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六章:好人不长命


威尔肯定迷迷糊糊睡着了,因为是汉尼拔抓住肩膀将他弄醒的。汉尼拔手掌冰凉,发间还有雪花。威尔还来不及猜测现在几点了、他已经睡了多久,只听汉尼拔说,“你得起床了,又发生了一桩命案。”

“见鬼,”威尔使劲揉揉眼睛。他的目光跟随在衣橱中翻找的汉尼拔,他为威尔抽出一件衬衣、一条长裤,动作之下显得西装里的背部线条结实有力。他多想品尝汉尼拔的皮肤,从肩膀到脊柱、然后是腰臀、大腿、还有Y¤J。威尔接住汉尼拔扔过来的衣物、叹了口气。他一点也不想起床,不过还是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这里属于谁的管辖范围?”威尔问道。

汉尼拔精心保持一副不动声色的表情看他更衣,然而嘴角眼尾一些难以觉察的小变化出卖了他对这起谋杀的漠不关心,显然,他对威尔的身体及将他重新压倒在床上拥有更浓厚的兴趣。威尔避开他的视线。他们当中起码得有一个人有点责任感。

“不是这样的,”汉尼拔回答,“会议选址在此的根本原因就是这里不属于任何吸血鬼的领地。没人拥有仲裁权。如果你想检查犯罪现场,我们得加快动作了。”汉尼拔舔湿拇指,擦去威尔脖子上一处干涸的斑点,就藏在他耳朵后边。被衣服遮蔽的地方还有更多斑驳,但没空去管它们了。

威尔想象了一下如果他们忘记正事将这一天在翻云覆雨中度过的话杰克会如何震怒——因为汉尼拔闻起来实在美味至极。意乱情迷地,威尔埋首汉尼拔颈间,深深吸取他的气味。汉尼拔一手沿着他背后顺下去,仿佛是要将他扯开,却又扬起头颅让威尔更容易接近自己的喉咙。

“我现在闻起来像你吗?”汉尼拔的语调低沉而亲昵。是的。他闻起来既像自己又像他,威尔真想将两人一起剥光,检验一下自己之前关于床铺高度的设想是否正确。汉尼拔双腿修长,不过威尔相当能够肯定,如果自己脚踩地板、弯腰匍匐在床垫上,这个高度肯定刚好能让汉尼拔狠狠¤Cao¤他一顿。

威尔呻吟着叹息,将自己拉开距离。“这样太不合适了,”他说,“我得去看看尸体。”

“如果必须的话,”汉尼拔先行一步,带路走进雪中。威尔稍待一会儿,调整了一下心态,跟了上去,将某些不合时宜的想象摒弃开来,比如汉尼拔的獠牙嵌入自己喉咙,汉尼拔的手掌在自己身上贪婪地逡巡。

那具尸体——让他的思绪迅速澄清起来——离他们的木屋只有十米距离。已经有不少人聚集起来,在犯罪现场周围围成了一圈,才不在意应该保持恰当的距离。他们互相窃窃私语,好奇者有、悲伤者也有。人群在汉尼拔面前轻易分开了一条道路,顺便也为威尔让开了路,然而威尔听到了来自背后嗡嗡不绝的抱怨。他听不懂他们的闲话是用什么语言讲的,但他听得懂那种语气,不过不怎么在乎。他没兴趣窥探任何人的隐私,也希望他们展现相同程度的礼貌,不要窥伺他跟汉尼拔之间的私事。他们又不是这儿唯一不知节制的,他闻得出来人群中有不少那种气味。

“别管他们,”汉尼拔说。“这是两百年来这个群落中发生过最有趣的事情了。”

威尔有种别扭的感觉,仿佛汉尼拔讲的不是这具尸体,而是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他想拿出太阳镜架到鼻子上,却发现忘在屋子里了。天空呈一种深蓝的薄暮之色,但并未灼伤他的眼睛、也没造成皮肤的不适。阳光是如何在雪面散射,与他之间的相对位置,威尔都毫无概念,但尸体在他的视线中清晰了许多。空中飘散着小雪,他不需要眼镜来碍手碍脚。

