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Ravenous丨穷凶极饿
作者    rageprufrock
翻译    盛装舞步丨Elisaday

译者希望大家提前了解的几点:
☆1、本文女主是克拉丽丝·史达琳,男主是汉尼拔·莱克特。镜头跟随女主视角展开,以极大篇幅描绘了克拉丽丝这个角色。
☆2、本文CP是Hannigram。
☆3、如果看过电影《沉默的羔羊》对本文会有更直观的体会,没看过也不会影响理解剧情,因为情节分歧从开篇就开始了。故事按电影版的脉络展开,但是严格说来本文是电视剧版的电影,作者将两者中的人物跟故事完美糅合在了一起。
☆4、感谢@Astrida的推荐,没让我与这篇文失之交臂。

第一章

 
切萨皮克开膛手的不朽声名蕴含于他无法随时间淡忘的骇人功绩之中:二十余起谋杀案在官方记载中归咎于他,至少还有二十起以上拥有疑似他的鲜明特征。凶手对于被害人的性别、年龄、种族、身份背景或地理位置均无特殊倾向,亦未泄露出一丝一毫普通病理学症状。开膛手并不对受害者进行性侵犯,不曾屈服于普遍存在的原始冲动。开膛手以外科手术般的精度收集器官战利品,并将其受害者以耸人听闻的歌剧风格展示出来:呈以缤纷的鲜花,身体被拼接到树干上;龙卷风式的过度杀戮,重现中世纪外科文献中《受伤的人》;或是汉尼拔·莱克特厨房中以动脉喷溅效果为笔触描绘出的——无人生还。 
 
 ——《穷凶极饿》,弗莱迪·劳兹 
 

+++++++++++++++++++++

 
克拉丽丝到达布朗宁办公室时,保罗·科伦德勒也在。 
 
接到传唤时,她正跑到第十五圈。她汗流浃背,弗吉尼亚二月的冷风将她冻得半死,而她只穿了件灰毛衣。她挺直身板,感觉脚底向外滑,原本厚实的运动鞋底已被她磨薄了外缘。克拉丽丝在路上将头发重新绑得规矩了些,可她知道自己看起来多么娇小。她将手背在身后,做出稍息的姿势。 
 
“长官,”她向布朗宁致意。 
 
“史达琳,”他应道,没有挥手让她落座。 
 
贾奇·布朗宁与行为分析部(BAU)主管这一职务的适合程度简直天衣无缝到滑稽。约近中年,不苟言笑,所有坚硬的棱角都被糟糕的笑话跟丑陋的领带给掩饰住了。没人称呼他贾奇,就连他妻子都叫他布朗宁,据克拉丽丝的室友所说。更重要的是,他在BAU的擢升不带有杰克·克劳福德的污点,他在教职人员间广受好评,还发表过一篇曾受到过威尔·格雷厄姆本人同行评议的论文。“深刻而详尽,”格雷厄姆如是写道,在开膛手某轮连三杀戮的数月之间。布朗宁负责这个部门简直是天命所归——当然,是后来。 
 
“这位是保罗·科伦德勒,”他向她介绍道。 
 
保罗·科伦德勒在局里、在匡提科可谓名气不小。将杰克·克劳福德的责任钉死在十字架上就是由他牵的头。 
 
克拉丽丝没说‘我知道’。她只是朝科伦德勒点点头。“长官。” 
 
“布朗宁对你评价很高,”科伦德勒没有寒暄,开门见山道。 
 
克拉丽丝怀疑布朗宁知道她才怪。她感觉对于此类评论怎么回答都是错,于是便没有绞尽脑汁回覆。 
 
“你在班里是成绩最好的,”布朗宁说道。 
 
“是的,长官,”克拉丽丝回答了这句话,因为既是事实,也是她引以为傲的事。 
 
“根据你进入匡提科的申请材料,你拥有心理学与犯罪学双学位,来到调查局追求职业生涯是受到杰克·克劳福德的一系列讲座所鼓舞,”布朗宁看着桌上一份文档,陈述道。 
 
提交申请之时,她还不知道克劳福德的名字在如今的FBI已成禁语。 
 
“我上学时他来弗吉尼亚大学演讲过,”她答道。“他将这份工作描述得非常吸引人,非常有挑战性。”她踌躇片刻,最后还是坦白道,“至关重要。” 
 
