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Slithering 蛇行

作者:astolat

翻译:盛装舞步

注意:

1、本文开始的时间在战后,确切地说,在战争刚刚结束那一刻。本文对战争带来的创伤有详细描述。
2、关于本文CP,作者的描写并没有细致到体位,不过有洁癖童靴表示标签应谨慎,那就按互攻算。


这文跨度挺久的,做个目录:

第一更第二更第三更第四更第五更第六更第七更第八更上第八更下第九更第十更第十一更第十二更第十三更(完

 
正文: 
 # # # # # 第一更 # # # # # 
 
在清理庄园地窖时,德拉科发现了这座蛇怪巢穴。当时已近日暮时分。战斗爆发在拂晓,不过他们在乡间艰辛跋涉了许久才终于远离魔法肆虐的战场后,才有心思考虑幻影显形,横竖也没什么目的地可去。然而自离开战场过了大约一个钟头时,小臂上突然传来的锥心刺痛让他疼得跪倒在地。 
 
德拉科浑身战栗地忍受着一波又一波痛苦煎熬,努力忽略身旁父亲发出的哀嚎。黑魔印记在皮肤上狰狞扭转、垂死挣扎,灼烧了整整五分钟才终于嘶嘶咽下最后一口气,蜕为一条蜿蜒却浅淡的疤痕,栖息在手臂上。德拉科心力交瘁、喘着粗气,死死盯着它看,内心却没有感受到丝毫波动,懊恼也好,欢乐也罢。不过,这至少表示他们可以回家了。 
 
幻影显形到大门口,他跟随在父母身后沿着步道疲惫地回到宅子里,脚步搅起尘埃。宅子里边阴沉昏暗,黑漆漆的,大门在他身后闷闷地哐当一声合拢,吓了他一跳。他不由自主朝厨房方向张望,想起家中的地窖。那下面还有什么。“父亲,”他喊道。卢修斯已经登上主楼梯,走了半层高。“父亲,要是——” 
 
卢修斯顿了顿,半侧过身子朝向他。他眼珠布满血丝、胡子拉碴,嘴角像隔夜融掉的黄油般松垮垮的耷拉着,整个人如同被拔去了獠牙,一派颓废。他没有对上德拉科的眼神。他一言未发。片刻之后,他回转身躯,继续步履艰难地向主卧攀登而去。 
 
德拉科缓缓来到大厅。壁炉已熄、蜡烛燃尽,可纳西莎已经在干活儿了,她利索地挥舞魔杖,清理掉上次筵饮遗留下的杯盘狼藉。“恐怕将这团混乱厘清要花上不少时间,”见到他进来,她向他说道。她的口吻仿佛只是举行了一次稍微有点过于忙碌的宴会一般。餐具们将自己裹进台布中,从她身后漂浮出门,她则身形一掠,前往东客厅。巨大的餐桌折叠起来、滑到一边靠墙站好,为她让开路来,剩下的一切都干干净净,井然有序。只剩下德拉科独自矗立在这里。 
 
通往厨房的走廊光线暗淡、经年累月的炊烟熏烤让墙壁也变得灰突突的。只有那些不受欢迎的画像才会被悬挂在这里的墙上,家族肖像中最不招人待见的那些。斯卡里弗·马尔福是最靠近地窖门的那幅:在德拉科听到的故事里,他被描述为一个严苛而刻板的人,他将自己的亲兄弟交给了当局,就因为他对路边的麻瓜村庄开了点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他从来不像其他祖先肖像般对德拉科万般溺爱,不过话说回来,他只是他的曾叔祖父而已,是个没有更亲近血亲的人。他顽固地拒绝婚姻,拒绝留下纯血子嗣,于是那位兄弟最终获得了继承权——也许有点太过迫不及待——而他愁眉不展的肖像则被塞到偏僻处独自不以为然地抱怨。 
 
