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二章:日常工作(上)

今天在威尔的课堂上,受训学员们无不聚精会神。倒不是说他们平时有所懈怠,只不过大家都对范海辛※1连环谋杀案兴致盎然——这别致的绰号是拜弗莱迪·劳兹所赐。他能感应到学生们的注意力如同活物一般,沿走廊蜿蜒爬下,伸出贪婪的手掌使劲压榨他的大脑。

范海辛连环谋杀案拥有一切令大众为之神往的必要要素:毛骨悚然同时极具讽刺内涵的生动造型,以及专门捕猎吸血鬼又一直逍遥法外的连环杀手。它共鸣了人类内心潜藏的、或者也许藏得未必有多深的、对不死一族的成见。当人类失却了同情、无法将受害者当作同胞看待,就更容易陷入纯粹的震撼与敬畏。一想到接下来分派给学生完成的论文里必然会出现的长篇累牍的不知所云,威尔就一点儿也提不起劲来。

鉴证科是个好地方,他恋恋不舍地回想。他怀念在鉴证科工作的日子。他喜欢在鉴证科工作。在整整三年的日子里,他是部门中唯一的吸血鬼职员,不过他到现在都怀疑有没有人注意到这个问题。那些出于自身意愿上晚班的人或多或少都略有古怪之处,比如以他观察所见,约翰,从来只吃切得四四方方的食物;卡瑞娜,拥有世界上最最不合时宜的、病态的幽默感;丹尼,拥有一个没人见过的女朋友,所有人都怀疑所谓女友可能是个充气娃娃;艾米莉,则是几乎从没开口说过话。至于他自己,威尔·格雷厄姆,从不与人眼神相交、讨厌一切身体接触。

现在,这儿,所有人明了他的境况——吸血鬼的能力甚至深化了他心理侧写的天赋。他们说他是个‘会读心术的侧写师’。他是‘那个能够洞察你的灵魂、将你一览无遗的吸血鬼’。

在这儿,他需要将自己的技巧倾囊相授。

威尔根本不明白,要怎样才能将自己天生的怪才教会别人。不过学生们貌似将通过他的课程看做了一项某种具有象征意义的仪式。

说不定他现在在学生中也有些威信了。没有人在办公时间来骚扰他。他引此为豪。

“这一轮的第三名、也是最后一名受害者是贺拉斯·加德纳。”威尔说。他摁下遥控器,切换到下一张幻灯片:一对面相年轻的夫妇摄于最近的家庭照片。“照片上的女性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尊长※2,名叫简·加德纳。受害者未能在日出之前返回家中,于是她报告了他的失踪。三天后他在一家纺织工厂被早班工人发现。他遭到了剥皮,剥去的皮肤被制成一件外衣,套在了他身上。”

再下一张幻灯片倒没有血腥得特别厉害,因为贺拉斯·加德纳的尸体中已经没剩下多少血液了。

“法医确定加德纳先生被杀的时间在遭到绑架的四十八小时之内,这一点与另两名受害者相同,也与从前每一轮谋杀的受害者们一致。”范海辛拥有此类凶犯身上相当普遍的特质:外科技巧、施虐狂、糟糕的幽默感、高智商,但除此之外别无其他。没有能够辨别他的身份是人类还是吸血鬼的特征,这一点将对他的侧写又提升了一个难度。

威尔抬眼一瞥,立刻就后悔了。他看到杰克杵在讲堂最后排的位置。杰克抬起下巴似乎向他点头示意,威尔则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然而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杰克身心疲惫,却因为某件事而暗含雀跃。他负责的某件案子有了进展。他妻子有些不妥却闪烁其词,不肯直言相告。说不定她是有了外遇。也许他苦苦寻觅的案件突破口就在这里,只要他能说服格雷厄姆帮忙。该死,他最讨厌力劝别人完成他们本该乖乖去干的事儿……

威尔笨手笨脚地摸索了一会儿讲台上的纸张,试图将脱轨的思绪列车导回正途。

威尔揉揉眼眶,手指将眼镜向上顶了顶。他感觉脑袋嗡嗡作响。“范海辛连环谋杀案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特点:他小心翼翼地避免受害人的死亡。至少要让他们苟延残喘到他决定取其性命的时候。许多对吸血鬼而言足以致命的伤害同样会对其他生物造成致命影响:比如焚烧、木桩穿心、斩首。反之,对人类致命的威胁却不一定能对吸血鬼造成致死伤害。这就使得范海辛得以随心所欲地尽兴对他的受害者进行折磨。加德纳先生是被活生生剥去皮肤的,但致死原因却由于器官被摘除而混淆不明。”

“直到受害者被公之于众,大部分情况下FBI行为分析部甚至连这些人的失踪都一无所知——因为这事儿是失踪人口调查部门的职权范围,不归我们管。由于他的受害者都是吸血鬼,有时候甚至都没有人汇报他们失踪。既然如此,范海辛为什么不将其受害者多留一段时间呢?我希望你们使用至少两千字将自己的想法表述出来,在周五前交到我桌上。下课。”

学员们将笔电跟笔记本之类物品塞回书包,迫不及待地赶赴晚餐、投奔卧床的怀抱。威尔本身的偏头痛就够他受的了,他才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面对哪怕一丝讨厌的日光。他只在天色全暗之后授课,仅此而已。这就意味着所有自愿或被迫修习他某门课程的学员不得不在日落之后还要出来。冬天那几个月倒不会很晚,但还是够呛。