科伦德勒一声不吭地板起面孔,可布朗宁却越过眼镜框投给她一个沉着的眼神。她仍在学习如何解读别人,像布朗宁——还有克劳福德——那样看穿别人。她想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从她的头发和她被冷风吹得红肿的脸颊,了解了什么。 
 
“他说得天花乱坠,”布朗宁道,“那你以为实际如何呢,史达琳?” 
 
“我还没有做过什么呢,长官,”她诚实地回答。她上了许多课。看到过许多可怕的照片。她阅读指定的书籍和论文。迄今为止,她沿着前辈的足迹按部就班,这样看来,前路清晰可循。她暂时还不知道当前路不再有标记时自己该怎样走。 
 
“布朗宁,”科伦德勒抱怨道,没有掩饰自己的不耐。 
 
“我们有件任务需要你完成,”布朗宁没看科伦德勒,向她说道。“首先我要向你强调,这项任务完全是自愿的,你的接受或者拒绝不会对你在学院及FBI的地位、评分、或者前途造成任何影响。” 
 
忧虑之心升起,克拉丽丝喉间发堵。涵盖如此全面的免责声明,这项任务绝对没法轻描淡写地揭过。 
 
然后科伦德勒说道,“我们希望你能跟汉尼拔·莱克特谈一谈。” 
 

+++++++++++++++++++++

 
 不光是莱克特看起来不像个犯罪嫌疑人的问题。 
 
 他是一位极受尊敬的精神病学家,一位有才华的前外科医生,还是慷慨而热心的艺术赞助人。他的熟人都来自巴尔的摩上流社会,人们觊觎并珍视他的友谊。莱克特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尽管知交不多。他处理事务。他收藏古董。他穿戴古怪而醒目的定制西装,阔气时髦,是那种极具吸引力的中年男士,欧陆风情,相貌出众、独一无二。有流言说在他的原籍立陶宛,他是一位伯爵。(结果这一流言既对又错;庭审时有证据表明莱克特在继承序列中,不过城堡和头衔暂时无主。) 
 
1991至2013年间,他因各种不同原因在巴尔的摩太阳报上出现了二十多次:写信支持城市的历史文物保护活动,或列于交响乐的主要赞助人名单之上,或穿一身迷人的燕尾服观赏了芭蕾舞演出。他开宾利车子,穿意大利皮鞋,光顾当地的农贸市场。他是巴尔的摩的宠儿。 
 
 他的事发是灾难性的,仿佛城市一夜醒来发现太阳报的头条是地球最后被证实竟然是平的。 
 
 ——《穷凶极饿》,弗莱迪·劳兹 
 

+++++++++++++++++++++

  
莱克特的牢房严格说来并不是间牢房,阿拉娜·布鲁姆医生解释道。 
 
“我们尝试过将他与其他病人关在一起,不过出于安全理由不得不将他转移。”她示意克拉丽丝坐在沙发上,沙发软垫的材料比克拉丽丝穿过的任何衣服都要精美。 
 
“他们试图攻击莱克特吗?”克拉丽丝询问道。 
 
布鲁姆医生笑了,这份愉悦以目前的场合来讲太过发自内心了点,然而她情不自禁。“你对汉尼拔了解多少?”她问。 
 
 汉尼拔,克拉丽丝暗忖。她也知道布鲁姆医生,通过莱克特的庭审以及FBI的官方资料。来自乔治城大学,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学习时曾是莱克特医生的门徒之一。有传闻说她曾是他的情人,可她在证人席上否认了。 
 
