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五章(下)


汉尼拔扶住他的胳膊,手指掐得有点太紧,半拖着他穿过冻原回到他们的小屋。威尔察觉得到他试图将自己封闭起来,然而是他打开了两人之间的连结,向威尔灌输了他自己的秘密。

待到安全地回到了室内,汉尼拔将威尔放倒在一张沙发榻上,帮威尔脱掉鞋子、扯松领带、解开领口扣子,像对待人类病人那样。他将思绪聚焦在当下的每一刻,每颗纽扣、每一步手指的动作。他小心翼翼地保持了空白的表情。这帮助威尔有时间调整状态、回归正常,将力量约束起来,一个神经元突触接一个神经元突触,循序渐进地。

终于,威尔再次独自待在自己的思维空间了。汉尼拔一定也察觉到了变化,因为尽管他什么也没说,神色也没有发生变化,威尔却瞬间感觉自己陷入了非常危险的境地。

汉尼拔起身来到窗边,眺望窗外的雪景。他没有靠近威尔的举动,为他留出私人空间。一个体贴入微的安全幻象,威尔想道。他知道,汉尼拔有能力在他向门口迈出两步之前抓住他。

“我不是有意窥伺的,”威尔说,“我没打算……”动机已经不重要了,威尔突然意识到——在如此严重的问题面前。汉尼拔需要了解威尔从他这里都得知了些什么。“你告诉所有人他死于自杀,但你并不为他的死亡感到惋惜,仿佛是他将你抛弃。甚至在他离世之前,你就已经对他的死心知肚明。”威尔徒劳地干咽了一口。“我认为是你杀了他。我想不明白的是你是怎样做到的,如果尊长与后裔的纽带如你所言的牢固。他当时已经根深蒂固地控制了你的意识。”

“即便是被虐得筋疲力竭的狗,也可能有一天会反咬主人一口。”汉尼拔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疤痕。

“他为什么不打发你离开算了?”威尔问道。但是无需汉尼拔解释他也明白答案:残暴。

“传统。力量,”汉尼拔说。看来他注意到了自己下意识的举动,将手插进了兜里。“他不能让我将自己转化的事让任何人知道。如果有流言传出,说他被一个人类困住,并从他身上偷去了被我们视作天赐礼物的……”

威尔的头脑开始清晰,来自自己的思绪重新填满了被汉尼拔开辟出的空间,他再次将思维屏蔽起来。他支起身子,将脚落到地板上,双肘撑膝。“否则他会遭到挑战。哪方面?领地?对弱势血系的控制力?”

“正是如此。既然他无法打发我离开,只有将传统传授于我,这一点是他的责任,以免我做出让他的支系难堪的事情来。”

“他试图毁掉你。”

“以我们的习俗为约束,”汉尼拔赞同地回答,“他永远也不打算释放我。恶意刁难我,可以这么说。总有一天,我会死在他手里。所以我取了他的性命,先下手为强。他逝去时我也曾流下过泪水。”

然而这并未解答威尔关于他如何幸存的疑问。也许这是一次以性命为赌注的决定,活下来就活下来了。如果杀死奇拉德意味着自己的死亡,那就死吧。他说过,成为吸血鬼之后他的性情缓和了不少;威尔开始好奇起来,从前的他是个怎样的人。

“如果让别人知道了,”威尔的顿悟伴着一阵战栗。他用力揉了揉脸,仿佛这样就能将手伸进脑子里,抹去那种遭到别人入侵的毛骨悚然感。

汉尼拔目光沉静,如同鳄鱼为患的水域般,看上去平静无波。“他们不能知道,”他说。

“我不会告发你的,”威尔有几分恼火。“我他妈一点兴趣也没有。我想知道的是依习俗会如何处理这事。你声名显赫,其他人都对你敬重有加。我明白事情发生在新晋吸血鬼头上肯定会立刻遭到处决,但如果是你这样的吸血鬼站出来坦白了不知道几百年之前发生的弑杀尊长的罪行……”

