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六章

 
译者注:第六、七章都是spacedogs。 
不得不供认一下,我开翻时没看到这里,所以文首没有声明——本章是Adam/Nigel, 先后顺序有意义,在意的小伙伴请注意咯。 
 
 
“要成为一颗恒星,你得自己发光发热、勇往直前,不要因为黑暗而忧虑,因为那时的星星闪耀得最为夺目。”- Napoleon Hill
 
“……你有在听我说吗?我是不是唠叨太久了?” 
 
奈杰尔晃了晃,意识到自己举目凝视亚当的举动被逮到了,他对亚当的声音开了小差,没有真正听进去什么。在一度身为超豪华车库——看那辆宾利就知道了——的工作室里,亚当正在测试奈杰尔那套外出服的极限与局限性,并向奈杰尔做出解释。他知道自己应该集中精神,但亚当以艰深的技术细节比如深入分子结构之类的狗屁来做描述,让奈杰尔一点劲也提不起来。他在心底仔细检视了亚当的眸子是怎样随着他当天穿的衣物或者他面对光线的角度而从蓝灰变幻为海沫般的青绿,或者他的皮肤是怎样的柔软,并深感心折。不知道是没有意识到、或者根本不在意这举动的无礼性,奈杰尔经常久久凝视着亚当,时不时还摸摸他这里那里,仿佛一次又一次确认他是不是真实的。 
 

【戳戳戳戳戳我

 
“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在自我诱导的朦胧中,奈杰尔努力想搞明白亚当对他讲的液态氧、以及长期保持某种特定呼吸模式的必要意义。他什么都没弄清楚,只知道亚当认为它非常重要。 
 
“我会像福音书一样恪守你每一个字的,”奈杰尔撒谎道。亚当相信了他,尽管并不明白奈杰尔这种时候扯起神学来做什么。亚当尽力了,但他无法解释奈杰尔如今的状态。换了其他任何人肯定都能看出奈杰尔在胡说八道、叫他见鬼去。这就是跟亚当在一起最糟糕同时也是最美妙的地方。奈杰尔可以做他自己。只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真实的他是个可怕的、又惨不忍睹的存在,从内至外都被生活及自我折磨折腾得伤痕累累。 
 
“噢。好吧。那么你这就重新穿上我制作的这件防护服……”亚当点点头,打算投入今天的下一步计划,却见到奈杰尔惊得陡然一震。亚当不明白奈杰尔的反应所为何来,为什么他瞪大了双眼、抿紧了嘴唇。他看起来很烦恼,但亚当不明白原因。 
 
“你他妈到底在说什么?”奈杰尔完全不想推断出亚当的意图。见鬼,他错过了非常重要的部分。 
 
“冬天很快就要到了,只剩下几个月时间,我们需要抗寒睡袋跟其他专为寒冷天气制作的生存野营装备作为储备,以防供电系统突然罢工。并且如果找不到保存工具,花园里的水果跟蔬菜很快就会腐烂。我们需要密封玻璃罐、果胶、醋……”说着,亚当叹了口气。看来奈杰尔根本没有集中注意,于是亚当不得不将今天的工作安排从头到尾再复述一遍。 
 
“我们不能到外边去。”奈杰尔的语气如此确凿,亚当骤然困惑又惊诧了一把。 
 
“额……不,我们可以。”大眼瞪小眼了好久,亚当说道。他们俩的思路完全背道而驰。 
 
“你明白我的意思。那些玩意儿在外面呢。”奈杰尔重重咽下一口口水,都能听到自己喉结作响。他觉得仿佛有什么毛骨悚然的东西开始爬上他的背,紧紧粘着他,压得他直不起身来。 
 
“是,他们是在那儿,每天每天都在呢。只要我们出门时做好必要的防范,然后进到镇子里,傍晚之前就能安全返回。步行到达科林斯要花上2小时39分钟,那是最近的城镇。关于我们需要的东西,那里应该有充足的储备。住在镇上的人们对密封玻璃罐或腌渍等保存方法不感兴趣。我们现在就该出发了。手电筒之类的光源会吸引丧尸,天色暗了就不容易从他们中间穿行了。”亚当絮絮叨叨的,显然不为所动。他说得轻巧,就像在讨论交通状况似的。“否则,我们就得步行去格伦福尔斯,那里离这儿有13英里远,差不多要走上六个钟头。” 
 
奈杰尔这次每个字都挺清楚了,他咽下汹涌作呕的胆汁,亚当说的是去镇上他妈的晃悠一圈来一趟大采购。这是去补充补给,所有想活下去的人都必须这么做,无论喜不喜欢。但是见鬼,看死人亦步亦趋、跟死人接踵摩肩,实在太过艰难。 
 
“你看起来很心烦。你是在心烦吗?”在耳畔渐渐开始鼓噪的白噪音下,奈杰尔听到亚当如是问道。 
 
“不,这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你看不出来吗?”奈杰尔咕哝道。他攥紧拳头、指尖扎进手掌好让自己集中精神。 
 
“看不出来。”亚当的回答让奈杰尔抬头望过来。亚当的表情一如既往,仿佛对他们的谈话主题毫无兴趣,风平浪静地盯着奈杰尔肩头后面的某个地方。见他妈的鬼,艾斯伯格症,奈杰尔提醒自己。他出去时一定要找本这方面的书来看看——不经意想到这里,奈杰尔抑住一阵歇斯底里的笑。 
 