“我看过他的资料,还有许多新闻报导,”克拉丽丝回答,感觉面对这个任务实在不公平。自布朗宁的办公室之后,自从科伦德勒那里拿到阅读材料之后,她简直马不停蹄。 
 
“汉尼拔很难简单地概括,”布鲁姆医生说着,坐到克拉丽丝对面一把椅子上。她行动有些许蹒跚,以她的年龄来讲略显迟缓,这些是她身受创伤留下的永久后遗症。“我们不得不将他转移,为其他病人的安全着想——他要把他们逼疯了。” 
 
克拉丽丝肯定是挑起了眉毛,尽管她很努力地管理自己的表情了。 
 
“我的表述毫无夸张成分,”布鲁姆医生继续道,“一位病人吞下了自己的舌头。而另一位,之前从未显示过任何自杀倾向,用连身衣上吊自尽了。” 
 
“明白了,”克拉丽丝答道。 
 
布鲁姆医生靠向椅背,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克拉丽丝知道,布鲁姆医生在接管巴尔的摩州立犯罪精神病院之前,曾是乔治城大学教授,BAU顾问,还是威尔·格雷厄姆的朋友。格雷厄姆的档案中有一条备注,关于他的财产,那些与正在进行的调查无重大干系的,全归阿拉娜·布鲁姆所有,还包括他收养的至少三只狗。其余则被送入了不杀死处理的收容所。 
 
“他们有没有说为什么选择你来完成这项任务,史达琳探员?”布鲁姆医生询问。 
 
布朗宁对她的成绩推崇备至。科伦德勒则支支吾吾,消极地附和布朗宁的说法。以她的好成绩为理由说起来好听,可她知道那全是唬人的。可她还是来了,因为实在是太过好奇,因为回到宿舍将这件事和盘托出给室友阿德莉娅时,她说她 一定得去,管他什么原因。 
 
“他们没有明说,”克拉丽丝坦白道。 
 
布鲁姆医生这次的笑容可不怎么友善了。“你童年贫穷,在南部长大,我对口音不熟悉、不能确定具体位置。你知道怎样理清思路,表现得平易近人,可你的社交礼仪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她说。“你聪明绝顶,难以迷惑。你喜欢动物。你在大多数人面前都小心翼翼,保持警惕。”她停顿良久。“我猜你不会喜欢钓鱼吧?” 
 
克拉丽丝许多年没钓过鱼了,可她的喉咙难受得厉害,说不出来。 
 
“你知道我描述的是谁吗,史达琳探员?”布鲁姆医生问道。这一次,她的声音温柔得叫人害怕,叫人心悸——刺痛之后的安抚。 
 
克拉丽丝好一会儿才能组织出一句回答。“我不是威尔·格雷厄姆。” 
 
“不,但你们之间有一些非本质的相似之处,”布鲁姆医生回覆。“他们肯定是走投无路了。” 
 
克拉丽丝带来一份准备详尽的资料,有关水牛比尔案的。走投无路对目前的境况描述得非常精确,以克拉丽丝的印象来看。 
 
“我只是来这儿把案子给他看看,夫人,”克拉丽丝说道。她强烈感觉自己的社交礼仪实在匮乏,如何不够自然,听起来如何像个南方佬,当她在北部怪诞的寒冷中吐出‘夫人’这个音节。 
 
“他一眼就能看穿,”布鲁姆医生提醒她。“我知道的。可我不知道的是,他会作何反应。所以我此时此刻再向你确认一次,史达琳探员:你确定要继续吗?” 
 
克拉丽丝回答,“是的,”不假思索。 
 
如果被吓得心惊胆战就能阻止她的行动,克拉丽丝二十年前就失去斗志了。 
 

+++++++++++++++++++++

 

第一章·待续

评论(39)
热度(477)
  1. 三腐圈圈盛装舞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