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这文跨度挺久的,做个目录:

第一更第二更第三更第四更第五更第六更第七更第八更上第八更下第九更第十更第十一更第十二更第十三更(完


# # # # # 第四更 # # # # #

于是,现在他得知那些尸体下场如何了。骨骼被码放得整齐紧凑,一层层的,塞进楼板之间,在管道排布的空洞区域,管道之间和周围。一具完全反刍过的骷髅跟其他一些杂七杂八难消化的小东西整洁地码在一块单独的石板下方,胳膊跟腿骨紧紧摺叠起来,脊柱散成了分离的碎片,头骨破裂。纳吉尼的食量明显比圈圈大得多。

德拉科将它们一具一具清理出来,把盆栽一个一个变形成大瓮,后来盆栽不够了就拿椅子,将它们在前厅摆成了长到可怕的一行。他不得不反复拿胳膊擦拭眼睛,蠢兮兮地泪流满面。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不可能一个个折磨过来。伏地魔成批成批地弄来这么多人肯定有什么特殊目的,可德拉科琢磨不出原因来。马尔福家拥有的林子里生长有许多鹿,至少好抓得多吧。

接下来的第二天一早,他清理到了房间中央的石板。宅子防卫系统的所有机关就坐落在这里。无论如何他还是将这些石板拆掉了,以防纳吉尼将其他某些遗体塞进了机关之间。这些机关在十八世纪被升级成了机械结构,上次清洁保养是在十年前。年代久远的齿轮如今沾上了一些污渍,不过依旧运转良好。温柔脉动的魔法光球仍然栖息在正中央,只不过不再像他记忆中那般浅紫罗兰色的、微弱的模样——如今它变成一朵庞大的、凶暴翻腾的绿色光球,散发出颠茄属植物的恶臭。索命咒的味道。德拉科目不转睛盯住它,手指紧紧握住魔杖,圈圈心神不宁地缠上他的腿,偷偷向下张望。

那就是你闻到的气味,”他自言自语道。她心惊胆战地嘶了一声。

他不知道这咒语有什么功能,不过可以发挥丰富的想象力做一做猜测,每个猜测都让他心惊肉跳。伏地魔不辞劳苦地将它勾连上魔法机械,他需要让咒语只在他死亡的前提下生效,而他甚至还不厌其烦地将其特别勾连上了防卫咒语,这意味着两者的目的是统一的。德拉科浑身发抖——如果他真的激发了防卫咒,这支咒语就会被点燃,他就是罪魁祸首。而且,根据伏地魔倾注其中的如此庞大的死亡人数——它是用作杀戮的,夺去成千上万人的性命。

德拉科坐在椅子上,打着哆嗦,双手捂脸。他继续瞪着它看。如果所有食死徒都丢了命,或者下狱,包括自己和家人,会发生什么呢?一旦有敌人强行进入宅子,无论是敌方巫师还是麻瓜暴徒,防卫系统都会自动启动。如果波特跟他的傲罗们那天是破门而入来营救最后这批囚犯的——德拉科骤然一个激灵,他们是从何得知囚犯的事?如果傲罗们早些获得消息,肯定会早些前来。是不是伏地魔以某种不得而知的方式谋划了他们揭发真相的时机,在某个回天乏术的时候姗姗来迟,但他确信他们一定回来,孤注一掷地……

可这条咒语蕴含的动机决不仅止于炸飞一群傲罗。普通的防卫咒可能只有那种效果。德拉科刷地起身,裂解开了通往靶向机制的剩下所有石板。它也被篡改过了。他无法真正弄明白篡改后的魔力线路是如何运作的,可他至少分辨的出,许多各自不同的触发机制被连接到了一起。麻瓜和敌方巫师,加在一起就是——拥有麻瓜血统的所有人?

