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十二更

约顿海姆的战士们并不缺乏勇气,更不缺乏力气。“克制一下,没必要时尽量别要他们的命,”在索尔第一次下场之前,洛基提醒道,“你要记得,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要他们替我们卖命的。”

“我尽力而为,”索尔面无表情。“你本可以事先提醒我,你的计划是让我一个接一个轮流打败约顿海姆最强大的战士们,直到他们心甘情愿地接受你为国王。”

“你什么时候拒绝过这种松松筋骨的小打小闹?”洛基反问。

“可它会耗光我们所剩无几的这一个月时间,甚至更多!”索尔怒道,“你谋杀了他们的王,还差点摧毁了他们的世界。他们绝不会屈从于你,哪怕只剩下一个拿得动刀子的小孩、也会下场跟我拼斗到底。”

“这场挑战不能超过三日三夜,”洛基说道。“你负责一直赢就行了。”

索尔当然一直赢了下去,尽管约顿人已经合理地规划了他们的战力:他第一批面对的对手并不是最强的、第二批也不是;第三天下场搏斗的才是最厉害的战士,在这天的第三场比赛,他第一次受了伤,沿胳膊擦过一道浅浅的伤痕,苍白的霜冻咬在他被冰刃划破的伤口上。索尔骂了句脏话,不经意将锤子挥舞得太用力了些,将对方砸飞、横穿整个赛场,砸破临时筑起的环绕全场的冰墙,摔在了看台中央。

于是暂停在所难免,之后一名巨人从贵族们就坐的席位中站起身来,宣布,“我是Wauthir Werinson,我的战士Ghanrath将替我挑战王位。”

下面窃窃私语起来,索尔望向洛基,洛基则眯起眼睛。“他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洛基的声音轻轻出现在他耳畔,是他从遥远处传来的私语。“他现在入场有点太急功近利了,当心他们要耍什么把戏。”

Ghanrath从一开始就几乎完全采取守势,尽量避开索尔的攻击范围——以巨人的体格来讲不难做到。索尔本可以乘胜追击,却也乐得有所喘息:他立于竞技场中央,目光跟随着磨磨蹭蹭围绕他转圈子的Ghanrath,Ghanrath三五不时前突佯攻,又在索尔有机会与他短兵相接时迅速撤回。观望的巨人们笼罩在一片困惑的氛围中,仿佛他们也不明白其用意;就在此时Ghanrath再次拉近距离却磕绊了一下,这个破绽卖得实在让人没法不抓住:索尔挥起雷神之锤,堪堪止于他颅上几寸的距离。“要么投降,要么去死。”突然,索尔惊讶万分地抽回手来,原来Ghanrath突然背信弃义地拿一把只有一根手指长度的细小匕首戳中了他的手腕,带出一滴血来。

他挥起Mjölnir打算进行致命一击:他最憎恨的就是竞技场上背弃荣誉的行为。然而Ghanrath以不符他身材的敏捷打了个滚站起来,望向Wauthir。Wauthir自观战席上起立,高声道,“我表示强烈抗议,诸位大人们——鲜血流出,挑战者却毫不畏缩。奥丁之子索尔并未真正与他结合,不应代替他立于竞技场中。”

“难道他每流那么一滴滴血,我都得大惊小怪一次?”洛基拖长声调,慢腾腾地说。

“洛基!”索尔喝到。他横穿场地,跳上看台,抓住洛基的手臂。“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洛基怒冲冲横他一眼。索尔晃了晃他。“我不愿意在竞技场上成为骗局的一环。我以为你的意思只是我必须戴着这该死的项圈!”

“作弊是被允许的,你这蠢货,”洛基辩驳。

“当然,直到骗局被揭露为止。”Wauthir与他针锋相对,“而且现在你们供认不讳。因此,做出抉择吧劳菲之子,你是打算退出这场竞技,还是亲自在斗技场上面对约顿海姆的实力。”

洛基起身向Wauthir鞠了一躬,“我想,即便是国王偶尔也会亲力亲为。你的战士准备好了吗,或者他需要歇息片刻?”

