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四章下(接第四章上

麋鹿河的全部警力都挤在了西弗吉尼亚,波特镇,波特街,波特殡仪馆的太平间里。这是个很小的县,并没有殓房设备,只有拿殡仪馆代替。他们全是出身良好家庭、有教养的年轻人,每位巡警都将帽子捏在手里,既因为在室内,也因为面对的是一位女士。她已去世这一事实激发出他们愈发深沉、愈发挫败的保护欲,将自己用社交礼仪武装起来,以不再碰触她表示尊重。

克拉丽丝背对窗户站在深绿色裹尸袋边,思绪飞旋。她想到这可怜的姑娘,被河水将尸体送到这些警官怀抱中,送葬的队伍将她——仍未得知身份——放到老式的遗体防腐台上。克拉丽丝骤然之间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悲恸,赶紧强迫自己将心情收拾起来。

“你的口音挺合适的,”普莱斯一边打开工具箱,一边低声耳语,“你来把他们请出去,怎么样?”

克拉丽丝一惊。“我?”她问,可普莱斯已经转身面对设备,泽勒则在全心设置他的照相机。

她慢半拍才激发起正确的工作态度,将鼻音调整到无误的腔调,宣讲道:

“先生们——先生们!劳驾听我一句,拜托。感谢你们带她远离严寒、来到这里,但是现在,我们必须为她做些事。我知道她的家人一旦得知肯定会感谢你们,可我们现在需要帮她做点事情。”

在场的警官们都像她的父辈一样,像她的朋友一样。他们是由健全的家庭抚养长大的好孩子,能够明白她语言未尽之意,他们懂得尊重女药师、女智者、以及自己的女性长辈。克拉丽丝站在女孩的尸体旁边,在他们眼中跟森林中的女巫别无二致,他们低声说着“抱歉,女士”“需要帮忙请告诉我们”,一个个缓缓走了出去,尽管有些勉强,还是善体人意。克拉丽丝也不怪他们。既然女孩的身份仍未查出,不能将她归还她的家人,那她现在就是属于他们大家的,是每个人的姐妹,母亲,或者女儿。

“干得好,史达琳,”泽勒对她说,举起一罐维克斯达姆膏(清凉油),“给。”

她用手指舀起一点,却不知道该怎么做,这时普赖斯说:“把它在鼻子下边还有四周揉开——弄进鼻孔里就刺激过头了。”他冲着尸体点点头,“当我们打开袋子,这个能帮忙遮盖气味。”

克拉丽丝踌躇片刻。“你们俩怎么办?”

“我们习惯了,”普莱斯笑嘻嘻地回答。

“不算什么好事儿,”泽勒补充道。看到她顺从地将它在鼻子周围抹开,带来一阵强烈的刺激和惬意的冰凉,他满意地向她点点头。她将头发掠到脑后,扎成一个不漂亮的小髻,一些不够长的发茬野草般戳在外边。普莱斯吩咐所有人戴上手套,根据他直勾勾的眼神,克拉丽丝意识到他是在特指自己。满意之后,他打开一只数码录音机,伸手去拉袋子。他说,“深呼吸,伙计们,”然后拉开了拉链。

克拉丽丝立刻紧紧捂住嘴巴。

“二月十号,当地时间下午6点45分,西弗吉尼亚波特镇,吉米·普莱斯录音,布莱恩·泽勒参与,”普莱斯边说便开始检验起来,泽勒在一旁拍照。普莱斯将注意力转移到克拉丽丝身上,“克拉丽丝·史达琳作为医学助手。”

她没有将“什么?”说出口,但明显大有此意。

普莱斯和泽勒在他们的专业领域之内都是独一无二的。严格说来泽勒是罪证化验室的负责人,但看普莱斯对他颐指气使、而泽勒带着几近局促的快乐甘之如饴听命行事的样子,你绝对无法分辨出来。克拉丽丝像个惴惴不安地孩子,拿这个信息抚慰自己的情绪,小心遵循他的指示。