最近两年,德拉科难得必须通过这条走道时,总是来去匆匆。他一点也不愿意听到他可能发表的任何见解。可是斯卡里弗下葬时并未带着他的魔杖——家族志中曾有猜测说他也许仍能使用它、以备不时之需——因此它被保存在肖像底部的一扇小玻璃窗里。它的内芯是一根独角兽毛,跟德拉科的旧魔杖一样。 
 
德拉科在肖像前驻足。“我能借用这根魔杖吗?”他僵硬地询问,有点希望得到拒绝。 
 
肖像银白色的眉毛根根直立,目光凶狠地瞪了他一阵,然而他说,“你最好带上,依我看※1,”接着窗口打开了。德拉科取出魔杖。掂起来感觉还不错:样式古旧,比现代的要重一些,木质有些凹痕、节瘤也更多,还有点太长,不过能用。他握紧魔杖,推开门。他拾级而下。 
 

 
地窖是个庞大的拱形空间,不过经过这许多年,沿着北墙被分隔出一列小一些的房间,基本上是为了将收藏的葡萄酒分门别类。巢穴就在最后一间,安放有锅炉的这一间。这里一瓶酒都没有,靠近通风口的角落温度适中,湿度合宜。德拉科走进这里时已经麻木了,嘴里酸臭难当——他已经恶心到吐了两次。 
 
他发现了十几个麻瓜,仍然活着,尽管不幸的程度各有不同,但全都惨不忍睹。他们并不是被钻心咒所折磨;看起来像是刀伤,以及鞭打的痕迹,他想不出他们有何缘由遭受此等虐待。他们都被锁链捆绑在墙上、或是光秃秃的床板上。他们拼命躲闪,即便他努力表示自己是来放他们自由的,可每一次治疗咒还是都让他们瑟缩不已。他一向都以为麻瓜们会带着坚决的憎恨来看待他,一旦他们得知他的身份,就会将他拖到木桩上,将他打到人事不省,然后以火刑将他处决。麻瓜们向来这样对待巫师。所以你有权利以牙还牙。但是他们看起来全都惊恐万状、战战兢兢,只知道蜷缩成一团躲开他。甚至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管住你的舌头,麻瓜。愚蠢的畜生无权效仿更伟大的存在。他无意中听到伏地魔说的,接下来就是尖叫。不绝于耳。 
 
在尽力处置过他们的伤处之后——他不是十分擅长治疗咒语,不过他们的伤口并非魔法使然,所以经过几次尝试之后还是能够解决的——他对他们施展了一忘皆空,将这些跌跌撞撞的人送到了庄园北面的一条麻瓜道路上,为他们制造了一段在森林里举办野营宴会却嗑嗨了迷路的记忆来。就这样将他们留在大路上似乎不太厚道,可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办了,再说他们显然只想离这里越远越好。他刚刚取出他们的记忆、他们的眼神刚刚迷茫起来,就全都迷迷糊糊向门口移动过去,仿佛身体的本能还记得必须逃离。 
 
而更为重要的犯人——具体到目前来讲是两位麻瓜出身的巫师,其中之一是个桀骜不驯的魔法部官员——就有些严重了。他在第五间囚室里找到了第一个。他在最后一天离开了人世。甚至可能是在德拉科查看别的囚室时。他的尸体还有一点点余温。德拉科喉结滚动,退了出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这具尸体。也许得把他运到家族地下墓穴中去,他想。用防腐咒维持到男人的家眷——如果他还有能找到的家眷——否则——德拉科真的不知道。他推开隔壁囚室的门。 
 
这位魔法部官员,她——她还活着。活得惊心动魄。是魔法能量维持了她的生存状态。德拉科站在门口瑟瑟发抖,然后缓步向前,跪倒在她头颅旁边。她的目光挪到他脸上。“我会——我会找个治疗者来,”他轻声道,只因为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不懂得有什么治疗魔法能够治愈他们对她所做的一切。他不认为 存在治疗魔法能够治愈这个。已经没留下什么可以治疗的了。 
 
