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四章:如今的年轻人

威尔本以为会见到一座巍峨的大礼堂。虽然来这里的飞机上他并未看到规模差不多的建筑,不过本以为是被大雪遮蔽了。然而,准备好的会议地点却是在户外:他们以冰砖为材料层层堆砌出阶梯、并牢牢冻结在一起,建成了一座环形竞技场。其舞台背景则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美景:一望无尽的冻原上绚丽的北极光。

汉尼拔研究了一会儿座位安排,然后领威尔来到了最高层的座位上。在这儿,他能够一览无余,除非从光滑的冰壁攀爬上来,否则没人能来到他身后。而且如果他想发言,所有的人,毫不夸张地说,必须仰视于他。威尔对于分析别人的心理状态太过娴熟,以至于他分辨不出来这种彰显权势的做法在别人看来究竟是明目张胆还是潜移默化。他不置一词地坐在汉尼拔身边,为了保护衣物、座位上铺了一层软垫。

每个望向汉尼拔向他礼貌致意的吸血鬼都目光深沉地打量威尔。威尔感觉信息的洪流疯狂地奔涌过来,几乎将自己碾压得支离破碎。数百年又数百年的信息量不断向他冲击,在每个人身上,他读到了经年累月的血腥与死亡。连空气中都充斥着他们力量的残像,弥漫到近乎饱和。

他闭上眼睛,不顾一切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能力。在他身边,汉尼拔就像一块礁石,暴风雨中的灯塔。威尔靠到他身上,从肩到髋、半只身子紧紧挨着他。汉尼拔捉起他的手,让他紧紧抓住自己,直到眩晕感过去。

他意识到汉尼拔正在呼吸吐纳,如节拍器般沉稳恒定的节拍。威尔的身体回应着这份节奏,惊恐渐渐平息下来。

“心理医生,”说着,威尔松开紧握住汉尼拔的手,如果对方是个人类的话,早已指骨尽碎。“果然。”

汉尼拔挑起眉头,停止无谓的呼吸之后他的胸膛立刻沉寂下来,不再起伏。“你需要集中精神,”他说,“你没有什么问题。我们有的是时间,一个一个来。”

一位红围巾包裹住头发的女士登上了舞台。

“珍缇娅娜,集会的仲裁者,”在她向大家致辞时,汉尼拔低声告知威尔。她宣布会议正式开始,让大家开诚布公。“她来自达尔达尼亚的世系,不过他数年以前已经永远辞世了。所以她现在是她那一支血系的首领。珍缇娅娜大约一千三百多岁。备受敬重。我认识她许多年了。她是个很老派的人,却没有行为残酷的倾向。”

威尔盯住她的鞋子,不敢冒险凝视她的眼睛。“某些人对出席人选颇有怨言,”她扫视全场,开门见山地说。威尔能感觉得到,她的意识如探照灯般从他身上掠过。“你们之中有些人对允许随扈进入的行为达了不满。”

汉尼拔在实际并未呼吸的情况下给人一种长叹了一口气的印象。“当然了。”他靠得那么近,嘴唇在威尔耳畔若即若离。“没人喜欢独自旅行,他们都想炫耀自己的世系,但同时又没人愿意看到别人的后裔列席在场。”

不多久就有一个身穿昂贵西服的男性吸血鬼站了起来,怒气腾腾的。

“那是克劳德,也是他这一支的第一人。瞧他那副自矜的气派,”汉尼拔说,“他宁愿别人觉得连上帝用泥土造人都是采纳了他的意见。他装腔作势显得自己仿佛已经有两千岁似的,但我在他的尊长制造他之前就认识她了。他最多四百岁,还能找个零。”

“噢,才四百岁,”威尔干巴巴地说。他暗自记下汉尼拔、以他自己的话为佐证,起码不止这个年纪。“其他人为什么不攻击他这一点?”

“他的尊长是个非常注重隐私的女人,即便以我们的标准来判断。大多数吸血鬼根本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转化他的,只知道他不到一千岁,却无从证实。”

“这儿有人知道你的年纪吗?”威尔问道。

汉尼拔示意他噤声。“这个我要听听,”他说。

“本届庄严集会的入场规则并未得到严格贯彻,”克劳德说道。他的语气满腹牢骚,令人回想起总爱抱怨‘如今的年轻人啊’那些人类。“曾几何时,我们之中只有最为强大、永生不老的那些人才能得到邀请。现在这地方散发着雏鸟的恶臭。未经审查。未受考验。活不活得下去都难说。”

“曾几何时,”汉尼拔柔声说道,然而每个人都能听到他的话。“我们群居为生,动物般过活。”

