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二十三章:两难

 
3月27日星期天,至4月1日星期五 
  
星期天,威尔坐下来整理笔记,好完成交给克劳福德的报告。贝弗利和阿德莉娅给他留出了私人空间,为了不打扰他连晚餐都是订的外卖披萨。 
 
可直到半下午的时候,报告大纲仍然几近空白地面对着他。 
 
他关掉笔电,决定在下周六前完成报告就好。 
 
他跟贝弗利当晚都收到了克劳福德教授的电邮,宣布星期一照常上课。 
 
贝弗利皱眉瞪着手机。“他老婆自杀未遂到现在还不满一周呢,他就已经回来上课了。如果我期待他这学期就呆在家里别出门,到期末自动给所有人A分过关,是不是很过分?” 
 
“是吧,”威尔的回答赚来了肩头一记猛捶。 
 
阿德莉娅冲着他俩摇头,连眼睛都没从书本上抬起来。 
 
他们窝在沙发上——威尔夹在两个女孩中间——想上Netflix找点东西看看。 
 
贝弗叹了口气。“别人家的Netflix可不是这么用的※1。” 
 
“我才不会跟你们俩中任何一个滚床单,”威尔生硬地说。他滚动播放菜单,“暗影猎人怎么样?” 
 
“ 嗷!我看过这部小说,它的背景设在高中校园。其实书本身也不算糟糕啦,只不过充斥着陈词滥调。”她将脑袋枕在扶手上,闭上眼睛。“找你想看的就行了。不管看什么,我大概中途都会睡着。” 
 
“ 新推理探案怎么样?‘现实中的法医科学家是如何利用广泛的技术知识对最为细微晦涩的线索进行调查、将犯罪现场层层解密’,”他念道。 
 
“那部片子都有二十年了,”阿德莉娅指着说明中1996年的日期,“不算 了。” 
 
“不新不一定不好,”威尔辩驳道。 
 
“如果你想学鉴证,宝贝儿,你至少该先弄清楚他们在本世纪是怎么干的。” 
 
“也许我不想学鉴证呢,”他嘟嘟囔囔地再次滚动菜单。 
 
贝弗睁开眼睛,跟阿德莉娅互相使了几个眼色。 
 
“威尔·格雷厄姆,侧写奇才,我能在克劳福德手下毕业的唯一理由,竟然不想搞鉴证这一行?” 
 
他叹了口气。“别管了,贝弗。” 
 
她坐直身子,冲他皱起眉头。“不,我不能不管。你 热爱那些玩意儿。你的职业生涯已经是一片坦途,有克劳福德的老门生罩着你,或者谁知道你们俩是哪种关系。”她戏谑地笑起来。“嘿, 那个就是你不愿意跟我们俩滚床单的原因吗?我从没想过,在咱们所有人当中你居然是那个靠牺牲美色平步青云的人。” 
 
威尔威胁地举起遥控器。“我会扔的哦,”他做出要往她脸上扔的姿势。 
 
她举手投降,咯咯直笑。“好吧,我懂了。你们俩没有暧昧。不过说真的,我以为你是想要走那条路的。” 
 
他把遥控器搁在大腿上。“我也曾这样以为,现在却不敢确定了。” 
 
“是什么改变了你的想法?”阿德莉娅一针见血地问。 
 
威尔叹息一声,知道这么说讨不到好。“汉尼拔·莱克特对我说的一些话,”他诚实地回答。 
 
贝弗利皱了皱鼻子。“噢,太棒了。这么说他 已经开始搅乱你的脑子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抗议。“只不过……他明白我重塑犯罪现场是怎样做到的。他 理解这种行为时不时对我产生的影响有多深刻。我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开始怀疑这种环境是否有益我的健康。” 
 
阿德莉娅神情严肃地点点头。“这种担心有理有据。让我们面对现实,执法人员的精力经常超负荷消耗,尤其是那些对自己的案子投入太多感情的。” 
 
他再度叹息。“是啊,而我没办法完全控制自己的移情开关。汉尼拔给了我些建议,教我怎样、比方说,建立自我意识之类的东西,以免在他人的情绪影响下迷失。” 
 
阿德莉娅谨慎地匆匆瞥了贝弗利一眼。“这个……貌似不是个坏主意。” 
 
贝弗利怒气冲冲地瞪她。“你不是认真的吧?你觉得他应该信任那个神经病?” 
 
