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这文跨度挺久的,做个目录:

第一更第二更第三更第四更第五更第六更第七更第八更上第八更下第九更第十更第十一更第十二更第十三更(完


# # # # # 第六更 # # # # #

德拉科也曾偶尔对某个姑娘小伙动过心,不过即使在校内盟友这个层次上,也从没有人能让他忘记自己的首要利益。然而,在同哈利共同生活了一个月之后——看在梅林的份上,他就是忍不住偷窥自己,即便德拉科已经有意换回了能够找到的最最朴实的灰色还有黑色袍子——德拉科认真幻想过是否值得冒被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轰杀至渣的风险跟他上一次床。他们可以就在这里做,在大厅,一边监视触发机制;一旦它开始出现异状,他们来得及及时停下——

“我们不行,”哈利自然自语地发出声音。他也在低头看那件触发装置。两人不约而同咽了一口口水。

与此同时,格兰杰跟波特其他碌碌无为的朋友们仍然蹲在边界处,送进一波波鼓舞人心的消息,基本上都可以归结如下:你们艰难的工作进展到哪一步了,对不起我们完全无能为力暂时什么办法都找不到。时不时地,他们还会发来一份温暖人心的报告,有关某个倒霉的傻瓜蛋差点不小心越过边线将一切轰上天,诸如此类。

深陷绝望的德拉科全力以赴恳求圈圈每天帮助他们多寻找一颗齿轮,而哈利显然同样身心俱疲,因为他也加入了劝说工作。他跟哈利都使出浑身解数对她诱哄拐骗了一连好几天,再加上德拉科承诺她从今往后每周都能吃到一大桶凝脂奶油,她才终于让步。他们一破晓就开始工作,移除掉一个零件,短暂休息、吃个午餐,再去移除下一个。

确实有些作用:至少两人没剩下多少时间能互相交谈了。更别说上床。又过了几周,他们甚至能在机械结构中看到一个明显的空洞。可这天,远处原来地震般的轰隆隆震动,将两人惊醒,在大门另一头,他们远远看到飞射的光焰。那边有战斗正在发生。他们站在窗口遥望,哈利双手垂在身侧,紧紧握拳。“我们得去帮忙,”他恶狠狠说道。

“我们需要做的是打破咒语,”德拉科怼回去。

“一定能有办法加快速度的,”哈利说。“无论发动攻击的是谁,如果他们把谁弄过了边界——”

“之前三个月我们一直束手无策!”

“我们必须尝试点什么!”

圈圈好奇地嘶嘶起来。他们的目光落到她身上,接着哈利提出,“要是——要是我们——用复方汤剂变成她的样子?”

“你没法用复方汤剂变成蛇!”

“可她不是一条普通的蛇!”哈利说。“她是——瞧,解释起来很复杂,不过纳吉尼有——体内有一丝人类的灵魂。”德拉科瞠目结舌瞪着他。“我觉得圈圈体内也许也存在一点,值得一试。如果我们能够转化成它的形态,她就可以教我们怎样钻到下边去。我们找到齿轮会快上许多——”

庄园橱柜里有几瓶现成的复方汤剂。德拉科板着脸将一枚鳞片投进一只瓶子里,递给波特。“你先。如果我们之中有一个会变成半人半蛇的怪物,一定得是你。”

哈利翻了个白眼,一饮而尽,不一会儿就扭曲变形成一条完美的、金灿灿的、跟圈圈一模一样的蛇。他耸起身子,命令般嘶嘶出声。德拉科低头看看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咽下一大口。

这是一段漫长痛苦的扭曲经历,像是飞路传送,又像被变形成一只雪貂——德拉科这辈子绝不会忘记——然后他感觉自己正通过一个奇怪的、超广角的镜头观察这世界,很快这点奇怪也消失无踪。圈圈说,“走这边,”清晰明了,然后自然而然地,他蜿蜒滑行跟在她身后,通过暖气管道,沿着温暖宜人的管道爬行,穿过古老砖块的一个破洞,进入黑漆漆的逼仄空间,越过更多堆积的骨殖,来到混乱纠缠的巨大齿轮复合体之下。

