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警告:本文爆笑。人物形象崩坏。三观崩塌。请克服尴尬症。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吉米·普赖斯是个该死的荡妇。”

“K,有这么几件事。”贝弗伸出手来,从威尔手里抢走威士忌,朝酒保示意。“第一,不能再给他喝了,明白?”

酒保点点头,接过酒杯。

“嘿!再来两……兹(指)威士忌,谢谢。”

酒保叹了口气,从威尔身边走开。真是太粗鲁了,威尔整晚上跟这个(谁谁谁来着?)都是矢志不渝的好伙伴呢。

贝弗利五指捏住威尔的下巴,将他的注意力扯回来。

“第二,不许说‘荡妇’这个词,这是性别歧视。”威尔的脑袋上下猛点。“还有第三,他正在跟汉尼拔·莱克特调情,你介意个毛线?杰克告诉我你认为开膛手就是汉尼拔,不是吗?”

“这样太危险了。不应该有人这么靠近他。”

“这么说你在替吉米操心了?所以才窝在角落里,喝着闷酒对汉尼拔虎视眈眈一整晚?”

“我只是在密切留意他。”

“哈,是啊,我看得出来。”贝弗拍了拍威尔的胳膊。“你监视汉尼拔屁股的工作干得相当出色,本宝宝感到非常安全。”

威尔翻了个白眼,转身朝向吧台,做了个再来一轮的手势。酒保意有所指地将一瓶水放到他面前。威尔喷了一口鼻息,猛然旋转身子朝吉米放射出咻咻的眼刀。

“嗨~~~~~~,莱克特医生,”普赖斯一手搭到汉尼拔的衬衫上,“你脸上沾了点东西。”

汉尼拔挺直了背,抽出一条手帕举在空中。

“有吗,普赖斯先生?哪儿?”

“这里!”

吉米见缝插针扑上去锁住汉尼拔的双唇,双手没入他精心打理的整洁发丝。汉尼拔僵住了,任由自己的脸被人狼吞虎咽——吉米在他紧闭的嘴唇上又舔又吸,还死命啃他的下巴。

“好吧,”贝弗利耸耸肩,“看来我还是得同意你。这确实太有碍观瞻了……威尔?”

威尔已经离开了,昂首阔步直冲仍在不遗余力用舌头检查汉尼拔的普赖斯而去。贝弗利愣了愣,然后再次耸了耸肩。她取出自己的安卓手机开始录像,尾随威尔迂回穿过人群。

这地方其他所有人貌似一致瘫痪了一般。就连杰克都被震得神游天外,深受打击地缓缓眨巴眼睛。

“你!不许碰他!”威尔用醉醺醺的无力手指抓住吉米的衣领,揪着这位研究员像只淘气小狗一样摇晃。汉尼拔在对峙的两人面前微微扬起头来,拿手帕擦拭自己的脸。

“滚单(蛋)!”吉米胡乱地挥舞起双臂,威尔为了避让他的攻击跌跌撞撞向后倒去。踉跄的脚步让他直接摔进了汉尼拔怀里。心理医生低头看他,露出一个微笑。

“你不用怕,这儿由我来搞定。”威尔抬起手来拍了拍汉尼拔的脸颊。遗憾的是,被威士忌搅得一塌糊涂的大脑对抚慰的力道判断失误,威尔的手掌松垮垮地扇了汉尼拔一耳光。年长男人的脑袋稍稍向后倾了倾,但威尔为了替自己的粗暴行为做补偿,试图摆弄好汉尼拔被弄乱的头发。威尔努力修补汉尼拔标志性的发型,于是笨拙的手指一次又一次将汉尼拔的头给扯回来。对于这番残酷虐待,汉尼拔只是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你怎么这样子呀!谁许你碰我嘴唇性感的好医生!明明是我先亲他的!”吉米终于站住脚,步履蹒跚地向威尔扑过来。

“他是我的心理医生!不是你的!我的!”威尔点点头,仿佛争论已经告一段落。

“你甚至都不喜欢他!他还说他吃人!”

