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三章


作者注:到了现在,所有名副其实的拔杯迷妹都该懂得‘mylimasis’是立陶宛语的‘吾爱’了吧。


上天创造出星辰;我们创造出星座。——Rebecca Solnit

当然啦,汉尼拔想要到达的安全藏身处在五百英里之遥的另一个州,路上有成百、搞不好成千的行尸在游荡。他的运气总是这么见鬼。威尔长叹一口气,踩着山地自行车左右急转,避让洲际公路上磕磕绊绊朝他扑过来的行尸,而汉尼拔骑着自己的脚踏车,不远不近地缀在他身后。


威尔回头顾盼,刚好看见汉尼拔干净利落地一记猛击将擦肩而过的行尸尸首分家。前外科医生天知道从哪儿解放了一柄战斧让它重见天日,以及各式各样其他的锐器。威尔确信某座可怜的博物馆因为汉尼拔而缺失了几件展品。


在汉尼拔截短武器把手以便它更加趁手时,威尔则为汉尼拔放哨。他被告知这柄武器实际上是一把长柄斧而非长戟,两者经常遭到混淆。它们最主要的差异在于长柄斧的设计是为了击穿铠甲、而长戟则缺乏完成这种目标的动能。然而,他们并不是骑在马背上,所以六英尺长的木柄毫无用武之地。威尔终于忍不住叫汉尼拔闭嘴,锯快一点儿。那玩意儿看起来锋利得几乎能吹毛断发,削行尸跟削黄油似的,所以就算他管它叫做‘苏珊’威尔也无所谓。※1


稍稍回顾一下之前的历程,这把武器从某种角度上说称得上恰当——考虑到目前的环境,况且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人都死绝了,更别提再加上行尸的存在。从前在巴尔的摩精英社交圈子里如鱼得水的宠儿和开屏孔雀,挥舞起这把沾满血迹的武器来跟在歌剧院幕间休息期间与人寒暄时同样举重若轻。不过至少在这儿,威尔没必要穿上蠢爆的晚礼服装作没有昏昏欲睡。


尽管汉尼拔将他们军械库中的所有武器敞开任他挑选,并就每一件的来历为他孜孜不倦地上了一堂翔实的历史课,威尔还是坚持使用自己的自动武器,虽然其技术含量也不怎么高。他将一只改良版狩猎弹弓用皮绳绑在手臂,另一只材质为回火钢框架的则绑在大腿,其射程均可覆盖一百英尺开外。这些弹弓负载轻、噪音小,并且当他最偏爱的弹药——玻璃弹珠用尽之后,可以用手边任何现成的东西、比如石块来替换。最理想的脚本是:威尔专心对付远处的行尸,汉尼拔用斧头和飞刀解决掉近处的。而最糟糕的脚本则是:威尔抽出腰间系的大剑,来到汉尼拔身边与他并肩战斗,他们同心协力,仿佛天经地义。威尔经常反思,自己竟然需要等到世界末日才能意识到这一点。


在汉尼拔自首、并被判处监禁——要么是他的律师亲自与魔鬼本人做了交易,要么是人们真的有那么蠢——于巴尔的摩犯罪精神病院后没几个月,灾变就发生了。当疾病爆发被证实是真实的、且每况愈下之后,威尔从沃夫查普深处的栖身之处现身,风驰电掣般急冲冲赶到巴尔的摩,在还有能力将汉尼拔救出来的时候。待到死者重返人间,威尔才得以迅速地重新估量自己的人生抉择,包括跟一个食人魔连环杀手坠入爱河。他将其看做某种更高层次力量传达下来的神谕,告诉他世上还有更糟糕的事。


结果所谓的营救根本毫无必要,威尔在医院上层的某间休息室里撞上了汉尼拔,两人都乔装成工作人员的样子。威尔幸免于被……再次……误伤并开膛,因为汉尼拔在走廊里就认出了他的气味,循着它来到这里,并且为威尔单枪匹马来这儿劫持他出狱的事实感到欣喜若狂。当看到威尔不假思索地杀死了三名守卫、并且于逃亡时在停车场跟杰克交火之后,他感到自己再一次对他一见钟情。打那之后他们就在逃亡,而官方人士全都因为新病毒的爆发而焦头烂额,没有余力追捕一对儿热恋中的精神变态。


待到从某种意义上说事态缓和下来、新规范建立之后,他们启程一路向北。尽管威尔本来想朝南边走,但汉尼拔坚称他在纽约的某处乡下有一座完美的狡兔之窟。如果汉尼拔对其描述的都是实情,附近只有几座小镇子、人口稀少,周围环绕有大片森林可以来搜集粮草,以及其最究极的卖点:这栋房子完全与世隔绝,有数座深井可以取水,还能利用太阳能与水电设施完全自给自足、供应电力。听起来完美到不像真的,威尔一边这样念叨,一边踩着脚踏车跋山涉水,绕过荒废的汽车与多到数不胜数的行尸。


脚踏车也同样是汉尼拔的意见。尽管威尔抱怨良多,可事实渐渐证明这是个好主意。噪音会吸引行尸,让这些该死的玩意儿朝着声源聚集。摩托车即使配上消音器也会吸引太多不必要的注意力,况且摩托车总是需要加油的,一旦搁浅他们就会成为肉靶。相较而言,脚踏车几乎悄无声息,威尔和汉尼拔得以在大多数不死族还没注意到的时候就已扬长而去。他们在背包里携带了备用轮胎和链条,还随身携带了充足的工具,这样万一有意外发生威尔可以尽快将脚踏车修好。目前为止他们的运气不错,一路上进行着毫无悬念的砍杀游戏,以及对生活必需品的扫荡。他们已经习惯于像回避死者一样回避生人,因为自阴影中或自其它藏身之处中,两人已经见证过太多危机。他们俩可都没什么耐心来参与琐碎的背叛戏码,以及被其它幸存者们傻了吧唧的错误给牵连。


