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六更)

阿比盖尔提出帮忙打扫店铺,被威尔拒绝了。木地板缝隙间的血迹永远不可能清理干净,也不需要让她接触这些东西。等他重开新店的时候会叫她回来的。

如果他还会重开新店的话。

汉尼拔也提出会帮忙,不过回绝他可没那么容易。汉尼拔连拥有的衣服都没有非正式的,况且威尔暗自怀疑,他会花钱来解决问题。没有必要给汉尼拔提供让他花钱帮威尔租赁新店面的理由,至少得等威尔先劝劝他再说。说服汉尼拔将一切交给威尔凭借他自己的财务预算来处理似乎不太可能实现,不过威尔至少可以努力劝他不要太过铺张浪费。

可威尔还是喜欢老店子的。他喜欢那儿的木地板,玻璃橱窗,还有花光了他所有额外经费的双层烤箱。他喜欢阿比盖尔帮他照顾的花儿,还有他委托一位本地艺术家定制的招牌。他喜欢这栋房子。现在一切都没了。如果他能将这些血迹清除干净的话,倒是可以重新开业,可这栋房子已经声名受损。人们会知道他们这段时间为什么没有营业,即便他们在网站上一字不提。消息很快就会传开。这样是不健康的、不卫生的,如果他们在门口出现过一具向威尔奉献心脏的尸体的地方继续经营食品。

不过,威尔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打扫,也不是为了缅怀旧日记忆。他站在厨房,指尖拂过自己的工具,留神脚步声的到来。

“我还以为你会早点到,”威尔说。

脚步声在门口戛然而止,猝不及防。

“我的闹钟出毛病了,”马修回答他。他第一次迟到时就是这么说的,第二次也是,“总是这样。”

马修挡在威尔跟入口之间。紧急出口也在房间另一头。马修可以比威尔更快抵达那里。

然而威尔并不打算逃跑。

“阿比盖尔告诉你我会来这儿。”

“她觉得你需要人手帮忙。”

“我还以为你已经帮过不少忙了呢,不是吗?”

马修皱起了脸,看上去有些苦恼。“你不喜欢我的礼物。”

“你的礼物让我付出了很大代价,马修。”

“我只想讨你欢心罢了。你从前看过许多卷宗。他们说你可以理解任何人。弗雷迪·劳兹说——”

“我知道弗雷迪·劳兹是怎么编排我的,”威尔毫不客气地打断他,“她说谁都是满口谎话。”

“但她并没有说错,”马修坚持己见,逼近一步。威尔退后一步,保持两人之间的距离,并引导马修离开门边。“她说你可以像我们一样思考,像一样,你可以的,对吧?”

“我可以像任何人一样思考。”

马修大笑一声,摇了摇头。“不是这样,不是那些每个人都能做到的雕虫小技。但你是一只老鹰,格雷厄姆先生,跟我一样。你能看懂别人的内心,看穿事物的本质。”

“鹰是独行的生物。”威尔的手抚过台面,寻找留下来的刀具。

“只因为它没有找到伙伴,”马修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枪来,就是几天前制造凶案那支枪,以及以前几次试验之作。“请不要逼我伤害你,格雷厄姆先生。”

威尔将双手从柜台上举起来,让马修能够看见。“好的。好吧,我们不需要像现在这样。你不需要拿枪指着我来跟我讲话。”

“显然答案是肯定的。你躲着我,格雷厄姆先生。你不愿单独跟我待在一起,我的谈话意图总是遭你打断。可你会围着转。”

“这事儿跟汉尼拔无关。”

马修又笑了起来,这次刺耳许多。他握枪的手出现些许晃动。“没关系才有鬼了。你不知道,对吧?你那么明察秋毫,却对视而不见。可我看到了。告诉你,我跟踪过他。出了城。到一条偏僻的路上。他激发了我的灵感,格雷厄姆先生。你从未见过他创造出的美好。如果不是早已对你情有独钟,我也许会受到他的诱惑。你没有看穿他,格雷厄姆先生,但是我做到了,所以你不用妄想能悄无声息地接近我,莱克特医生!”马修最后咆哮起来,身子一转瞄准了门口的汉尼拔,他脱了鞋子,正打算悄悄向他靠近。