威尔突然生起气来,手指向他胸口直戳。

“好吧,是吧,就算这样又怎么样。我生病时他会给我煲汤。他给你煲汤了吗?没~~~~~~~~~有。”

吉米将仍然戳在自己胸口的手指用力一拍。

“只要我想,你所有的心理医生我都能亲个遍!”

威尔一把将他推回去。

“你给我离他远点儿,否则我就让他把你吃掉。”威尔摇了摇头,好清醒一点儿。“不是咸湿的那种吃!是邪恶的那种!”

他转向汉尼拔。

“你应该把他给吃掉。他太粗鲁了。”

汉尼拔朝令人惊愕的共情者挑起一边眉头。吉米瞅准这个时机在威尔背上重重掴了一把,将他带转身来。威尔朝袭击者直扑过去,双臂像风车般胡乱摆动,软绵绵地跟吉米纠缠在一起。

“额滴神呐……这就是传说中的撕逼大战吗?”泽勒向贝弗问道,可贝弗正忙着用手机录下这场争执,没空理他。威尔转向泽勒,脸皱成一团。

“这是一场决斗,为了捍卫汉尼拔的荣——嗷!”吉米紧紧抓住威尔的手,打断了他的解释,一记响亮的掌掴回荡在室内。威尔闪过下一记耳光,开始手脚并用地踢打起来。

“行行好吧,你们俩都接受过自卫训练的!谁来好好打出一拳,别像娘们一样互扇耳光行吗!”

整个派对上的人全都转头看向杰克,除了仍在争斗不休的吉米和威尔。杰克清了清嗓子。

“我是说,先生们,够了。”在他身边,贝拉翻了个白眼。

贝弗嗤笑一声。察觉到一只手碰到自己腰际,她吓了一跳。她抬起头来,看到是汉尼拔轻轻将她向左边推了推。

“我想你会发现这边的角度更加合适,卡茨小姐。”

贝弗检查了一下手机屏幕,绽开满脸笑容。

“谢谢,莱克特医生!”她稳稳举着相机,抽空瞥了汉尼拔一眼。“你觉得谁能赢得你这场战争?”

“很难抉择。威尔手长脚长,不过吉米好像打得更有力道一些。我觉得也许得看……”

“嗷嗷嗷嗷嗷!威尔你敢咬我!”

“……谁的求胜心更为迫切。”

汉尼拔倾身下来,靠近贝弗耳边。

“卡茨小姐,能麻烦你送一份拷贝给我吗?这是我的号码。”他递给她一张奶白色的牛皮纸卡片。

“没问题,”她将名片塞进口袋。“我正在流媒体直播呢,早上再把链接发给你,行吗?”

汉尼拔点点头。

“原谅我失陪一下,我觉得在他们俩有谁把指甲刮花之前,应该有人出面制止。泽勒先生?你能帮我一把吗?”

汉尼拔和泽勒介入战局。威尔一记野蛮猛踢踹中了泽勒的膝盖,让他瞬间跪倒在地。他抱住吉米的腿,希望能用自己的体重来阻止他。汉尼拔闪过一记肘击和几扇恶毒的耳光,终于牢牢抓住威尔的衬衫、将它向后一扯。廉价的布料立刻分崩离析,纽扣飞散。突然的曝光让威尔怔了一怔,赶紧双手捂住胸口,拧起眉头转身面对汉尼拔。

“现在不行!我正在保护你的贞操呢!”

“你的所作所为极其令人钦佩,威尔。”汉尼拔轻巧地脱去自己的外套,将其披上威尔肩头,动作时手指微妙地掠过共情者赤裸的胸口。“但是现在你已经证实自己是我忠实的守护者了,也许该是你回家的时候了。”

“好吧,不过开车之前我可能应该先喝点水。”

“我很乐意载你回家,威尔。”汉尼拔转向杰克。“一如既往,杰克,你举办的办公室派对总是最引人入胜的。谢谢你邀请我来。可以了吗,威尔?”

