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五更:

即使威尔还没觉察到自己的往生生涯已经飞速旋转着失去了控制——不,他早已知晓,他当然知晓,虽然已经不再是过去的自己,但他又不蠢——他很快就明白了。

汉尼拔很快接连带回了第二和第三个受害者。尽管尖叫声早已在空气中消失,却仍在威尔体内久久回荡,将从前汉尼拔暂离此处时那股无可名状的失落情绪排挤到了一边。他想,也许他们以此种方式滋养着他,正如他们的血肉滋养了汉尼拔。他以为自己应该会惊慌失措,心烦意乱才是。

汉尼拔的愉悦之情,无论基于杀戮、还是基于威尔的存在本身,也同样毫无滞涩地将威尔填满。如今每一次汉尼拔将视线投向他,威尔都能感受到他的快乐。他的情绪令威尔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他感觉自己已经面目全非。

有时候,当汉尼拔入睡之后,他也有所感应。这种时候威尔倒是没有附上他的身体,严格说来。然而他发现如果自己躺到床上、靠在汉尼拔身侧或身后,与他的距离近到能够呼吸相闻——如果威尔有呼吸的话——汉尼拔有些潜意识会流淌到他身上。他捕捉到过断断续续的零散影像,有如饥似渴、咆哮如雷的怪兽,仿佛代表了汉尼拔的喜怒哀乐;还有一些回忆与规划,如果威尔不是如今这种状态的话,一定会被吓得战战兢兢。

汉尼拔经常梦到威尔。梦里他有时是现在的外表,有时是从前人类的模样。在那种时候,威尔会感觉到古怪的嫉妒:汉尼拔想要他成为别的什么样子,即使只是在梦中。

也正是因此,威尔才首次意识到自己的眼睛竟然渐渐从蓝色转变为黑色;他在汉尼拔的梦中看到的,之后确认时,他发现那只是现实的忠实写照。

本应惊慌失措才是,然而威尔只觉得自己看起来棒极了。

——————————————————



汉尼拔会将部分尸体残骸带走。威尔起初只以为他是去找地方埋葬或者抛尸了,然而有天晚上汉尼拔拿出画板,开始为威尔画起画来。

静物在汉尼拔铅笔的描绘下迅速成型,汉尼拔依次向威尔讲解起来。威尔惊奇地聆听汉尼拔对这些尸骨确切的处置方式。他本以为汉尼拔梦境中的景象只不过是想象力创造的幻觉,并不真实存在于世界中。不过在他得知的那一刻,却丝毫不讶异汉尼拔的设计会如此巧夺天工、美轮美奂、丧心病狂。其中偶尔还带有几分顽皮却犀利的幽默感。想要大笑的感觉又泡泡一样在威尔喉间滚动起来。

威尔的笑声沙哑粗糙,仿若荒弃锈蚀的门轴突然转动起来,两人都怔了一怔。汉尼拔手中铅笔一滑,破坏了正在描画的颚骨线条,威尔则本能地在一闪之后消失,甚至还来不及看到或听到汉尼拔对他声音的反应。

他出现在树林边缘,他力所能及的最遥远处,并且一直待在那儿直到确信屋子里所有的灯光均已熄灭。他尝试了一下,现在能够离开得比记忆中更远了,于是他花费了一整晚探索自己新的边界。

他哼着曲子,起初小心翼翼,待到习惯自己的声音之后就大声了许多。不过他没有尝试说话。

——————————————————



他躲了汉尼拔好几天,用隐身状态让他见不到自己或是藏在阁楼里。最后,让他重新出现的纯粹是汉尼拔想念的力量,当他化形之后就明白了原因。汉尼拔在餐桌上摆了两人的餐具,而且他也想要 谈一谈

(汉尼拔什么时候 不想谈一谈了?想到这里,威尔差点又忍不住笑了。)

汉尼拔想听 威尔讲述,关于他的死亡。威尔意识到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残忍,也同样意识到自己对其残忍之处几乎无法感同身受。死在衣箱中的那个威尔都快认不出这个以汉尼拔的梦境与杀戮为飨宴的威尔了吧。他相当平心静气地转述了一切:他罹患的疾病,他几乎没有看清闯入者的面貌,也未曾得到一丝反抗机会,箱盖沉沉关上即是他最后的终结之音。

“我挣扎了很久才死,”他最后说道,嘴角挂上一个并未到达眼底的笑意。“没有流太多血。你会感觉无聊的。”

汉尼拔看起来绝不像无聊的样子。他全神贯注地听着,食物几乎纹丝未动。他给威尔准备了一只空盘子,却配有一杯酒,这种举动超出了威尔理解力能及的范围。

“感觉很难想象,”他说。威尔略带几分不悦的纠结,意识到如果汉尼拔是那名谋杀自己的刽子手,可能会对自己的死亡感到 兴味盎然。出于单纯的好奇,比他夺去的其他生命不缺少一分,也不超过一分。

“你会不会,”他不由自主地匆匆开口,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如果是你的话……”

他的声音颤抖着停了下来。他太久没有使用过语言这门工具,何况即使勤于练习,也没有词汇可以描述他妄想得知的荒谬问题。

汉尼拔高深莫测地凝望着他,几乎比威尔更不像个人类。

“我会将你升华,”终于,他回答了威尔没能诉之于口的问题。“每一个部分。”

——————————————————


TO BE CONTINUED(下次完结)


评论(16)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