受害人的血液在她身边冻结成冰,将她与冰面黏在了一起。她血肉模糊、支离破碎,以至于威尔只能从她手足的大小推测她是女性。这儿许多男人都留有长发、对衣饰的穿着也相当随意,大多鉴别身份的技巧都没了用武之地。

她身上有许多穿刺伤口和深可见骨的划伤。她的脸部被毁容得如此厉害,威尔感觉自己即便之前遇到过她也认不出来。她身上惨不忍睹,但如果不是将她的脖子捅成肉泥的那几道刺伤使她身首异处,她还不至于丢了性命。跟其他受害者一样。

威尔深吸一口气,集中精神。这血液并不陌生。他认出了这个气味。他从前并未留过神,也没注意过,但他见过这个女人,现在他可以肯定。

“她属于科密达夫人这一支,”汉尼拔说。“琳恩新创造的子嗣。”

威尔见过她,或者虽见过却未注意到她,因为她几乎百分百跟隐身人无关。“这个不对啊,”他说,“不符合行为模式。隐身人只以没有正规世系的年轻吸血鬼为目标。”

“你确信不是同一个凶手吗?”汉尼拔问。他转身面向人群,眉间微微显出皱纹。“能允许我失陪一会儿吗?我需要——”

威尔看到科密达夫人推开旁观者挤进来。“去吧,”他说,“我这儿暂时用不着回音板。”

威尔专注于罪案现场,将周遭一切摒弃一旁,包括人群、以及他们发出的嘈杂。钟摆摇晃,血液回流进尸体,匕首滚回被害人手中,支离破碎的血肉回归完整。

“我看到受害者独自一人,”威尔说。“这是一场偶遇。我也是一个人,指望冰冷的空气能将我的怒火平息。徒劳无用。风中传来了什么,重新点燃了我的愤怒。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志同道合的地方,然而并不是。”

威尔转过身,看到自己的木屋,明白是什么激怒了隐身人。“我闻到了堕落,”他说,“我就在这里,见证一支古老的血脉遭到了玷污。我的理念重于一切,它据了我的脑海,催促着我。

“受害者与我是点头之交,于是她彬彬有礼地向我致意。理所当然,她血统优良,但我怒火中烧于那出身卑微的闯入者、被灌输了他不值得拥有的血液。在这个地方,后裔必须经过精挑细选,然后正式得到转化。我面前的这名子嗣是规则的遵循者,然而在其对比之下愈发显得那些离经叛道的行为有多么可恶、而且活生生在我面前上演。

“她与我视线相交,我控制了她。

“匕首是她自己的。那是一件礼物,她用它来划开人类的软肉。它是铁器,不是银的。我叫她将它刺进自己的胸口、肚子、刺进自己的脸。她太孱弱了。我为血族做了一件好事,剔除糟粕。血花四溅,可我毫无兴致。她确实配不上自己的身份,然而我想要的那个并不是她。我的愤怒感染了她。她狂热地戳刺着自己,越来越虚弱。她脑子里除了我的命令什么也没剩下。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戳烂了自己的脖子,身首异处。这就是我的设想。”

威尔睁开双眼。人群鸦雀无声,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这一次,他没有感觉到有其他人的思维线程紧紧依附在自己脑海中。威尔没想到,从隐身人的心理状态中脱出会如此轻而易举。他的大脑已经清晰。

汉尼拔又回到了他身边,心移神驰。“太不可思议了,”汉尼拔说。“你能看到事件如同幻象在你面前展开,抑或,仅仅只是凶手的思想?”

