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这文跨度挺久的,做个目录:

第一更第二更第三更第四更第五更第六更第七更第八更上第八更下第九更第十更第十一更第十二更第十三更(完


# # # # # 第九更 # # # # #

 

他遇到的第一个困难是,据德拉科所知,哈利根!本!就!不参与交际,更不要说有能打进去的圈子了。幸好,哈罗因太太担任着许多慈善机构的董事会成员,并且非常乐意邀请哈利抛头露面来吸引赞助,而显然,秉着严酷的殉道主义精神,哈利勉为其难地屈服了。

莉迪亚同样满腔热忱地投入这个计划中来。“只要能摆脱那些三姑六婆,”她兴致勃勃。不知不觉第一场慈善舞会就到了,她跟德拉科又上了两次报纸,而他在他们当晚的服饰上已经花掉了三千个金加隆。他身着午夜蓝主色调,配以银色装饰,莉迪亚则正好相反,两人珠联璧合得连瞎子都能看出是一起的,并且整套服装内嵌了轻盈咒语,所以他们俩看起来真的会像童话故事的主角一样。保险起见,德拉科还在别住领结的珠宝上施了一点魅力咒——当然不是庸俗的那种,不过确实发挥了效果:卡在迎宾队列末端的哈利甚至在德拉科还未与第一位主人打招呼时就已锁定了他。他完全目不转睛,中间的宾客只好自己抓住他的手来摇晃。

“波特,”德拉科说,力所能及地表达出趾高气昂的冷淡态度,将自己想象成精灵之王什么的。“你见过莉迪亚·哈罗因吗?”

“嗨,”哈利惜言如金地向她致意。之后,他整晚都一动不动地坐在主桌旁看他们跳舞,明显肢体紧绷。

所以一切进展顺利,很明显,第二个攻略目标是要突破哈利抗拒力的主要来源:他的格兰芬多朋友。这才是更严峻的挑战。即便德拉科已经稍微拓展了交际圈,可当他试图推演起来,毫不夸张地说,他需要通过二十三个人的关系链才能与格兰杰扯上关系,而且这还是算上了仅有一面之交的对象。这样实在是太难操作了,再说他实际上也想不出任何能讨好她的办法。

韦斯莱就更加不用考虑。至少格兰杰对他的怨恨只是私仇;可韦斯莱家跟马尔福家彼此之间的憎恶与不合已经延续了几个世纪,更不要说韦斯莱的妹妹极有可能是德拉科最需防备的情敌。不过无论如何,德拉科敢合理推断,一旦搞定了格兰杰,他基本上就畅通无阻了:绝对是他们当中说话算话的那个。德拉科盯着那一串人名,进退两难,然后突然福至心灵:也许他可以尝试一下哈利风格的策略,仅此一次——毕竟,她他的朋友啊。

这一次来到傲罗总部,他接收到的怀疑的侧目没那么多了,甚至还有人勉强向他点头致意。这让他有些不自在,所以他冷冷回以点头,昂首阔步,仿佛信心满满自己会得到欢迎一样。他花了一会儿才找到格兰杰的行踪:她向上搬到了负一楼的一间巨大的办公室,书桌上堆积如山,他只能猜测她是跨越艰难险阻将挡她道的所有愚蠢凡人们的工作全都揽上了身。她心不在焉道,“好的,放那里就行,我会看的,”头也不抬。

“我才一点也不信,”瞟了瞟那成堆的文件,德拉科道。

她猛地挺直腰杆,面红耳赤起来。“噢,德拉科!”他感觉自己有可能立刻被她赶出去,可她看上去却明显显得心虚。“呃,瞧,我真的很抱歉,你完全有理由不快——”在她手舞足蹈比划过后,他意识到她说的是马尔福庄园。她的道歉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将那里清理完毕,仿佛这活儿干不完他就会无家可归一样。

这是个意料之外的优秀的切入点,于是他坐到她对面,任她长篇大论道歉了一阵,才宽宏大量地回答,“我理解,格兰杰。你们有性命攸关的事情需要优先处理。”

“噢,是的,你实在……真是非常……”她渐渐收声,因为显然,“好心”这个词她实在说不出口。“不过那还是你的家,我承诺我们会尽快完成。对不起。”她顿了顿,看到他没有起身离开,于是小心翼翼道,“你还有什么其他需要吗?”