“如果不愿意,你没必要一起来。”亚当建议道。他不能理解奈杰尔的不适之处。只要保持谨慎,出去是相当安全的。他闪烁的眼神掠过比他略高的男人,尽管奈杰尔保持面无报请但亚当还是注意到了他的身体语言,他僵硬得像是石头雕刻成的一样。 
 
“你不能自己一个人到外边去!”奈杰尔怒冲冲瞪着亚当,咆哮出声。 
 
“不、不,我可以。我之前出去过很多、很多次了。”亚当结结巴巴起来。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并没有太多选择。无论奈杰尔是否同意,亚当都想做最坏的打算。冻死跟被吃同样都不是他愿意得到的下场,幸而只要合理规划、做好预防措施,两者都是可以避免的。“你不一定要去,但我必须做这个。” 
 
“为什么?”奈杰尔强迫自己以半正式的口吻问道。否则他会大吼出声、让无法理解他情绪的亚当受到惊吓。 
 
“我刚刚告诉你了。我们需要……”亚当又开始了,他的一脸迷茫让奈杰尔简直想要尖叫。 
 
“我听到了。我知道,我知道了。”奈杰尔开口时声音很小,但最后音量越来越高。亚当不由得捂住耳朵,一双蓝眸瞪得大大的。“艹,我艹, 我艹!” 
 
“你为什么要大喊大叫?你在生什么气?”亚当面朝奈杰尔不断后退,直到背部撞上车库的墙壁——墙壁上是他铺设的双层隔音棉。他跪下身来,双臂抱头,将自己尽力缩成小小一团,奈杰尔则以气音用数种不同语言咒骂起来,满怀愤怒、以及恐惧。还在城里的时候,在来这里的路上,他在远处围观过太多次幸存者们像这样彼此攻击的场景。相较死者亚当更畏惧活人,这就是他为什么不允许奈杰尔、也不允许他自己随身带把枪的原因。与此刻别无二致的场景在他的记忆中鲜活得历历在目。 
 
“我没生气,”奈杰尔压低了声音,他注意到亚当的躲藏的动作和古怪的精神状态——仿佛害怕会遭到奈杰尔的殴打。奈杰尔收拾起情绪,咽下让自己恶心麻木的恐惧,蹲下身体双手撑地、好尽量显得体型不那么具有威胁,爬到亚当身边。“艹,我没事。对不起,亲爱的。我不该对你大吼大叫。我没有生气,我向你发誓。” 
 
奈杰尔将亚当拥入怀中,喁喁不休着道歉的话语,好不容易才让亚当放松身体,再次看他。他将亚当抱在膝上,向他额角发间印上络绎不绝的轻吻,温言抚慰。 
 
“既然你如此忧虑,我宁愿你留下来。你会成为我的累赘的。”亚当任凭奈杰尔抱着他一起摇晃。 
 
“我他妈才不要在你出生入死时像个没用的娘们(cunt※1)一样躲在这里。”奈杰尔忍不住厉声反驳,吓得怀中的亚当浑身一震。奈杰尔拥紧了他,再次道歉、继续摇晃起来。然而有一点、奈杰尔勿容质疑。无论他有多么恐惧,也不愿意让这孩子将他当成废物一样看待,让他独自外出、坐实自己的懦弱。 
 
“那个咱们俩都没有的生理结构跟这事儿有什么关系?”亚当眨巴眼睛,离题千里。奈杰尔的情绪跟话语还真是难以捉摸。 
 
“见他妈的鬼了。碰到书店之类的地方记得提醒我停一下,因为我多半会忘掉。”奈杰尔叹了口气,埋头在亚当肩膀,苦笑起来。 
 
“哦,好的。”亚当说。看来他们又回归之前的轨道了,不过一如既往地,亚当对奈杰尔诚实得彻头彻尾。如果奈杰尔真的那么害怕,亚当不希望他陪伴自己。亚当见证过无数次恐惧引发的灾难,它总让人们犯下弥天大错。“如果能让你感觉安心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件武器。” 
 
“好吧,正合我意。你有什么武器?”将真正想要争论的话题搁置一旁,奈杰尔如此问道。对于无法拥有任何枪械他仍然耿耿于怀,不过亚当对这个决定相当坚持。奈杰尔好奇亚当到底见过或者经历了什么让他这样顽固。他放开亚当,让亚当将他拉起来。 
 
亚当忙碌行动起来,奈杰尔发现他的想象力真是天马行空。亚当展示给他看房间是他生平仅见、简直叫他叹为观止,前家用办公室的每个角落都填满了锐利又野蛮的玩意儿。奈杰尔尤其中意那只球棒,它最粗大的部位整齐地排列着一列列瓦楞钉,密集到其最佳击球点上几乎形成一面尖钉的铠甲,木柄本身则被钢丝线缠绕加固、并以焊接固定住。手柄处以编织皮革给箍住,把手末端的瘤同样覆了皮革,并以长钉固定。奈杰尔瞬间就对它一见钟情。 
 
“简直是他妈的量身定做。咱们可以回到最初的议程上去了。” 
 
第六章完 
 
译注: 
※1: cunt n. <忌>阴×道,女性阴×部;(辱)讨厌鬼,王八蛋。亚当不解其意,将它理解成解剖学上的生理器官了。这个词身为侮辱性言辞是非常恶毒的,跟bitch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未校对,有虫见谅。

评论(2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