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十六章:纵容

第八次会话——2016年3月5日,星期六

再次回到精神病院的时候,除了以苦恼为饵之外威尔仍不太清楚怎样才能让莱克特以他想要的方式做出回应。不过他想,了解对方的品味也许对理解他的思想有所助益。

“嗯,这问题可能有点怪。你喜欢哪种类型的音乐?”

莱克特顿了一下,从画作上抬眼向威尔的方向望过来。

威尔脸红起来,羞窘的神色根本不必假装。“我只是……我读了一些,额,你从前的资料。我是说——你爱去剧院欣赏歌剧。我只是想,说不定,你也许会愿意听点音乐。我可以下载到手机里。”

莱克特的眼角漾出几丝笑纹,“你指望用正性强化法※1诱使我合作吗?”

“不,”他摇摇头,断然否认。“我只是想要感谢你上周的帮忙。”他向上推推眼镜,眯起双眼。“而且我不认为这样老套的把戏会对你有效,莱克特博士。何况,我靠自己就能够想出办法揭露你的秘密。”

“听起来还挺嚣张的。”

威尔一笑,靠到椅背上,双臂交叉。“哦,既然我能在六周内做到比这世界上最著名的精神病学家们六年内对你的了解更深,也许我有资格稍微嚣张一点。”

莱克特点头让步,“我不介意聆听几首我最欣赏的作曲家的作品。”

威尔抽出手机,准备在记事本里简记下来。“告诉我名字,我试着搜搜看。”

“维瓦尔第、肖邦、贝多芬、巴赫、亨德尔或者莫扎特的任何作品,不胜感激。”

威尔点点头,听到莫扎特时会心一笑。“莫扎特的《安魂曲》是我最爱听的古典曲目之一,”他迅速将名字全部记下。

博士的眼神锐利起来。“真的?什么让你这么喜欢它?”

他笑着回忆,“有年夏天我参加了一个音乐课程——爸爸总试图让我跟同龄孩子多多交往——看了电影《莫扎特传》。我知道电影并不完全写实,但看到莫扎特在临终之时仍试图完成创作的影像……真的让我产生了共鸣。他对自己的创作充满激情,甚至不在乎是否会被它夺去生命。”

说完这一切,威尔脸蛋绯红起来,不知道自己是否透露了太多。

“音乐课程?你会演奏什么乐器?”莱克特圆滑地忽视了威尔的窘迫。

“嗯,其实是声乐课,”他看向一边,脸红得更厉害了。“我不会演奏任何乐器。”

“啊,实在相当可惜。你的手指很适合弹奏钢琴或是羽管键琴,而且我敢肯定你的歌声一定很悦耳。”

他在座位上扭了扭,埋头藏起热腾腾的脸蛋。“我敢说我唱歌倒是不会跑调,但我不是当明星的材料。其他孩子表演得比我好。”

“做一件事情不须与人分享也能自过程中得到享受,不过观察别人的反应也别有一番吸引力。”

威尔眯起双眼回望他,“这就是你对自己犯下罪行的报导总是密切关注的原因?”

“部分原因,”莱克特笑着承认,对话题的转变不以为杵。“不过,大多时候只是为了看看FBI有没有找到线索。直到米利亚姆·拉斯出现之前,他们从来都毫无头绪。”

“我敢肯定你绝不会让克劳福德教授忘记这一点。”

他的笑容凶猛阴鸷起来。“有生之年。”

威尔叹了一口气,切回原来的话题。“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曲目吗?我手机上可能没有足够空间把它们全都存下来。”

“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是我的最爱之一。以及,当然,一定别忘了莫扎特的《安魂曲》。我们没理由不能一起享受啊。”

威尔再次脸红,埋下脑袋。“额,当然,没问题,莱克特博士。”

“说真的,威尔,都相处了这么久,请随意一些,叫我汉尼拔就好了。”

威尔考虑片刻,不知道对方已经察觉了他的计划、想要嘲弄他,或者仅仅是继续进行让威尔对他产生依赖的游戏。

他决定,怎样都没关系。

“好吧……汉尼拔。”

博士笑了笑,显然非常满意。他靠上椅背,双手搁在桌上,专注地凝视着威尔。“既然这个问题已经揭过了,你本次采访的其他议程是什么?”

