说道。“如果赌一赌运气的话,那就三个月。顺便说一句,我们没那个运气的。”

“好吧,我也猜到了。”索尔说。“洛基,我们赢不了这样一场战役的。我们的战力早已透支。如果经过五年的休养生息,由新的血液代替那些阵亡或疲敝过度的战士——即便如此,即便再加上你的筹谋,如果敌人的数量如我们忧虑的那么多,战斗仍会无比艰难。更别说时间根本不够——”

“你无忧无虑乐观积极的精神去哪儿了※2,”洛基安慰他。“不要如此轻易就放弃希望,我亲爱的哥哥。取胜还是有可能的。我们只不过需要一支援军。”

“去哪里才能找到一支能与阿斯加德媲美的军队呢?”索尔疑惑道。

“我还以为很明显了呢,”洛基答道。“约顿海姆。”

——————————————————————————————————

“这不是个明智的决定,”索尔手握锤柄,语调冷肃。约顿海姆的峰峦与城堡依旧破败而凋敝,参差不齐地环绕在他们周围,正是十年前洛基猖獗地试图摧毁这个世界时对其大肆破坏的明晃晃的证据。巨人们缓缓聚集到他们周围,憎怒灼燃的目光全都汇集在他一人身上。“你应该返回阿斯加德,派遣别人过来交涉——”

“很荣幸见到你们,大议会的诸位,”洛基上前一步,通过巫术提高了嗓门;回声在冰冷的峡谷间久久回荡。“你们的出席人数是否足够,以倾听我的挑战?”

“我们已经集结完毕,奥丁之子洛基,”一个体型巨大的巨人声音隆隆地说,“所以畅所欲言吧:约顿海姆正倾听你的言语,尽管其微不足道。”

“劳菲之子,不好意思。”洛基亲切地纠正,“要知道,咱们还是严谨一点更合适。”

另一个巨人,又高又白、像一根结满霜的柱子,发出不悦的刺耳声音。“这么说,你是打算将自己定位于‘弑父者’了?”

“说句公道话,”洛基辩解道,“我父亲的确将我遗弃、以致被阿萨人夺走,所以礼尚往来,在父慈子孝上他不能对我抱持过分的期待。而且依照约顿海姆法律,也没有说当一个孩子被弃之不顾,就等同于脱离亲子关系吧?所以没错:我今日到此追讨我应得之权益,作为我父亲唯一的子嗣与继承者。”

索尔好险忍住才没一脸呆滞望向洛基;而那些冰霜巨人们可不像他这么习以为常,他们简直义愤填膺。“你脑子短路了吗?”索尔嘶声问道,“你觉得他们愿意接受你成为新王?”

“安静一点,”洛基同样暗暗嘶声作答,连脸上挂的微笑都纹丝未动。

“他尽管可以叫嚣到整个世界都听见,”最初那个嗓音低沉的巨人开口道,“无论他是否劳菲之子嗣,我们绝不会向一个手上血渍未干的谋杀犯、阿斯加德的奴才卑躬屈膝。王位并不是玩具,仅凭血缘就从父辈手中让渡给无能的子嗣。”

“没错,”洛基同意道。“我也觉得这样不行。”他举起双臂,双掌交叠,蓝光闪耀的冬棺凭空出现在手上。霜巨人们不约而同倾斜身子看过来,望眼欲穿。“举办一场王位挑战赛吧,约顿海姆的领主大人们,”洛基建议道,“胜利者可以得到这个作为战利品——当然了,前提是你们愿意接受以它来换取我的候选资格。”

静默良久,如雪花飘落的寂夜。最后,还是那个嗓音低沉的巨人说话了,“我们接受你付出的代价,劳菲之子。愿以此稚子为使,将其父失落之至宝重归约顿海姆。”

“太棒了!”洛基答道,“对了,刚才我不记得有没有忘记提及,奥丁之子索尔将作为与我缔结契约的战士代我出战。谁想第一个来挑战?”

——————————————————————————————————

注释:

※1:不清楚漫威世界中对北欧神话九大国度的解释,不过在本文作者的体系里译者是这样理解的:所谓‘国度’并不是单一星球,而是某个涵盖极广的、遵循同样宇宙法则的范围,互相之间可能存在远不止空间距离的位面壁垒。

※2:Your optimism is an endless bath of sunshine and kittens,直译出来好羞耻,大家体会一下。


TBC

霜巨人们的OS: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另,文中缺字请善用脑补大法……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