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Hannigram】Owe You One(欠债还情)

by xzombiexkittenx

注:《鲨鱼池》续,短篇,甜饼一枚


屋子里血流成河。望着威尔晕红的脸颊,以及眼底渐渐褪去的另一位杀手的影子,汉尼拔感觉裆下有些不自在地绷紧。汉尼拔一度忧虑自己终有一天会对披上旁人外壳的威尔感到厌倦,不过这种事暂时仍未发生。每一次,当威尔挖掘出内心的恶魔、将恐怖散布于光天化日之下,从来叫他叹为观止。

威尔仍会愧疚——然而从不是在杀戮当时,而是数日之后——给两人之间的拉锯与妥协裹上额外一层甜蜜的滋味。威尔会寻求他的安慰,渴盼能够冲淡残存道德良知的垂死呼唤。这一次的三连环谋杀尤其残忍,汉尼拔预计四十八小时之内威尔就会任他为所欲为。他一直好奇催眠暗示对移情障碍者的效果会有多么显著,以及在床笫之间如何将其利用到极致。也许他可以让威尔遭受心理折磨直至崩溃,然后再好好操他。威尔此时的反应通常极为美妙。他会发牢骚,不过这种方式对放空他的脑子卓有成效。

汉尼拔看到威尔已经出门,却在取车的半道上跪下身体。也许四十八个小时都用不了。

他来到威尔身后,将手抚在威尔头顶。他手掌施予的力量能让威尔安心,万一威尔情绪失控也可以抓住头发控制他。

“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威尔伸出手来,柔声哄慰。汉尼拔好奇有谁从他们眼皮底下设法溜走了。屋子里应该没有其他人才对。

威尔手臂和腕子上到处溅的是血迹。汉尼拔更偏好于保持外科手术般的规整,将一切安排得井然有序,可威尔并不介意凌乱一些。而且将汉尼拔搞得同样脏兮兮的似乎会让他更为兴奋。汉尼拔努力叫自己不要分心。

“嗨,过来呀,”威尔唤道。一张小小的尖脸钻了出来,汉尼拔长叹一口气。“好姑娘。”这只狗肚皮圆鼓鼓的,神情踌躇,犬齿微露,似乎是警告威尔不要耍花招。

“不行,”汉尼拔说。“绝对不行。她揣着小崽子呢。”

“是啊,对此我们根本无能为力,”威尔一副通情达理的样子。

威尔站起身来,拂去膝头的沙土。那只身患疥癣、精神不佳的肮脏小狗责备般冲汉尼拔眨巴眼睛。只看着这一幕,汉尼拔就感觉自己的膝盖仿佛刺痛起来。自墨西哥一事过后,他的膝盖想要蹲伏下去就有些艰难。从总体看来,付出这么一点代价他觉得也不算太过吃亏。

此时此刻他能够实施许多手段,但是已经过了将近三年了;汉尼拔已经学会不要小题大做。对于汉尼拔的一切愿望威尔最后几乎全都退让屈服了,虽然有时不免顽固一些。不过在这个问题上,汉尼拔从来没有赢过一场哪怕小小的冲突。

“我们不能收留她的小崽子,”汉尼拔说。

“肯定的,”威尔同意道。两人心照不宣,威尔睁眼说瞎话呢。

他们已经养了九只狗了——算上威尔正诱拐进车子里的这只就是十只。天知道这小玩意会下多少只崽。

这狗腿部有点问题,于是威尔用汉尼拔留在车上备用的毯子将她裹住放在后座。威尔围着狗团团转,将她伺候得妥妥帖帖,他那所谓‘杀戮后焦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拯救这只可怜的小家伙已经分了他的心,满足了他的忏悔欲。

威尔挂着孩子气的笑容,回头一瞥,眼神自汉尼拔身上一扫而过。“你知道,这次算我欠你的,”他如是说。他知道自己对汉尼拔有怎样的影响力,而且从不吝于厚颜无耻地利用这一点占他便宜。

“你欠我的很快就不止一次了,”汉尼拔低声抱怨道。

“一只小狗狗算一次,”威尔与他达成一致。他关上车门,扯住汉尼拔衬衫衣领将他拖上车。“随便你怎么玩,”说着,他吻上汉尼拔的嘴唇。

他痛苦抑郁的时候美丽非凡,开心快乐时也一样,而汉尼拔对他简直需索无度。既然同时无法两全,汉尼拔决定在威尔开心的时候享受他的快乐就好。他下定决心,要为两人的下一次杀戮找点风格特异的乐趣。最好现场不要再出现需要救援的狗了。

“我们不能耽误下去了,”汉尼拔说。

威尔坐进副驾驶,仍然面带笑意。“你会让我后悔应允你为所欲为的,对吗?”

狗狗之前显然没有得到妥善照顾。她皮毛斑秃,没有掉光的地方毛发也纠结在一起,闻起来恶心透了。汉尼拔摇下车窗。“对于纵容你囤积动物的癖好,我也追悔莫及。”

“看来这下我真的惨了,”威尔道。“自作孽啊。”

=END=


关于 Shark Tank(鲨鱼池):  原文点我   中译@AO3   中译@随缘  



评论(25)
热度(136)
  1. 颜二先生°C盛装舞步 转载了此文字
  2. Bystanderx盛装舞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