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授权要了,作者还没回复。

One of 1001
一千零一夜

威尔坐在陌生人家中的地板上,爱抚着陌生人家养的宠物犬。汉尼拔坐在单人沙发上,深情地注视着此番场景。小狗并不明白他们对自己的主人做了什么;它只知道有人在宠爱它,可能威尔觉得这样比较治愈。

“你为何总是如此关怀犬类?”汉尼拔问道。“保护动物能在一定程度上安抚你的良知吗?对你那些相对阴暗的行径进行弥补?”

威尔短促地笑了一声,却并无笑意。“不,”他说。“不是那样的。我只不过是发自内心喜爱它们。我对自己本身的天性、或者此时此地的所作所为已然不抱幻想。我不介意你会怎样待我,但我不想这些狗受到伤害。”

听了这番话,汉尼拔沉思片刻。

“你认为我有仍杀死你的企图吗,威尔?”他询问道。

威尔顿了顿,直起身子。失去爱抚的宠物犬也起身,游荡去了家中未知的角落。威尔转身,坐到汉尼拔脚畔。

“我知道你有。或者说,你总有一天会忍不住尝试的。那是我们命中注定的结局——以我们之中某一个、或者双方的死亡为终结。”他倾身向前,交叉双臂,手肘搁上汉尼拔膝头,又侧过脸,趴到胳膊上。行为的温顺与言语的刺耳仿佛自相矛盾。汉尼拔冲他微笑,轻触他柔软的卷毛。

“至死方休,”汉尼拔以拇指摩挲威尔的脸颊,循着他下颌的轮廓描摹那里的伤疤。“你就是这样看待我们之间关系的?将自己看做待宰的羔羊?”

“不,”威尔想了想,然后回答。他凝视着汉尼拔另一只手,搁在大腿上那只。“这种表述方式不太确切。我明白自己去往何处,也了解你的本性。”

“那你又是怎样看待自己呢,威尔?”汉尼拔询问。威尔仰起头来,注视着汉尼拔若有所思的笑意,小心选择自己的措辞。

“山鲁佐德※1,”嘴角漾起一朵诡秘的笑意,他轻声说道。

“一个说书人?”汉尼拔露出伪饰的笑容,威尔知道他在故作疑惑。他立即明白了威尔的言下之意,偏偏想听威尔亲口说出来。

“一位王妃,”威尔的回答并非纠正、只是添加注解。“迎合你的好奇心。或刺激欲,”他又道,“我必须确保自己能够一直吸引你的关注,让你不舍得杀了我。”

“但你已经透露了结局,”汉尼拔指出。威尔耸耸肩。

“人们总爱为‘剧透’而烦恼,”他说,“可即使知道结局,也不妨碍你享受到达那里的过程啊。”

汉尼拔勾起唇角,手上梳理威尔卷毛的动作一直没有停止。他俯下身去,威尔挺身抬起头来,两人四目相接。

“既然如此,”他说,“就给我讲个故事吧。”

FIN.(本文就这么短)

译注:

※1:山鲁佐德,《一千零一夜(天方夜谭)》中的苏丹新娘。相传古代印度与中国之间有一萨桑国,国王山鲁亚尔生性残暴嫉妒,因王后行为不端,将其杀死,此后每日娶一少女,翌日晨即杀掉,以示报复。宰相的女儿山鲁佐德为拯救无辜的女子,自愿嫁给国王,用讲述故事的方法吸引国王,每夜讲到最精彩处,天刚好亮了,使国王爱不忍杀,允她下一夜继续讲。她的故事一直讲了一千零一夜,国王终于被感动,与她白首偕老。

评论(26)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