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二十四章:依依惜别

  
第十二次会话——2016年4月2日,星期六 
 
“你好啊,格雷厄姆先生。”威尔一踏入病院就受到巴尼的亲切问候,今天是他的最后一次访问。巴尼指着一条新走廊,“走这边。” 
 
威尔点点头。“谢谢,巴尼。”他将肩头的书包提得更高了些,“啊,对了,你可以叫我威尔的。不介意的话。” 
 
年长的男人偷偷摸摸朝四周扫了一眼。“行,只要别让奇尔顿医生听到。他一向对这种事情吹毛求疵。无论如何,客人一定要尊重以待。” 
 
护工的权利则没人关心,言外之意。 
 
威尔皱了皱眉,眼睛望向一旁。“好吧。嗯,我该过去了。” 
 
“我来给你带路,”巴尼先行一步,带他穿过一条又一条走廊。 
 
汉尼拔的新处所在五重紧锁的牢门之后,完全独立于其他病人的囚区之外。巴尼替他打开门,示意他可以进了。“我一小时后再送你出去,威尔。” 
 
“谢谢,巴尼。” 
 
一进入最后的房间,威尔瞬间惊讶于它的富丽堂皇。这间囚室的面积是汉尼拔之前牢房的至少三倍。床铺倒依然是张轻便小床,但房里有一把软垫扶手椅、立在工艺精美的书桌后边。两排巨大的书架塞满书本,角落里还有张展示台、用来放置汉尼拔已经完成的画作。房里还有只马桶,旁边挂着一幅能圈起来保护隐私的布帘。 
 
“喜欢我的新笼子吗?”汉尼拔从床上起身,立正站在玻璃墙后。 
 
威尔再次环视房间。“一座镶金笼子,”他挖苦道。 
 
汉尼拔微笑起来,眼角皱出笑纹。“奇尔顿医生首次展示它时我说了同样的话。他却并不觉得好笑。” 
 
威尔回以微笑。“我猜你一定悲痛欲绝。”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 
 
威尔窃笑一声,找到一张奢华的栗褐色扶手椅坐下。“布鲁姆医生可真是砸了大本钱。” 
 
“她指望通过迎合我良好的品味,能让我满足于此、停止继续伤害他人。” 
 
“奏效了吗?” 
 
汉尼拔抿了抿嘴唇。“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不过我的确很欣赏这些新书籍。” 
 
威尔踌躇地点点头,将视线放在对方的下巴上。“我完成了有关你的报告,”他直率地说。 
 
医生偏过头,威尔迅速与他视线相对了一秒,又转过头,在书包里翻找起来。“我想你可能想先读读看,”他抽出那份作业。 
 
汉尼拔看了看那份论文,又看了看他。“我已经知道自己的故事了,威尔。” 
 
年轻人耸了耸肩。“说不定你会对旁观者的视角感兴趣呢?” 
 
汉尼拔拿下巴示意了一下食物滑槽。“那就看看吧。” 
 
他此时的表现几乎称得上是粗鲁了,但是威尔无法归咎于他,在上次会谈时他将自己剥得精光之后。 
 
他将纸张放在滑槽里,取下回形针塞进裤兜,然后退后一步,看汉尼拔走上前来,谨慎地取走那份作业。他转身走到书桌后,优雅坐下,开始浏览文字。 
 
威尔再次落座,密切注意着汉尼拔的表情。 
 
读到某个问题的时候,汉尼拔僵住了一下,倒回前页缓缓重读了一次。他抬起眼,穿透人心的目光对上威尔的眼神,手指指上一段文字。“这并不是真相。” 
 
威尔又一次耸了耸肩。“我决定这样来写。你认为克劳福德会相信吗?” 
 
汉尼拔仍然紧盯着他,脸上满是困惑,直到终于理解了年轻人的意图。 
 
“这样做相当冒险,威尔。”他警告出声,却无法抑制脸上的笑意。 
 
威尔微笑回应。“我知道,所以才咨询你这样写可不可信呀。” 
 
“我可以掩护你的说辞,尽管不甚情愿。” 
 
威尔交叉双臂,向后一靠。“好了,这才是关键,不是吗?它是你最深的秘密。遇到我之前,你从来没想过让任何人得知。” 
 
汉尼拔感激地点点头。“谢谢,威尔。不过我必须问问,你为什么这样做?” 
 
威尔抱紧双臂,直到几乎拥住自己。“如果克劳福德或奇尔顿拿发生在你妹妹身上的不幸来折磨你,我一点也不会意外。我无法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只能撒谎。” 
 
“杀害她的凶手呢,他怎样了?” 
 
威尔允许自己朝年长者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那要问你啊。你不是杀了他吗?” 
 
