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四更)
******

“我的天哪,”跟阿比盖尔一起开始打扫商店时,威尔自言自语嘟囔起来,“我的天哪,我是在干什么?”

“你是要跟个型男去约会了,”阿比盖尔语调轻快,打趣般地、抑扬顿挫地回答。

“我的天哪,”威尔瞪大眼睛,又重复了一次。

“威尔,现在做好烘焙准备,等会再接着慌张,”阿比盖尔抄起扫把拍了拍他的腿。威尔猛地一躲。

“不要,你会把我裤腿弄脏的。”他顿了顿,看看自己的衣裳,接着呻吟起来。“好像没什么关系,因为我全身都是面粉。这人把三件套当休闲装穿的,阿比盖尔,我他妈到底在干什么呀?”

阿比盖尔将一杯茶塞进他手中。威尔低头一看,皱起眉头。

“你这是随时待命以防我恐慌发作吗?”

“对啦,”她答复道,这一次张开双臂将他向厨房方向驱赶过去。“现在,去吧。烘焙准备,赶紧的。”

准备食物,至少能让人分散注意力。非常简单,轻车熟路。威尔睡着了都能烘焙(并且,他至少记得有一次,确实这么做过了),在他准备明早烘焙的原料时,一切有关汉尼拔的想法都闪到了一边。

当他全身沾满更多面粉离开里屋时,发现汉尼拔已经坐在门口,正同阿比盖尔聊天。

威尔没有再次重复“我的天哪”,但他想得很用力,并且蹦出在汉尼拔看到他之前从浴室窗子逃出去的几个念头。不过当然,就在此时汉尼拔抬起头来刚好看到了威尔,满身面粉和糖霜。

可汉尼拔笑了,他站起身来,捏住威尔的手,尽管无论威尔多么频繁洗手总会沾上甜点的残渣。“阿比盖尔非常慷慨地答应帮你关店。”

威尔知道,她很快就要变得难缠了。她会想要知道细节,当然是非限制级的,不过威尔没有分享的意愿。他的个人生活是隐私,尤其不能分享给可爱却爱管闲事的青春期少女知道。然后她就会嘲弄他到体无完肤

“你创造了一个恶魔,”威尔警告他,但汉尼拔和阿比盖尔同时纵容地笑了笑,将威尔推搡出门。

“我的衣着其实不适合晚餐约会的,”在汉尼拔打开他(昂贵的!高档的!一尘不染的!)座驾副驾驶的车门请威尔入座时,威尔继续道。“况且我也不是个多怡人的伙伴。”

“在我看来你是最优秀的伙伴,”汉尼拔向他保证,“再说我家也没有着装要求。无论你锦衣华服还是衣衫褴褛,都不胜欢迎。”

汉尼拔的。这个家一定跟坐在驾驶座上那男人一样优雅整洁。威尔想去死。他会在这儿犯心脏病的,在一台宾利的副驾座位上。

威尔没有死。他撑到抵达目的地,撑到被请进汉尼拔装饰过于奢华的房子并就坐于长桌旁,撑到了一顿极为复杂、连描述都极为法式的晚餐,直到咬下第一口时发出一声叫人难堪的、色情的呻吟。现在他又想从头再死一次了。

******

威尔非常聪明,才华横溢。汉尼拔搜集过资料了。他完全了解威尔为FBI工作积攒下了怎样的声名。将威尔带回家来,将受害者的肉食饲喂给他,有可能是汉尼拔做过最鲁莽的事。然而,当威尔咬下一口肝脏,如蝴蝶振翅般颤抖着眼睫阖上眼帘、喉间发出一声低哑、愉悦的呻吟,汉尼拔无怨无悔了。只要能看到洋溢在威尔身上那难为情的红潮、他捏住酒杯那战栗的指尖。汉尼拔并不偏好看到别人将紧张不安神经质地展现出来,但落在威尔身上却教他感到赏心悦目。这取悦了汉尼拔体内原始的某一部分,充满渴望、并期盼得到对方的渴望作为回报的那一部分。