她没法移动自己的头颅,但是嘴唇却有轻微的蠕动。他低头凑近耳朵,听到她艰难地发出声音,“止止止。止咒。” 
 
他浑身一颤,退后几步。但她的目光跟随着他,满怀迫切。他打着哆嗦,取出魔杖,指向前方。“咒立停,”他说,然而没有奏效。他不是在施法,只是说出单词,像个举着木棍的哑炮。她目不转睛看着他,等待着,他猛地深吸一口气,高呼,“ 咒立停!”一团闪电从他的杖尖窜出,击碎笼罩她所剩无几残躯的绿色魔法云团。魔法消散了,她发出最后一声口齿不清的哀叹,终得安息。 
 
他在角落里大吐特吐,跪在地上战栗了一会儿,泪流满面。但还有三间囚室需要面对。 
 
在最后几个房间里,他并未找到更多幸存者或是尸体。只闻到血腥和红酒的气味。食死徒们——其他的食死徒们——从酒架上取下好酒,在苦活过后提提神,然后就将酒瓶砸碎,拿碎玻璃另作他用。想想还真是一点儿也不浪费,尽管德拉科竭尽全力不去多想,可看到这些他不可能视若无睹,不可能想不到这里还来去过许多许多人。他不由自主地疑惑,其他人下场如何。 
 
当他终于来到锅炉房,看到那座巢穴,第一个映入脑海的可怕想法是这又是一个人类,被拧绞成野蛮畸形的扭曲形状,随即才不无安慰地意识到那只不过是一点碎片和衣物,搀和了一堆树杈细枝甚至还有几件餐具。他仍然没有搞明白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直到近前发现里边的五颗蛋,每一颗都有主菜盘那么大,暗绿而有光泽,而且——开始 噼啪裂开,仿佛听到并回应他的脚步声。德拉科惊呆了一刻,只能傻傻盯着,突然第一颗蛋壳爆裂开来,一只手掌大小的蛇头闪电般直扑过来,张开血盆大口、嘶嘶做声。 
 
德拉科惊恐万状地高呼,“ 昏昏倒地!”,然后及时抓起那只被击晕的蛇扔进沸腾的锅炉里,这时另外两只已经出壳,向他袭击过来。他炸碎了它们,可第四只迂回绕了过来,将毒牙咬进他的肉里,就在小腿、脚踝靠上一点的地方。这毒牙针刺般锐利,还带有可怕的灼烧般的痛感、直上膝盖。他哀嚎一声,重重摔倒在地,另一条腿不顾一切地乱踢。正当他用靴跟将它踢走,然后赶在它跟第五只滑动着冲向他面门时施出一个爆破咒,将两只一起解决掉。 
 
他放下魔杖,双手握住自己的腿,哽咽地吸气,双手颤抖着脱下靴子。在皮革保护下他没有受到严重的咬伤,脓水在伤口的齿洞边缘闪闪发亮,但即便如此,绿色的线条已经沿着小腿延伸到了膝盖,以那对干净利落的穿刺伤口为中心向外辐射。印迹褪色了一点点,咬伤最重的地方也已不那么痛,但他整条小腿仍有微灼感。德拉科心灰意冷地望着被完全烧成焦炭的蛇尸,诅咒自己惊悸下的愚蠢行径:他无法以其为材料施展抗蛇毒咒了。他只能前往圣芒戈——天知道圣芒戈的人愿不愿意向他伸出援手。他们都不一定还在那儿了。他们可能全都上了前线,努力拯救那些与伏地魔对抗的巫师,而不是将自家宅子让给他来—— 
 
然后他听到巢穴中传来微弱的敲击声。他挣扎着站起身,一瘸一拐缓慢挪过去,颤抖着捏紧魔杖,随时准备再次开火。还有一枚卵残留在四散的蛋壳中间。它被埋在了其他蛋下边:这枚蛋比其他小许多,还是浅绿色的,而且尽管已经开始破壳,却没有一往直前地冲出来。一块蛋壳像天窗一样被顶了起来,露出浅黄白的脑袋,个头也没另几只那么大。它张开嘴巴,紧接着又缩回壳里。 
 