这就是它的目标。他们所有人。每一位麻瓜出身的巫师。那边的玩意儿是血缘纽带,所以还会追溯到他们的子女;它会追溯麻瓜血脉数代,直至咒语效力力所能力之处。要知道,这支防卫咒经过了马尔福家三十代人的魔力加持,还不说伏地魔往里面又倾注了些什么。毫无疑问地,它能除掉威尔士和伦敦的所有麻瓜种。它可能连哈利都能搞定;他妈妈是麻瓜出身。它甚至可能延伸到爱尔兰跟法国那么远。

越是再钻研下去,德拉科越是确信,即便一个远在五代之前混入了麻瓜血统的巫师,只要踏足自家院子,它就会立马发作 。甚至可能有人无意中触发这玩意儿。如果不是因为母亲顽固到连订购食品都只挑选血统足够纯正的家族所经营的商店——

“我到底该怎么办?”德拉科惊恐地对圈圈问道。她也只能抬头仰望他,同样警惕着嘶嘶了一声。

他冲出去,发现母亲正忙于园艺。自从他开始对大厅石板进行动作以来,她显然刻意有所回避。然而,当她语调轻快地试图与他谈论起她在人行道边布置的新灌木丛时,他抽出魔杖来,将它们一股脑炸成了烧焦的炭渣,随即抓住她的胳膊。她大吃一惊,盯着他看,而他咆哮道,“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

“德拉科,究竟怎么回事儿,”她疑惑不解。当被他拖到大厅里,看到一切后,她的面容变得苍白而沉寂,目光循着机关装置缓慢游走。她跟他一样拼凑出了来龙去脉。“不,”她的语调极度地冷静沉着,抬眼望他。“德拉科——”

“我要去寻求帮助。您要做的是将庄园封闭起来。唤醒边界上的树木,将盔甲派到门口进行守卫。我已经关闭了飞路网。”

她顿了顿,点点头。“去吧。”

他骑扫把飞到威尔顿的猫头鹰邮局,然后借用他们的飞路前往伦敦,径直闯进傲罗总部。现在是半上午,人来人往接踵摩肩——他还穿着昨天同样的上衣跟裤子,却弄得脏兮兮的,头发也灰扑扑失去了光泽,他还没摸到楼梯,两名傲罗就拦住了他的去路。“别挡我道,”他怒吼道,圈圈也冲他们摇摆起头颅,发出威胁的嘶声,直到他得以通过。

波特就在走廊顺数第三间办公室,正做着书面工作,他带着一身恼意抬起头来。“瞧,马尔福——”

闭嘴,”德拉科打断他。哈利正茫然眨眼,两名傲罗追了过来,冲进这里。圈圈从他身上滑下去,扬起上身做出威胁姿态,身躯摆动、露出锋利闪亮的毒牙。其中一个举起魔杖就要攻击她——

“住手!”哈利起身,抬手制止他们。“德拉科——”

“伏地魔留下一支咒语,绑定在了我家的防卫系统上,”德拉科直截了当道。哈利不再说话了,神色冷峻地抿起嘴巴。格兰杰跟韦斯莱也出现在门口,手执魔杖,其他傲罗为他们让出一条路来,听他陈述。“它的目标是除掉不列颠所有麻瓜出身的巫师。”

#

问题在于,事实证明他们帮不上忙。傲罗们确实在边界外一里远处设立了一圈隔离带,并配备了他们当中最最纯血的巫师,然而没人想以身试法,测试防卫咒是否接受隆巴顿家跟韦斯莱家,不再将他们当做马尔福的敌人看待——德拉科自己都不敢打包票,瞧韦斯莱时不时皱眉瞪他的样子——而其他生活在不列颠的、安全的纯血巫师,就算没有投到伏地魔那边去,也有摇摆的倾向,不能完全信赖。波特这边的人大多难免跟麻瓜有所瓜葛

