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二章:日常工作(下)

汉尼拔·莱克特,在这张黑白照片上看起来毫无特殊之处。他身穿的晚礼服看起来很高档。他的发型没什么特别的。他的注意力明显倾注在阿拉娜身上,对这张照片的拍摄者置若罔闻。能上社会版面的男人们多半总会确保将手表露出来给人看到,可汉尼拔·莱克特甚至戴都没戴手表。

“他有多老了?”威尔问道。

“够格了。”

就是说杰克也不知道。又是个不妙的消息。

“我们需要他的协作,而我们得到交涉机会的唯一原因是阿拉娜·布鲁姆帮忙作了介绍。显然他曾是她的导师。”

威尔皱起眉头。“阿拉娜·布鲁姆并不是吸血鬼。”

“不是,不过看来她与其中之一是好友,而且他还愿意看在她的面子上会一会你。天知道她是怎样对他讲的,”杰克含混地咕哝了一句。威尔努力克制住遭受冒犯的不悦感。“美国境内的这次集会就是他透露给我们的。我们了解的全部消息就只有这么多了。他们的会议地点在我们的司法管辖区,所以我们才拥有了这样一次机会。要是你惹毛了莱克特、让他临阵反悔,他就可能会让我们的整个计划泡汤。”

“所以千万别惹恼他?”威尔说,“我可什么都不能保证。”他收起文件,叹了口气。“是他主动向你伸出橄榄枝的吗?因为如若其然,他就拥有了重大作案嫌疑。”

杰克拍了拍他的肩膀。“莱克特有不在场证明。有很多证人可以证明,在费城与芝加哥那两件案子发生时莱克特正在巴尔的摩出席社交活动。别担心了,他绝对安全。”

“好吧,”威尔说。“知道了。”

他在匡提科磨磨蹭蹭拖了很久,绞尽脑汁想怎样才能摆脱这个任务,最后还是钻进车里出发了。驶到杰克交给他的地址并没有花太久工夫,但他到达时已是将近午夜。威尔饥肠辘辘,脑袋生疼。

转化之后他找过一个医生,那医生说吸血鬼是不会头痛的。威尔告诉医生他是个蠢货,然后就闪身走人了。

要说与从前的区别,威尔的头痛比身为人类时还要严重得多。与他人眼神相对而不迷失自我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他必须使用一些精神手段才能让自己不至于游离于现实之外,然而这种拉锯让他头痛欲裂。要是阿司匹林仍然有效该多好。

汉尼拔·莱克特的家是座大房子,拥有数目多到惊人的巨大窗户。威尔犹豫了一会要带上自己的书包还是留在车里,最后决定空手上前,按响门铃。片刻之后汉尼拔拉开了门,他与威尔预料的完全不同。威尔也不知道自己原本抱持的期待是怎样,但汉尼拔就是出乎意料。他身上有种独特的沉静气场。当他动作时,仿佛一座雕像突然拥有了生命。他的存在有一股重量感,一种引力,让威尔惊诧不已。

“你一定就是威尔·格雷厄姆,”汉尼拔说。他有一副东欧口音,见鬼地穿着一套正装。

威尔观察得知,有些吸血鬼对他们逝去时的年代念念不忘,以着装来纪念。有一些则是假装显得自己资历很久。汉尼拔穿的格子西装加佩斯利花纹领带的配色在维多利亚时代就不流行了,自阿尔伯特亲王去世以后※3。

如果汉尼拔拥有出席集会的资格,那他就至少有三百岁了,绝不可能是在维多利亚时代转变的。所以要么他是真心热爱佩斯利花纹配格子被广为接受的那个时代,要么他对别人对他年纪的误解乐见其成。

威尔意识到他对汉尼拔的领带盯得太久了些。“嗨,”他笨拙地打了个招呼,伸出一只手来。

“根据传统礼仪,如有必要可以与人类握手,但与我族同类之间是不可如此的。”汉尼拔实事求是地说。无论他对威尔无法与他视线相交有没有意见,总之他没有诉之于口。

他的语气更像是在温和地避免一场社交上的尴尬失仪,而非对威尔加以训斥,然而威尔还是觉得羞耻感满满涌了上来、浓重而窒息地漾在喉间,仿佛旧时那个刚来到富裕北方的的南方穷孩子:不知道该怎样做事、怎样说话才合适,总是在出错。

