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五章——Part1

作者注:本章为Hannigram。本章有Walking Dead人物出场。部分对白摘自原剧。

“你生如彗星与星辰。勿与将你弃之如敝帚之人为伍。”- Noor Shirazie

“我无法理解这有什么值得你发笑的。”

看到汉尼拔挂在脸上的闷闷不乐,作为其罪魁祸首,威尔自得其乐地将嘴角咧到了耳根。这一对儿刚刚醒来,正在进行每日例行的晨间功课。从车厢里出来之后——头天晚上他们已经确保周围地区没有行尸肆虐——两人轮流着手为今日的跋涉做好准备工作,另一个则负责站岗放哨。

在这段旅途中,体面与自尊都得靠边站,要知道,在任何情况下两人都要守望相助、不能离开彼此的视线,毫无隐私的距离使得许多东西都难以顾及。考虑到两人都算是进过监狱的人了,在对方眼皮底下五谷轮回也算不上特别难以忍受。在囹圄之中,同样的事情发生过几百次,有时候在摄像头的监控之下,有时候面对着虎视眈眈的穿制服、或没穿制服的陌生人,现在来尴尬也未必太晚了些。话虽如此,威尔还是衷心期盼以后不用再在日晒雨淋之下光屁屁往土坑里拉屎。汉尼拔对目的地的描绘最好没有夸大其词。

早餐是瓶装水和蛋白棒,一罐5小时能量※1饮料,7/11品牌的复合维生素,还有一条士力架——汉尼拔全程苦着脸,尤其吃最后一样的时候。不过他不得不委屈自己,因为他们需要这巨大畸形糖块提供的卡路里维持身体功能,实际上,每天七个钟头的骑行让两人一直得以将身体保持得纤瘦精干。威尔才管不了那么多,既然他必须将晨间咖啡替换成一罐该死的能量饮料,那别人也别想过得比他开心。他们轻装简从,沿路从停车点和加油站搜集生活用品。7/11便利店是他们暴风雨中最好的避风港,因为无论何处的店子大部分都拥有同样的货品储备,冷库中还有额外的囤积。

早餐过后是个人卫生时间,他们迅速用抗菌湿纸巾将身体清理干净,尤其注意重点区域比如腹股沟、腋下,以及其他容易引起细菌滋生的身体褶皱部位。今天不是他们俩的“洗衣日”,于是汉尼拔和威尔将T恤脱下来,内外翻过来重新穿上,再套上一件法兰绒外套。有些物资遍地都是,尤其是在他们旅行的洲际公路上。废弃的轿车内载满了人们惊恐之间仓促打包起来的东西,比如塞满衣物的行李箱。随身携带替换衣物只会增加他们的负重,所以汉尼拔跟威尔只穿必要的衣物,然后套上防风连帽外套,脚蹬铁头旅行靴。每当内外衣物穿过差不多一个星期,他们就扔掉长裤和衬衣,换上新的。背包跟自行车上有限的存储空间只用来携带超值优惠装的内裤跟袜子,无论何时只要发现就搜集起来,就算是一元店也照拿不误——尽管汉尼拔非常不乐意。

威尔好脾气的源头、同时也是汉尼拔忿怒的原因,是好医生如今醒目的胡须。他们一直有使用剪刀修剪头发和面部毛发,但汉尼拔的胡须看来天生比威尔浓密。而且它还非常有特点,其根部是铁灰色、到尖端却渐渐变浅,在下巴两侧形成两条明显的纯白线条。光这个就够有意思的了,何况汉尼拔的头发也长长了许多,以至于暴露出了一个他从前一直隐藏得妥妥的秘密。

“我知道你是个自恋狂,但我从未意识到你竟然虚荣到这个地步。”威尔窃笑着,斜眼瞟了瞟汉尼拔头发新长出来的几英寸长度,与胡须的颜色匹配,却跟之前的发色不同。

“以自己的外表为荣并尽力展现最光鲜的一面有什么过错?”汉尼拔一本正经的说,不过威尔看得出他恼火着呢。威尔最爱这种时候他在某些字眼上口音变得浓重,在其他词语上却变轻的调调。

“你的头发是染过的。”威尔仍在偷笑。“你最好记得染发的色号,因为我想你最近都没办法得到专业的染发服务了。说不定今后只能使用大众品牌染发剂了。”

“许多男人都染了头发,”一缕多色的发丝坠到眼前,汉尼拔怒冲冲盯着它,不满地抱怨。未得到重新染色的暗金发丝褪成了朦胧的金色,混合着银的白与锡镴的灰,被阳光打造得愈发灼灼逼人。此时此刻,即使死亡的痛苦也未必能胁迫威尔诉之于口,但这个样子的汉尼拔看起来帅呆了。对比的金属色调衬得他本就神秘的栗色双瞳在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显得愈发引人瞩目。