那么在全不列颠他们认识的人当中、唯一有可能安全解决这件难题的大概就只剩下一个了——他自己。而且他们甚至根本无法拿出一个可行方案来。关于防卫系统,他每解答一个问题,格兰杰恨不得都要再问上十个。可有四分之三的机关从上头根本看都看不见。时间拖得越久,就越有可能有人意外穿过警戒线,或者更糟的是,别有用心的人可能发现其中玄机,将麻瓜出身的倒霉蛋弄到这边来,那就完蛋了。傲罗们仍然没抓到穆尔塞伯,还有几个狼人也是漏网之鱼。

“等等,”哈利突然开口了。他们已经徒劳无功地研究了三天,探讨德拉科是否可以冒险拆下其中一个齿轮来,至少先让触发装置失效。“先等一会儿。我们上次来的时候,你说这里曾经关有麻瓜出身的巫师——两位麻瓜出身的巫师,你说的。”

作为囚犯!”德拉科道。“防卫系统并不介意被铐起来带进去的人。”

“那把我铐起来,你就可以领我进去。”

“就算这样能够愚弄防卫咒,你又能顶什么用?如果我没办法在不触发的前提下卸掉齿轮,你当然也不行,这样根本于事无补。”

“不,有用的。”哈利反驳道。“你没法从下方看到魔法机关,但是圈圈可以。而我,可以听懂她的话,让她告知我她的所见。”

没人发自内心喜欢这个点子,可这天过去了,他们也没想到其他好办法。“一旦我们穿过警戒线到了另一边,就用最强力的屏障咒语包围这地方,所有人一起。”哈利告诉格兰杰和韦斯莱,“以防万一。”

“哈利,如果我们这样做,而咒语真的触发了,还是会把你们给炸飞的,”格兰杰说道。“而且反弹的冲击波可能会将整座宅子化为齑粉。”

“这都无关紧要,”哈利回答。

“这他妈当然要紧!”德拉科怒道。可哈利旋身面对他,厉声道,“你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德拉科仍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他咬紧牙关,恨恨地说,“很好。不过首先,我要送我父母离开。”

他告诉母亲的时候,母亲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去托斯卡纳(意大利)的房子住一阵。我这就去准备行李。”

他攀上去父亲卧室的楼梯,准备将目前事态告知与他。房间里暗沉沉的,所有窗帘都拉了下来,只留了一条缝隙,好让卢修斯从中窥探外界。那道光线在他脸上映出斑纹。他缓缓转身望向德拉科,脸庞在那条窄窄的光带上移动,有那么一刻,甚至有一丝微光闪动,冰凉、冷酷、又熟悉的光,映在他眼睛里。德拉科就站在门口。一波怪异的恶心感觉刺痛了他的脊椎。“有些——大厅里有些问题需要解决,”他硬生生地说。“您和母亲最好去别墅小住一段时间。马车十分钟内就到,”他关上门,心蹦蹦直跳。

他一直等到他们离开,然后下去地窖里,找到一副从前塞进箱子、堆到角落的魔法镣铐。接下来去门口跟哈利碰头。那边,屏障已经建立起来了,在空中模模糊糊发出粉红色的光。哈利伸出手腕,德拉科将枷锁扣上,确认安全无误,再拉紧锁链。然后他转身面对敞开的大门。他心脏狂跳,急如雷鼓。如果他将哈利带进来,咒语就这么发作了,有多大的力量会冲击在那道屏障上——好吧,往好处去想,估计会快得自己来不及感受到痛苦。

“咱们走吧,”哈利催促道。

“你怎么能这么视死如归?”德拉科没怎么能压低嗓音。他实在是太害怕了。

哈利一开始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说道,“因为我别无选择。”

奇怪的是,这话还真让他不那么紧张了。德拉科深吸一口气,抓紧锁链,猝不及防地冲了过去。哈利惊叫一声,跌跌撞撞摔了进来,不过身为囚犯本来就不应该提前得到警示吧,总之——他俩过来了。他们站在另一边,在车道上,安全着陆。

