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标题:Seeing the light of dead stars|看那死星之光

原作:DarkmoonSigel

配对:Will Graham/Hannibal Lecter、Nigel (Charlie Countryman)/Adam Raki

相关作品:Hannibal(TV),Charlie Countryman,Adam,行尸走肉(TV)

关键字:Spacedogs※1、AU、末日、僵尸、有行尸走肉角色客串

目前看来,本文的Hannigram篇幅没有Spacedogs多。而且本文正在连载中,译者没法为作者的坑品背书。

作者注:

“多年以来——不知打何时起——他一直观察着死星发出的光芒。它们早已熄灭,看起来却仿佛仍挂在天空中同样的地方。”——Paz Marquez Benitez ※2

第一章

亚当自他公寓二楼的窗户袖手旁观世界末日。他从垂下的厚重窗帘后窥视,看街中人们惊恐万状地尖叫死去,被重新崛起的死者活活分食。亚当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再三检查大门是否锁好,然后搬来所有能够盛水的器具在水龙头下接满,包括浴缸和所有的盥洗池。他不久前刚补充过生活物资,冰箱里满是熟食鸡肉、麦当劳食品、奶酪还有西兰花。要是他定量规划自己的食物配给,足够安全度过好几周。如果电力系统瘫痪,食品储藏室里还堆满了麸皮食品和预包装的立顿鸡肉面条汤。对亚当来说社交向来是件为难的事,他不喜欢出门购物,所以每次采买他总是能囤多少就买多少,上一次出门时尤甚。很快他就意识到那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杂货店之行了。这个世界已经天翻地覆。

互联网上的预警信息早就铺天盖地。最早的攻击视频被媒体定性为虚构、无需介怀。然而,与亚当在天文学方面定期有所联络的科学家们几乎全都执相反看法。为了防患于未然,亚当在此事上征求他们的意见,详尽地记下了许多页的笔记。在上一次采买时,亚当确保自己囤积了数量惊人的电池、医疗用品、罐装食物、瓶装水、牛皮胶布、子弹,以及其他各式各样看似杂乱无章的物品比如WD-40万能保养液和露营装备。他不介意耗去了多少积蓄。如果他与其他科学家的预测是正确的话,金钱很快将变得一文不值。

商店不得不将物资送到他家,因为他购买的东西实在太多,根本无法自行拿回去。亚当将所有储备堆放在父亲的卧室,希望与世长辞已久的老拉基不会回家叨扰。查阅了一下埋葬父亲棺材的款式与型号,考虑到父亲墓穴的深度与现代棺木的质量,亚当估计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他有些疑惑,不知道其他人为什么不像他这样早做准备。似乎没人对如野火般蔓延的病毒传播过分担忧,无论媒体承认或不承认、无论它们对亡者造成了怎样的影响。亚当不知道怎样讲给别人听,或者到底该不该讲。连哈伦上次跟他谈话时都显得不甚在意这件事情。亚当主动提及、并告诫哈伦尽快离开城市,尽管老人根本不明就里。他只希望哈伦听进了他的话。

要是自己遵循了对别人的建议就好了。亚当选择留在自己的公寓里,直到感觉到足够放松、能够离开为止。艾斯伯格症候群患者并不是无法适应变化,他们能够敞开心扉去应对。只是因人而异、并且要水到渠成才行。亚当决定,到了应该离开的时候自己自然会下决心。于是在仍力所能及之时,他加固了门框,购置了一扇金属制作的沉重大门,将它邮寄到家、自行安装。

跟大多数恐怖电影上演的并不一样,变故并非发生在夜里,也不是悄无声息的,至少在纽约并非如此。亚当将其归咎于这弹丸之地上容纳的人口数量太多。貌似只要被咬上一口,人类就无法摆脱转化的命运,这是亚当一遍又一遍观看录像、研究恐慌爆发之后获得的结论。世界末日的爆发在下午三点左右,亚当记下这一点时还颇为讶异。哈伦总是告诉他,下午三点是个尴尬的时间,无论要干什么事儿,这个点要么太早、要么太迟。看来本宇宙对此理论不敢苟同,行尸就在此时席卷了曼哈顿的大街,攻击并吞噬一切活蹦乱跳的东西。