威尔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望向仍在不停扑打的吉米——尽管泽勒一直将他的腿牢牢按在地上。

哦哦哦哦!看看谁才是跟他一起回家的人,普赖斯!”被汉尼拔领出派对时威尔还冲身后吐出舌头。贝弗确保自己拍到了威尔手掌的特写镜头,他正牢牢抓住汉尼拔的屁股,一同离开。

“我难道真的输给格雷厄姆了吗?”普赖斯已经停止扑打,微微摇晃地望着两道离去的背影。

“是啊,你真的输了,伙计。”泽勒气鼓鼓地趴在地板上说。

“但是他那么小只!”

——————————————————————————————

汉尼拔提醒自己他对威尔·格雷厄姆是有好感的。但此时此刻要记得这一点真的很艰难。有大半个小时,他都不得不忍耐对方对于‘汉尼拔·莱克特的史诗争夺战’的复述。汉尼拔将注意力集中在路上,努力忽略身边神经亢奋的小人儿。

有些时候,对威尔的感情给他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然后我就‘唔—啊,他是我的’,然后他就‘管你什么小贱人’,接下来我就‘不许搞我的哈尼布(蜜糖公牛/Honeybull),等等,不对,是汉尼-布(汉尼-公牛/Hanni-bull)!’再然后我就砰!嘭!次—吓!”威尔双臂乱挥,四肢仍然裹在汉尼拔定制毛呢大衣的精美织物中。

汉尼拔喉间发出一声烦躁的声音。他努力将思绪放在威尔穿着他衣服的样子有多好看上。

对吧!我就说没人能惹我的——”威尔卡了壳。“我的……你是什么,汉尼?”

汉尼拔将手指在方向盘上不停敲击。

“此时此刻,我是一个关心你的朋友,以及你的司机(ride)。”

“没错,就是这样!嘿!我应该告诉吉米你是我的司机!”他猛拍汉尼拔肩头。“你知道吗,因为他会以为我们俩搞到一起了!”

“威尔,你想要我做你的司机吗?”

“我得说,我考虑过这个问题。”汉尼拔没法将视线集中在路况上。“不是很想,我的意思是,毕竟你那么混蛋。不过算个很辣的混蛋?”威尔叹了口气。

“你仍然会梦想徒手杀死我吗?”

“有时候是杀你,有时候是搞你,有时候我会想着那该死的幻觉打飞机。嘿瞧啊那儿有一只狗狗!

威尔!关上门我们在高速公路上!”汉尼拔朝试图甩开车门的侧写师抓了一把,将他扭回座位上,车子危险地留下一条蛇行的尾迹。“那是一袋垃圾,威尔。现在请你关上门。”

“那是一袋垃圾,威尔……好像我看到狗狗都不认识了一样,”威尔嘟囔着发牢骚,沉进座椅里。

威尔撅起嘴来,汉尼拔的后半程路途充满了恩赐的宁静。当开上威尔家的车道,汉尼拔转身朝向威尔,将手搁上他的大腿。

“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我不知道,有问题吗?”威尔努力上下拧动眉毛,结果反而上下轻点起脑袋来。他的运动机能显然严重受损。他再次撅起嘴唇。

汉尼拔长叹一口气。

“一个简单的谢意就好了,威尔。”他盯着威尔的嘴唇。“我敢肯定如果是普赖斯先生,肯定会向我表达谢意的。”

共情者点点头,表情严肃。

“你说得对,简单就好。”威尔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倾身向前,一头扎进汉尼拔胯间。汉尼拔紧盯着那颗满头卷发的头颅,双唇微张。

模模糊糊的声音自汉尼拔膝头传来。

“再等一秒,我就要搞定了。”笨拙的手指在汉尼拔皮带扣上摸索。

汉尼拔抓紧威尔,迫使他直起身体。

!不用,威廉。我的意思是亲一下就好!”