汉尼拔凝视着他,仿佛他刚刚吟唱完一曲完美的咏叹调——他目眩神迷、满怀敬畏。威尔再次惴惴不安地避开他的眼神。 
 
“如果还有别的地方需要修改,终稿完成之前我可以调整一下。” 
 
汉尼拔低下头,抬手抚过封面的纸张。“写下我父亲的庄园被大火夷为平地了吧。没人能够核实这件事的真实性。在那段时间里,有太多人以各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失去了他们的家园。” 
 
威尔点点头。“我能办到。” 
 
医生抬眼看他,眼中有泪花闪动。“谢谢你,威尔。” 
 
威尔垂下头,汉尼拔脸上表现出的坦率真情让他狼狈不已。“欸,不用客气。” 
 
他们双双沉默良久,只有某座时钟秒针行走的滴答声见证了时间的流逝。威尔想,汉尼拔是不是也会欣慰于终于能够确切得知时间了。在无人告知的情况下就无法知道太阳是何时升起的,那种感觉一定糟透了。 
 
“这样就很好了,”读完最后一页,汉尼拔说道。他拍了拍桌上的纸张,将它们抻平。 
 
威尔脸一红,从座位上起身。“谢谢。”在汉尼拔将他的作业放回托盘时,他上前来到玻璃墙边,不假思索地伸手去取。 
 
汉尼拔的手指轻轻刷过他的手,威尔顿时浑身僵硬。但医生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当威尔在震惊中抬起头时,对方只是满心怜爱地冲着他微笑。 
 
威尔慌慌张张地取回报告,差点将纸张撕破。汉尼拔转过身去,留给威尔镇定下来的时间。 
 
“你这样会给自己惹来大麻烦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汉尼拔歪了歪头,仍然没有转过身来。“我向你保证,威尔,这完全值得。” 
 
听到对方的话,他神经质地笑了起来、看了看门口,仿佛期待某个护工会横闯进来命令他离开。“我自己也该负一部分责任,我猜,”他说。 
 
汉尼拔终于转身面对他,表情简直是自鸣得意得不可一世。“这儿的安保系统仍在调试中,所以没有人看得到监控。”他展开笑容,“如果你不说,我也不会说。” 
 
威尔嗤笑一声。“好吧,我们之间的秘密又多了一条。” 
 
“我非常乐意保守你的一切秘密,威尔。” 
 
威尔一边将作业收进书包,一边非常努力不要去思考自己到底有哪些秘密。他暗自记住回家后按汉尼拔说的再编辑一番。 
 
他倒进椅子里,心跳仍然有点失速。“现在,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会话,”他直白地说。 
 
汉尼拔靠在桌子上,双手撑在身后保持平衡。“你讲话从来都不愿意迂回委婉一些,”他有些好笑。 
 
威尔垂下视线,摆弄自己的书包带子。“额——我想说的是——我走之前你还有什么想聊的吗?” 
 
“我宁愿你不要离开才好。” 
 
威尔轻笑。“好啦,虽然我也很高兴有你做伴,但奇尔顿是不会给我开绿灯的。”他抬头看了汉尼拔一眼,板起脸皱起眉头。“这句话并不是怂恿你除掉他的意思。如果你这么做了,我绝不会再回来看望你了。” 
 
汉尼拔貌似不太信任他这番说辞。他脸上的忸怩笑容明显过于做作,“我保证。我绝对会循规蹈矩。” 
 
“够了哦,你现在又开始自以为是了。” 
 
汉尼拔只是一脸得意地望着他,转身回到书桌后的座椅上。“那你呢,威尔?你又有什么想聊的呢?” 
 
“我不知道。”威尔歪头看向一旁,咬了咬嘴唇。“嗯,说起来,倒是有件事。我已经决定主修临床精神病学了。” 
 
汉尼拔双手搁在桌面上。“杰克叔叔一定悲痛欲绝。” 
 
“我还没有告诉他呢。” 
 
“你是担心他的反应吗?” 
 
威尔焦虑地摩挲下巴。“我决心已下,无论他怎样想都改变不了什么。毕竟这是我自己的生活。” 
 
汉尼拔笑道,“在这种状况之下,你现在的心态非常健康。我一向有种感觉,杰克·克劳福德并未尽职尽责地关心你的福祉。” 
 
威尔耸耸肩。“他只是我的老师。他又没多了解我。” 
 
这番话似乎让汉尼拔感觉非常愉悦。“你有计划专门研究哪个方面吗?” 
 