到了大厅,他缓慢地、小心翼翼地放松哈利手腕之间的锁链,一只眼睛紧盯齿轮。他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丝微弱的闪光,一袭惊恐笼罩过来,他赶紧将链子扯紧了有五格。这不是多大的动作,不过聊胜于无。“好吧,”哈利说道,“赫敏说你最好命令我做事。”他的声音仍然平稳沉着、波澜不惊,仿佛他一点都没害怕,站在距离一支能将他消灭的魔咒三尺远之处,身披枷锁,在他最——好吧,是第二大死敌家中。两者差距还有点远。

“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德拉科声音发抖,还死撑着面子。哈利噗嗤一笑,看起来倒是一点也不勉强。“好了。叫圈圈下去吧,如果我指的齿轮除了左右两边还勾连上了别的什么,就告诉我们。”

格兰杰给触发机关的每一个齿轮都按照她觉得值得一试的顺序标上了标签。一共有六十八个传动装置。圈圈那天下午检查了超过二十七个,发现每一个都连在了下面其他东西上,她没法确切描述,不过闻起来非常像青蛙,她说。德拉科最后派他的猫头鹰送了一张便条到屏障外边,他们等到了格兰杰的回覆:别碰任何一个!听起来像是个监视咒,它以蟾蜍粘液为媒介施放。它用在这里探查是否有人取走某片零件试图使整个装置失效,如果这么做了,它就会将这片零件取而代之,并且立刻激发。我觉得咱们完全不能冒险碰触触发装置的任何部分。我们得想想其他办法。我们正在努力。

“噢,实在是太棒了。同时,我们待在这里要干点什么呢,干坐看着它吗?”德拉科的音调到最后都扬了起来。

“只要什么都不干就好了,马尔福!”

“直到防卫咒肯定会注意到你并不真正是——”一只齿轮微微颤动了一下,德拉科惊跳起来,抓起之前放下的锁链另一端,倒吸一口气,“搬那把椅子!”

哈利转了转眼珠,用脚将椅子踢开。齿轮恢复了原位。“冷静一点,德拉科。”

“我家房子下有个大炸弹,只要我说错一句话就会炸开,你还叫我冷静一点?”德拉科怒冲冲看他。“去给我倒杯饮料来,那样才能帮我冷静一点。”

哈利吃吃窃笑,差点激得德拉科愈发惊慌失措地愤怒起来。不过之后,哈利动身帮德拉科倒了一杯确实相当有帮助的、超烈的威士忌。然后德拉科指使他做饭、摆餐具、之后的洗刷、以及喂食圈圈,还不提保护几人的小命,这一切的一切带来了优秀的正面影响:终于动摇了哈利貌似我自岿然不动的安详态度。他的脸色逐步阴沉下来,几乎要朝德拉科狂吼滚一边去。这一系列互动让德拉科的情绪得到了极大改善,他感觉——感觉好多年都没这么舒心过了。几乎有种回溯时间的错觉。

“以防万一我们得明确一下,你要有点底线,”哈利咬牙切齿道,洗刷的力道简直要将手给挫破。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是的,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波特。我不会命令你给我做口活之类的,”听了这话,哈利的面色瞬间变得血一样红,愈发向他掷出令人心旷神怡的眼刀来。

“你知道,马尔福,有那么一瞬间我差不多开始相信你已经要改过自新做个正派人了,”他恶声恶气道。

“好像谁稀罕你的认可一样,”德拉科将嘲讽之意毫不吝啬地浸透吐出的每一个音节。“现在,我觉得其实应该把你关在地牢里过夜——”哈利简直要义愤填膺了,“——不过以防我半夜醒来需要什么东西。跟我来,你最好先帮我铺好床。”

哈利令人愉快地磨着牙,跟随他上了楼。

# # # # # 待续 # # # # #

好了,两人又被关在一起了。欸,我为什么要说又?
又及,译者吐(ju)槽(tou)时间:“好像谁稀罕你的认可一样”,饭可以乱吃,FLAG不可以乱立呀小龙~

评论(1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