他耸耸肩。“老实讲,并没什么议程,我只是即兴发挥。”

“那么,介意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吗?你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呢,威尔?”

他看向一旁,再次耸了耸肩膀。“我什么都会听,从古典乐到重金属,感觉都还行。我老爸喜欢老式摇滚,猜是谁、滚石之类的乐队。贝弗——她是我的室友之一——她喜欢Halestorm、The Pretty Reckless,你懂的,强力的女声硬摇滚。我也挺喜欢。”

“你喜欢是因为贝弗喜欢,还是因为你自己享受这些音乐?”

“有关系吗?”他反问道。他取下眼镜擦拭上面一个小污点,然后决定还是别戴算了。“无论理由如何,我总是喜欢它们的。是否在分享别人的感受并不会影响我也享受到了的现实。这些情绪对我而言都是真实存在的,不管它们源自何处。”

“有意思,”汉尼拔以手背抵着下巴。“所以,当你幻想杀死我的受害者时,你不仅在脑海中重构了场景,同时也分享了我的视角。告诉我,你是否与我感受一致?”

威尔僵住了。“那要取决于,博士,你杀人时的感受是什么?”

“大多数时候是满足感。”

“没有X兴奋?”

“完全没有。我不会对猪产生X冲动。怎么?你杀人时感觉到X兴奋了吗?”

威尔眨眨眼。“我从来没杀过人。”

“在精神世界里,你是杀过人的。”汉尼拔坚持道。

他皱眉。“那不一样。以及不,我没有感觉到X冲动。”

汉尼拔歪过头,微笑着注视威尔。“有什么不一样呢?据你所说,你喜欢某种类型的音乐就因为你的朋友爱听。那谋杀又有何不同?”

“你将音乐等同于谋杀?”他无法置信地问。

“它们同样能用来传达艺术理想。”

威尔摇了摇脑袋。“你强词夺理了,莱克特博士。”

“叫我汉尼拔,拜托,威尔。”

“汉尼拔,”他从善如流。

莱克特笑了,眼神充满兴味。“为什么突然有兴趣提到X冲动?”

威尔脸红红地玩弄着手中的眼镜,不过仍然不想戴上它。“周一时我们在课堂上讨论了各种不同类型的连环杀手。他们中许多人的犯罪都包含了X动机。”

医生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X施虐狂涉及控制权,它属于一种所有权。通过食用我的受害者,我得到的控制权比X交所能达到的程度要稳固许多。”

威尔踌躇片刻,迅速向医生瞟了一眼。“谢、谢谢。克劳福德教授没有认真涉及这方面。”

“毫不意外。他的兴趣都在抓捕凶犯上,而不是理解他们。”

威尔心底里是认同的,但还是象征性地反驳了一句,“我以为他在BAU的全部工作里包括了理解凶手这一部分?”

“他不关心他们的动机,只想抓住他们。可以说,这就是他为什么总也没法找出我的原因。”

“其实……你可能是对的吧。”威尔扭了扭身子。“再说了,你也不是什么寻常的连环杀手啊。”

汉尼拔的笑容显得很愉悦。

“不许过分解读刚才那句话,”威尔毫无幽默感地警告。

“绝对不会,”汉尼拔笑容满面地回答。

威尔恼怒地嘲弄,“有时候你简直不可理喻,你知道吗?”