“即便是我也无法全身而退。”汉尼拔终于说道,“他们不会试图将我处以真正的死亡之刑,暂时不会。但冗长的监禁是无可避免的。”

“有吸血鬼监狱?”威尔问道。

“不完全是,”汉尼拔回答。“但我不打算经历它。至于我转化的情况,那就不知道如何判罚了。之前没有先例,我也不打算成为这个先例。”汉尼拔仍然待在窗边,尽管窗外并没有什么值得欣赏的风景。威尔起床来到他身边,近到若即若离,却没有真正伸出手去。然后汉尼拔说道,“如果你主动魅惑别人会怎样?也会以这种方式运作吗?”

“没概念,我从没试着这么做过。也不想尝试,”威尔说。

汉尼拔将手抚上威尔的额头,像是检查他是否发烧。“你好点没有?”

“嗯,”威尔说,“不要魅惑我,我就不会那样侵入你的大脑。也不会吐到你鞋子上,之前差点就忍不住了。瞧,我需要休息一下,否则脑子就要裂开了。”

汉尼拔一手耙过他的头发,将他拉近。“我刚好有办法帮你,”汉尼拔说。

事与愿违,汉尼拔的办法是个馊主意。汉尼拔,威尔认为,就是个混蛋傻瓜。

他们来到了另一处公共区域,这儿没有点灯,只有隔着毛玻璃影影绰绰的烛火,还有沙发、床铺,四处散落有柔软的靠垫,就像东方奇幻小说里描述的妓¤院。他猜得没错。老而不死就开始作妖了。

房间里,四处都有人类与吸血鬼交谈、跳舞、调情。还有人做¤爱,他能听到他们的声音,闻到他们的气味。他能闻到空气里新鲜的血味,他饥渴顿生,牙龈生疼。

汉尼拔找到一个无人宣¤淫的角落,沉入一张沙发。“过来,”说着,他伸出一只手来。他脚边有人类匍匐在垫子上,威尔眼看着其中一个扭起身子半伏到他身上。

威尔感觉有种类似嫉妒的情绪亢盛起来。“不,谢了,”他无意掩藏语调中的不满。

“威尔,”汉尼拔的语气更加坚决了些,于是威尔上前,坐到他身边。

他坐在扶手边上。“给你两分钟,”头痛让他连脾气也暴躁起来,“然后我就离开。”

他看出汉尼拔嗅了嗅周围那些人的气味,然后抓住一个年轻女人的胳膊,将她朝这边拉过来。汉尼拔将她安置在两人之间,像一位舞台魔术师撩开披风揭示秘密般,他将她脖子上的头发拨开、露出咽喉。

“我向你保证,这样肯定有用,”汉尼拔说。“我是个医生。”

“你疯了,”威尔说。“我才不会吸……”他骤然顿住。他的嗅觉远不如汉尼拔敏锐,也闻出了不对劲。“她嗑药嗑嗨了?”威尔质问。他捏住女人的下巴,观察她的瞳孔。她绝对是某种成瘾性药剂嗑药过量。“你是想把我搞嗨吗?”

汉尼拔叹了口气,仿佛威尔是在无理取闹。“这是一种实用性的治疗方法——”

“才怪,”威尔打断他,“你的两分钟到了,莱克特。”他没有停下脚步看汉尼拔是否跟上来,径直返向住处。

他都快回去了,已经到了外边,却与在科密达见面会上遇到的绿眼睛吸血鬼不期而遇,严格说来,是被他拦住了去路。他一定有哪里不妥,可威尔却分辨不出。他大约五尺九寸(175cm)高,体格像个健跑者。威尔看得出他身体里蕴藏的力量,即便隔着一层西装。他不是威尔遇到过最年长的吸血鬼,威尔对此还是有点把握的,不过他也至少有八百岁了。