变成蛇后就很难保持人类的思维方式,不过他跟哈利迄今已经将这些齿轮研究了好几个月,其连锁机制模式已经彻底烙印在他们脑子里。他们一连解决掉二十多个齿轮,直接用毒牙将其精巧地取出,任它们坠落在下边。然后毫不间断、无比迅速地继续下去,两人毫无自觉地互相滑过彼此、以及圈圈的身体,直到德拉科忽然感觉浑身上下一阵战栗席卷而来,接着他赶紧转身、飞一般向后激射而出,哈利就跟在他尾巴后头。他们窜出通风口时已经膨胀回人类的形貌,四肢着地、气喘吁吁,格兰杰就在此时推开大门,大叫出声,“哈利!哈利,你在这里吗?”

他们俩死死盯着她,她转身捕捉到他们的身影。“你们做到了!”她说。

“然后你就觉得自己可以以身试法地来测试一下吗?”德拉科提高音调,质问道。她怒气冲冲回瞪他。

“穆尔塞伯带领一群摄魂怪袭击了我们,试图强行突破封锁,”她说。“在他们声东击西时,格雷伯克手下一只狼人拖住一位麻瓜出身的女孩绕到你家边境的另一端,然后放她离开。我们抓住他们最后一个人时她刚好从大门出来,所以我们才知道你们此时肯定已经破解了咒语——”

“用不着的感谢,”德拉科说。意识到自己距离死亡曾有多近,他一阵瑟缩。

格兰杰竟然好意思看起来气鼓鼓的。她转过身,完全回避了他。“至少事情终于解决了,”她对哈利说。“我们仍然需要消除剩下的咒语,并且化解死亡魔法的力量,不过用不着赶忙了。不光是这星期剩下的时间,还有大把时间可花。”她喜笑颜开,“咱们回家吧!”

哈利愣在原地,张口结舌,“呃,啊?”他手足无措地看了看德拉科。

德拉科直直回望他。那副表情解读起来完全没有困难,因为德拉科感同身受。换句话说,格兰杰爱走就走,他们俩可以留下来不在任何人干扰下滚上三天三夜的床单,不过他才不要说出口,既然哈利不打算说。

“咱们把这些玩意儿从你身上拿下来,”她补充道。“阿霍拉洞开!”锁链丁零当啷落到地上。

显而易见,哈利什么都不会说。格兰杰对德拉科一个字儿也没有,雄赳赳离开,哈利依依不舍朝身后望过最后一眼之后,没多大会儿就跟上了她。出于某个德拉克完全不明白的原因,他不愿将自己的脚步耽搁在这里。

那就这样吧。德拉科在他们身后关上大门,转身回到大厅。防卫咒已被破解,大厅一半的面积变成择人而噬的巨大洞穴,而另一半之下或许还藏着需要取出的骸骨。而现在他又是一个人了。不过至少,他阻止了伏地魔将他的家变成巨型杀戮之地。好吧。更大的杀戮之地。

圈圈爬过地板,缠绕他的脚踝形成一个双重8字,轻轻发出嘶声,不知怎的恍惚间仿佛在问他,你还好吗

德拉科不确定自己心情怎样,并决定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跟预期中差不多好,我想,”说完,他前往楼上,上床睡觉去。

#

哈利几天后回到这里,带领一群傲罗继续分解剩下的咒语。预言家日报在此期间大肆宣传最后一撮食死徒的被捕,当然,除声名狼藉的卢修斯和德拉科·马尔福之外,尽管最后阶段自伏地魔势力的倒戈仍然存疑,他们仍保持自由之身,并高度赞扬了哈利·波特跟赫敏·格兰杰,思维敏捷的战争英雄,揭露并铲除了一个食死徒试图杀害成千上万麻瓜巫师的诡雷陷阱。