“这个,我……”他又闪开视线,窘迫起来。“其实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在这里得到一份工作。” 
 
汉尼拔哼哼了一声,看起来相当欣慰。“那倒是个能够继续跟我聊天的办法。” 
 
威尔翻了个白眼。“我可不是专门为了你。我喜欢待在这儿。我是说,我喜欢跟这里的病人聊天。我感觉能够对他们产生帮助。” 
 
“这里的大多数病人都没什么机会得到释放了。” 
 
他耸了耸肩膀。“这么说我的工作环境至少还挺稳定的。听起来挺适合我。说不定有一天,我可以取代奇尔顿成为这里的行政长官。” 
 
“如果你有此意愿,实在令人弹冠相庆,我保证。” 
 
“我倒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赞美。只是觉得这地方需要得到一点改善。” 
 
汉尼拔再次若有所思地沉哼一声,“是,当然需要。经费紧张,举办的活动也有限。疗程不但简单、而且执行者通常都无法胜任。就连护工有时都相当咄咄逼人。” 
 
威尔身体一僵,“咄咄逼人?”他不假思索地仔细打量汉尼拔全身上下,寻找是否存在遭受暴力对待的迹象。 
 
汉尼拔宽容地笑了笑。“默里先生的行为并没有像你初次来访时看到的那样糟糕,他只不过是以威胁进行身体伤害来迫人顺服。” 
 
威尔皱起眉头。“那样也是不对的。” 
 
“好了,当你成为院长后,首先就可以采取这步行动——解雇他这样的员工。” 
 
威尔并没有笑。“是的,我会这么做的。不过至少你现在再也不用应付他了。” 
 
汉尼拔的微笑变得牵强起来。“恐怕他和布朗先生被选中成为了我的夜班看守。” 
 
威尔瞪圆了眼睛。“我记得布鲁姆医生说你可以自己选择看守的。” 
 
“也没那么严重。巴尼和丹尼斯都是本分人,我的大部分睡眠可以在他们的班次进行。” 
 
“这样并不能解决问题。” 
 
“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牺牲,相对我得到的东西来说。”他示意周围的新囚室。“说不定我还可以说服他们让我听一点音乐。” 
 
看到汉尼拔毫不在意的样子,威尔决定随他去了。“你认为你的新一轮审讯会在什么时候开始?” 
 
汉尼拔挑起眉毛看他,他涨红了脸。“我的意思是,克劳福德貌似相当确信他们会重审你的案子。” 
 
“喔,毫无疑问。不过还得过段日子。如今的法律系统实在太繁忙了,我的审讯很有可能会被推迟到数月之后,待所有问题都被评估之后。而且要不是我实在恶名昭彰,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重审。” 
 
“我一定会密切关注的。” 
 
“你可能会被传唤出庭作证,”汉尼拔狡猾地提示。“我猜那时咱们就又有聊天机会了。” 
 
威尔轻笑。“或许吧,不过你的律师极有可能会制止你与我进行任何接触。” 
 
“多么遗憾。” 
 
“人有悲欢离合,”威尔靠上椅背,翘起二郎腿。“我也许无法再次拜访了,至少在毕业前。期末考试简直是人间地狱。” 
 
汉尼拔翘起嘴角。“你这个暑假有什么计划吗?” 
 
威尔坐直了些。“到时候贝弗利会回家,于是接下来的几个月我跟阿德莉娅就得两个人分摊房租。不过我已经打算找个离新学校近一点的公寓租住。布鲁姆医生建议我去拿心理学博士学位——Psy.D.——而不是哲学博士学位(Ph.D)※1。在巴尔的摩,只有一所大学能授予这个学位。” 
 
汉尼拔点点头。“是个好主意。哲学博士通常更侧重理论上的研究,心理学博士则更偏重实践应用。如果你打算进行临床实践,Psy.D.是最适当的选择,不过哲学博士的学位会给你更灵活的选择空间,万一你想教书或者做科研的话也都能适用。” 
 
“我想咱们已经确认过了,我不会去的。” 
 
“当然。”汉尼拔笑笑,双手枕在脑后向椅背一靠。“我能问问你有什么其他计划吗?” 
 
他耸肩。“布鲁姆医生愿意指导我。而且等她重新开设诊所营业之后,也许可以收我做实习医师。” 
 
“她打算重新开业了?” 
 
他点点头。“是啊。因为合同关系她必须完成这一学年的教学,不过她说过,之后她就准备辞职了。” 
 
“有提到原因吗?” 
 