贝弗利大喇喇的藐视态度让威尔瞬间恼火了一下。“我自己做了一些研究;这确实是种合理的策略。” 
 
贝弗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到她陈恳的关切,他的恼意消失无踪。“你确定他没有操纵你的思想吗?” 
 
“我不这么认为。” 
 
“这么说你不确定?”她追问,伸手抓他的手。 
 
威尔将手抽开。“我知道他是怎样影响别人的。他没有试图怂恿我伤害自己。我觉得他是真心想帮我。” 
 
贝弗嘲讽道,“他?是啊。” 
 
他耸耸肩。“东窗事发之前这家伙身为精神病学家是久负盛誉的。相信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真那么困难吗?” 
 
“我只是很难理解他为什么想要帮你。” 
 
威尔考虑怎样将自己的解释讲给她听——汉尼拔以帮助缓解的方式来响应别人的痛苦,以此为手段使对方对他增强依赖,但他意识到这种解释法根本不能让人放哪怕一点点心。况且他也不能完全肯定这理论适用于自己的情况。 
 
“也许他只是太无聊了,把我当成了他的新治疗项目,”威尔猜测道。“或者也许,他期待有朝一日我获得成功,这份功劳多少得归他一份。” 
 
虽然一脸厌恶,贝弗还是勾起了嘴角,双臂环胸呼了口气。“好吧,有这个可能。不过请你切记,做他说的任何事情之前,一定要再三核实才行。” 
 
他笑看着她,“我保证。” 
 
阿德莉娅从他腿上拿起遥控器。“太好了,既然已经达成了共识,选片的权利轮到我啦。”她点开搜索框,输入几个单词。 
 
威尔挑起眉毛来。“ 震惊世界的罪案及审判?” 
 
她傲慢地挑起下巴。“这系列有几集讲到了我课本里的杀人凶犯,而且我向来觉得比起书本、我更擅长记忆影像资料。” 
 
“我们才不要看BTK※2那集,”贝弗打了个哆嗦,“我才不想做更多噩梦。” 
 
威尔心有戚戚地点头。 
 
阿德莉娅耸耸肩,“随你们的便。” 
 
星期一,威尔和贝弗利擦着上课时间来到克劳福德的教室。 
 
克劳福德貌似都没注意到他俩。他专心致志地鼓捣着投影仪,当终于搞好之后,他转身板着脸环视教室。 
 
“这是你们访谈的最后一周。你们之中有人已经完成了课题,还有一些则……遇到了一点麻烦。”他往威尔的方向看了看,继续说道,“请牢记在心:你们从目标身上榨取的每条信息对FBI都至关重要,对你们的分数也是。” 
 
几个学生发出笑声,克劳福德竟然也笑了笑才继续往下讲。 
 
“我不奢求完美,但我确实希望你们在把报告交上来之前至少先用拼写检查器检查一下。你们都是成年人了。要是连这个都不会,谷歌一下先。” 
 
更多学生笑了起来,然而威尔却沉默不语,分析老师的一举一动。 
 
 他是在拿幽默作为心理防卫机制吗? 
 
他印象中从未觉得克劳福德是个需要任何心理防卫机制的人。他坚强无畏,如同磐石。看到他表现得如此人性化,着实让威尔有些诧异。 
 
克劳福德将接下来的时间留给他们检查自己最终方案的大纲,威尔还是不知道怎样才能将汉尼拔的故事转译到纸上、而不失他的本质。 
 
“记住,不许留白。”克劳福德坚决重申。“下课吧。” 
 
学生们整理起东西来,没几个在意老师这次为什么这么好说话,只是庆幸他心情不错。 
 
等其他学生离开之后,威尔踌躇地来到克劳福德面前。“先生?” 
 
克劳福德回头看了一眼。“嗨,威尔。收到我的邮件了吗?” 
 