“非常好吃,”尽管不好意思,威尔还是表示,“不过你已经知道会是这样了。”

“在你眼里原来我这么自负,”汉尼拔调侃道,“看来我不得不努力保持谦逊。”

“对技艺的自知之明与自负并不是一码事。你知道自己厨艺优秀,不需要我来置评。若是在这一点上加以掩饰,那就是可笑了。”

汉尼拔对威尔微笑,显出一副罕见的真情实意,而非在晚宴上使用的彬彬有礼的虚伪假笑。“我受宠若惊,威尔。”

威尔翻了个白眼。“从未有过任何人对你的厨艺表示过负面评价。你知道,你总是上社会版。阿比盖尔都开始剪报了。”

“阿比盖尔简直是件珍宝。”

“行行好吧,别让她听到你这么说她。”但威尔在笑,满心骄傲,每次有人赞美阿比盖尔他就会这样,仿佛阿比盖尔是他的荣耀。他们之间必定有一段故事,但汉尼拔不会追问。火候到了,他自然会说。

于是,他用喋喋不休打破沉寂,告诉威尔他在伦理上能够告知威尔的为数不多的日常生活,并鼓励威尔投桃报李,将那些难缠顾客的故事讲给他听,以及那些永远清洗不干净的咖啡污渍。威尔闻起来总是像现磨咖啡,像油酥面团,以及水果跟巧克力。因此,将主菜撤去之后,汉尼拔跳过甜点步骤,逼近了威尔的座位。威尔举头看他,眼睛瞪得大大的,颇有些紧张,却并不害怕。他相信自己了解汉尼拔,了解他怎样行动,怎样反应。其实并没有,没有人真正了解,不过他了解得足够多了——汉尼拔忍不住想要恣纵己意。

之前,他曾将嘴唇吻上过威尔的脸颊,感受那光滑凉爽的皮肤因他的吻而升温起来。威尔的嘴唇更是柔软,热情而滚烫。汉尼拔轻咬着加深了这个吻,用舌尖浅浅扫过威尔下唇,威尔则缓缓敞开自己,直到汉尼拔能够品尝到他的湿热,甜甜的带着酒香。威尔被挤在椅子上,似是有些呜咽,从未有声音能撩得汉尼拔如此心旌荡漾。

不过汉尼拔个子有些高,这座椅太矮,他的脖子扭得有点费力。从未有人有胆量敢坐上过汉尼拔的餐桌,不过现在,汉尼拔牢牢握住威尔腰肢将他举了起来,安置在桌上。他已经为威尔打破太多惯例,这不过是最新一个罢了,从对一个少女口出秽言才能点单到此时此处,让威尔将面粉末沾上他碰过的每件家具。汉尼拔希望威尔将他也同样标记,让他的痕迹无处不在,这样当他离开,汉尼拔就能留恋良久。

“汉尼拔——”被挪动时威尔抗议道,却因对对方举重若轻的敬畏而沉默下来,“你……比我以为的还要强壮,”他咽了一口口水,最后说道。汉尼拔对自己的力气自然明白得很,他没有理会这句话,而是沿着威尔的下颚流连下一连串细碎的吻,最后抵达他喉间。

“我不戴围巾的,”汉尼拔一口咬下时威尔提醒道。不过汉尼拔力道轻柔,只是轻轻刮擦过皮肤,给威尔带去一阵窜过全身的战栗。威尔的脉搏沦陷在汉尼拔齿间,在他舌下,如蜂鸟振翼,汉尼拔渴望跟随它逡巡过威尔每一寸肌肤。“汉尼拔,不要——”无论威尔想要说的是什么,最后迷失成了一声呻吟。那双原本抵在汉尼拔肩头、随时准备将他推开的手,反倒爬上去抓住汉尼拔的头发,将汉尼拔的脸按在威尔喉间。汉尼拔纵容地在啃噬过程中注入了小心翼翼,以免留下瘀伤痕迹。他还有其他更隐蔽的地方可以标记,那些他愿意欣然以唇舌抚慰的地方。