德拉科瞪着它,深吸一口气。他环顾巢穴,扯出一条脏兮兮的、半散开的围巾。尝试三次之后,他成功将它变形成一只厚重的皮革手套,随后他谨慎地拿魔杖戳了戳那颗蛋,小心翼翼将壳一片片剥开,直到小蛇再度探出头来。他赶紧后退几步,可小蛇只是慢吞吞爬出来,精疲力竭,浑身黏哒哒地闪着光。它爬到巢穴底部一个松软的小堆,栖息下来。它连其他幼蛇体型的四分之一都不到,通身都是黄白色的,眼睛鲜红:原来是一条白化变种。 
 
德拉科小心伸出带上手套的手来,抓住它的脖子,就在头部下方一点点的地方。他将它取出巢穴——它的尾巴虚弱地扫动起来,缠住他的胳膊,可它并没有挣脱的力气。他一瘸一拐离开房间,带着它缓缓拾级而上,回到厨房。 
 
然而,他并不知道可用的东西都在什么地方;他这辈子就没亲自下过厨。到厨房他只来偷吃过不被允许在晚餐前吃的蛋糕。他花费二十分钟才找到抗蛇毒咒需要的其他材料,然后只剩最后一样,一小瓶白鲜。它被锁在冷藏橱柜里,隔壁那只瓶子标记着 雷瑟比的治愈药水,还附有一张标签: 确保解除一切魔法毒液效果!仅作外敷使用!他盯住它,下一秒就用牙咬出软木塞,将它倒在红肿的咬伤处。一波清凉的宽慰感迅速涌上他的小腿,他靠倒在柜台上,舒了一口气。 
 
仍被抓在手中的小蛇有气无力地嘶了一声。德拉科一个激灵,抓着它跑到砧板旁边,其他一应材料都已就位,他抓起那把巨大的刀子。他将蛇放到砧板上。他仍然抓着它的脖子。它的尾巴从他胳膊上散开,脑袋无助地垂下,红色的眼珠呆呆的,细小的红舌头伸了出来。德拉科低头盯着它,想象它在刀下身首分离的样子,突然感到心沉了一沉。他不得不转身放手,无法自抑地呕吐在地板上,当他擦擦嘴回转身时,小蛇仍躺在之前那里,从腹部起伏来看,它的呼吸越发浅薄起来。如果他将它丢下不管,它估计会这样直接死掉。他可以就这样丢下它。 
 
他又是浑身一颤,赶紧去到冰箱拿出一些牛奶来。他将奶倒入一只浅碟中,然后小心地再次捻起小蛇,将它的头放到碟边。它挪动了一下,舌头舔了舔奶,然后凑过去喝了一点。它顿了一会儿,呼吸几次,然后又喝了一点。德拉科沉重地坐在最近的凳子上目不转睛瞪着它看,魔杖随时蓄势待发,不过小蛇似乎无意向他发动袭击,即便它的眼睛恢复了一些神采,舔光了整碟牛奶。即使在喝完之后,它也只是抬起头来,以一种 期盼的姿态朝他嘶嘶作声。 
 
德拉科盯着它。他慢慢伸手拿起奶瓶又倒出来一些:对牛奶有食欲总好过 对他有食欲。小蛇再度埋头啜饮。它虽然缓慢、却渐渐喝光了一整瓶奶。德拉科那时候都快疲乏到睡着了,待他半阖眼帘,小蛇突然动了。他立刻惊醒,心如擂鼓。可它只是将自己的身躯紧紧绕上了他的胳膊,脑袋搁在他手背上,睡起觉来。 
 
 # # # # # 待续 # # # # # 
 
注释: 
※1:大家应该记得,按原著情节,此时的德拉科是没有魔杖的。他的魔杖在哈利手中。 

评论(16)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