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四章(下)


他们解决了几例领土纠纷,两桩非法偷猎——在人群中激起不悦的窃窃抱怨——并有三场决斗当众被宣布。汉尼拔继续低声为他旁白,向他告知起身说话之人的姓名与背景,不过他已经快弄不清楚了——那些血系与支系、子嗣与尊长、同伴及其他关系全都纠结在了一起,拧成一团乱麻,威尔不知该从哪解开。

“那范海辛呢?”见似乎所有人都无话可说了,科密达夫人问道。“看来没人能带来新的情报。如果任由那家伙将我们的族人与后裔整成那副滑稽模样还置之不理,我们难道不忝为长老?又怎样还有脸声称自己有能力守护全族?”

“他肯定是个人类,”另一名吸血鬼说。“有时候是内脏被摘除,有时候是肉,不一定取血。他要是吸血鬼的话要内脏有什么用?”

“可以误导我们他是人类,”有人反驳。

“当做纪念品,”又一个接了话。但其他人貌似觉得肉跟内脏作为纪念品实在太寒碜。威尔突然被一股冲动所困扰:以当代的协议与标准来衡量,他们之中多少人都能被称之为凶手?汉尼拔捏了捏威尔的腿。

“别这样,”汉尼拔柔声说道,“随它去吧。”

“所以,他们在外屠戮人类,对范海辛却一无所知?”

汉尼拔松来手来。“你来这儿是找隐身人的。别分神。”

然而没有用。吸血鬼们跟FBI一样一筹莫展。威尔精疲力竭。他的头都快要裂开了,自从转化之后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能睡个好觉。

“我要回房间了,”会议一宣告结束威尔就咕哝道,声音轻到只有汉尼拔能听见。他站起身,在汉尼拔也准备起身时将他挥开。“我自己找得到回去的路。你留下交际吧。”

汉尼拔捉住他的手肘。“我先护送你回去,”他说,“现在大家火气都挺大,说不定有人会做出过激举动。”

威尔无动于衷地瞪了他一眼,汉尼拔则缓慢而顽皮地冲他眨眨眼睛,“你明白我什么意思,亲爱的。”

威尔对这昵称敬谢不敏,刚想开口抗议眼尾余光却瞥到了科密达夫人,这个距离绝对在她耳力所及的范围。他将胳膊挽上汉尼拔臂弯。

“你会留下陪我,或者有差事需要返来?”汉尼拔只高他一两英寸,不过威尔还是做到了矫揉地自忽闪的睫毛下飞给他一个媚眼。

汉尼拔完美地表现出了一个骤然忘记怎么说话的男人该有的样子。

“我的天哪,”科密达夫人说,“不到两季之前汉尼拔还乐得独善其身。瞧瞧他现在这个样子。你一定有相当与众不同的地方。”她话语之中隐含了微妙的威胁之意:她对汉尼拔关怀备至,所以如若发现威尔配不上他——如果他是个吸血鬼版的拜金者或是想要攀龙附凤※1——就绝对不会有好下场。她会确保这一点。

“他确实特别。”汉尼拔的语调一丝作伪也无。

威尔惊疑地望了他一眼。要么汉尼拔是个连威尔也看不透的说谎高手,要么他这句话是发自肺腑。威尔不知道哪种情况更让他惶惶然。

“我才没有,”威尔尴尬地说。“是莱克特博士太好心了。”

科密达夫人冲他大笑起来。“威尔·格雷厄姆,你实在太可人了。要是这些老不死在你耳边讲他的坏话,可千万别信。”她将注意力转移到汉尼拔身上。“An oculos configere te cum illis, cum futuit te? Quae scilicet ad videndum ea,”她说※2。

汉尼拔眯起眼睛。“我不记得有提到任何关于天赋的事。”

“你知道吸血鬼们有多八卦,”科密达说,“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在洞察方面有所擅长。”

汉尼拔蹙起眉。

“噢,别这么古板,汉尼拔,”她说。“我向你保证,他眼里只有你。他觉得你是个好心人,天可怜见。去吧,别在我这儿耽搁下去了。”不待汉尼拔表达自己的想法,她已经翩然离去。即便不看他,威尔也敢说她的话让他不甚开心。

古怪的半明半暗的天色已然不再,炫绿的北极光划破了漆黑的天幕。威尔止步片刻,仰起头来,凝望天空。他深吸一口,凛冽的寒意浸透了躯壳。汉尼拔纵容地在一旁耐心等待,直到威尔瘫倒进手畔等待的臂弯,然后随他回到住处。

房间跟初见时的印象一样荒谬,只不过现在那张床看起来却如避风港一般。想到凉爽的被单裹在皮肤上的触感,想到能安静地躺在黑暗之中,不啻于触摸到天堂的终点。威尔扯掉外套,甩脱鞋子,用力揉了揉脸。

“天,”他说。“我的脑袋都快爆掉了。”他在袖扣处摸索了片刻,随即放弃,颓然侧躺到床上,双腿悬在床边。“这儿至少一半吸血鬼都有作案嫌疑。”