******

汉尼拔立刻定住,举高双手,跟威尔一样。越过马修肩头,他看到威尔瞪大了眼睛。他也许是在畏惧他,也许是在畏惧马修,或者因为被两个杀手困在房间里进退两难而惊恐万状,汉尼拔不确定。

他知道这一天无可避免。总有一天,威尔会拼凑出事情的真相。他那么聪明,怎么会做不到,再说汉尼拔已经为他卸去太多伪装。

可他本以为还能争取更多时间。花时间来说服威尔,也许可以亲自告诉威尔。汉尼拔没想到会是这种……竞争局面。

“马修,”威尔说,“马修,把枪放下。”

“他从来不知道,”马修对汉尼拔说。他似乎因为自己的领悟显出几分歇斯底里,尽管全身充斥着明显的紧张感,他还是咧嘴而笑。“他看穿了每个人,他甚至看穿了我。可他从来没看透你。你蒙蔽了他。”

汉尼拔一直警惕地保持沉默。他确信自己比马修反应更快,却不能肯定自己比马修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反应更快。无论接下来如何发展,他必须提高警惕。

“马修,把枪放下!”绝望让威尔的音调变得尖锐。汉尼拔想要安抚他,却不敢将眼神扫向他那一边。

“你说你欣赏我的作品,”汉尼拔缓缓说道,“我可以教导你许多东西。”

“你想教导的并不是我,”马修摇起头来。接下来他的视线并没有离开汉尼拔,却对威尔说道,“要知道,我能理解,威尔。在我发现他的本性之后,我尝试过不要嫉妒。我理解他是怎样被你吸引的。他被你的黑暗面给诱惑了。他才华横溢。”马修一边摇头,笑容愈发狰狞,露出犬齿,声音尖锐得叫人难受。“但你多么稚嫩啊,格雷厄姆先生。白纸一样。我知道他在你身上看到了什么,因为我看到的也一样。你拥有无尽可能,而他希望将这一切从你身上引导出来。”马修抬高枪口,手指在扳机上绷紧,“但我是先来的,而且我不喜欢分享。”

如果汉尼拔足够敏捷,如果他迅速闪向一边,也许能避开致命伤害。子弹也许仍会击中他,但他也有可能吉星高照。比如原本瞄准心脏的一击偏到胳膊上,甚至仅仅擦过身侧,这样他就能绝处逢生。

就在汉尼拔花在拿主意这几秒钟,威尔扑向马修背后,将他的手臂猛地向上一扯,割开了他的喉咙。

枪飞脱了,滑过地板钻到一节柜台下边。马修的双目似乎紧盯着汉尼拔,却茫然没有焦距,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当他试图说话时,只有一串血泡从下唇汩汩而出。他跌下去,被威尔的重量拖倒,倒在一旁喘不过气来。

他过了很久才断气。威尔单膝跪在他身旁,刀子仍握在手中,血淅淅沥沥从胳膊滴到手肘。他就这样盯着马修直到他窒息的抽搐不再有动作,直到他的双目蒙上一层釉色,才抬起头来,望向汉尼拔。

就像这样,蹲跪在汉尼拔脚边,浑身浴血、挥舞利刃,这样的威尔真教人神魂颠倒。汉尼拔想要将他绘上颜色。想要将他推到在血泊之中,拥有他,就像这样。

但威尔抬眼望他,用他那双神采奕奕的湛蓝双眼抬眼望他,于是汉尼拔想起威尔已经知道了,现在。

如若迫不得已,汉尼拔只得杀了威尔,但这样就将他摧毁了。非他所愿。制服他是个更好的选择。他拥有足够的资源将威尔囚禁起来,直到他得以将他安抚下来,让他了解汉尼拔对他并不存在威胁。他可以向威尔作出承诺,如有必要他可以改变自己。他不可能完全放弃杀戮,但马修关于威尔潜力的说法并没有错。也许,挑选一下目标,迎合威尔的正义感,他们可以达成某种一致。