在尖叫初起时,亚当便熄灭一切灯火、拉下所有窗帘,双手捂住耳朵,从阴影中向外窥探。他需要在不引起对方注意的前提下研究这些行尸。从录像中得出的结论最近已经愈发得到证实,骤然的行动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光线也是一样,所以在灯火熄灭的时候,亚当还要小心别让自己成为黑暗中的信标。其实根本无须担心,因为亚当从小在这里长大,公寓的布局以及所有家具的位置于他而言早就烂熟于心。当死者复生之时,亚当就像一只幽灵般潜伏起来。

曾有几名邻居和不认识的人跑离街道来捶他的门,但亚当并未应答,他知道入口处做的改装让他们无法闯入。他捂住脸、听到距离自己几步之遥门廊上搏斗与噬咬的声音,他将颤抖的手指塞进嘴里,以防自己忍不住哭出声来,或发出任何动静。拜他的专注研究所赐,他知道声音同样会吸引死者的注意。作为一个天生沉默寡言的人,亚当决定自己还是回到卧室去最为保险,随他大门外的一切听天由命去吧。他埋头在枕头里尖叫,直至喉咙生疼。

在接下去的日子里,亚当从窗户里研究外面的世界,避开一切视线、并小心不发出任何响动。有几个东西在门口的走廊徘徊,相互碰撞、或者是撞到了墙。不断发出的噪音让亚当几乎惊恐发作。可这样只会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于是亚当让自己忙碌起来,无休止地记笔记、写下观察到的东西。其他人也有采取闭门不出策略的,但亚当知道他们没他准备得充分。饥饿驱使活人出门、投入他们死去同胞敞开的怀抱与战栗的獠牙。亚当亲眼见证了生还者许多次失败的尝试,他们自藏身处出现、被一拥而上的行尸瞬间逼到角落,寡不敌众。每次的喧嚣通常还伴随着许多枪支开火的嘈杂。亚当也考虑过搞一把枪,却立刻否决了自己。尽管现在已经开始这方面的研究,但他对火器仍然毫无经验。他人的教训印证了他这个观点以及他许多其他的理论,开火的噪声会吸引来更多行尸、引发出一场狂热的捕食骚动。

最吸引亚当的反倒是那些试图偷偷从行尸群中潜行过去的人。人类的眼球大部分由水分构成、其稠度跟葡萄差不多,所以是最先腐烂、也是腐烂得最快的部分。亚当由此推断,行尸们的视力一定是非常贫乏的,所以快速的动作和光源才那么容易吸引注意,而偷偷摸摸的行动反而经常遭到忽视。不过,当死者歪过头嗅闻气味时,亚当知道了他们还能靠另外一种手段来狩猎活人。

现在他还只有一个设想,需要实验加以印证。如果不出问题,如果一个人行动得足够缓慢、而且不散发出气味,就会平安无事。亚当再三修正计划,他知道如果要证明观点正确,他就得想办法走出公寓先。他还知道自己不能一直留在这里。他的储备终将耗尽,到那时他就会因为恐惧和身体需求而做出错误的决定。电力系统也终将瘫痪,实际上到现在还没停电已经非常令他惊讶了,而他的电池储备也是有限度的。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亚当叹了口气,为了减少噪音他只穿一双棉袜在屋子里蹑手蹑脚地走动,打包需要的物品。这些物品还真不少,多到他无法独自携带。他必须找到运载工具才行。他做了个艰难的决定,谨慎选择带走的物品、必要时不得不忍痛割爱。所有的望远镜都不予考虑,况且它们太过精密,难以运输。而且他还得选择好目的地。在互联网仍能工作的时候,亚当已经打印出了城外符合他要求的几个处所。平安无事地抵达那里才是最大的挑战。

亚当又叹了口气,开始了开启新生活的漫长旅程。

OoOoO

“艹、艹、艹、艹、我艹!”