他点点头。“收到了,先生。很高兴听到你夫人没事了。” 
 
克劳福德叹了口气。“她仍然住在医院里。我恐怕如果带她回家……”他声音渐消,盯住黑板。 
 
“会再次试图自杀,”威尔坦率地补完。 
 
克劳福德苦笑一声。“是啊,感觉在你面前我没必要兜圈子,格雷厄姆。” 
 
威尔冲他勾起一个勉强的笑脸。“任何人遇到这样的事都不好过。” 
 
“你的报告进行得怎么样了?” 
 
威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拥有克劳福德梦寐以求的所有信息,但他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将它割舍。汉尼拔对他倾诉的关于他妹妹的故事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跟预料中的差不多。莱克特博士对许多事情仍守口如瓶,但我成功追溯到了在他来美国之前就认识他的人。” 
 
克劳福德没回过神来。“谁?”他公事公办地问。 
 
“里纳尔多·帕齐警探,”威尔答道,“上世纪九十年代他曾试图以谋杀罪将莱克特博士逮捕。” 
 
“ 九十年代!”克劳福德目瞪口呆地重复。 
 
威尔点点头。“是1995年,确切地说。在意大利。” 
 
克劳福德看起来像是需要坐一坐,于是威尔从讲台后将椅子拉了过来。克劳福德迅速振作起来,恶狠狠瞪了他好一会儿,被当作弱者对待的态度惹恼了他,但他最后还是坐了下来。 
 
“你是怎么发现的?” 
 
威尔耸耸肩,望向一边。“我跟他从前的心理医生谈了谈,就是他被捕之前看的那位。她说有位意大利警官是第一个称莱克特博士为恶魔的人。” 
 
“ 然后?” 
 
“我用意大利语谷歌了 恶魔这个词,发现有许多起谋杀案件,那些生动夸张的舞台造型完全就是莱克特博士的风格,他们将这名嫌犯称之为弗洛伦撒的恶魔。” 
 
克劳福德捏了捏鼻梁。“愚蠢啊,愚蠢,”他喃喃低语,“我竟从未考虑过他在成为切萨皮克开膛手之前就早已开始杀戮了。” 
 
“我也没想到,先生。至少在跟他的心理医生对话之前。”威尔安慰他。 
 
克劳福德再次苦笑。“是啊,但你还只是个孩子。而我本该是行为科学部最优秀的探员。”他长叹一声,揉着太阳穴。“我他妈到底该怎么办?” 
 
威尔搓了搓胳膊,不习惯克劳福德脸上如此直白的感情流露。“联系帕齐,重审那件案子。有其他人为莱克特博士的罪行背了黑锅。你可以帮他们昭雪,而且我想你还能帮忙恢复帕齐的声誉。”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加上一句。 
 
“是啊,我能做到。”克劳福德心不在焉地说。他突然坚决地看了威尔一眼,问,“你将修习鉴证课的申请交上去了吗?” 
 
威尔瑟缩了一下。“还没呢,先生。” 
 
“好了,快点交上去,”他的老师热情地说,“你这学期的表现实在不可思议,威尔。我觉得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做到了什么。” 
 
威尔低下头,脸红起来。“谢谢你的夸奖,先生。” 
 
克劳福德站起身,伸手握住他的肩膀。“不用谢。现在告诉我,打给意大利的越洋电话让你破费了多少?” 
 
“不知道。我们用Skype网络视频的。” 
 
克劳福德又笑了。“现代科技的奇迹。”他再次捏了捏威尔的肩膀。“下节课再见。” 
 
威尔忍痛点了点头,转身离开的刹那又停了下来。他犹豫地回头望了一眼。“先生?” 
 
“什么事?”克劳福德咕哝了一声,手里翻阅着教案,并未转身。 
 
“我觉得你应该带你妻子回家。” 
 
克劳福德看着他,眯起眼睛。“不好意思?” 
 