汉尼拔坐到床的另一边,背靠在床头板上。“过来,”他专横地说。

威尔本想拒绝,本想提醒他两人不过是工作伙伴。不过这话即便只是在自己脑中过一遍都感到虚伪。威尔疲惫得不想再争辩,他拖着身子爬过去,脑袋枕到汉尼拔膝头,脚则搁到了床上。他酸痛的脖子得以休息,而且汉尼拔的体温与室温极为接近,跟枕在冰凉的枕头上一样舒服。

“闭上眼睛,”汉尼拔说。他那双手,能轻而易举将钉子从木板中起出来的手,温柔地按在威尔太阳穴上,细细画圈揉按。“跟我说说,每当你不堪重负的时候会到哪里去。”

威尔沉入心灵中那片静谧之所。“从前我总爱去家边那条小溪。即便穿着钓鱼裤也能感觉到河水的凉爽。水流从身边冲刷而过,轻轻将我向前推搡。永远都是即将入秋时分,树叶开始染红,空气清新。我会甩开钓丝,听它缓慢、轻柔的唿哨声划破空气,鱼钩画出一道闪亮的弧光。我什么都不用去管。没有谋杀案需要我解决。没人能钻进我的脑子、逼我出去。我脑子放空,只待鱼儿咬钩。然而现在,自转化之后,一切都变了。

“河水变得温暖而粘稠,我站在齐腰深的血水里,腥臭的气味浓重得连舌尖仿佛都能品尝得到。树木光秃秃的,伤痕累累的枝干虬结地冲着天空张牙舞爪。这儿是没有活物的,我独自一人呆在死亡国度之中。”他挫败地渐渐收了声。这儿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留给他了。人类的国度里不再留有他的位置,冷漠而充满敌意的吸血鬼社会也不是他的归属之处。连他自己心中的避风港也不在了。

汉尼拔坚定的手指继续在威尔的太阳穴跟头皮上按摩,缓解了他的头痛与紧张。他将指尖按进威尔颅骨下方的柔软之处,威尔顿时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再沉重,仿佛灵魂也轻飘飘地抽离、悬浮于身体之外。疼痛的消弭让他的身体半¤勃¤起来,可他根本就没心情去感到尴尬。

“当我们身为人类之时,”汉尼拔在他耳边柔声低语,“水是生命之源。没有了它,我们就只能枯萎。在我看来,你河中的流水转变为血液并非难以揣测。它只不过映射了你身体历经的变化。”

“钓鱼那事儿更糟,”威尔咕哝道。

“你钓的是什么,威尔·格雷厄姆?”

躺在床上耸肩是办不到的,于是威尔只是含糊地哼哼了一声。“鱼啊,”他说。“不过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你抑郁多久了?”汉尼拔的问话严肃得古怪。

“我并不抑郁,”威尔说。不过,“只不过一直难以适应而已。我能不能问问你……你提到过奇拉德。他为什么会转化你?”

汉尼拔用手指梳理着威尔的头发。“你应该知道,我同意带你来这里,并不是因为我关心什么罪案,只因为我对你很感兴趣,”他顾左右而言他。

“不知道杰克知道了会有什么感受。”

“那更不是我会在意的问题了,”汉尼拔不屑一顾。“真正的死亡随时都可能降临到我们头上,我宁愿机会来临时不能让其白白溜走。等这儿的差事完成以后,我希望你能继续留在我身边。”他将一只手指戳进威尔的领带结、将它扯松开来,另一只手栖息在威尔胸口,他心脏不再跳动的地方。

“如果我拒绝呢?”威尔问道。

“我当然会大失所望。不过,我还是会帮助你完成调查的。”

威尔睁开眼睛,看到汉尼拔已经将他的领带从脖子上解开、扔向衣橱的方向。“完成你一点也不关心的这场调查,”他说。之前他在汉尼拔眼中见到的并非火光的反射。它们本来就染着红色。

如果他愿意,可以伸出手来,像阅读一本书一样将汉尼拔读的透彻。威尔确实伸出了手,不过手指却抓住了汉尼拔马甲的衣领。

汉尼拔俯下身子,吻上他的嘴。他的呼吸是温暖的,他的唇尝起来有血味。威尔上次接吻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当汉尼拔轻轻啃噬他的嘴唇,且小心不要咬破皮肤时,威尔反倒热切地迎了上去。

“你允许我将你留在身边吗?”汉尼拔这句话的语气并未带上多少疑问。如果发问的是别人,免不了会带上些许魅惑他的意味,但汉尼拔这句话除了他本人的人格魅力并没有夹带别的东西。他约束了自己的力量,然而威尔无可避免地感觉到了压迫。

“我感觉现在好像应该用鲜血在某张手卷上签个名字,”威尔说。这种关系的确立应该自有一套规则,他如今对这方面的了解还只涉及一些皮毛。“你征求我的首肯,却还没告诉我同意后会怎样。”

汉尼拔再次亲吻他,一手覆上他的咽喉,另一只手仍然搁在他胸口,将他按倒在床上,不过没有动用到真正的力量。等他起身时,威尔有种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明明他已不再需要这种东西了。

“见鬼,”威尔说。“汉尼拔,这身份本来只是个掩饰的借口而已。”

汉尼拔挑开威尔衬衣上的纽扣。“我会让它变成现实,”他说。

【传送门:点我上车】

再次与人分享同一张床的感觉很陌生。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理解,威尔都太久没有跟人睡过了。比他成为吸血鬼的时间还要久。他会拱被子吗,睡着了会踢到汉尼拔吗?他的噩梦会将两人齐齐惊醒吗?