奈杰尔高声叫骂,尽管知道自己应该节省宝贵的空气用来逃跑。除了跑他现在也别无选择。整个世界都化作了人间地狱,他的双足在路面上飞奔,自世界末日到来之后就没有真正止歇过。他最近经常在想,到底是谁惹恼了撒旦,让那个邪恶的混蛋将地狱之门洞开,驱使他的傀儡涌入光天化日之下。

奈杰尔意识到,曾经称霸欧罗巴最强大、最令人心惊胆颤的毒枭,如今已落魄到只能惶惶如丧家之犬,东躲西藏,在满世界将他当做鲜肉的掠食者的觊觎下苟延残喘。他这见鬼的好运道,麻烦上身时他正好在美国,刚刚倒下的死者就地爬了起来,对咆哮而来的子弹不屑一顾,反倒以血盆大口和尖牙利齿来回应。过了一辈子把别人吓得屁滚尿流的日子,奈杰尔终于开始相信因果报应了,因为他已经记不起上次感觉到片刻安宁是什么时候。

美国军队压根没啥乱卵用,只有爆头才有效的讯息他们得知的太晚。奈杰尔试过结伴求生,但看到那群怂货哭包是怎样没头苍蝇般地胡乱尖叫后,他决定还是单打独斗的好。他遇到的会喘气的人里貌似没谁能够提出一个比‘咱们去找个军事基地吧’更好的计划,因为哦这个计划一定安全又顺利。但奈杰尔有自己的打算。他打算回去纽约的海岸地带偷一艘船,一艘真正的大船。储满了食品与美酒。所有人都还在按照老习惯出牌、指望死人也跟他们一样遵守游戏规则。那群多愁善感的傻逼不会这么走运的。

奈杰尔庆幸自己尽管恶习缠身,但从未让身体失去锻炼。他已经是奔五的年纪了,却仍有能力逃脱战胜任何东西,无论活的还是死的。跑酷从未成为他的锻炼选择,但想要生存他就得回应这个挑战,而奈杰尔也确实如鱼得水地采取了这项运动。以上帝和祂所有天使的名义,他有充足的动机来学习这个,这项动机正字面意义上地追着他的屁股想咬一口呢。在这场生存游戏中没有失败的余地,奈杰尔利用墙壁、转角和他自己的身体爆发力窜上屋顶、飞跃篱笆,总是比他的追逐者们领先几步之遥。以体操运动员的平衡和舞蹈家的优雅——从前的日子里他从未知道自己还有这等天赋,奈杰尔靠着自己的智慧和速度堪堪虎口脱险、死里逃生。

可他有一个问题:缺乏方向感。莫名其妙地,他来到了纽约附近的乡村,目光所及之处根本就看不到海,只有更多山峦。奈杰尔是沿着大路、循着地图走的,他对自己如何落到这步田地毫无头绪。他又来到到了一个艹他娘的、史蒂芬金式的小镇子,被一群行尸紧追不舍。他从新泽西的某个停车场弄出来的车在几公里前就熄了火,迫使奈杰尔不得不更换交通工具、或者徒步弄点油回去。他在路上遇到了行尸,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如同其他东西一样,他魔鬼般的好运也终于弹尽粮绝。抑或他只是厌倦了仓皇逃命。无论发生了什么,奈杰尔只知道自己行差踏错了一步,然就就见鬼了,摔了个屁股墩。他已经没有弹药了,而且将近一个星期粒米未进,还严重脱水。他终于承认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点燃最后一只雪茄,看着行尸们渐渐逼近,奈杰尔长叹一口气,也许这一次真的要玩完啦。

干渴加饥饿的濒死体验对他产生了奇妙的影响,奈杰尔觉得。因为他开始出现幻觉。一个太空人,看起来跟一朵白胖蓬松的棉花糖一样,正在向他及他的不死随从们靠近,身后还拖着一辆小小的、堆满物资的红色四轮车。太空人在他们这个小趴体的几步之外驻足,举起一把看起来像是枪、末端却塞着一颗土豆的玩意儿。奈杰尔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是该直面自己的死亡,还是搞明白这个扛着土豆枪的宇航员到底是怎么回事。