“你要把我给生吞活剥了,”威尔低声吟哦,但显然不是在抱怨,从汉尼拔的吻给他带来的战栗、以及他弓起身子的动作看来。汉尼拔含着威尔的锁骨发出一声赞同,推开他衬衫的布料,终于找到能让他留下痕迹的地方。“不——今天不行,”威尔抓紧十指又放开。

汉尼拔被一股不熟悉的冲动所占据,一种去逼迫、去恳求、去采撷的冲动。他想要将威尔推倒,劝服他,向他展示自己体内翻腾而出的一切。

然而尽管汉尼拔拥有非同寻常的冲动和品味,却是个彬彬有礼的君子。他只在威尔优美的咽喉曲线留下了最后一个恋恋不舍的吻,就让威尔的双手落在了桌上。“今晚不行?”他将气息吹进威尔蓬松的发卷之间。

“今晚不行,”威尔听上去有些惋惜,“我家里有狗要喂。我没有准备好在外过夜。而且这是第一次约会,”他轻笑一声,“不是有个什么三次约会守则吗?”

“我还以为你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

“我不是,”威尔抬头望他,呢喃道。汉尼拔心满意足地发现威尔眼中那一丝欲求不满。“但我一定得喂狗才行。所以今晚不行。不过也许很快?我感觉……感觉已经非常了解你了。我不觉得还要等什么。”

‘很快,’汉尼拔可以忍耐。‘很快’让他的脉搏在胸腔隆隆跃动,让他想要拉紧威尔沉浸到下一个吻中。不过,他只用指尖沿威尔锁骨划过,那儿有一道发红的瘀伤被他的衬衫掩盖。“我愿意等,”他承诺道,真诚与热切并存。威尔垂下头,笑容露出欢喜的羞涩。

“我不希望你等。不希望你等太久。我不是个少年仔了,汉尼拔,不会想着什么将童贞留待舞会之夜※。一次就够了。”(译注※:高中毕业舞会之夜。)

“那么,很快,”汉尼拔轻轻将嘴唇温柔压在威尔唇上,按下了他紧张不安的喋喋不休。他知道这番滋味会在自己唇齿之间逗留许久。

“很快,”威尔同意道,允许汉尼拔继续亲吻下去。

******

‘很快’来得并不够快。他们都是忙碌的人,过着忙碌的生活。但他们早晨总会为彼此留出时间,将咖啡和点心塞进等待的手心。威尔发现自己每天晚上都在艰难挣扎着将自己的手艺发挥至极致。他为汉尼拔准备的礼物越来越繁复,拥有精致的焦糖跟棉花糖装饰,精美到汉尼拔几乎舍不得食用来破坏其美感。而汉尼拔这一边,他开始带来正式的餐点,而非早餐主食。现在连配菜都不缺,无数个保鲜盒在台面上一字排开。

马修从不参与,尽管汉尼拔总是准备了他那份。有些问题总是需要摊开的,无需太久。威尔完全不期待这番特殊的谈话。

随着配菜跟棉花糖而来的,还有缱绻的。并没有很多,因为阿比盖尔在寒假期间增加了许多班次,仿佛无时无刻不在周围一样,只不过是纯洁的浅啄,如果汉尼拔在临近关门时溜过来则会更亲昵些。

有一次,威尔在马修面前吻了汉尼拔。就那么一次。他可以轻飘飘表示自己没有看到刚从洗手间出来的对方,不过这便是在说谎了。威尔设计了这个吻的时机,为了公开曝露自己的感情生活,希望这样能够逼迫马修参与一些更有建设性的娱乐活动,而非整天盯着威尔。

