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Good Bones

拾骨

by damnslippyplanet

原文地址 

 
温馨提示:薇薇是一只地缚灵、拔叔仍是原汁原味的拔叔。 
那么,正文开始。 
 
第一更: 
 

所谓恐怖:没有什么能够幸免于难

更深刻的恐怖:确实有什么东西,幸存下来了

~Richard Siken, “The Language of the Birds”

 
威尔死去时是在某个周六的凌晨时分。并不是什么舒适的死法,不过他也从未期待过自己的死亡会轻松惬意。 
 
他迟了一些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不再活着、严格说来却也算不上死亡的状态。他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心情,更不知道自己是否仍拥有感知情绪的能力。他感觉自己又冷又饿,不过这冰冷栖息在肚腹之中,饥饿却萦绕在皮肤之上。也许他已经将两者混淆了,或是忘记了这两个词的意思。 
 
一声尖叫。它应该是一声尖叫,如果尖叫可以脱离肉体的限制而生成——虚无缥缈,蔓延开来又沉淀下去,如血一般。 
 
窗外老橡树上半睡半醒的鸟儿闻声惊起,待声音消失时已迅速安顿下来。房子里再也没有其他声响:这一天,以及之后的许多日子。 
 
威尔·格雷厄姆离群索居,很久之后才有人察觉他的失踪。 
 

——————————————————

 
 
后来,威尔的财物被打包拖走,房子被挂牌出售。那时他对自己的控制力已经强了一些,关于自己的生活和死亡也回忆起了更多事情。 
 
起初,那个他还不知道名叫汉尼拔的男人跟其他买家一样,并没有引起他的额外注意。后来,他感觉有点有趣。他注意到那个男人的穿着打扮太过讲究,不像个会居住在乡村树林里的人。其他人也不像他那样,会在房子各个细枝末节的角落花费时间——比如地下室,屋顶地板处水电排线的狭小夹层,他甚至好奇地看了一眼闲置在阁楼上的那堆废品。威尔认为如果他买下这栋房子,肯定会派个装修队来拆了它,待到将它改建为一栋张牙舞爪的庞大建筑之后才会再次踏足。 
 
威尔对此人并未真心加以关注。听到房产经纪人开始吹嘘这栋房子坚固的建筑材质时,他飘飘然离开了。他可不想听到这两人接下来怎样酝酿对它进行残酷的修整。也许会加盖第三层楼,或者挖出一个游泳池来。 
 
从前,威尔喜欢这间小屋,喜欢平淡的生活。他仍然不知道该怎样接受自己的死讯。 
 
他已经研究过自己能做到的极限,除了尝试恐吓那个似乎看不见自己的房产经纪人。他的活动范围似乎跟任何标记于纸页的文书契据都对不上。他可以轻松越过屋子前方的私人车道,不过最远只能到达后方最近那家邻居的半途。他能够看到横穿他这片土地一角的小溪,从前他时常在那儿逗留,但如今无论怎样竭尽全力也去不了那儿。只要一越过那棵最高大的橡树,胸口就仿佛有什么东西骤然绷紧死死拉扯,让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撕碎。 
 
(“撕碎”,他哪里还有什么遗留下来,能被撕碎的东西。他连凝聚自己都还做不到,连尘埃都无法搅动。就跟一阵飘忽不定的清风差不多。实在太不公平,就这样还得有边界限制,还能感觉到痛。) 
 
威尔对于自己的死亡并无愤怒之情——除非,有可能他愤怒过头了,所以无法再感觉多愤怒一些——但是对于被剥夺了自己的小溪这件事情,威尔实在怒不可遏。当看到一只松鼠轻快地跳过那道阻碍自己的无形界限,他感到一股白热的愤怒耀斑一样爆发开来。 
 

——————————————————

 
 
“待售”的牌子消失了,人们陆续而来:有验屋师,一位屋顶工人,以及一名电工。威尔徘徊在电工身后,满怀挫败地观察对方蹩脚的布线工作,威尔只用一半时间就能做得有他两倍好。电工打着寒颤急匆匆整理好东西滚蛋了。将他从这栋仍然感觉像是自己所有物的房子里赶走让威尔产生了一股野蛮的快感,尽管在法律上已经不是了。 
 
买下威尔房子那个打扮过分讲究的男人辜负了他的期待,因为他亲自现身了。威尔的时间概念有些模糊,不过他觉得男人的出现一开始是无规律的;有天下午他过来丈量了厨房的每一寸地板,运进来几件小件的、外表愚蠢华丽的家具,然后消失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可能有数天、甚至数周。 
 
他再度出现时带来了至少有威尔曾经拥有过所有衣服三倍的行头,毫无疑问大大超过了大卧室里空置衣橱的容量。当男人试图将太多件衬衣塞进不堪重负的衣橱时脸上那副表情让威尔胸中涌起一股奇异的涟漪,仿佛一连串泡泡涌上水面。是 笑意,他想道,突如其来地回想起还有这么一桩事物的存在让他自己都惊呆了,他忍不住重复了一次。 
 
男人的头偏了仅仅一分。他停下动作,眼神扫过房间。他的目光轻易穿透并越过了威尔,突然,威尔一点也不觉得想笑了。 
 

第一更完:TO BE CONTINUED 

——————————————————

 

评论(26)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