桌上的女孩体态肥胖、臀部丰满、肚子肉感、肩膀浑圆——在百货公司估计找不到能穿的码数。根据普莱斯用卷尺所量,她有67英寸(1.7m)高——克拉丽丝抓住她的脚尖:涂抹了亮闪闪的指甲油,碎裂严重——河水冲走了她身上的血液,被比尔剥皮的地方已经变成灰白色。

从胸部以下到膝盖以上,她有大片组织暴露出来,比尔还剥去了她的头皮,从眉毛上方到后颈处。泽勒将克拉丽丝挤开,好近距离拍摄她的脸部特写,不包括叫人看了难受的损毁严重的暴露肌肤和少量骨骼。它一小时内就会传遍全国,普莱斯叫克拉丽丝尝试取得几枚指纹,这样就可以随照片一起发布下去。

他们将她翻转过来,克拉丽丝正在帮忙时,听到泽勒发问,“那么,史达琳,你看到什么了?”

她将目光从女孩手上抬起来,她的手指甲也惨不忍睹,有两只已经脱落。这女孩反抗过,克拉丽丝胸中涌起一股骄傲,为能识得她,帮助她,查清她的身份。

“看到什么,长官?”她问道。

“从尸体上,”泽勒解释道。他用照相机向女孩那边示意,“你能从她身上看出什么来,结合这些蛛丝马迹。”

克拉丽丝清了清喉咙。“嗯——她应该不是本地人。双耳各有三只耳洞——”泽勒立刻俯身拍摄特写“——这种闪光指甲油在我看来像是城里人。腿上的毛发看上去稀疏柔软,她可能用蜜蜡脱毛,手臂跟比基尼线同样也是。她很会照料自己,不过没能做到的这一次,导致了她的遇害。”

这似乎都是些不值一提的东西,要不然房间里怎么会一片寂静。她不禁好奇,如果是威尔·格雷厄姆,他会怎么说。她听到过一些以讹传讹的谣言,说他是怎样走进现场,将其他人都赶出去,化形成杀手本人。他的侧写非常详尽、非常确切,叫人心惊肉跳,其细致入微的描绘给人的感觉并不像是学术工作和行为分析的成果,倒像是古老的魔法一般,仿佛格雷厄姆沉入那些杀手留给他的梦魇之中,将松散的线头纺织成惟妙惟肖的画卷。

“不错,”泽勒如此评价道,冲受害者的手部拍了几张照片。“她挣扎过。”

“很好,我希望她让他吃到了苦头,”普莱斯的语气仍然开朗活泼,他宣布道,“现在我要开始物证检查了。”

克拉丽丝学到了很多;这是她的第一次尸体剖检。通常他们会将受害者运回匡提科,不过由于时间紧迫,布朗宁准许泽勒和普莱斯远赴而来,办这件直觉不妙的案子。这解释了这堆板条箱装的许多设备为何在此。她知道了她一点也不喜欢验尸,然而她可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帮助吉米·普莱斯操作肋骨牵开器,以及帮他端着托盘,让他能够将内脏收集进来,拿到天秤上去。她知道了根据胃内容物分析,受害者被给予了饮水,却在死亡前两至三天没有任何进食——死因是一记枪击,在胸膛正中,穿过胸骨。

县验尸官,埃金医生,只待了一小会儿,声明这是非正常死亡、并签署移交给FBI的转让文书就离开。看来,他甩掉这烫手山芋的心情跟FBI接手的渴望同样迫切。

普莱斯正将她缝补起来,泽勒说话了,“嘿——我们是不是该检查一下喉咙?”