枪支开火致使土豆爆裂,植物的块茎起到了消音器的作用,子弹将一只行尸爆了头。奈杰尔惊奇地看着枪支被放下、但并非丢弃,太空人将它挂到自己的工具腰带上,然后又摸出一把新的土豆枪。他就这样干掉了最接近奈杰尔的六只行尸。那些皮囊貌似对它们眼皮底下的太空人视而不见,即使他现在已经靠得更近,挥舞起一把大锤将它们砸得脑浆迸裂。

很快,奈杰尔就被本想捕食他的那些玩意儿所包围,不过眼下奈杰尔和太空人是唯二还能动的。太空人的头盔面板并不透明,奈杰尔虚弱地支撑身体站起来看向对方,不知道现在到底他妈的是什么状况。

他们所在的街道干净得不可思议,小镇的主干道上目力所及之处暂时没有行尸,而且还点缀着不知是庆祝什么节日的装饰。当被太空人用什么冰凉凉的东西碰到时奈杰尔差点被吓得魂飞天外。不过没花多久奈杰尔就意识到他递过来的是一瓶水跟一只格兰诺拉燕麦棒。

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疯了,奈杰尔撕开两者的包装。他狼吞虎咽地吃掉这些连塞牙缝都不够的食物。可是太空人并没有交给奈杰尔更多食物与水、而是一大堆衣服,然后将一个小氧气罐放到他脚边。向奈杰尔示意穿上那堆怪模怪样的衣物之后,太空人就自顾自地忙着从他的红色小推车里取出更多土豆来,装到枪口上面去。

那衣物貌似是件怪异的双层紧身潜水服,附带的头盔就像是从科幻小说中拿出来的一样。它不但丑毙了,而且看起来就像水肺潜水衣跟暴风突击队头盔※3的杂交产物。奈杰尔耸耸肩,还是将它套到衣服外边。他踢掉鞋子,努力挣扎着穿进去。最后一道工序,太空人递给奈杰尔一卷牛皮胶布,示意他封住潜水衣跟头盔之间的细小缝隙。奈杰尔遵循他的指示做完这些、背起氧气罐,因为——见鬼,这家伙帮了他不小的忙。太空人帮他将两者连接起来,氧气罐中带着金属味的空气冲进肺里,简直提神醒脑。整天闻着腐肉的气息,奈杰尔几乎忘记了新鲜空气是什么味道。

重新穿上鞋子时,奈杰尔简直有些庆幸大多数人口都已经完蛋,所以没人目击到他的新款服饰。太空人拖着他的红色小推车,而他跟在太空人身后,他们来到一个街区之外,那儿停着一辆装满更多杂七杂八物件的超市购物手推车,太空人将小车里的货物全都卸了进去。行尸们在远处游荡,但是太空人貌似并不在意他们的存在。尽管衣物并未过于限制奈杰尔的行动,可背上的氧气罐相当庞大、是个笨重的负担。奈杰尔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要穿上这该死的玩意儿,看着行尸蹒跚向他们走来,他暗自默算着自己能多快摆脱掉它,脱缰而逃。

然而瞥了一眼太空人后,奈杰尔意识到他的幻觉似乎并不为此而烦恼,只是不紧不慢地重新归置购物车上的物资。他甚至浪费时间取出一罐WD-40保养液,朝购物车的轮子喷了喷。奈杰尔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甚至已经开始移动脚步,蓄势待发准备逃跑。太空人肯定注意到了,因为他的动作比奈杰尔所能想象的、一个人能在那种太空服里做出的动作更加敏捷,他抓住奈杰尔的右手放在推车上,示意他就这样握住。太空人又抓住奈杰尔的左手,而另一只手则为推车引导方向。

