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十四章:幻象

第七次会话——2016年2月27日,星期六

“晚上好,博士。”威尔向莱克特致意,努力将自己切换到采访状态。

他这一整天都心事重重,早上差点把鸡蛋煎糊,这种事从未在他身上发生过。贝弗利威胁要让他从厨房下岗,不过他提醒她正常人类不可能完全依靠吃外卖过活。

当然,她的回答说他们是大学狗。日式拉面和啤酒就能让他们苟延残喘到二十五岁。威尔翻了个白眼,将浅焦的早餐从锅子里铲起来。

“晚上好,威尔。最近怎样?”

威尔考虑了一下自己的答案该诚实到哪个地步。“我觉得还不错吧。你呢?”

“在这种条件下已经不错了。”

威尔点点头,目光逡巡过汉尼拔的牢房。墙壁挂上了最新的画作。以背景中埃菲尔铁塔的剪影来判断,其中一副貌似是鹰眼俯瞰下的巴黎风景。“那个画得可真棒。你甚至将路人与车辆的细节跃然纸上。”

“细节决定成败。”莱克特带着揣测的眼光注视着威尔。“你今天似乎有些不专心,威尔,”他评述道。他如平时一样坐在自己的书桌后,双手交叠放在最新的画作上。

“不好意思,”威尔甩甩头,回过神来。“我在最近的新闻里看到些东西,总是忍不住去想它。”

“嗯哼,你说的该不会刚好是城里最近出现的连环杀手吧?”莱克特脸上挂着一幅温柔怜爱的笑意。他将手指点了点桌上的报纸,示意这是他的消息来源。“巴尔的摩果然会吸引某些性格有趣的人。”

“这样说似乎也没错。”威尔叹了口气,从包里抽出打印的受害者照片,又看了看。“克劳福德觉得这是个妄图复辟宗教法庭的狂徒。没什么好争的。我是说,拧断四肢钉上十字架这种事儿?确实不太像现代人会使用的折磨手段。”

“但你无法苟同?”医生狡猾地试探他。“如果我能看看,说不定可以给你一点建议?”

威尔多疑地盯了他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让步。他将照片放到莱克特的食物托盘上,推进牢房。莱克特上前取物时他退后几步。莱克特一张张翻阅,面带微笑。

“真是个乖孩子,玩耍之后将玩具收拾得如此整齐。”

对于这个明显的煽动,威尔并未做出反应。突如其来的领悟让他一阵头晕目眩。

“噢,”威尔轻叹。他抬手取下眼镜,眼前幻视出死者的尸体,他们四肢脱臼,手足洞穿,窒息致死。“他在制作傀儡。”

莱克特精神一震,关注起威尔的表现。

威尔抬起双手,与眼齐平。他看到绳子穿绕过掌中血洞向上蜿蜒,挂在一组滑轮上,以此来随心所欲地摆布他的动作。环绕脖子的绳结是用来将他在舞台上吊起的,这样他就能灵活得如牵线木偶般飞舞。眼前一切欣赏起来几乎能称得上美妙。

“他并不是个虐待狂!”威尔高呼一声,激动不已。“他不是惩罚违规者的宗教狂信徒。手脚的穿孔、关节的脱臼,都不是为了折磨。至少,折磨并非他的本意。他将他们的尸体制作得更加易于操控。他用绳子勒住他们的脖子将他们吊起来,但之前两个男人,他们应该是太重了。所以他才会显示出如此矛盾的行为。他作案当时并不愤怒,过后还有懊悔之意。他为什么——是什么致使他这样思考?”他声音渐悄,疑惑怎样思维混乱的人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莱克特回答,“他可能患有精神疾病。也许是头部损伤,或者早发性阿尔茨海默症。如果大脑许多区域广泛分布多处损伤可能导致一系列症状:健忘症、缺乏自制力、无法控制冲动、甚至缺乏同理心。”

威尔理解了他的想法,对他露齿一笑。“当然!他的大脑肯定出了问题。这种问题致使他退化到孩童般的行为模式。这就是他的侧写混乱得一塌糊涂的原因!他以为自己是个孩子!”