威尔双手插进裤兜。“感谢你好心为FBI提供帮助,但是我对吸血鬼上流社会的了解还不如对俄罗斯监狱刺青的密语懂得的更多。我敢肯定一定会有更懂规矩的——”

“我猜这就是克劳福德探员希望我们进行合作的原因,”汉尼拔圆滑地打断了他的话,“你们有许多罪案细节希望咱们协作解决,而我对你们需要侧写的人了解很多资料,也有在他们之间长袖善舞的手段。”汉尼拔斜跨一步,给威尔让开路。“不要过早放弃,先让我们试试看能否合作愉快。快请进。”

房子内部给人的感觉跟从外面看来一样宏伟壮观。这儿有许多镜子,还有新鲜的切花,不过镜子全都拥有颇具压迫感的镀金镜框,而花朵则颜色暗沉、与锐利的细枝和骨片错综复杂地纠缠在一起。墙上挂的艺术品风格怪异,文雅却叫人心神不宁。也许汉尼拔一度曾装腔作势过。然而现在自然没有那个必要了。威尔意识到汉尼拔独特的沉静感是因为他只在需要说话的时候呼吸。

虽然威尔的心脏已经不再跳动,他也确信无疑自己不再需要氧气,可他仍然在呼吸。他从未遇到过不呼吸的吸血鬼。这是一种习惯——植物神经反射——难以动摇。当然,威尔见过的吸血鬼都很年轻,要么是在排队领血的队伍里,要么是因为各式各样的麻烦进到警局拘留所的人。

他跟随汉尼拔穿过房子,来到客厅。抛开装饰不谈,这间房间非常舒适,靠墙的书架,壁炉里已经燃起火来。汉尼拔指引威尔坐到一把本应出现在某间博物馆里的椅子上,但它坐起来感觉很舒服,仿佛实用性才是第一位的。

“愿意来点酒吗?”汉尼拔停在餐具柜边,开口询问。

威尔挑起眉毛。“我不喝……酒,”他说。汉尼拔点点头,仿佛这也算是个回答。“从一部电影里看到的,”威尔脱口而出,“我们……我们不能。”

“我们不能吗?”汉尼拔反问道。他已经开启一瓶葡萄酒,正在醒酒。那瓶酒在威尔看起来像极了鲜血,但他接过了汉尼拔为他斟的那一杯。

“慢一点,”汉尼拔坐在威尔正对面的位置。“你上次小酌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吧,对吗?”

“我死于,额,转化的时候,大概是十年前。”威尔说。“是啊,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喝过了。我一生中最久的戒酒期。”在他还是个孩子时,父亲就喂他喝了第一口啤酒。第一口真正的鲜血滋味是在医院里。他将第一袋血扔到那个身为他吸血鬼生涯的假释联络人的白痴脸上,威尔到现在还洋洋得意地暗自骄傲,他确实砸中了那小子。他过了整整两天才屈服,接受了自己的新食谱,到那一刻他已经饥渴难耐到恨不得要饮自己的血了。

他轻晃杯中酒液,浅尝一口。它尝起来确实是葡萄酒的味道,却要比葡萄酒甘美成百上千倍。他努力不要让热切的感恩之情溢于言表。喝了这么多年的预包装动物血液之后,这是他此生尝过最无上的美味。他强迫自己小口啜饮,不要狼吞虎咽。

“谢谢,”然后他问道,“将所有古老的、位高权重的吸血鬼们聚集在一起,这主意难道不是太疯狂了吗?”

汉尼拔交叠起双腿。这套西装让他显得比实际更加壮硕,威尔懒懒地注意道。汉尼拔腰窄腿长,但西装的图案模糊了这个特征。“这不过是北美区的聚会,每五十年才举办一次,允许前后有些误差。还有更加超越国界的世界性聚会,每隔,噢,三百年左右举办。你说得很对。在狭窄的地方聚集太多……桀骜不驯的个体可能会惹出乱子来。不过,这种集会有一举三得的目的。我们聚起来点名,看看最近有哪些重要人物去到了欧洲大陆,哪些仍留在这里,谁还活在这世上——”

“我还以为咱们是不朽的。”

“也许吧,”汉尼拔说。“我从没听过说有任何吸血鬼自然死亡的先例,但那是因为死掉的那些要么是被杀,要么自杀了。”