“你在为什么烦恼吗?我听到你叹气了。”汉尼拔猛踩几步靠近威尔,好尽量将嗓音压低。不知何故附近的路上没有很多行尸,最大的可能性是游荡在柏油路附近的树丛中,或者困在车里蠢得出不来。


“喔,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死者以活人为食,也许因为文明的陨落,或者因为我们还要踩脚踏车往纽约上州而去、却离最终目的地仍有几百英里之遥。我们必须在冬天来临之前到达那儿,否则就真有大麻烦了,我的好朋友。前面的答案随便你挑。”威尔牢骚满腹,不过这争论已经是老调重弹,其杀伤力早就磨损殆尽,仿佛上等皮革的触感般轻柔。


“你太过戏剧化了……”汉尼拔指出。威尔希望出于讽刺他撞上路面上那个坑,然而并未发生。于是他选择亲手解决问题,以粗鲁来打断汉尼拔的说教。


“嗨,别五十步笑百步了。”威尔打断他因为他就愿意这么任性,该死,这感觉真他妈的好。


“地球正用披沙拣金的方式修复自己,反正你也不喜欢文明社会、它的陨落又是无可避免的。我向你保证一路辛苦是值得的,当我们到达目的地,你可以尽情泡一个漩涡浴,然后长长地冲个热水澡。”汉尼拔耐心地安慰他,停下来砍倒又一只离路边太近的行尸。“如果以这个步调进展下去,没有干扰或意外的话,再过一周多一点我们就能够到达目的地,离冬天的到来还有整整三个月的缓冲期。”


谢天谢地,行尸行动迟缓。只有成群结队时他们才会造成威胁,特别是在狭小范围内时。出于这个原因,汉尼拔和威尔坚持沿大路和开阔空间行进,不惜走远路绕过城镇、而非穿过它们,尽量从偏僻的路边商店和加油站搜集物资。这样增长了行程时间,不过以他们从远处、或从藏匿之处目击所见,这些浪费的时间跟精力都是值得的。


节奏太慢,却不得不如此。这个勇敢的新世界充满了勇敢的新怪物,有人类,也有不是人类的。丧尸潮是新的梦魇。成千上万丧尸一波波地前仆后继,有时候数量多到等待大部队完全经过要耗去整整一天。汉尼拔和威尔将脚踏车扔进一道沟里,大半个礼拜天都躲在一座水塔中,他们及时爬进了那栋建筑物,又在夜色掩映下偷偷溜了出去。他们如今养成了一个新习惯,用一副从某个身披荣誉的遗体上搜刮到的军用双筒望远镜每天两次从他们能够找到的最高的树木或建筑物上眺望地平线。


“你还得给我做薄烤饼。不要法式煎饼或其他那些稀奇古怪的时髦玩意儿。我要货真价实的、地地道道的薄烤饼。”威尔放慢速度配合汉尼拔,然后停了下来。天色开始暗下来了,这个地方还算不错。道路被林木线遮蔽,给他们留下了布置的空间。一辆样式很新的汽车停靠在路肩,空空如也——省了不少事,要么是因为汽油用尽,要么是坏到无法修理。


不过两人不在乎车子能不能开。他们感兴趣的是车尾的行李箱,晚上两人就把自己锁在里边过夜。新式的汽车在行李箱内部会设计有一个按钮或手柄,这样的话如果有人藏在里面则可以从内部打开。即便不行,威尔还有他自己的办法。在日落之前最后的余晖中,他们会扫荡这块区域,清扫这里所有的丧尸,藏起脚踏车,然后返回过夜,并且确保没有任何死人、或者活人的眼睛窥伺到这一切。目前为止这办法一直奏效。威尔不希望有一天醒来看到物是人非。可要么这样,要么就只有两人轮流守夜。两种方法都有风险,威尔也知道目前采取的办法相比之下其实更不明智,但他喜欢窝在汉尼拔的怀抱中入睡。


“行,”汉尼拔应允。他取出自己的望远镜审视周围的环境。两人下了车,暂时将脚踏车靠在汽车边上,待会儿再将它们藏起来。只有活人才有偷窃的需要。“你不是打算清理树边那些落单的家伙吧。”


“从经过它们起我就一直留意着了。注意路上,看好我背后。”威尔说着,取出他的重型弹弓,再掏出一把弹珠。不过还没来得及瞄准,汉尼拔就将威尔的脸转到自己这边,偷了一个吻。过一会儿还会有更多这样的吻,发生在漆黑的后备箱里,在更深沉的夜里。在威尔需要知道汉尼拔就活生生陪伴在身侧、才不至于在这死亡环伺的幽闭空间内发疯时。唇瓣刷过脸颊,逡巡到威尔的耳廓,汉尼拔悄声吐露一个只说给他听的秘密。


“时时刻刻,吾爱。”


【TBC】

译注:

※1:‘so it could be called ‘Susan’ for all that Will cared’Susan是个挺大众化的美国甜妞式的名字,译者不懂这句话有没有什么更深的内涵。


评论(30)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