威尔扮了个鬼脸。“也许跟克劳福德有关。她觉得他受到了太多纵容。而且在他面前,她感觉自己的意见得不到尊重。” 
 
汉尼拔想了想,点点头。“也许这样最好。杰克自从为FBI工作以来屡次越权,并且在这方面并没有改变策略的迹象。” 
 
威尔叹了一口气。“是啊,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可以不介意他对我的职业规划有何看法,但他很可能在我实现的道路上设置绊脚石。” 
 
“他显然不介意利用你的共情天赋来对付你。” 
 
他皱起眉头。“额,只要我在记忆宫殿上多下点功夫,这一点很快就不成问题了。” 
 
“得知你的生活因为我的帮助得到改善,实在让我深感欣慰。” 
 
威尔耐着性子转了转眼珠。“得了,你只是想在奇尔顿对你夸夸其谈时找到一点可以拿来自吹自擂的谈资罢了。” 
 
汉尼拔一手捧心,“威尔,你伤害了我的感情。帮助改善朋友的生活真的能让我心满意足。” 
 
威尔又皱起眉头,打量起医生的神色。“如果你今后将我称作你的朋友,我不确定大家的反应会很亲切,”他如此指出。 
 
“那好吧,我会克制在公共场合不要这样表达。”汉尼拔才没有被他的推拒给阻吓住。 
 
威尔窃笑一声,别开头。“你真是太差劲了。” 
 
“你也没有否认啊。”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访问了。我只是比平时更宽容了些。” 
 
“这样的话,你也许愿意再迁就我一下下。”汉尼拔站起身来,走到玻璃墙后。“你会如何定义我们的关系?” 
 
威尔张开嘴,‘我们只是谈话而已’的话就在嘴边,却没有脱口而出。因为他意识到这句话不再完全属实了。 
 
他们和乐融融地互相取笑、交换各自的喜恶,向彼此透露内心深处埋藏得最深沉的秘密。以任何标准而言,这都不是一段传统的友谊,却比他与贝弗利或阿德莉娅之间的感情更为深刻。他无法想象能对汉尼拔之外的任何人信赖得如此之深。 
 
“严格来讲并不是友情,”他最后说道,“但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汉尼拔点点头,深思熟虑地说,“我觉得,言语太难捕捉我们的本质。不过没有关系,只要我们自己知道互相之间的共性在哪里。” 
 
威尔神经质地笑出了声。“我连这个也无法确定。” 
 
“要拨开迷雾,你只需要询问自己一个简单的问题,”汉尼拔倾身向前,目光炯炯。“见到我时高兴吗?” 
 
威尔的本能反应是回避,但这一次他克制住了自己,回望对方。他将目光扫视过汉尼拔的脸庞,感觉自己开始微笑起来。 
 
“是的,高兴。” 
 
汉尼拔扬起笑容。“这样你就知道自己的回答了。”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几乎是不情不愿。威尔循着他的目光看到了时钟,他们的时间快要结束了。 
 
“愿意帮我个忙吗,威尔?”汉尼拔挺直身子,问道。 
 
威尔径直点了点头,都没来得及考虑拒绝的可能。 
 
“离开之前播放一次《Ein Männlein steht im Walde》。”他紧紧阖上眼帘,一股几近痛苦的战栗冲刷过他全身。他再次睁开眼睛,“当我在梦中听到它时,希望能够想起你来。” 
 
威尔紧闭双唇,然后将手伸进衣兜掏出电话。“你想不想……谈一谈……米莎?” 
 
这是他表述过的最为笨拙的精神分析尝试,但汉尼拔只是温柔地朝他笑了笑,谅解了他尴尬的手法。“现在还不行,不行。将来我会乐意的,但暂时只想听那首歌。” 
 
威尔也笑了笑,颇有几分伤感。“我唯一能够找到是有一群小孩子合唱的版本,可以吗?” 
 
“可以。” 
 
“好的。”他翻过音乐列表,找到那首歌,按下播放。 
 
他们都沉默下来,直到歌曲放完。这首歌连一分钟都不到,却仿佛永远不会结束。汉尼拔凝视的眼光自始至终都没有从他身上移开。 
 
歌曲一完结,两人同时叹息一声。“谢谢你,威尔。祝你未来一切顺利。” 
 
威尔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指出汉尼拔眼眶中蓄积的泪水,不过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眼睛也没有多么干燥。他站起身来,尽可能轻地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将书包甩上肩头。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汉尼拔。”他笑得满怀真挚,需要努力压抑才能让自己镇定下来。“认识你非常高兴。” 
 
汉尼拔只是点了点头,他已经重新回到了记忆宫殿里,将他们在一起的最后时刻一次又一次重放。 
 
威尔深吸一口气,向门口走去。 
 
第二十四章完 
 
译注: 
※1:Ph.D=哲学博士≠“哲学系”博士。这个“哲学”可以理解为智慧、哲理,“哲学”二字可省略,可以授给任何专业。Psy.D则是细化后的心理学博士。 


评论(29)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