“你必须明白,我就是个祸害,从心理层面上讲。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想要……”威尔模糊地比了个手势,试图将一言难尽的心情囊括在一个动作里。“鉴于你尊贵而古老的血统,”他努力不要让自己的语气显出挖苦之意,不过多半失败了。

“你的转化伴随着严重的创伤,却没有人指导你应该怎样将你增强的感官聚焦。你当然会不稳定。”

至少他没有针锋相对地反驳。威尔盯住华丽的天花板,避开了他的视线。“那你的血统呢?你说过它的地位很高,但没有告诉我有位高权重到万人景仰的地步。”

汉尼拔沉默了一会儿。“当我还是人类时,当我还是个孩子,有人曾对我铸下大错。我一心只想复仇雪耻,然而直到四十一岁,我还没能完成报复、且意识到自己万一时日无多会有怎样的后果。如果能够得到不朽,这个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我暂时将复仇搁置,开始循着一个不老不死之人的传闻追寻蛛丝马迹。我花了七年才找到他,并发掘出他的本来面目。不幸中的万幸是,我足够聪明,明白对抗他只是自取灭亡;可我又不是会吸引他注意的类型。”

汉尼拔朝门口瞟了一眼,那是他尊长的画像方向。“如你所言,奇拉德的外表非常漂亮。他同样也对富有美感的事物情有独钟。他经常哀叹说尽管我是个强大而富有价值的子嗣,却不怎么赏心悦目。”

威尔觉得奇拉德要么是非常、非常愚蠢,要么宁可罔顾事实也要贬损他。

“所以,你是怎么做的?”威尔问道。

“我设下一个陷阱,”汉尼拔说,“抽了他的血。当他困在我为他设立的囚笼中大发雷霆时,我割开自己的血管放血,并将他的血液注入体内。奇拉德并没有转化我。是我利用他、自己转化了自己。”

“你,”威尔哑口无言。他震惊地坐起身来,“你竟然是自己干的!”

汉尼拔就躺在那儿,纹丝不动,一眼不眨。“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成为一个吸血鬼之后,我的性情缓和了许多。我从未……”汉尼拔顿了顿,试图找到一个精准的表达方式。“我身上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性可以失去,”他最后说道。“所以,你瞧,对于所谓传统,我实在敬意有限。无论对方这个吸血鬼是谁,我都会做同样的事。其实一只乳臭未干的幼雏也能满足我的需求,但我刚好不小心使自己成为了最古老世系的一员。也许这样我确实要更加强大一些,但谁又说得准呢。”

威尔任汉尼拔将他拖倒躺平、塞回被子里,蜷到他身侧,将手臂牢牢环在他肩头。

“你当然会对我感兴趣了,”威尔叹息一声,“你自己也是个疯子。”

汉尼拔的嘴角勾起一个难以觉察的弧度,将一只手臂枕到脑后。幸或不幸,洋洋得意的表情太适合他。这样的他性感得不可思议。“我尊重你的专业意见,当然了,教授。”

如果汉尼拔喜欢有点疯狂的、也许还有些反复无常的类型,威尔又怎么能评判他。他自己显然也对一个年龄未知的、过分善于分析的吸血鬼抱有超出一般的兴趣——他还是自己转化的自己,真是见了鬼了。威尔变成吸血鬼之前有过跟同性一起的经历,不过基本上是因为同性之间的关系更不用太走心。他从没有认真谈过一段感情。然而跟这个男人一起二十四小时还不到,他就在思考一些比露水姻缘更严肃的东西了。

“弄乱了你的衣服,”威尔咕哝着说。

“把它们全部毁掉都行,”汉尼拔漫不经心地回答。“你可以再野蛮一点也没关系,只要让我有机会再见到你,并且让你将我放在眼里。”

【第四章完之TBC】

译注:
※1:gold-digger,掘金者,傍大款的,拜金女。social climber,趋炎附势的人。前者图的是钱,后者图的是地位。
※2:作者表示她想说的是:“他就是用那双勾魂摄魄的眼睛把你困在床上无法自拔的吗?他有那样的天赋,到底从你身上看到了什么呀。”
题外话一句,必应的在线翻译居然有克林贡语,你们跟宇宙都接轨了为啥不能帮我匹配下这到底是哪国话……
※3:suck you,平时肯定是指口Jiao了,不过考虑到说这话的是个吸血鬼,‘吸你的血’也是一样的表达方式。不双关不舒服斯基。

评论(3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