威尔垂下头,又稳住自己。他强迫自己对上克劳福德的眼睛。“她就快死了。你明白这一点,她也明白,所以不要……别让她将生命的最后时光虚度在医院里。她值得将这些日子过得更快乐些。” 
 
克劳福德的表情恍惚起来,目光越过他的肩头。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会的。我会确保这一点。”他重新聚焦到自己的学生身上,“谢谢你,威尔,为你所做的一切。” 
 
威尔笑了笑,让克劳福德的感激笼罩自己。“不客气,先生。周三见。”说完,他离开教室。 
 
都到了星期五,他的报告上仍然一点新东西也没有,他开始感受到选择新专业的压力。 
 
“你有什么困扰吗,威尔?”布鲁姆医生的问题吓了他一跳。 
 
他从笔电上直起身子。他已经眼神放空地盯着报告大纲看了五分钟了。 
 
“额,啊,我还好,”他没什么说服力地说了一句,又扑到了论文上。 
 
布鲁姆医生挑起一边眉毛,不置一词。 
 
威尔趴了下去。 
 
“汉尼拔告诉了我他开始杀人的原因,”他承认道。他觉得自己像是在剜创挤脓。他离开座位开始来回踱步。“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我无法为此谴责他。他遭受过的事情非常可怕。我只是——我为他感到难过。我知道自己不应该。我看过他犯罪现场的那些照片。我了解他的本性,但还是——”他戛然而止,咬了咬嘴唇。“当他向我倾诉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就是他。我能感受到他那时的所有情绪,我觉得换了是我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布鲁姆医生一开始没有说话,然后她从书桌后起身,伸出双臂环抱住他。 
  
他全身僵硬,不习惯被人拥抱,但很快就崩溃在她怀里,无精打采、疲惫不堪。 
 
 “没关系的,威尔。”她一边说,一边摩挲他的后背。“对莱克特博士感到怜悯并没有什么错。我为许多具有暴力倾向的病人提供过咨询——那些犯过许多可怕罪行的人——直到今天我仍觉得自己对他们之中许多人依旧满怀同情。你能像他们一样思考,并不表示你是他们那样的人。” 
  
这番话比从前任何事给他的安慰都要多得多。他如释重负,战栗起来。 
 
 她将他抱得更紧了一些。“有时候人们会遇到可怕的事,有些人对此的反应是将可怕的事施加到其他人身上。你能理解他们没什么错。你天赋秉异,威尔,你将成就大业。我知道的。要相信我,我是真心说这句话的:我多希望自己哪怕拥有你一半的才能。我能想象到,你有一天会成为一位惊人的心理专家,我惟愿能够以你为榜样。”她退后一步,双手仍握在他肩头。“汉尼拔相信你会明白怎样使用他教给你的东西。” 
  
“但我并不知道怎样使用,”他坦言,“我知道我应该向克劳福德教授坦白。这一系列采访本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了解汉尼拔的过去——但如果这么做了,我会觉得自己背叛了他。”  
 
布鲁姆医生关切地看着他。“其实,我觉得一切取决于你觉得莱克特博士需要一位刑事专家、还是需要一位心理专家。” 
  
威尔紧盯住她。“你认为他告诉我……发生的事……是为了帮我做出职业抉择?” 
 
 布鲁姆医生叹了口气,用手指将长发梳到脑后。“他就是这个样子。他从不直截了当告诉你,但他期待你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难题是怎样找出正确的选择。虽然他是个那样爱操纵人心的人,我觉得在帮助你这件事情上他还是真诚的。别以为他是唯一一个注意到你在选择职业道路上有多挣扎的人,”她温柔斥责道。 
  
威尔脸红着垂下了头。“无论选择哪个方向,我都可以帮助别人,对吗?” 
  
“或许如此,但那并不意味着为了工作你就要牺牲自己的信念。我自己已经这样做得太久了。”她停顿片刻,挺直脊背,看着他。“今年将是我在此执教的最后一个学年。我觉得,到了我重新执业的时候了。”  
 
他盯着她,对她热切的反应感到惊讶。“只要那是你想要做的,”他缓缓说道。他摇摇头,又垂下眼光。“我希望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我知道应该吐露实情,但是……” 
  
“你并不需要撒谎,”布鲁姆医生说话时的神色一片凄然,“不过,也没必要将事实一字不漏地说出来。只吐露你觉得有必要说的部分就行了。” 
 
