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四章
从这章开始,Good bones的情节发展就跟这篇就有分歧了。两位作者各有不同的designs,大家对照一下,看看另一种结局吧。


汉尼拔的杀戮还在继续,而威尔如今几乎所有时间都是完全显形的。他们全都能看见威尔了,当他们看着威尔惊恐尖叫时,与汉尼拔从前收到的惊叫声不可同日而语。

既然威尔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如此有存在感,汉尼拔自然而然地在餐桌上为他准备了自己对面的位置。他稍稍考虑过在盘中奉上食物,不过又感觉那是种浪费。

当汉尼拔坐在自己的餐盘面前,威尔出现在他对面的椅子上。他的双目已是漆黑如墨,只有两点鲜红闪烁,那是邪恶的智慧火花。他的牙齿和唇边的皮肤也染上了红痕,仿佛沾着鲜血。

他不再是一只幽灵了,如果从前的他能被称之为幽灵的话。也许没有一个恰当的词汇能够确切描述被汉尼拔创作出的这只造物——他的蜕变成果。恶灵更加恰当一些,或者说,恶魔

在汉尼拔眼中,他简直令人惊艳。

然而他现在有些闷闷不乐,低头凝视白瓷盘中自己近乎稳定的倒影。

“我原本不会成为现在这副样子,”威尔说道。

这是汉尼拔第一次听到他说话,而且说的并不是汉尼拔期待听到的——至少,不是他希望听到的,不过他告诉自己不要紧。他已经——毫不夸张地说——把威尔装在了自己心里。装在了自己脑子里。汉尼拔知道威尔对自己拥有怎样的感情,绝无虚假。

“在你到来之前,我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如果你赋予我的东西更加柔和一点的话——如果你饲喂我的粮食……是别的什么,我会变成另一番模样。我不会变成这样一幅外表。脾气也会温和许多。”

“我献祭给你的是人,”汉尼拔反驳道,“不是东西。”

威尔使劲咽了一下口水。他没有回答。

“如果只用温吞的情绪来喂养的话,你现在会是一道苍白的影子,绝非现在这样鲜活,”汉尼拔告诉他。

威尔沉默以对。汉尼拔趁此机会询问了一件自很久以前就萦绕心头的问题。“威尔。你是怎样困住不得脱身的?”

这问题威尔很难回答。他的悲痛情绪引得四周墙壁都震动共鸣起来。头顶上,枝形大吊灯开始摇晃。


“我当时生了病……”他终于开口。他声音沙哑,汉尼拔第一百次地想到,这肯定是由于极度干渴造成的咽喉肿痛,以及无数次大喊救命之后的声带撕裂。“我生了病,只知道房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它的感觉很像……像你,但它块头很大,而且很冷。它是只怪物,我被它抓住了——囚禁在箱子里。我以为它会转回来把我吃掉,可它没有。”

汉尼拔仔细思忖,如果自己在其他情形下听到这个故事,估计会认为对方描述的是精神错觉或者发热时的癔梦,这时,他听到威尔说,“如今,你也把我给困住了。”

汉尼拔皱起眉头。“我给了你自由。”

他的措辞激怒了威尔。“我本可以取你性命,”他威胁道。漆黑的尖锐鹿角突然从他身体中钻了出来、峥嵘生长,将条纹状的黑影投射在汉尼拔身上。“我可以剥夺你的一切,就像你对待你带到我家来屠宰的那些人一样。我可以将你锁进你灵魂最阴暗角落的地牢,然后披上你的人皮,走出这里。”

汉尼拔一眨眼,发现鹿角消失了。

“你尽管试试,”汉尼拔从容回答,“不过我不认为你已经强大到那个地步。”

私下里,汉尼拔并不相信威尔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汉尼拔在这只幽灵身上找到了自己所追求的另一半——至少,是能与自己势均力敌的潜力——然而他相信即便是威尔,在自己迷宫般错综繁杂的思维世界中也无法战胜自己。

“我有一个更妥善的建议,”汉尼拔继续道,“稍安勿躁,汲取更多力量,待你留在此处再也不能进化得更为强大的时候,我会找到一个肖似你生前模样的人,带他过来让你取而代之,到时我们就能一起离开了。”

威尔起初并没有回答。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干枯皲裂的嘴唇。


刀刃刚碰到受害者裸露的皮肤,汉尼拔的双手——此时是他的也不是他的——犹豫之下一阵颤抖。刀尖滑开了,不过只偏离了一丝。

“别紧张,”汉尼拔温柔出声,安慰威尔。

一双充血的眼睛紧盯住他,孤注一掷地希冀这份温柔是给予自己的,希望自己能幸免于难,在威尔矛盾的情绪显露在汉尼拔脸上、思绪踌躇的这一刻。可惜的是,没有谁注意到他。

汉尼拔静静等待良久,等到威尔打起精神。然后,一体同心,按下刀去。

=END=

评论(22)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