“现在还不是时候,”威尔说。在被害人面前他没有更多时间了。珍缇娅娜跟她的人已经聚集在尸体周围,人类们正在围着尸体建起一栋建筑物,将旁观者挡在了外边。要将僵硬的尸体与冰层分离,他们首先得将这地方加热起来。

人群分成了三三两两的小团体,一边说长道短、一边散去。威尔看到科密达夫人正等着他们。像汉尼拔一样,她看上去并没有不安,然而愤怒在她胸口氤氲。这是一种缓慢的、隐忍的怒火,威尔看出来了,她是怎样在如此之久的岁月中存活下来。表面上她任汉尼拔将他们领回他们的小屋,实际上这是她顽固坚持的结果。

科密达夫人环顾四周,衣物仍然凌落地散布在地板上,那张大床一片狼藉,显然好好发挥了其本质作用。她的视线没有放在威尔身上,不过威尔也没有打算与她四目相对,就算不是出于尴尬的原因。汉尼拔就站在那儿,单手插兜,一丝淡淡的笑意萦绕在脸上。

科密达眯起眼睛瞟了汉尼拔一眼。“这个时机真的合适吗?”她一脸烦躁。“你知道这样可能会刺激到凶手的。现在,瞧吧。发生这种事情可一点也不浪漫。”

威尔不知道窘迫的热度能不能让吸血鬼自燃起来。

“艾莲娜,拜托。”汉尼拔毫无廉耻地说。“要发生的事情总是要发生的。”

“琳恩都快疯了,她差不多已经准备好亲自谋杀威尔·格雷厄姆先生了。”

“我建议她最好不要尝试,”汉尼拔说。

“别胡扯了,”科密达说。“她当然什么都不会做。但你们俩如果不从这堆烂摊子里创造出奇迹来,会造成严重后果的。人们开始质疑你的判断力,汉尼拔。如果只是调情而已,还可以看做一时心血来潮、或者突发奇想,可你已经明确地表达了,你们并非如此。要是奇拉德——”

“他会怎样或者不会怎样根本就无关紧要,”汉尼拔简洁地回答。“我的生活由我自己决定。你的世系对我并不构成任何约束。”

科密达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欠我的情,可我还是会担心。”她转向威尔。“那么,你又是怎么想的,格雷厄姆先生?你能抓住隐身人吗?”

“可能吧。不过我们面临着一个问题,”威尔说。“这桩凶案,是因我而起,是因为我在这儿。如我们之前推测的,我契合被害者的普遍模式,隐身人因我在此出现而大发雷霆。他可以闻到……我们。我们在干什么。他认为我们的行为污染了你们的血统。因为无法抓到我,她迁怒于他人。科密达夫人的族群是与你最亲密的氏族,于是她选择其中最年轻的吸血鬼为目标,以示警告。”

“有道理,”她说。

“但这样对我又造成不了任何伤害,”汉尼拔有些困惑地说。“我几乎不认识这个女人。”

威尔摇摇头。“不,不。这不是冲着你来的,不是出于那么私人的理由。情感上的痛苦并非最终目的。她的目的是净化血脉。这是面对所有人的警告。如果你跨越了那条基准,那么你的宗族将会遭受惩罚。”

汉尼拔的表情分明在说,他才不是那么容易被威胁的人。

“无论隐身人是谁,”威尔说,“她开始失控了。行为模式已经被打破。如果她下一个目标并不是幼雏我也不会惊讶,因为她只想证明自己的观点。孱弱的尊长创造出的只有孱弱的子嗣。”

“你觉得她可能会袭击我?”汉尼拔的问话几乎不带疑问语气。

威尔抬起一只手搓了搓脸。“是的,”他说。“我觉得她可能会尝试一下。虽然不知道她是谁,可她显然进展神速。可能没必要发掘出她是谁了。以这个速度,我们多半会抓到现行。问题在于确保目击者能够记得他们看到的一切。”他耸耸肩。“那一定得是一个比隐身人更加强大的吸血鬼,不过不到他们针锋相对时谁也说不好哪个更厉害。确实没办法分辨的,对吧?”

“非常遗憾,没有。”科密达夫人说。“不过至少,你跟汉尼拔在一起应该是安全的。他就像银行保险库一样。”

威尔朝汉尼拔的方向瞟了一眼,这句话应该让他想起了为了自己的精神自由与奇拉德进行了无数年艰苦搏斗的日子,不过他外表上并没有显出什么不妥。“咱们还是不要考验这个理论的好,”威尔说。

【第六章一半的TBC】

评论(1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