双方达成一致暂时休息十分钟。洛基扭头将索尔拉至一边,顺便脱掉斗篷、取下头盔。他对着头盔专心致志研究了一番,头盔上的长角溶解下去,只余下平滑的表面纹饰,以免给敌人留下容易抓握的把手。“听仔细了,”洛基说道,“如果我被他们之中某一个给杀死——”

“等一下,”索尔打断他,“洛基,你不是竞技场上的常胜将军——你不可能将他们所有最强的战士依次击败。”

“非常正确,”洛基继续道。“我被他们之中某一个杀死时——”

“什么?”索尔疑惑道。

“你以为这是什么?游戏吗?”洛基恶狠狠道,“我们来这里难道是因为我想度个假?我们需要约顿海姆的军队,除非他们推举出新的国王,否则这件事无法办到。参与挑战的领主们没有谁是傻瓜,他们也会看到光耀一族造成的危机。到时候,你就可以劝说他们加入你。”

索尔瞪着他。“少了你我们无法获胜。”

“反正当战场挪到了它们所在的世界,我在对付它们时也起不了太大作用了,”洛基道。“只要记得无论你们打算采取何种战略战术,它们都会知道,所以一鼓作气、勇往直前吧。”

“我才不会袖手旁观,看你丢掉性命!”索尔不忿。

“得了,我之前计划得不是挺好,可你又不喜欢我先前的办法,不是吗?”洛基冷冷地说。

“如果你事先告诉我——”

“那你根本就不会答应以冒充的身份下场应战,”洛基怼他,“至少现在这样我的胜算总是大了一点。”

“你以为我会将自己的骄傲置于你的性命安危之上?”索尔反问,“置于阿斯加德之上?”

“好了,哥哥,”洛基说,“你老实说,你会不会同意撒谎、进入斗技场,然后每当受伤就暗地通知我,好让我伪装出应激反应——”索尔不由自主地讨厌这个计划,看到他的表情,洛基露出一丝扭曲的笑意。

“你不需要战斗的,”索尔转换思路。“将冬棺赠予他们,让他们自己推举出新国王——”

“你以为在此之后他们会与以我为国王的阿斯加德结成同盟吗?”洛基道。“如果我牺牲在竞技场上,至少他们还能心怀敬意。”低沉的鸣锣之声响彻全场,仿佛自冰层深处传来。“时间到了,哥哥。记得告诉父亲,他的计划实现得完美无瑕,一如既往。”

他已经转过身去;索尔抓住他的胳膊。“那就完成契约,让我继续战斗!”

洛基大笑起来。“你从斯凯奇那里得到的信息并不完全:你知道约顿契约本质上到底是什么吗?是自我牺牲。你若受伤我会瑟缩,因为我们分享同一个肉体;你将得知我的想法,因为它们会偷偷溜进你的脑海。性交并非结契的必要条件——臣服才是。结契之后,当我们躺在一起,却不会对此多想,因为我的身体对你而言会像你自己的身体一样。噢,还有,在约顿契约中,”洛基补充道,“一方为主一方为仆,无可挽回。”他再度绽开笑容,“比仅仅放弃一个王位要稍微艰难一点,不是吗?”

索尔喉头一滚,他简直无法想象。比奴隶还要可怕:奴隶生涯也有结束的一天,甚至可以拥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权。“好吧,”他沉声道,“不止一个王位而已。那就这么做吧,弟弟。”

洛基的表情僵住了,他的身体——他一动不动,头盔还捧在双手之间。片刻之后他抬起一只手来,捧住索尔的脸;索尔忍耐着没有躲开。他闭上双眼。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可什么事也没发生。他没感觉任何不同。

“不知道你在不在意,”最后,洛基轻声说道,“你曾询问我是怎样将想法扭转回来,我为什么选择拯救阿斯加德、而非摧毁它。答案从来都是因为你。”

索尔愕然睁开双眼,凝望着他。

洛基浅浅一笑。“从来都没有轻而易举就能完成的契约,哥哥,”他说。“除非你打心底里真正屈服,否则就管不了用。”他放下手来,转身走下竞技场。

——————————————————————————————————


TBC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