他们周围没有人,两边都是小屋,风刮起来了,天气几近雪盲状态。

“你是威尔·格雷厄姆,”吸血鬼说。他一副南方口音,让威尔自己都快忘光了的慢吞吞语调也蠢蠢欲动。他有一对极为碧绿的眼睛,长相英俊,甚至可以说美貌。

“我是,”威尔回答。能得到他的注意真是荣幸。

“莱克特伯爵的子嗣,”他音调低沉、旋律优美。

“同伴,”他说。“我们不是血亲。”

那只吸血鬼冲他微笑,獠牙白光闪耀。“那就对了。你就是那个先知。你多大了,亲爱的?”他看起来可真是亲切、真是俊美、真是——

威尔摇摇头。不对劲。有什么东西如油膜般在他脑海里蔓延伸展。他看向一边,望着空茫的雪。那种吸引力消褪了。威尔将自己的视线聚焦在那只吸血鬼身后某处。

“我该走了,”威尔退后一步。

那只吸血鬼上前两步,虽然背后空无一物,威尔仍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禁锢。他真希望自己身上带了枪。

“你被一个人扔在了外面。看上去可有些不妥。”

“你要是敢碰他,卢克,我就卸掉你那双手,”汉尼拔在阴郁的天色下现出身影,“一次一个小关节的来。”

那只吸血鬼,叫卢克的,看起来没有太担心。“莱克特,”他说,“在我看来,格雷厄姆似乎对你想给他的东西不感兴趣。如果他想去别处找找看……”

威尔迅速后退了四步,来到汉尼拔触手可及的范围,但汉尼拔并未止住脚步,越过他向前直逼卢克身边。“我是否该知会萨宾一声,你通过强迫与魅惑为手段妄图窃取?”汉尼拔说。

卢克也许年纪是够大了,可显然脑子不够灵光。因为他无视汉尼拔,直接望着威尔说道,“无论你何时想来见我,亲爱的,只用说一句我就——”

他没能说完,因为汉尼拔迅如毒蛇般出手扼住了他的咽喉。“离开,”汉尼拔的语调异常恐怖,如洪钟般在威尔脑海中回荡。

卢克脸色松弛下来,显出一派空洞茫然,失去了背后的强制力后那张面孔也不再有多英俊了。他走了。

威尔毫无怨言地任由汉尼拔半拖半撵将他赶回屋子。汉尼拔发了火,“我告诉过你,不要独自游荡。”他握住威尔胳膊的手劲太大,然而威尔没有试图挣脱。汉尼拔并没有怀疑他,但他确实恼了。

“我没有游荡!”威尔说道,“放松,汉尼拔,他不是隐身人。”

“他当然不是,”汉尼拔松开威尔的胳膊,不屑一顾地说。“他是打算——抱歉我找不到更恰当的词来形容——将你偷走。”然后,汉尼拔的表情平和下来。“他根本就微不足道。现在,我保证会帮你缓解头痛,我之前的办法有些——”

“愚蠢?”威尔打断他。

汉尼拔恼怒地扯了扯嘴角。“不为你所接受——”

“我不会从人类身上吸血,”威尔说,“你想帮忙,我理解,但是不行。”

汉尼拔除去西装外套,任其落到地板上。“所以我会使用另一种解决方式。”他的马甲瞬间纽扣全开,被置于一侧。威尔观察着汉尼拔有条不紊地除去衣物,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什么。

【传送门:点我上(其实很后面才发动的)车】

【第五章完之TBC】

不好意思,第四章翻错了一句话,特此更正如下:
“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成为一个吸血鬼之后,我的性情缓和了不少。我从未……”汉尼拔顿了顿,试图找到一个精准的表达方式。“我身上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性可以失去,”
(我个眼瘸直接把tempered看成了tempted,把脾气变好了直接误解成了受到变成吸血鬼这个念头的诱惑,这意思何止谬以千里……)


评论(20)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