“那么具体来说,他为什么要将活人做成傀儡呢?”莱克特问道。他将照片塞回去给威尔,威尔直接捡起来,都没意识到他们的手挨得有多近,差点就碰到。

他看着照片,仔细观察所有细枝末节。“他们对他很重要,”他本能地回答,“他在他们身边长大。他们与他熟悉亲近,叫他安心。他们不止是随便什么傀儡。那两个男人,尸体被发现时头发都被染成了黑色。外表上的这部分显得很重要,所以他们……”他停止说话,翻动纸张,“不,不止是男人,他还绑架了一个女人。第二名受害者的女朋友。她还没被找到。也许他将他们同时绑走是因为他觉得那两人很完美,但男人死了,他不得不寻找一个代替品。”

“要达到什么目的呢?”莱克特刺激他,“他想要做什么,威尔?”

“他想要……”他停顿下来,感到自己向凶手的内心世界陷入更深了些,“他想要一切都完美无缺。他是个孩子,当孩子玩玩具过家家时,经常重现真实生活中发生过的事情。他试图重现他记得的某件事情,但……他想要改变它。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那些傀儡就在当场,可他们却无能为力!”他停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感受如何?”莱克特问。他声音柔和,但奇妙的是又无比咄咄逼人。

威尔都没必要仔细思索就能给出答案。“失落。哀恸。他忘记自己失去了什么,他为此哀痛欲绝。他幼年时目击的事情给他造成严重心理创伤,如今,在他心底,他认为可以改变这一切。”他再次停顿,舔了舔嘴唇。“一旦他意识到无法奏效,对他的受害者而言就是噩梦来临的时刻。”

最后,他从照片上抬起头,发现莱克特大喇喇盯着他看,眼神闪烁着兴味。“你瞧,”莱克特缓缓道来,“城里有一家老旧的傀儡剧院。几年前,当剧院所有者——一位亚当·雷恩先生——遭遇车祸陷入昏迷之后,这间剧院就关闭了。年幼时,雷恩先生就是在这间剧院里亲眼目睹父亲死于劫匪之手。”

威尔傻乎乎地冲着他眨眼。“在哪儿?”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差错,是在西伦巴第街上。遭受监禁之前我曾在那里观赏过几次表演。”

逻辑上讲,威尔知道自己不应该仓促地妄下结论,但直觉告诉他他是对的。

他脱口而出一句“谢谢!”,然后冲出囚区、奔向大门,书包甩在背上。他重新架上眼镜、又摸出行动电话,查找米利亚姆·拉斯给过他的联络号码,双手颤抖地拨了号,此时正好跑到自己车旁。

“这里是米利亚姆·拉斯,”应答的声音貌似心不在焉。

“嗨,我是威尔·格雷厄姆,”他突然有种舌头打结的感觉。他该怎样解释呢?

“威尔,”她无奈的说,“现在的时机真的不太合适。”

“我知道杀人者是谁了,”他决定直奔主题。“他名叫亚当·雷恩。他在西伦巴第街上经营一家傀儡剧院。”

电话线另一端沉默良久。“威尔,是杰克·克劳福德要求你介入此案的吗?”

威尔几乎气急败坏。“什么?不!克劳福德教授对此一无所知!你——瞧,雷恩经历的一场车祸给他造成了永久性的脑损伤。他打算拿活人来制作木偶。这就是他将他们的四肢卸下关节、手足钉出孔洞的原因。他需要将绳子从那里传过去,这样就能移动他们。”

这一次的沉默时间更久了。他听到她那头摔门的声音。当她再次回答时,她平静的声音下掩藏不住怒意。“你是怎么知道绳子纤维的事?我们刚刚在最后一名受害者的伤口上找到它们。”

威尔嘴角勾起一个得意的笑容,他明白自己是对的。“我猜的。”

“我不能仅凭猜测就去蛮干,孩子。对不起。”

他的笑容消失,胜利的欢欣从身边溜走。他皱起眉头,发动车子。“你可以选择来阻止我非法闯入,因为我正打算亲自去那家戏院看看。你知道他已经挑选了又一名受害者,而且康妮·福斯特有可能还活着。”

“威尔!”她大声吸了一口气。“告诉我,你对此有多肯定?”