奈杰尔被自己的幻象如此真实的触感震惊得不知所措,连已经走近到能够咬他一口的行尸都没能让他发出尖叫。

然后它径直与他擦肩而过,然后是太空人。奈杰尔气喘吁吁、呼吸的气雾模糊了他的护目镜。他怔忪地看着其他行尸如法炮制,对沿着街道前行的他们这奇怪的一对儿视若无睹。奈杰尔的手被扯了扯,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帮助太空人推起推车。奈杰尔完全不知道太空人要将他带去哪儿,他震惊地跟随他在数十只行尸间穿梭,那些倒霉玩意儿根本鸟都不鸟他们。

离开镇子时,奈杰尔已经战栗如筛糠,几乎无法成行。他将自己的体重压在推车上驱使其向前,努力不要将刚刚囫囵吞下的水和燕麦棒给呕吐出来。奈杰尔对混乱与危险早就不陌生,但像这样漫步在行尸之间仍然超出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太空人仍然抓着他的手,让奈杰尔待在他身边,一同向前。他们两个就这样仿佛走了好几个小时,先是沿着一条乡村公路,然后又转上一条土路。在土路的尽头,有一所巨大的宅子矗立于河畔,一座水磨正在河边欢快地运转着,四周围栏高耸。周围为数不多的行尸很快就被处理掉了,太空人用他的锤子一个个解决掉他们,兵不血刃。它们仿佛根本就没见到危险来临、甚至根本没意识到他的存在。太空人打开围栏大门上的锁,招手示意奈杰尔进来,在奈杰尔再次打量这块地产时又锁上大门。他注意到这儿安装有大量摄像头,最出人意料的是,这些摄像头貌似运转良好。

房子内部同样古怪。墙壁、地板、天花板,每样东西的表面都覆盖着灰扑扑的海绵垫,甚至连窗户都被这鬼玩意封了起来。更有甚者,这地方竟然有电力,奈杰尔取下头盔,空调的冷风扑面而来。奈杰尔觉得,此时此地,他可以毫无遗憾、欣慰地安息了。

“还想喝点吗?你看起来快要脱水了。”一个声音提醒奈杰尔他并不是单独在此。这声音的主人是个年轻人,也许比他要小上十几岁吧,顶着一头巧克力色的卷发、还有一双奈杰尔平生仅见的、最最和煦的蔚蓝双眼。他脱衣脱到一半,除了从中踏出的太空服外并未穿有许多衣物。“在这儿你可以说话了。我给整所房子都做了隔音处理,窗子也盖上了海绵……”

他也许有更多话想说,可是奈杰尔伸手抓住他、一把将他拉到身边,于是两人现在胸膛相贴,突如其来的惶恐让那对蔚蓝眼睛瞪的大大的、死死盯住他。奈杰尔一刻都没有浪费,将薄唇压上那对分开的嘴唇,热情地探索起那张甜蜜、温暖、尝起来隐约带着薄荷味的嘴巴。奈杰尔无法想象他尝起来像是什么的味道,也并不怎么在意。紧靠他胸膛的这具身体是温暖的、鲜活的、生气勃勃,这就够了。然而奈杰尔的身体还有其他问题需要解决,他的肚子开始轰鸣起来,于是两人终于得以分开、摄取必不可少的空气。

“我叫亚当。”年轻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看起来有几分不知所措。

“我叫奈杰尔。”

【TBC】

译注:

※1:Spacedogs的配对是Nigel(麦子在Charlie Countryman中的角色,黑帮老大)/Adam(休在Adam中的角色,患艾斯伯格症)。

※2:译者不了解这位作家。关于标题,天空中许多星星其实早已寂灭,只是因为距离我们太过遥远,它们几百万年前仍‘活着’时放射的光芒现在才触及我们的视线。所以我们看到的夜空,其实是许多正燃烧着、或早已逝去的星体,在不同时期逸散出的光芒的虚影,构成的一幅来自不同时间轴的画卷。

※3:有兴趣的小伙伴可自行搜索图片“星球大战暴风兵”。

Nigel显然PTSD了。Nigel的脏话精彩纷呈、译者无法转达出十分之一。
大家猜猜这土豪宅子是谁的?

评论(43)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