“我这不是为了让你满意嘛。”

远处的门开了,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出现在视野中的是威尔最没好感那两位护工,押送一名新犯人过来。

威尔楞了一下才恍然大悟,那是亚当·雷恩——媒体给他取了个绰号,傀儡人。

他转过脸,尽量不盯着对方看。

雷恩一副筋疲力竭的样子,一声不吭。他拖着沉重的步子,仿佛是被拉着穿过这条走廊。

汉尼拔被突如其来的动静激起兴趣,仰起头来。

“哎呀,哎呀,新鲜的肉!”吉迪恩嘲弄地大叫。

雷恩没有反应,慢吞吞挪动着步子,眼睛一直盯住自己的脚。

“闭嘴!”默里命令道。他将警棍敲了敲栅栏以示警告。

威尔颈毛都竖起来了。

“别介意我们,”布朗朝威尔咧嘴一笑,打开莱克特隔壁的牢门。“他被关到这里进行分析,他们要搞清他到底是不是疯了。”

“我猜奇尔顿一定喜不自胜,”威尔板着脸说。看到默里毫无必要地将那个男人用力推搡进去,威尔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

“别惹麻烦,否则我会关你禁闭,木偶小子,”默里威胁道。他没有跟威尔打招呼,直接转身离开,但威尔瞥到他的身份牌用回形针别起来了。他皱眉看着对方的背影,被如此无礼的行为给惹恼了。

威尔心底突然一沉,意识到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思维方式——他打了个寒颤,赶紧逼自己从这种精神状态中摆脱出来。

布朗关上牢房,检查了下牢门是否紧锁,然后隔着栅栏除去了雷恩手腕上的镣铐。“欢迎来到新家。你不找我们的事儿,我们就不会找你的事儿。”

雷恩转过身揉搓手腕,身处昏暗的牢房之中,他看起来失落不已。他在身边的床铺上坐下来,团成一个球,开始前后晃动。

想起雷恩都干了些什么,威尔心底的同情与厌恶天人交战。

同情胜出。

“马修,”威尔出声,引起对方的注意。他站起身,朝看守走过去。

年长的男人看过来,诧异于他温柔的语调。

威尔软软地笑了笑。“你能帮我个忙吗?”他低下头,透过浓密的睫毛瞟了瞟对方。他感觉自己跟白痴一样,但布朗的反应却像只为情所困的小狗。

“为你做什么都行,宝贝儿,”他靠在墙上,双手环抱,微妙地屈伸了一下手臂的肌肉。

威尔差点脱口而出不许再叫我宝贝儿,但还是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底的反感。

“你能不能对雷恩先生留意一下?尽量别让默里像对米格斯那样伤害他,行吗?”

布朗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从墙上弹起来,“哈?为什么?”

威尔向前几步,伸手轻轻碰了碰他的胳膊,指尖从他的臂弯划到手腕。“他并不是个恶魔,他只是病了。不要让他为自己无法理解对错的事情遭到苛待。”他又靠近一步,音调压低了一线。“知道他在这儿有人照应的话,我心里会好受很多。”他再次微笑,用天使一样来形容也不为过。

布朗瞬间就屈服了。“当然,我能照料他。我可是个很体贴的人。”他回以微笑,伸手将威尔额前一缕发丝拢到耳后。

威尔努力克制住不爽,没有拒绝他。“谢谢你,马修。这对我非常重要。”

“布朗,该走了!”默里大声喊道。

让威尔庆幸的是,布朗未加异议地离开了,临走还回头向他抛了个媚眼。

直待走廊尽头的门关上,他才呼地长舒了一口气。

“你不应该允许他那样碰你,威尔。他也许会产生非分之想。”汉尼拔轻轻说道。威尔吓了一跳,他压根没有注意到医生不知何时走到了玻璃墙边。

威尔转过身看他,却诧异地发现对方的眼底有怒火肆虐。

他垂下头,被这股情绪冲击得不知所措,后退了一步。“没事的。我的自卫课程学得还不错。要是他敢动手,我知道怎么反击。”

这算不上说谎,虽然他只上了一个暑假的课。而且,他很敏捷,而布朗看起来并不太像个短跑家。他的肌肉倒是有些花架子,倒不一定真有多厉害。自卫的首要法则就是逃跑第一。如果布朗抓不到他,自然也没法伤害到他。

“如果他试图强暴你,你会杀了他吗?”