“是的,”德拉科回答,深吸一口气。呃,这样看起来太不自然了。“我想同你化干戈为玉帛。”

她直勾勾盯着他看。“嗯,什么?”

他觉得自己已经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了,可她明显想要他一字一句说出口。他磨了磨牙。“学校期间,在你面前我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然后又投靠了伏地魔,站在你们的对立面。我现在感到后悔莫及,想同你言归于好。我需要怎样做才能弥补?”

她静静坐在椅子上,好几分钟一言不发。终于,她狐疑问道,“你这样做有什么原因吗?”

这实在是个荒谬的问题,而它的答案甚至更为荒谬,可他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必须坚持下去才行。“当然了!”他说。然后她刚张开嘴巴就被他抢先说道,“可我不会告诉你原因!”

“为什么不!”

“因为如果我说了,你也许会毁掉一切,”德拉科回答。“所以除非你宣誓保密,否则我不会告诉你。”

她看上去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这件事情会导致有人受到伤害吗?”

德拉科沉下脸,不情不愿地承认,“最有可能的结果,受到伤害的人是我。”他不喜欢这样,可他明白自己的机会仍然渺茫——波特也许对他干柴烈火,可目前为止并未因此靠近自己。“好了,格兰杰,我来这里是想开诚布公的,不过现在我感觉自己像个天生的疯子一样。你就不能痛快回答行还是不行?”

“你这样做是有目的的?我只是疑惑你是不是被下了吐真剂。”她又沉默片刻,整张脸孔因为厌恶皱了起来。“呃,好吧。只要关于是否有人会因此受害的事你没撒谎,我就会为你保守秘密,并且不对此采取任何行动。告诉我吧。”

德拉科嗤之以鼻。“信你才怪。除非你发牢不可破誓,否则我不会将任何秘密告诉你。而且你必须承诺要告诉我用来与你弥补关系的办法,”他本以为两人的讨论已经进展不下去了,可是,因为他充满忧虑的、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如果有格兰杰坚决无法忍受的事,那就是这世界上有任何人对任何事比她知道得还要多,并且,一旦你对一个誓约提出了条件,就无法反悔了。于是在花了二十分钟劝说她不要接受这个誓言却徒劳无功之后,他终于被拉到走廊尽头那位文员面前见证她的宣誓,一宣完誓她就立刻拽他回到办公室,甩上门,要求道,“好了吧?”

“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这么做了,”德拉科怒视着她。“波特有朝一日最好对我的作为表示欣赏。”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跟哈利有关!你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如果你计划任何——”

“我爱上他了!”德拉科冲她嚷嚷。

她瞠目结舌,表情实在滑稽。“噢,我做了什么呀,”她喁喁说着,坐到椅子上。

“我努力说服你不要了,”德拉科忿忿然。

她深吸一口气,双手平撑在桌面上。“没关系的,”她自言自语,至少德拉科觉得她是在自言自语;因为显然,她不是在跟讲话。“反正绝对不可能发生任何事情的,即便我没法警告他。哈利不可能忍得了你。”

德拉科眯起双眼,一屁股坐回她桌子对面的座椅。“那倒是有意思了,他给我吹箫的时候可没有悬崖勒马的意思呢,格兰杰。”

“不要告诉我!”她高呼,“我不想知道更多了!而且他才不会,你胡说八道!”

“随你怎么想。现在你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怎么做?”

“什么问题?”她立刻反应过来,“不!没有任何办法!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与我和解,好让你能够轻易引诱哈利!”

“格兰杰,我请你注意一下,”德拉科厉声道。“我没必要引诱他。我才是那个拒绝瞒着你们跟他偷情的人。我想的是跟他结婚。”

,”实际上,她只能发出一声呜咽。

# # # # # 待续  # # # # #

然后,赫敏当然会给德拉科发布一个史诗级(XDD)难度的“化干戈为玉帛”任务。

评论(1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