“于是,你是更中意‘暖红棕色’※2,或者说,更喜欢‘熠熠生辉的太妃焦糖布丁’※3?”威尔沉浸在不该享受的快乐里,他可不是经常能找到这种机会。汉尼拔对他做出的那副表情简直了,不管他脑袋里正酝酿着怎样的报复念头,这一刻都值回票价。况且,他的报复不会是‘送个杀手解决你’那种,最多不过是恶作剧水准。如果某天被下药,醒来后发现自己全身体毛被剃光光,威尔绝对不会感到讶异。能看到汉尼拔脸上刻板的、恼火的表情,被剃掉Yin毛又能算得了什么。

“你越来越荒唐了哦。其中一个甚至根本不是……”风向一转,汉尼拔话说到一半噤了声。威尔瞬间感到警铃大作。

“什么玩意儿?”威尔立刻扫视周围,暂时并未发现危险。

“把你的望远镜拿出来。我闻到了废气味儿。”威尔照做了,他从不怀疑汉尼拔令人恐惧的敏锐嗅觉。这种敏锐的感官曾救过他们俩的命,某天晚上汉尼拔的鼻子将他自沉睡中惊醒,丧尸潮散发出的臭气随风而至,从轿车后备箱的缝隙钻进来,让他头晕目眩。在那个生死攸关的星期天,他们俩一整天藏身水塔中,他将鼻子埋在威尔腋窝或是胯间,宁可笼罩在过量的费洛蒙和体味中,以对抗楼下移动的腐尸给他带来的阵阵作呕的感觉。

为了站得高一些威尔爬上最近的车顶,当透镜聚焦在一组朝他们直驶而来的车队上,威尔暗咒一声。看到其中也有个人拿着双筒望远镜直直回望着自己,威尔诅咒出声。他们已经暴露了,林木线太远了,徒步的话他们来不及及时隐藏行踪。而且他们也不能冒险放弃自行车。虽然现在已经到达纽约州,离旅程的终点非常近了,徒步走完剩下的旅途仍然存在太多危险。

“我们被发现了。看起来像是一个团队,开有一辆休旅车、一辆卡车、一辆厢式货车,还有几辆轿车。”威尔叹了口气,将双筒望远镜交给同样爬上车顶的汉尼拔,让他看看这群潜在的威胁以及毫无疑问的绊脚石,天亮的这几个小时是很珍贵的。他们宁愿面对行尸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们没有多少值得偷窃的东西,但这一点从来无法阻止其他人类骚扰的尝试。“这次你打算怎么玩?”

“他们的队伍中有小孩,女人,还有年长者。还包含不同种族的成员。”将镜头对焦在驾驶者与乘客身上之后,寥寥数语,汉尼拔就告知了威尔大量信息。以同一个目标聚集起来一同前进的人类团体通常意味着暴力与麻烦。

“这么说不是盗匪,而是朝圣者。仍然有许多种可能,尤其是他们的宗教信仰各自不同的话。”威尔轻声说着,在若有所思中不自觉地啃噬着下唇。听到汉尼拔发出了不赞同的啧啧声他就止住了,他的爱人喜欢他的嘴唇吻起来柔软丝滑,而不是粗糙皴裂。

“在仪表板周围没看到宗教符号或教义,车身两侧也没有用油漆、血迹或者粪便物之类的任何东西涂抹上圣经格言。”汉尼拔的观察细致周到,考虑接下来的抉择时他骤然沉寂下来的气场如果有其他人在场肯定会被吓得魂不附体。

“说起来还真是惭愧啊。咱们已经好久没有找过乐子了。”回忆起他们遇到的上一批扭曲的虔信者,他连语调也冰凉起来。最后汉尼拔的所作所为成功地让那些狂热者将他奉为新神祗的先知,在割下自己的部分血肉献给汉尼拔之后,他们虔诚的将身躯投入行尸们热情的怀抱、成为他们新的同胞。那天晚上,他们享用了一顿久违的美餐。新鲜的肉类非常稀缺,他们好久都没有度过这样一个兼有美餐与好戏的约会之夜了。

“目前看来,咱们就扮演绝望的流浪者吧。”汉尼拔说着,将望远镜还给威尔收起来。它暂时用不上了,因为那群伙伴已经靠近,那组古怪的护航车队——其中包括一辆已经日薄西山的休旅车——慢慢减了速。威尔跟汉尼拔从车顶跳下来,站到他们的山地车旁。威尔有几分期待他们直接视而不见地继续前进,但又清楚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不会那样做的。