“我确信,”他尽可能让自己的回答听起来毫不动摇。

“那好吧,我们会去检查的。”她挂了电话。威尔不知道她的说法是否只是安抚手段。

他无法置身事外,他将街道名称用力敲进自己手机的GPS导航系统里,跟随指引向西伦巴第街而去。当他到达时,正好看到当地警察将一个灰色头发、戴着手铐的男人从那栋房子里带出来。他看上去整个地心如死灰,让威尔差点对告发他感到后悔起来。

四组护理人员鱼贯而出,每组人抬着一个担架。担架上个子最小的是个外表不超过十岁的小男孩,他正大声诉苦,“我没事!我爸爸才是遭受枪伤的人!不用担心我!”

他之后的男人腿上有一道伤口,鲜血从伤口上汩汩涌出。医护人员在给他按压止血,但他仍需要尽快手术。

威尔认出来,其中唯一的女性就是康妮·福斯特。她看起来糟透了。她的胳膊和双腿扭曲成痛苦的姿势,嘴里还在祈求她男朋友的消息。一名急救员在她胳膊上扎了个输液器,可能是给她补充体液或者点滴止痛药物。威尔经历过一次严重的摔伤,当时肩膀脱了臼;他不敢想象她现在该有多痛苦。

最后一个人一定就是亚当·雷恩最后一个男性'傀儡'。他骨瘦如柴——显然体重足够轻,不会被那条绳子扼死——头发是深棕色。雷恩一定很匆忙,都没时间像对待其他人那样将他的头发染色。

拉斯探员看到站在车旁的威尔,她大步流星走过来,对他的出现貌似既兴奋又恼火。“我想我已经说过,我会搞定的。”

威尔耸耸肩,毫不慌张。“我想确认你不是为了摆脱我随口说说的。”他无法将目光从雷恩身上移开。那男人看起来荏弱又瘦小,一点也不像数日以来媒体塑造出的那个丧心病狂的凶手。

“我不会那么做的,孩子。你挺有说服力。傀儡剧院与之前的线索风马牛不相及,然而一旦全面考虑所有蛛丝马迹,结论倒是在情理之中。”她对他温柔一笑,“你今天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

威尔脸颊发烫。他低下头,顶了顶眼镜。“啊,恩,我总不能袖手旁观。”

“我很高兴你没有,不过千万别再像这次一样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他回以笑容,“谢谢你听从了我的意见。”他转身望向戏院,眼神恍惚。“你看到表演了吗?”他的思绪又回溯到之前牵线木偶的幻象之中。

拉斯探员挪了挪身子,貌似有些不安。她探询地望了他一眼。

他向她投去一瞥,意识到自己此时的不妥。突然,他希望在场的是汉尼拔。他知道对方不会因为他想要看的东西对他侧目。“对不起,我……我只是对结果好奇。”他垂下头,为自己的私欲感到惭愧。

“我们阻止了他。我不清楚雷恩先生期待发生什么,但无论如何,任何事都没有发生。”

威尔忧伤地点点头,懒得告知她雷恩也许是想要重建父亲死亡时的那一刻。有些事情与心理医生分享比告诉联邦警探更合适。“他会怎样?”

她一声叹息。“如果脑损伤使得他不适合接受审讯,很有可能被关进BSHCI。”

他皱起脸,对此感到心烦,却没有说什么。

“我不得不问,你是怎么弄明白的?”她疑惑地看他。

他不知道该怎样向她解释自己的思路。他咬住嘴唇,搜索枯肠。“我当时正在跟汉尼拔说话,就这么灵光一闪。”

拉斯探员再次挪了挪身子,威尔称呼那位医生名字时的熟稔让她再次不安起来。“无论如何,管用就好,孩子。回头见。”

他点点头,如释重负,驱车回家了。


第十四章完


作者的话:这一集借用了《犯罪心理》S8E10的案子,我觉得这段剧情很恐怖,放在《汉尼拔》里面也毫不违和。

评论(10)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