德拉科玩味地考虑过要不要联络报社,帮他们最喜欢的几家供应商买下几块广告版面,强烈暗示故事另有隐情,这样显然能够为他赢得一次面谈机会,得到一点点眼前急需的正面宣传。不过不知怎的,他提不起劲来。

他同母亲通了话。她跟卢修斯决定暂时留在托斯卡纳。“至少在工人日以继夜在家中穿梭期间,亲爱的,”她说。“你不来加入我们吗?我——我觉得也许我们全都需要换换空气。”

“也许吧,”德拉科说。当他想到仍然堆砌在石板下的尸体,当他久久凝视大洞中间伏地魔凶残杀咒脉动的绿色心脏,他只想走出家门,再也不要回来。不过他没法离开。托斯卡纳不够吸引他。哪里也不够。

当哈利出现时,德拉科胸中涌出一股深沉的、多余的情绪,或许是期待吧,多么悲哀。无论如何,这纯粹是庸人自扰。哈利带领着十几位傲罗,包括格兰杰和韦斯莱双双都在,他双手插兜、生硬地开口打起了招呼,“你——你最近还好吧?”

“很好,波特,你呢?”德拉科镇定自若地回答。战争期间,他的大脑封闭术进展得极为优秀。他敢肯定,自己的情绪一丝一毫也没有流露到脸上。他唯一后悔的是自己怎么穿了这件宝石蓝外套。

他留下傲罗们在大厅中享受乐趣,自己则同圈圈一起逃到树林里。夏天已经过去,不过天气还没有转凉;步道边零零散散有些粗糙的长椅,他在其中一条长椅上坐下,望着第一批枯叶飘落到森林的地面上。直到哈利出现。德拉科盯住他,而哈利喉结滚动,向他迈了一步,说,“德拉科——”

“开什么玩笑?”他厉声打断他的话,尽管胸口似乎感到一丝抽痛。“你在别人面前看都不敢正眼看我,还想跟我暗度陈仓?”

哈利绷紧下巴。“这一切无法结束,”他狠狠说道,“罗恩的哥哥牺牲了。赫敏的父母——他们离开了,为安全着想她将他们送去了澳洲,他们不打算回来了。她在这所房子里受过折磨。还有卢娜——还有其他许多人——对他们而言,伏地魔的死亡并不代表一切就终结了,而我不会要求他们,不会要求那些与我同生共死、几乎付出生命的人,让他们不得不规劝我、对我发火或为我担心,就因为我的一时性致。我没有渴望你到那种地步。如果你就想发泄一下,很好,我也一样。不过不会有更多意义了。”

德拉科狠狠干咽一口。当然啦。他跟他——门不当户不对。忽然之间,他对潘西生出迟来的、扎心的同情之意:原来在跟那个杀人如麻的精神变态同流合污之前,自己就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了。多么讽刺啊,哈利跟他的伙伴们对他这样的误入歧途感觉十恶不赦,却对富可敌国的财富以及出身教养不屑一顾。

他几乎要说出什么恶毒的话来挽回颜面,比如我现在对你一点也不感冒了,毕竟现在我又不是困住不得脱身、还得去拯救你那些珍贵的泥巴种朋友的性命,不过毕竟这些话言不由衷,而且哈利这番爆发也并不是针对任何人的嘲弄。“对不起,波特,”他说。“我并不是不能理解你的立场,不过最近我的自尊心有点岌岌可危,剩下的这一点不可能再丢掉。”哈利面红耳赤,扭过头去,没有尝试与他争辩。德拉科站起来。“把这地方打扫干净吧,祝你们好运。完成之后通知我的律师一声,好吗?”

他转身走开。在他身后,哈利喊道,“等等,德拉科——德拉科,你要去哪儿?”

# # # # # 待续 # # # # #

 

又擦着月更的边来了一发,惭愧=  =

评论(2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