“什么?”威尔脱口而出,张口结舌地看着医生,傻了眼。“我——不!”

“我会。”汉尼拔的眼睛像融化的铁浆。他站得笔直、一动不动,双手背在身后。

“别人张着嘴咀嚼东西都能成为你杀人的理由,”威尔恼火地还击,“我才不会因为布朗毛手毛脚就杀了他。说不定我今后都用不着跟他说话了。”

“不跟他说话最好。他不值得你的关注。”

威尔盯着汉尼拔,试图理解他自通常从容自若的风度至眼前这样的剧烈转变所为何来。他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你是嫉妒了吗?”

汉尼拔的表情凝固起来。

威尔半信半疑地嗤笑一声。“放松,我那样跟他说话只是为了让他听我的话。我全心全意都在你身上,所以别气呼呼地拿别人当出气筒,就因为我有两分钟没看你。”

汉尼拔又沉默了几秒,然后看起来有些悔悟。“我该向你道歉,威尔。我大概反应过度了。”

威尔抬起头,仍有几分小心翼翼。“是的,有一点。”

“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请不要。我能够照顾好自己。”

汉尼拔看起来相当怀疑。

威尔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好吧,如果他试图伤害我,我会用铅笔捅穿他的脖子。”

“钢笔会有效得多。特别指出,要金属制的。它们不容易断成两截,而且你可能需要多刺几次才能阻止他。”

威尔被逗乐了。“谢谢你。我会珍藏你的建议,直到我死去那天,”他断然回答。

汉尼拔回以笑容,“不客气。”

威尔垂下头,看到汉尼拔脸上露出的真实感情,他感觉有几分尴尬。

他看了看表。“时间到了,”他语带惋惜地说。“我一定会把那些曲子下载下来的。下周见,莱……汉尼拔。”

汉尼拔的笑容没有丝毫动摇。“我期待你的来访,威尔。晚安。”

威尔点头。“晚安。”

他转身离去,却注意到亚当·莱恩正盯着他看。他眼中深沉的悲恸让他不小心趔趄了一下。

他偷偷揉了揉眼睛,希望汉尼拔说不会理会他不是骗人的。

“采访愉快吗,格雷厄姆先生?”他离开时听到吉迪恩的叫喊。

威尔瞥了他一眼。吉迪恩沉默了有段时间了。他看起来时刻都会失去知觉,但脸上仍挂着那副让人不安的笑意。“是啊,挺不错。你怎么样呢,吉迪恩医生?”

“我的脑袋塞满了棉花,舌尖尝得到荧光灯的味道。”

威尔在大门前驻足,仔细看了看他。“很糟糕吗?”

吉迪恩耸耸肩膀,合起双眼瘫倒在床上。“新药物的副作用。别用你那漂亮的小脑袋担心我了,格雷厄姆先生。至少这次没拉肚子。”

威尔看看他牢房内的马桶。“好吧,如果实在不行的话,至少你离厕所很近。”

吉迪恩笑了一声,声音突兀,又归于平静。有那么惊惧的一刻,威尔怀疑自己是否刚刚见证了一个人的死亡,但即便在昏暗的光线下他也看到了吉迪恩起伏的胸口。

他辗转了片刻,不知道是否该通知谁来检查他一下,吉迪恩此时突然打了个呼噜,侧身蜷了起来。

威尔扁了扁嘴,省的自己笑出来。这种情形似乎有些……不对劲。

他应该告诉某人,但他不知道该知会谁。也许这很寻常也不一定。

但总觉得其实并不寻常。

无可奈何地,威尔动身回家。

第十六章完

译注:
※1:正性强化法,或称阳性强化法。每当对象出现合乎期望、或符合要求的良好行为之后,采取奖赏的方法立即强化,以增强某一行为出现的频度。

评论(25)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