“这就是亲亲啊。亲鸡鸡。”威尔又往下钻。汉尼拔牢牢抓住他。

“你醉得太厉害了,那样不行。在嘴唇上吻一下就够了。请把你的手从我拉链上挪开。”

威尔嗤笑一声。

“好吧,守礼拔(Prudibal)·莱克特。”

“你太粗鲁了。”

“是你太挑逗人啦。”

汉尼拔调整了握住威尔的手臂,将共情者拥入怀中。威尔惊喘一声,汉尼拔则趁此机会掠夺了威尔的嘴唇。威尔尝起来就像廉价的威士忌,但他满腔热情地吸吮着汉尼拔的舌头。又一个腾挪,汉尼拔发现威尔试图攀上自己膝头。

“威尔——”

叭——————

“别吵了!”威尔大吼一声。他坐在了喇叭上。汉尼拔头痛得厉害。他将威尔推到一旁,将共情者太过活泼的屁股从方向盘上挪走。

“哦,这样好多了。”威尔顿了顿。“嗨,我的狗在吠了。咱们明天见。”

然后他就走了。

汉尼拔盯着自己半硬的腿间,疑惑刚才到底他妈的发生了什么。

——————————————————————————————

威尔睁开一只眼睛,立刻后悔了这个决定。他躺在床上,看到巴斯特的小黑鼻子在床边嗅来嗅去。不过,他也许快要挂了。

哪儿都疼。哪儿闻起来都像是汉尼拔的味道。

威尔屏住了气息。

到底为什么哪里闻起来都他妈那么像汉尼拔?他望向床的另一边。温斯顿摇晃的尾巴。他扬起头看厨房。没人。

威尔坐起来。然后他注意到了大衣。柔软的羊毛,古怪的花色——汉尼拔。为什么他醒来时除了汉尼拔的外套跟自己的内衣外什么都没穿?

他的手机在床头柜上闪烁。十五条短信通知绝不会是个好兆头。

威尔猛眨眼睛,试图回想起怎么识字。

FROM:阿拉娜(8:14AM)

—威尔,我想跟你谈谈昨晚。给我打电话。

FROM:杰克(8:20AM)

—我为你和普赖斯重新报名了自卫训练课程。周三上午九点准时到。

—而且,看在上帝份上,威尔,打架时要保持左半身向上。

—真够尴尬的。

FROM:食人魔·莱克特(9:00AM)

—威尔,请在收到短信后联系我。昨晚你醉酒相当厉害,我想确认你状况还好。

—如果你需要任何东西,请务必告知。

FROM:贝弗(9:41AM)

—活着吗?

—威尔?

—你跟莱克特在一起吗?

—如果你不回复,我就告诉所有人你跟莱克特在一起了。

—很好,别回了。

—对了,等你醒过来,可能愿意看看这个:

—GrahamGoneWild.com

FROM:普赖斯(12:00PM)

—布莱恩告诉了我昨晚发生的事。我很抱歉,威尔。

—要我说,咱俩品味都不错LOL

—无论如何,周一再见,好吧?

好吧,艹。

他埋头钻进大衣,这气味古怪地令人宽慰。威尔点击链接。贝弗以《洛奇》的旋律编辑了这段镜头。他猜想她几个月前提到的那个会做视频的小子仍在跟她处对象呢。每一次击打都触发一声滑稽而形象的“砰!嗙!嘣!”当汉尼拔介入调停后,《保镖》的旋律开始切入,威尔捧腹大笑。他看着汉尼拔小心翼翼将外套裹到他身上,感觉嘴角扬起一个微笑。结尾画面是汉尼拔的臀部特写,威尔的手紧紧抓在上面——一个心形框框渐渐浮现在这帧画面上。

昨晚的一点一滴慢慢回笼。见到吉米跟汉尼拔勾三搭四时的滔天怒火。耳光的刺痛。将外套裹在威尔肩头的汉尼拔的手。汉尼拔舌尖的味道。汉尼拔的阴茎抵在他鼻端的感觉。

哦不。

威尔把脸捂进大衣里。汉尼拔的气味环绕着他。他突然畏缩起来,将大衣从肩头扯下,扔给巴斯特。他指控汉尼拔为切萨皮克开膛手。他妄图谋杀他。他还妄图吸他的屌。

其中某项与其他略有矛盾。

不过……

汉尼拔开车送他回家,没有把他给吃掉。汉尼拔对他悉心照料。杰克没有。阿拉娜没有。艹,连贝弗利都抛弃了他,将全世界最让他尴尬的打架编辑成让他该死的学生们毫无疑问会在周一上午窃笑一早的视频。