为了制服威尔他也许会伤到他。有些遗憾,却是必须的。刀子是个问题,不过汉尼拔并非没有赤手空拳对抗过敌人。

然而,当汉尼拔跨步向前,威尔并没有动。他没有畏缩退避,也没有设法逃走。一开始,汉尼拔怀疑他受到惊吓,但这时威尔扔掉刀子、扯住汉尼拔的领带将他拉弯了腰。

抚摸汉尼拔脸庞的那双手上满是黏黏的血渍,可汉尼拔唇间只品尝到威尔的味道,一如既往地醉人而纯粹。汉尼拔失神良久,直到听见威尔吻间的低喃。

“我你为你永远都不会告诉我了。我以为我不得不筹备一出恍然大悟的戏码。”

汉尼拔抽身盯住他,“什么?”

“你是切萨皮克开膛手的事,”威尔缓缓地说,仿佛汉尼拔是个非常年幼的孩子。

汉尼拔……汉尼拔找不到反应,也没有备用计划,除了那句“什么?”之外。

威尔叹了口气,在汉尼拔颊边印上一吻。“汉尼拔。并非所有甜点都是甜的。有时候也有其他风味。我每样菜谱都反复试验过成百上千次,我知道猪肉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你……你早知道——”

“从炒蛋开始,对。”

“你那一顿吃得精光!”

“你那时候几乎还不认识我呢。要是我说,‘不了谢谢,我不吃人肉’,你真觉得你会让我活下来吗?”

不,他不会。汉尼拔皱起眉头看威尔,被威尔脸上那抹笑意搞得挫败不已。“你没报警。”

威尔耸耸肩,笑容变得有点羞怯。“我觉得你会来找我的。在我发现那一刻。因为我实在太粗鲁了。”

"我确实有过那个想法。不过你在我心中仿佛阴魂不散。"

威尔又耸耸肩。“我觉得你会来找我,”他再次说道,“并且我非常好奇。我想瞧瞧你会怎么做。”

“你会杀我吗?就像你杀死马修那样?”

威尔若有所思,皱起眉头。“我也不知道,”他最后说道,“我会跟你搏斗,这点我是知道的。但这并不重要。我等到很晚,但你从未出现。然而你来到了店里,等我再次考虑起这件事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我已经与你纠葛太深。到了现在,我不觉得我们之中有谁可以潇洒离开、全身而退。”

汉尼拔直直盯住他、一眼不眨,直到眼眶湿润,继续睁下去会生疼起来。“你是个奇迹,威尔·格雷厄姆,”他气声说道,一把将威尔抱到自己大腿上坐下。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来一次,”亲吻的间隙中威尔警告他,“我可以吃你带给我的东西,睁只眼闭只眼,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参与。我不知道马修在我身上看到了什么,你在我身上看到了——”

“你,”汉尼拔紧紧抓住他的头发、将他拉回专心致志的亲吻中,“我只看到了,威尔。”

******

我不爱早起’重新开业时是在一个周六,坐落于离从前铺面四个街区远的地方。店里有一位亲切友善的少女咖啡师,一位脾气略微暴躁的面包师,以及三位临时雇员来帮手。他们售卖的咖啡拥有类似“丈母娘不走了”以及“阑尾切除术”这种风格的名字,不过不再提供龙舌兰酒。甜点柜以周为单位轮换菜单,有时是全新美食,有时是经典旧款。巧克力曲奇饼干只被允许贩售给声称自己‘我很无聊、而且你一眼就能看穿我’的顾客。可它仍然是顾客最爱的点心之一。

重新开业一年后,少女咖啡师自己一个人顾了一个星期的店。自那之后整整一个月,店子里售卖的甜点都是分切成块的结婚蛋糕。

每个人都非常开心。

(全文完)

评论(21)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