“一对反复无常的古怪伙伴?魅力满满的医生,文质彬彬、谈吐高雅,装模作样地连一只苍蝇都不忍伤害的社会中坚,跟他的机修工老朋友?嗯嗯嗯嗯……也还是挺有趣的。我现在理解你为么喜欢堂而皇之地隐匿在大家眼皮底下了,维持假面是项挑战性与艺术感兼备的功课。”威尔轻声说,边将自己的面具装载起来。他的表情特征舒缓了下来,挂上一脸随和的笑意,配上一双见过太多、懂得太少的无精打采的眼神。汉尼拔以微笑回应,他自己的人皮也同样实装到位。

果然不遂威尔所愿,所有车辆全都停了下来,形形色色的人缓缓从车内钻出来,一个个小心翼翼、全副武装,尽管暂时还没有任何武器直接指向他们俩中任何一个。一个身穿执法机关浅褐色制服连那顶荒唐的帽子都齐全的高个子男人向他们走过来,显然,他就是这个团队的领袖。他的侧翼紧跟着一个黑头发的持械男人,便装,但显而易见同样受过专门训练。他们一前一后默契行动的方式告诉威尔他们确实曾是警察,而非套上警服虚张声势的幸存者,而且很有可能从前就是执法搭档。

“早[南方口音],”警长制服上的名牌说他姓格兰姆斯。他操着一口纯粹的南部口音,如果威尔没弄错应该是来自乔治亚州。汉尼拔也听出来了,他用身体语言的微妙变化告诉威尔现在是威尔的表现时间了,由他来负责跟新朋友打招呼,这个混蛋。他知道威尔不喜欢交际的。

“早,警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或者你们跟我们一样,只是路过?※4”威尔将路易斯安那腔完全发挥出来,仿佛自己并没有离开那里几十年。他希望尽快缓解这些人的警惕心,以‘部落’为突破口建立心理纽带。但是叫威尔沮丧的是,格兰姆斯并没有对他多加注意。不知何故他那双蓝眼睛心无旁骛地径直盯住了汉尼拔,威尔不禁寄望于他们还没有声名远扬到能够省去自我介绍的地步。病毒爆发的消息侵占了他们俩在媒体上的位置,但那时他们的照片早已贴得到处都是,在所有新闻频道跟网站都已经占据了整整一个星期的头条。他们的通缉照片跟档案被传达到了这个国家执法机构的每一根末梢。

“这要看情况了。你们俩要去哪里?”格兰姆斯问道。威尔看得出他在拖延时间,试图对某件事情做出决断。非常明显了。不过他没有抽出枪来,所以威尔敢说他并不想取他们的性命,至少现在还没这个打算。这不是个性情冲动的男人,谨慎与忧虑蚀刻进了他每一寸身躯。作为一名前执法人员,威尔确信自己可以利用这一点善做文章,但只要得到一星半点机会,汉尼拔绝对能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远比他做得更好。他们需要的只是找到一个切入点。

“向北。你们呢?”威尔保持着坦率的身体语言跟轻快的语调。此刻,他只是个来自河口的性格随和的南方老弟,如泥土般谦逊,从来都诚实可靠。

“你是汉尼拔·莱克特。”一手指向站在威尔身后虽然以皮绳将各式武器绑在身边却显得纯良无害的男人,格兰姆斯一针见血地揭穿他们的伪装。“这就表示,你肯定是威尔·格雷厄姆。”

啊哦,显然这位执法人员关注了有关他们的新闻,威尔暗自叹了一口气,撤掉自己虚伪的面具。听到那个名字,格兰姆斯的搭档一双黑眸瞬间瞪大,举起了手枪。这个名字在男人身后的人群中也同样掀起了一阵涟漪,幸存者们有不少还记得天花乱坠的已抓获‘食人魔汉尼拔、切萨皮克开膛手’的新闻,以及‘谋杀夫夫’逃亡的恐怖消息。威尔有些挣扎,有时候,他盼望弗雷迪·劳兹仍在这个世道上痛苦不堪地苟延残喘,有时候又希望她已遭受厄运变成一只失心的行尸。无论怎样,如果他们有缘再会,他一定会在印证她声明的过程中得到许多乐趣。

【这章还有好长于是决定分两段发的TBC】

译注:

※1:5小时能量是一种能量补充液,类似红牛。咖啡因和糖分含量高,可在短时间内兴奋神经,过量饮用需谨慎。

※2:soft auburn,染发的色号,染过发的小伙伴应该不陌生。

※3:radiant caramel crème,这个当然不是色号,薇薇在作死调侃拔叔。这种无聊的解释我为什么要浪费一条注释呢,当然是因为太妃焦糖布丁太好吃了(甜食控已阵亡)!

※4:本章自此开始威尔说话就是南方风味了,连读省字加上重鼻音,大家想象一下感冒鼻塞时说话的调调(作者写的很形象可是这个真不知道怎么翻XDDD)。南方口音在美国人看来很土很村,经常会被城里人嘲笑,所以威尔说南方话会跟人设上基本全是南方人的行尸走肉众拉近心理距离。

评论(2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