马修第一次约威尔出去时,是在柜台另一边、作为一名顾客。这不是威尔第一次受到顾客的青睐,也不是最后一次。他们通常意识到威尔有多么生硬粗暴之后就会适可而止。可是马修第一次约威尔出去之前,已经了解到了他的‘生硬粗暴’。他目击到威尔与另一位客人的口角,是阿比盖尔冲过来救场、将威尔赶去煮咖啡才拯救了这一天。马修买了一份饮料,然后绕到一旁、目光越过甜点柜对威尔虎视眈眈。

威尔之前就注意到马修了。他一周至少光顾两次,买热巧克力跟刚烤的新鲜面包。当时,威尔并没有多想。当马修约他出去,他直截了当地拒绝了。连‘不,谢谢’都没有,就一个‘不’字。马修看起来却并未见怪。他离开时仍然笑容满面。

马修第二次约他是在面试的时候。就凭这一点本来就得罚他一张红牌,然而威尔实在太需要帮手了。马修带了饼干来证实自己的烘焙手艺,味道不错,比阿比盖尔可怜的尝试优秀太多。威尔也实在无法拒绝一个表示每周末都想上班的人。这是一笔难以抗拒的交易,要知道,阿比盖尔在上次礼拜日的高峰期后就威胁他要造反了。

当时,他们达成一致时,威尔伸出手来同他握手,马修却握住不放。

“要知道,”他用指尖轻轻抚弄威尔的指节,“我对烹饪差不多跟烘焙一样擅长。什么时候我或许可以给你做顿饭。”

多有趣啊,同样的策略汉尼拔竟然就成功了,因为马修尝试的时候,威尔基本上只感觉到了难受。

“如果你想在这里工作,”抽回自己的手,威尔是这么说的,“刚才的事情就不许再做了。”

他没有尝试第三次。不过似乎威尔出现在哪里,马修就会在哪里,所以也许这就是他的尝试。这不是间多大的店面,厨房就更小了。他们擦肩而过的次数远超过威尔摇摇欲坠的社交技能能够妥善处理的极限。这种状况吧,对方什么不规矩的事情都没有做,换句话说,威尔无法具体指出什么来,但他感觉要缓缓被逼疯了。

于是,就有了这次的吻。威尔听到马修顿住了,就在他视线余光之外,然后他让自己露出并非完全假装出的难为情的脸红姿态。他跟汉尼拔都不是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的人,无论是否有必要。

“对不起,”威尔喃喃对汉尼拔说。他挺直脊背,在两人之间拉开一段礼貌的距离。

稍后,在汉尼拔离开只剩他们俩打扫商店并为明早的烘焙工作做准备的时候,马修放松了下来。汉尼拔出现时他总是显得如此坚忍、沉默与严峻,但与威尔单独相处时他就会放松起来,开心而健谈,让威尔回想起自己为什么还没有将他给炒掉。

“那么,”最后关店时,马修终于说道,“你跟这位医生。是认真的,嗯?”

“是啊,”威尔以不自然的礼貌态度回答。他以为自己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他们已经不需要来一场像这样的对话了。他指望马修一意识到已经没有他插足的空间,就会放下这份心意,远离他的感情生活。结果没这种好事儿。

“配你似乎有点古板。”

威尔挑起一边眉头。“他会按菜单上的名字点咖啡,不久前还跟阿比盖尔一起花了一个钟头讨论新名字。对我来讲,他在古板这一方面似乎能屈能伸。”

马修举起双手,退后几步为威尔让出空间。“好啦,好啦。只是关心而已,不必反应多度。”

威尔嗤之以鼻。“相信我,马修,当我决定反应过度的时候,你会知道的。”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话说得不太合适。马修脸上缓缓升起一个笑容。

“我不胜期盼。”

安,马修。”

******

(第四更完,待续)

评论(30)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