见鬼,汉尼拔是唯一一个担心他状况的人。他并没有要求任何东西,只想确认威尔感觉没问题。也许是宿醉的原因,但是威尔突然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不愿意‘eat the rude’了。

他站起身,脑袋和肚子都在抗议,不过他还是走向巴斯特。

“对不起,伙计,我得把这个要回来。”他将外套从狗狗身下扯出来,巴斯特因为受到打扰向威尔烦恼地打了个喷嚏。他将外套再次披了起来。闻起来就像狗狗味的汉尼拔。

跟汉尼拔一起过日子就真的会那么糟吗?精美的食物,有趣的谈吐,一个终于能将潜伏在威尔表皮之下那头恶魔释放出来的机会。当然,关于养狗的事儿他们一定会扯扯皮,不过每段关系都是有摩擦的嘛。

威尔给自己倒了杯威士忌,这次只有一指,吞了几颗阿司匹林,拾起电话。

“威尔!很高兴接到你的电话,你还好吗?”

“汉尼拔,我需要搭个便车(need a ride)。”威尔将威士忌中的冰块拨弄着玩,然后将手指伸入口中,吮去酒精的余味。

“威尔,你是在用家里的座机给我打电话。”

“是啊。”威尔让自己的声调降了下来,“但我还是可以搭个便车的吧。”

他将电话搁回支架上,惬意地躺到椅子上,待汉尼拔出现至少还得等一个小时。

三十分钟后敲门声响起。威尔打开门。汉尼拔挤了进来,气喘吁吁,仿佛全程是跑着过来的。

“天,你是怎么到得这么快的?是从巴尔的摩开车过来的吗?”

汉尼拔扑到他身上,推搡他背靠门后,攫取了他的嘴唇。威尔突然一点也不在意汉尼拔是怎么来的了。当汉尼拔退开时,他不满地呻吟一声。

“交通状况很好,拦下我的那位好心的警官听我解释说接到一个医疗急救电话之后就放我走了,只给了我一个警告。”又是一个吻。“你尝起来有威士忌的味道。请告诉我你是清醒的。”

汉尼拔掀起威尔的眼皮,检查他的瞳孔遇光时的反应。

“我——我还没机会喝完第一杯呢,本以为时间充裕的。”

“是啊,没错,你是没喝完。你确信自己清醒了?”

“要我走个直线给你看看吗?”

“好的,到那里。”汉尼拔指指威尔的床。

威尔大笑起来,将汉尼拔拉过来,吮吸对方的上唇。汉尼拔将威尔推回门上,呼吸粗重,栗色双眸火花四溅。

“你怎么会改变心意的?”

“什么心意?”

“你不认为我是开膛手了?”

“哦,那个,”威尔抽身而退,笔直地缓缓退到床边。“我知道你就是开膛手,汉尼拔。”

威尔扭动身体褪下短裤,现在他除了汉尼拔的大衣一丝不挂。汉尼拔不由自主上前一步,又止住脚步。

“我只不过他妈的不在乎了。”

汉尼拔叹了口气。

“你还醉着呢。”

“我清醒得很。”威尔弹开大衣的第一颗纽扣,挑起眉毛。“我只是玩厌了伪装游戏了。”

汉尼拔的目光聚焦在大衣最后一颗纽扣上。威尔扯了扯它,挑逗地将它从扣眼里穿来穿去。

“你伪装什么了,威尔?”

“装作杀死盖勒特·雅各布·霍布斯并不有趣。装作我介意你餐桌上奉上的肉食。装作我就是阿拉娜、杰克,还有其他所有人期望的哪种人。”

“那你是哪种人呢,威尔?”

威尔让汉尼拔的大衣滑落在地。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是个需要一个好司机(in need of a ride)的人。”

FIN.

本文又叫做:Hannibal这个名字的一百种玩法

以及ride可以指(在这里必然指!)以骑乘位XXOO

于是这真的是个一言不合就开车的故事

对了,作者说那位'好心'交警现在在拔叔后备箱里……

评论(55)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