克拉丽丝顿住了。普莱斯也顿住了。

“我只是,你们懂的。”泽勒解释道。

你认真的?”普莱斯问道,这一句话里似乎包含有千言万语在其中。

“他是有信徒的,”泽勒防备地反驳。“他总是把人们玩弄于鼓掌之间,然后将他们放飞出去。”

他们不需要说出任何人的姓名,克拉丽丝完全能听懂:莱克特

他们检查了咽喉。当泽勒取出又一枚黑妖蛾蛹,克拉丽丝感觉作呕的冲动淹没了自己,以致于不知道紧张激动了。

在安排好尸体的转移工作之后,由普莱斯驾车一路返回亨廷顿机场,泽勒则被困在副驾驶上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接,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对电话那头人的恨意似乎越来越浓。克拉丽丝在后座蜷起身子,看完了资料。

水牛比尔如今似乎拥有六名被害者了:凯特·拉森,在密苏里州的黑水河被发现;费雷德里卡·拜莫,在俄亥俄州的贝尔福戴尔被报失踪;梅瑞迪斯·克拉伦登,于芝加哥被绑架,在印第安纳州拉斐特市区的沃巴什河边被发现。还有一位身份不明的白人女性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港附近的滚叉河被发现,然后就是艾米莉·瓦莫,被沉进恩巴勒斯河中。

现在又多了这位波特镇女孩,克拉丽丝想道。她阖上文件,直勾勾盯着轿车内顶的柔软织物。她闭上双眼,想象这些地点的位置,努力不要将那些照片形象化,那些经过乌龟及其他小动物啃噬之后牙齿都暴露出来的女孩们。克拉丽丝提醒自己所有检测都表明尸体的毁损及剥皮均出自受害者死亡之后;她不敢说客观上讲这一点好一些还是更糟糕一些。她只是庆幸她们不必神志清醒遭受这一切,仅此而已。

突然,从前座传来泽勒一惊一乍的声音。

“我艹——见鬼,他妈的,”他说。

克拉丽丝坐起身,但是普莱斯抢先问了出来。“什么?怎么回事?”

“纳什说:参议员露丝·马丁的女儿刚刚被绑架了,”泽勒盯着车内后视镜,直直看向克拉丽丝,补上一句,“我们一在东海岸降落,你就得立刻赶去见莱克特。”

+++++++++++++++++++++

 
 
 对真实罪案的大胆揭露令我声名大噪,但是从未有杀人犯或罪案拥有莱克特这样经久不衰的影响力。一部分是由于其犯罪表现出的纯粹邪恶,一部分也是由于私人关系。在我之前的书,《渴求》之中,我简略地提到了我个人同FBI的一些合作,但无权提供具体细节。我与他们诚心协作,是因为我坚信不将自己的参与公之于众将有助于莱克特最终的被捕。并且——开诚布公地说——有可能登上他的餐桌(被他吃掉的可能性)并不是那么虚无缥缈的事:我从前曾与莱克特共进过晚餐,就坐在他的左手,而格雷厄姆在他右手对我怒目而视。我只能说我无比庆幸自己在那时就已是位素食主义者。 
 
 在格雷厄姆生命的最后几周,在他从精神病院出来之后的转型期间,他曾同意与我交谈,将从他视角的故事讲给我听。自加勒特·雅各布·霍布斯案初次见面以来,我们两人不睦的关系每况愈下——我挑衅他;他则在光天化日之下威胁要取我性命——我确实很迫切,我对他行为动机的好奇心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为了深入这个项目。他要求在他家会面,我表示同意;可他却迟到了。我四处转了转。 
 
 出于一些有说服力的及一些不太有说服力的理由,对那天在格雷厄姆谷仓里发现的东西,我仍然不能将故事全部公诸于众。我只能说当他和克劳福德密谋为莱克特创造一个完美谋杀伴侣的时候,他们做得巨细靡遗。我同样也得知了,格雷厄姆对于殴打女士毫无内疚之心。 
 
 我得了轻微脑震荡,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有幸愉悦地观赏了联邦调查局不遗余力调动各种资源伪造了我的死亡。 
 
 我的死亡是一只蒂芙尼戒指、一条钻石项链——将一切尘埃落定。 
 
 ——《穷凶极饿》,弗莱迪·劳兹 
 

+++++++++++++++++++++

第四章·完

没有beta,错漏难免,晚点再来捉虫。


评论(28)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