 威尔几乎问出口,说你跟玛格就是这么干的吗?但他还是忍住了。他不愿意惹布鲁姆医生生气,而且他也不愿意告诉克劳福德有关米莎的事。 
 
 他眨眨眼,不知道这年头从何而言,如今充斥了他的脑海。 
 
 他知道克劳福德想要什么。他一个月之前就已经坦白地告诉汉尼拔了。他想要汉尼拔蒙羞,毁掉他的象牙塔。威尔想象不出得知汉尼拔吞食了自己被谋杀的小妹妹能够帮助这位前FBI探员理解他。克劳福德根本无意理解汉尼拔。他将杀手们看作是完全不同的物种,他从未领悟汉尼拔所做作为的真实意义。 
  
威尔几乎要为此人的盲目心怀惋惜。 
  
然后他感到的是愤怒,因为他知道克劳福德不会放过拿死去的妹妹嘲讽汉尼拔的机会,他会让汉尼拔听起来像是个接受不了现实、报复世界的小破孩。不,他 远不止如此。  
 
想到克劳福德得意洋洋地站在汉尼拔牢房门外,告诉他威尔在报告中一五一十揭露的秘密,现在 所有人都会知道汉尼拔他…… 
  
威尔心如刀绞。他不愿意发生这种事情。他想要汉尼拔信任自己。他想继续这样无所不谈又无关紧要的对话。他想做能够 帮助他的人。 
 
他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他顿时觉得肩头一轻,朝布鲁姆医生坚决地点了点头。 
 
“谢谢,布鲁姆医生。我该去上课了。”他开始收拾书包,然后抬头看了看。“我知道这么想还为时过早,不过你觉不觉得——过几年——我能做你的研究助理?我不是想不劳而获,我是说,但我了解你,我也了解你的工作,我觉得可以跟你配合得很好——” 
 
“这样简直太棒了,威尔,”布鲁姆医生满面笑容,“我无法想象能够接纳一名比你更加优秀的学生了。” 
 
威尔脸一红,呐呐地表达感谢,踉跄出门向克劳福德的课堂而去。 
 
那晚回家之后,他坐到电脑前打开给克劳福德的报告大纲。他迅速填写了空处,到有关汉尼拔过去的部分时只稍稍犹豫了一小会儿。 
 
 ‘汉尼拔·莱克特博士出身于立陶宛一个富裕家庭中,他的家族在二战后遭受了巨大的政治动荡。父母在他十四岁时去世,留下他独自照料自己的小妹妹,米莎。’ 
 
威尔顿了一下,犹豫是否真要这样做。如果克劳福德察觉到他的欺骗,会不遗余力让威尔的余生为此付出代价。 
 
 那你最好构思得可信一些,格雷厄姆。 
 
 ‘他的第一名受害者是个陌生人,在一场暴风雪中来到莱克特宅,寻求食物与庇护。当时还未成年的汉尼拔莱克特让对方进了门,安排他在火炉边暖身,自己则为他准备食物。他妹妹,米莎,则独自在楼上玩耍。莱克特博士记得开始烹饪时还听到她的歌声。他没有及时意识到她是何时停止唱歌的,但当他听到她的尖叫声时立刻冲上楼去寻她。’ 
 
 ‘他没能来得及。陌生人已经夺去了她的生命。但并非仅只如此。陌生人手握一把匕首,在汉尼拔惊恐的目光下,他刺入了米莎的面颊,撕扯下一条血肉,将——’ 
 
威尔又停了下来。 
 
 这听起来是不是太像讲故事了? 
 
可能是。他不认为克劳福德教授会忍受报告中出现这样的叙事描写。威尔删掉这两段文字,重新开始,努力让措辞显得尽量冷静客观。 
 
最后,报告终于在凌晨三点左右完成。威尔筋疲力尽,却如释重负。他提醒自己还有许多其他作业要完成,但它们可以再等等。 
 
他面带微笑,沉沉睡去,期待与汉尼拔的最后一次会面。 
 
第二十三章完 
 
译注: 
※1:Netflix:美国在线收费视频网站,Netflix and chill是在年轻人中流行的约Pao暗号。 
※2:BTK:美国连环杀手Dennis Rader。BTK是他给自己取的绰号,来自"Bind, Torture, Kill"的首字母缩写。 

评论(17)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