这话题太过深入了,威尔一阵心慌,他在匡提科不是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没错,他一点儿也不意外大多数吸血鬼因自杀而丧命。

“第二个原因是吐吐苦水。有些事情在公正的旁观者面前说个清楚是最妥当的。而最后一个原因,”汉尼拔从自己杯中轻啜一口,“所有人其实都很孤独。集会是个互相交际的借口。”

温暖的酒液在威尔腹中发酵,让他的胆子壮了起来。“你为什么要帮FBI的忙?”他问。“说实话。”

“实话?”汉尼拔说。“我很好奇让布鲁姆医生倍感兴趣的那个年轻人。”

“噢,天哪,”威尔说。“她都怎么讲我的?”

汉尼拔放下酒杯,微微倾身向前。“她只说你作为人类才华横溢,作为吸血鬼非同寻常。而这样的你却没有引领你了解新环境的介绍人。我是个心理医生。”

威尔闭上眼睛。“你耍我的吧。”

“恐怕不是,”汉尼拔回答。威尔再度睁开眼睛,但无需观察他也知道汉尼拔在微笑。“我拥有一个二十世纪的医学学位。我认为自己挣得的头衔比世袭的更为优越。”

“你有个世袭头衔,是吧,”威尔直截了当地说。他压根也不想跟那什么才华横溢非同寻常的话题沾边,而汉尼拔貌似也不介意他的回避。

“我很少使用它,”汉尼拔说,“我是个伯爵※4,即便我自己也觉得这讽刺意味实在是太浓重了。”

威尔实在没能忍住大笑起来。“实在不幸。”

汉尼拔微微耸了耸肩,一副‘c'est la vie(人生如斯)’的无奈写照。“幸运的是,我同时还是名医学博士,不用将自己陷入难堪的境地。”汉尼拔轻轻旋转酒杯。“就算不提职业上的兴趣,我也必须见一见你。共情是我们这一族中太过缺少的东西,威尔。尤其是那些转化在——请原谅——在上世纪之前的。我必须会一会这位能够轻易对他人产生设身处地之感的人。”

“你肯定是太无聊了吧,”说着,威尔对上了汉尼拔的眼睛。它们是棕色的,也许吧,在火光下却闪耀出鲜红与漆黑的色彩。如果汉尼拔不眨眼的话,威尔觉得自己就像在凝视雕像。然而这一眨眼让他得知了许多信息量。汉尼拔不喜欢别人举止粗野,不过尽管威尔已经践踏了坦白直率与粗鲁无礼之间的那条界限,他倒觉得他挺让人耳目一新。

威尔突然意识到自己并非面对某个学生,或者某位同事,甚至也不是那些曾经遇到的、没给他带来什么好印象的吸血鬼们。汉尼拔·莱克特足够年长——这意味着他经历过许多大难不死,意味着他相当危险,而且他极有可能拥有强大的力量。这就如同意识到自己刚刚将脑袋塞进狮子嘴里还挑衅了它。

“很抱歉,”威尔说。他从前很少有机会操心这种危险。“我刚才太粗鲁了。”

威尔向天祈祷汉尼拔真心别是他们要找的那名嫌犯。那样可就没法善了了。他小心控制力道,免得捏碎握在手中的酒杯。

汉尼拔故意眨了眨眼睛,切断了两人之间的互相凝视。威尔将焦点挪到自己的镜框,狠狠咽下一大口酒。如果说汉尼拔符合凶手的侧写,那威尔则刚好符合隐身人作案目标的特征。他安慰自己,阿拉娜·布鲁姆跟杰克·克劳福德都是尊重且信任汉尼拔的。

威尔观察到的信息不多,因为汉尼拔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是威尔感觉他有点被逗乐了。“我总让自己保持心情愉悦,”汉尼拔说。“我拥有一份实践性的工作。并且显然,我现在做了FBI的顾问。”汉尼拔另一只手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有节奏地轮流敲击。“我们有太多同族因为无法面对冷酷无情的时光流逝而拥抱阳光。可以这么说,好奇、兴趣,这些才是维持血液奔涌的动力。我们必须与周遭的事物建立联系。”

威尔皱眉看着酒杯。“我是你的‘周遭事物’吗?”