所有人都转向汉尼拔的方向,抬头看他。投往这边的注意力太过密切,威尔不禁缩了缩身子。没人料到汉尼拔会携伴出现,显而易见。在赤裸裸的敌意面前,威尔再次被提醒到,这儿大多数——如果不是所有——其他吸血鬼都能在闪念之间轻易夺去他的性命。

汉尼拔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曾几何时,我们拥有封地与农奴,无人胆敢反抗我们。我们覆灭整个部落,滴血不留。我们如神灵下凡,行走于大地之上。我们被当做巫师处以火刑,被木桩钉死在坟墓里。如今女人穿紧身裤与高跟鞋,而不是男人了。黑死病未能让我们的猎物遭受灭顶之灾。他们发明了人造卫星与闭路电视来监视我们。许多事情都和从前不一样了。一切都变了。”

“我们没有变,”克劳德厉声反驳。“我们是永恒的。”

汉尼拔勾起嘴角。“荒谬,”他说。“奇拉德在哪儿?沙乐华在哪儿?还有丽芙卡,还有乔安?他们都离开了我们,所以我才能站这里,所以你才能站在这里,大放阙词。”

又一名吸血鬼站了起来。她是个孩子,不超过十岁,最多十一。有人将一个孩子给转化了。威尔感觉胸口有些难受。

她起身的动作与汉尼拔一样优雅流畅,但她的表情是坦率而毫不掩饰的,反之,汉尼拔则是戴有一张无法穿透的面具。她怒火中烧。威尔对上了她的眼光,看得出她想干掉他,以儆效尤。与血统如汉尼拔这般古老而强大的吸血鬼待在一起的人应当是有岁月积淀的,充满修养的。然而他却带来一个几乎跟人类差不多的小子,他这是要做什么?威尔能够感觉到她的困惑与失望,不过更多的还是阴沉沉的、令人窒息的愤怒。

“你给你的血统蒙了羞,就带来这么一个……雏儿,把他领入我们的心脏地带,还指望我们能接受你的判断?”她龇牙咧嘴,威尔都看到了她露出的獠牙。“如果你这么喜欢屈尊俯就,那就行行好,在你自己的领地上偷偷这么干,别来碍我们的眼。”

汉尼拔翘起腿来,一手抚上威尔大腿。比威尔能够接受的程度高了那么一两寸。威尔克制着没有扭动身子。

“我不需要你们任何人的接纳,也没必要征求你们的意见。威尔·格雷厄姆是我的伴侣,如果任何人对此有异议,可以光明正大向我发起挑战。”

她冲他咆哮一声,却在身边另一只吸血鬼的劝说下坐了回去。他们是爱人,威尔看得出来。那个孩童之身的吸血鬼有一个成人的男性同伴。要威尔猜测的话,他会说她才是两人之中更年长的那个,然而剧烈的反感挥之不去。她看起来就像是个孩子,天知道吸血鬼的转化在大脑发育阶段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威尔无视了胸口的翻搅之意,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会议上来。

汉尼拔坐得如同君临王庭,其他人全都扭过身子来看他。“禁止我们的后裔参加这些集会是愚蠢的行为。年龄的限制是为了让有发言权的人说话,但这样下去传统如何延续?我们的生命越来越短暂了。上一个三百年里转化的吸血鬼没有几个能活到参会的年纪。时代变了,我们必须与时俱进。”

“向前发展并不一定要打破传统,”一个女人站起来说。“也许可以考虑召开次级会议,允许后裔们参加。那样的话,这里可能——”

“滑天下之大稽,”另一个男性吸血鬼说。“我们不能冒险召开再多的集会了。愚蠢之极,绝对会发生血流成河的惨剧。”

在这之后太多人嚷嚷了起来,努力提高自己的音量,没谁在意别人都说了些什么。

“那孩子是谁?”威尔问道。

“艾玛兰萨小姐?”汉尼拔的手微微动了一下,只让威尔再次感觉到了存在感,却没有真正挪动位置。“是她氏族的第二顺位,不过我这次没有见到她的尊长,加曼娜。有可能她已经是首席了。艾玛兰萨差不多有三千岁了,不过她的氏族势微力弱。他们转化了太多幼童,血液中没有承载足够的力量……”

最后终于以投票来决定,当争吵愈发严肃起来,珍缇娅娜不得不维持秩序、避免血溅当场。允许后裔出席的提案得到了通过,不过是有条件的。大家一致认同过段时间再来商讨具体的规则与章程。各大氏族和家族将委派代表前往某个中心场所。这么说有一个议会,威尔想道。

威尔留意了所有投反对票的人。他们也许会屠杀幼崽、或者遗弃子嗣,但隐身人也有可能会故意投票支持后裔,以撇清嫌疑。

【第四章还剩一大半的TBC】

评论(1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