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二章

说实话,汉尼拔并不需要将工作带回家来——尤其特指这个家。不过他非常好奇,当那只幽灵见到自己杀戮时会作何反应。

他俩互相的知晓带来了一种奇妙的亲昵感,汉尼拔希望这只幽灵能够理解自己,同样,他也希望能够了解对方。而且,在这只幽灵身边,他能够完全诚实地表现自我,无需顾虑暴露的危险。这种期待感简直让他眼花缭乱。

通过重新装修地下室的过程,汉尼拔向幽灵解释了自己的行为及动机,解释了那些肉钩、铁链、巨大的不锈钢水槽工作台、还有隔音瓷砖。他心平气和、毫无廉耻地解释了所有这些器具的用途,密切观察并聆听这只鬼魂的反应迹象。

对方是有些抗拒的。经常,当汉尼拔提及杀戮时,这只幽灵将周遭的氛围感染得充满焦虑,以及不容错认的反感。汉尼拔有次偶然下到地下室,发现自己的工具在地板上被糟蹋得一片狼藉。

不过这只幽灵兜兜转转地,最后总会返回汉尼拔身边。他极少错过汉尼拔想要表达的,尽管对他付诸表达的方式不敢苟同。汉尼拔能够品尝到他有多么着迷,多么渴望。那种感觉的粘稠度几乎可以触摸到实质,如同蛛网轻轻掠过他的皮肤。

两个饥渴的灵魂之间心有灵犀。

汉尼拔几乎能够肯定,那只幽灵有能力伤害自己,只要他真有这个意愿。不过汉尼拔觉得他并不想。

在汉尼拔到来之前,那只幽灵一定孤独得厉害,就像他一样。


汉尼拔回到阁楼,再次观察那具尸体。

他知道那只幽灵越来越强大了,不知何故,汉尼拔以及汉尼拔对他付诸的注意力似乎为他提供了能量。幽灵出现得愈发频繁,尽管他显形时看起来通常不过是一团流动的烟雾,但有时也会出现颜色的明暗,呈现定的清晰度。

汉尼拔有时候甚至异想天开地好奇思索,他的助力是否能将崭新的生命力注入那具干瘪的肉体,如同对那只幽灵赋予活力一样。也许吧,汉尼拔幻想着,他知道这只是幻想而已,如果他提供了足够多的力量,以至于能够满足这只幽灵的饥渴,有朝一日他会有能力返回其躯体,这样汉尼拔就能亲眼见证这只已与自己纠葛如此之深的幽灵拥有血肉之躯的形态。

不过那具尸体一切如旧。

汉尼拔不确定幽灵是否跟着自己上来的,不过现在他百分百意识到了身边的存在,就在他视野之外窥视。悲恸的情绪潮水般自幽灵身上汹涌扩散,骤然的爆冷让汉尼拔打起了寒颤。他有那么一刻不知所措了,他有股强烈的冲动想要做点什么来安慰这只幽灵,一时间却想不到任何办法。

突然间他灵光一闪。他俯下身子,轻轻扶起那具尸体,把手伸进牛仔裤的后兜里。汉尼拔摸到了一只皮夹,于是他取出了它、打开查看。

“威尔?”他对着空荡荡的空气,以询问的语气念出了驾照上的名字。然后他再次叫道,“威尔”,只为品尝这名字滚在舌尖上的味道。莫名其妙地,这种感觉很对味——如此简洁明了的名字,搭配眼前如此复杂的现象。

他不知道幽灵是否乐意听到自己念出了他的名字,不过这样做至少取悦了汉尼拔本身。


这只幽灵的喜怒哀乐情绪变化对汉尼拔而言比他那些受害者的要真实得多、直接得多。汉尼拔能够轻易地超然于对方的绝望与恳求,而当他选择让自己敏锐地感受对方的痛苦情绪时,当它经过汉尼拔本身的冲动与欲望过滤之后,会呈现出一种不同的特质来。它变成了一种精美的、值得细细品尝的美味。

而另一方面,威尔的情绪是自然的、粗糙的,它们横冲直撞地冲刷在汉尼拔身上,仿佛暴风雨的肆虐。它们狂暴地动荡着——渴望与排斥,恐惧与热切,自我厌憎与不道德的快感,五味杂陈,汉尼拔从未想过自己会体味到。

这种感觉势不可挡,叫人目眩神迷,完全不同于汉尼拔从前的一切认知,他根本无力保护自己、抵御它,当然,前提是他先得有抵抗的意愿。

这只幽灵操纵物理目标的技能实在是笨拙,所以,当威尔将器械托盘撞翻在地时,汉尼拔不是很确定他是义不容辞地阻止自己使用它们,或是想要亲身参与。汉尼拔觉得,可能两者都有一点。

威尔掀翻托盘的时候,汉尼拔的目光落在了别处,而受害者的目光正聚焦在托盘上。他带着一股几乎彻骨的恐惧想象了其中的可能性,现在汉尼拔看到男人的眼中充斥着新的恐怖——得知汉尼拔即将对他实施暴行时的惧怕相比之下也逊色了几分。汉尼拔愉快地发现这一点。

“你看到他了,”汉尼拔这话倒不是真心表示疑问,不过当然,嘴被堵着男人也无法作答。他扯出塞口物,问道,“在你看来他是什么样子的?”

他哄骗许久才从男人口中得到了连贯的答案,不过汉尼拔对他足够耐心。他表达的要点就是看到托盘在没人碰到的前提下运动起来,看上去好像是被一团闪闪发亮的浮在空中的水蒸气托了起来,其微弱的轮廓依稀像是人形在活动。

确认了其他人也能看到威尔,不过却没有汉尼拔自己见到的那么清晰,这一信息让汉尼拔感到极其欣慰。

当汉尼拔满意地得知了所有感觉有价值的消息,就将器械从地板上捡拾起来,重新着手干起活儿。

幽灵没有再次加以干涉,然而汉尼拔感觉空气中的饥饿感越来越粘稠了。


越是毗邻强烈的情绪状态,幽灵的幻像就愈发凝实,汉尼拔意识到。

威尔就像是用蜡笔描绘出的素描,呈现在‘现实’这张画布之上。暴力让他趋于真实。他被尖叫声赋予笔触,将他绘制出色彩、清晰、以及深度。

不过欢乐几乎能对他施加相同的影响。汉尼拔确信当自己手握利刃时,自己的欢愉同样影响到了这只幽灵,让他更加鲜活如生。即便是较为琐碎的乐趣——美食的滋味、或是一曲最爱的乐章——也能间接让这只幽灵产生共鸣。

当汉尼拔如今偶尔瞥到幽灵的时候,他与汉尼拔最初在镜中看到的影像并不完全一致了。如今,他被渲染出了更为锐利的线条,当他的形体在现实的表面不甚平稳地飞掠而过时,一股森然的威胁感油然而生。

那双眸子看起来愈发地湛蓝,掠食者般的攻击性已经沉淀进了那双汉尼拔初见时充满了痛苦绝望的眼睛。

汉尼拔简直不能更加心满意足。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