汉尼拔转头凝望火苗。他的轮廓异常醒目,纹丝不动地端坐了一会儿,然后再次活了过来,说道,“你有你独一无二的地方,我对你非常好奇。我愿意帮助你调查研究的进行,赋予你参与集会的资格,将你引荐给合适的人群,只要你允许我向你教授我们的文化与传统。我虽然没有创造子嗣的意愿,但指导他人、成为他人的良师益友会给我带来极大的满足。”

就这样搞定了,威尔意识到,他没能置身事外。杰克希望他去,汉尼拔·莱克特也希望他去。唯一不希望威尔跟一群高阶吸血鬼混迹在一起的人只有威尔自己。没人觉得他的意见有多要紧。

“给我讲讲你自己吧,”汉尼拔提示他说。他笑不露齿,“杰克·克劳福德告诉我你没有尊长。”

杰克是个讨厌的长舌公,威尔想。“谁都有尊长,”威尔说,“只不过在两个普斯普剂※5嗑药过量的吸血鬼撕开我喉咙的同时,我的搭档把他们射成了筛子。谁也不知道哪个才是我的尊长,不过无论是谁,都已经死得无可救药了。”

“容我猜测,你之后接受的教育主要在于如何回归社会。”

“大致就是这样。”威尔饮完杯中酒,汉尼拔起身又为他添了一杯。

威尔遇到过的为数不多的吸血鬼们闻起来只有周遭环境与他们碰触过的东西的气味,但现在与汉尼拔之间的距离比之前那些要亲近得多,现在威尔能够闻到血味——不同于人类的血味。汉尼拔闻起来有历史的积淀、岁月的密度。还有极其昂贵的古龙水。

威尔接过酒时微微转开头去,以免头痛故态复萌。许多情况会刺激它的出现,比如明亮的灯光、过于强烈的气味、还有尝试看穿他人时。“我有一个个案社工,几本‘我变成了吸血鬼,现在怎么办?’的手册,还有每周一次的监督期会面,确认我不会发疯、展开杀戮盛宴。”

汉尼拔的上唇弯成一个微妙的冷笑弧度。“多么……”

“官僚主义?”

“这么说也不错,”汉尼拔说。“你不喜欢眼神接触,是吗?”

威尔耸耸肩,没有看汉尼拔的眼睛。“我会迷失的,”他说。“你知道,转化之后嗅觉会变得愈发灵敏、视力愈发敏锐,跑得更快、跳得更高。所有方面都得到了强化。可是吧,我转化之前是有移情障碍问题的。似乎是因为镜像神经元过剩。这一点同样也被强化了。”

汉尼拔放下酒瓶。“把手给我,”他仍然站得离威尔很近,“请。”

威尔不明白汉尼拔想要做什么——既然握手是被禁止的——迟疑地抬起手臂。汉尼拔握住他的手腕,托起他的手背,掌心向上,将威尔手腕内侧凑到鼻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而他靠得太近、嘴唇从威尔的皮肤上轻扫而过。威尔猝然一动,想拉回自己的手,却发现办不到。汉尼拔的紧握如同钳子一般。

“天哪,”终于被汉尼拔放开时,威尔畏惧地退避开来。他感觉自己全身寒毛倒竖。“握手不是不允许的吗?你闻我到底是要做什么?”

“这就是我们不握手的原因,”汉尼拔说,“太多信息会经由气味,或者触摸泄露出去。你可以告诉杰克我同意与你们合作了。”

威尔将手在牛仔裤上蹭了蹭。“好吧,”他说,“太棒了。”他想知道汉尼拔从他身上得知了什么,但最后还是决定闭嘴,谨慎即大勇,别做无谓的冒险。他有种预感,自己肯定即将面对许多不该发问的东西,因为答案也许会相当恐怖且不可思议。“那么,我们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启程?我需要带上什么?”

【第二章完之TBC】

译注:
※3:维多利亚女王(Alexandrina Victoria)的统治时期为1837~1901年。她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在1861年去世,女王在他去世之后寡居了40年,并且穿了一辈子丧服。
※4:由于史上最著名吸血鬼德古拉伯爵的传说,伯爵这个词经常会被用来戏称吸血鬼(比如第一章的杯杯就这么干了)。然而身为一个吸血鬼,拔叔真的是个伯爵……
※5:PCP(普斯普剂),化学名称苯环已哌啶,别号就是第一章里提到的天使尘。是一种麻醉致幻类药物,有心理成瘾性。

评论(1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