他将资料往自己包里塞,自欺欺人地装作看不见杰克如摩西分开红海般穿透人流向他而来。一份文件夹落到威尔桌面,弄乱了他的文书。

“我希望你加入这个案子,”杰克开门见山地说。“命案,白人男性,死亡。”

威尔满怀渴切地看了看门上方的出口标识,为了终结这份苦难而将铅笔戳入自己心脏仿佛不是个好主意。“我相信死亡确实是命案的必要元素,杰克。所以它才被称作命案,而非破门入侵。”再说,他所有的铅笔都是自动笔,没有木杆。

“我的意思是被害者是你们中的一员。”

“比洛克西贫民区来的乡巴佬吗,长官?”

“别太自以为是,威尔。被害人是个吸血鬼。迄今为止已经有四名被害者了,全是吸血鬼,初出茅庐的那种。”

威尔草草翻阅了一下文件。“见鬼,”他说。“但是范海辛刚刚结束他本轮的杀人周期。”片刻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先入为主了。

范海辛是一个享受折磨其牺牲品的虐待狂。他向来亲力亲为。而这份文件里威尔看到的伤口全都是自戕。这名新的杀手已经以魅惑手段控制了四名吸血鬼,并操纵他们自我折磨至死。对方一定具有非凡的思维操控力,才能穿透万物天性的自我保护本能。他还不知道你拥有迷惑吸血鬼的能力。什么乱七八糟。他闭上双眼,头痛欲裂,颅底与太阳穴都如遭锤击。

“就是这样,”杰克说。“这是个新人。他们管他叫隐身人。”

“什么?”威尔摩挲额头,“还有目击证人?”

杰克怪怪地看了他一眼,威尔解释起自己问题的由来。

“以魅力迷惑必须通过眼神接触才能实现,”威尔如是说,尽管现在他已经不再完全确信这一点。“所以这名凶犯、这个隐身人,就在案发现场。既然人们称他为隐形人,那就意味着没有人见到他,言外之意却有本应能见到他的第三方在场目击。”

“没错,”杰克答道。当威尔将自己的思路向他娓娓道来时,他看起来似乎舒畅了一些。“每个案发现场都有目击者在场,但他们也受到了魅惑,他们可以描述事情的经过,却无法描述出凶犯的样子。我现在进退维谷。他们全都希望他能被绳之以法,但是没有一个愿意与FBI交流。”

“你的意思是,没有一个愿意与人类交流。”威尔心烦意乱地说。他已经没再看那些照片了。自从被转化之后,他开始摸索着使用一些应对措施,他必须聚精会神才不至于迷失在犯罪现场,迷失在往昔的幻象之中。

他将全部精力集中在思绪里的那条河流。它从前总能将幽灵阻挡在岸边,可现在已力有未逮。

“这不在我的专业范围了,”他合上文件夹。

杰克像个下一步就能将军的棋手。“我们已经有了鉴证侧写。这只吸血鬼至少已有三百岁年纪——说不定最少也有五百岁了。到达三百岁以上的吸血鬼是数得出来的,我们得到情报说他们绝大多数即将前往某处进行一次集会。我需要你的帮助,”杰克说。“我需要你在这次集会中做我的内线。”

那条河流,威尔的河流,他的安全之所,奔涌着鲜红的血、鱼儿全长出锐利的牙齿。威尔将文件在桌面上推还给杰克。“首先,我连一百岁都还没有。其次,吸血鬼都看重血系,而我没有。他们连让我知道这该死的集会在哪里举行的机会都不可能给。”

他几乎立刻就后悔提出了如此详细的反驳。杰克面上显出自命不凡的表情,威尔心底一沉,预感马上被将军的人就是自己。

“对汉尼拔·莱克特你了解多少?”杰克问道。

在认识杰克的这些年,威尔眼看着他衰老了不少。如果威尔与他同步慢慢变老可能还意识不到这一点。但是不再继续老去的自己清晰地看到杰克有朝一日终将逝去。威尔感到一股奇异的眩晕,仿佛地面在脚底张开了大口。他向来已习惯孤独,然而未来在他面前展开,前面什么都没有,空无一物。

“谁?”威尔虚弱地出声问道。

杰克快速翻阅交给威尔的那份文件,停在一页从报纸社会版截下来的照片上。照片有三个人——两个男人,都在四十至五十岁之间,一个女人在三十六七。威尔认出那位女士是阿拉娜·布鲁姆。照片上钉着一份科学论文。这页纸的最顶端手写了一个地址和电话号码,是阿拉娜的笔迹。

“汉尼拔·莱克特。”杰克轻轻敲了敲这张照片。“他是这一带的知名人士,在他们那些圈子里。他拥有参与集会的资格,并且同意与你见个面。说不定他能给FBI一个面子,带上你一个。”

以威尔的经验,FBI可从来不承你的情。它只会颐指气使地命令你。

“从你措辞的方式,我感觉他一定是个相当有分量的人物,杰克。”威尔说。

【第二章一半的TBC】

译注:
※1:范海辛,文学故事中最早出现的吸血鬼猎人的名字。同名电影由狼叔主演。
※2:尊长(sire),应该是创造者、转化者的意思。

评论(1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