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六章(下)


汉尼拔若有所思地在茶几上敲击着手指。“如果我们再刺激一下隐身人,她是不是有可能在公共场合行凶?也许盛怒之下她会反应过度。这儿总有强大到能够阻止她的人。”

“你打算激怒一个连环杀手?”

“这只是一个构思而已。”

“这是个可怕的构思,”威尔叹了口气。“不过也许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了。天,希望我不用为这事儿写一份总结报告。那样在杰克面前我可永远得不到安生了。”

“我要走了,你们自己安排自己的事情吧,”科密达夫人说。“我得去照顾可怜的琳恩了。”她隔空亲了亲汉尼拔的脸,悄然而去。

威尔等待了足够久的时间,确保她远到无法听到他们的谈话,才问,“那么,除了把整场集会的时间都拿来胡混在床上,你还有什么好建议吗?”

汉尼拔凑近过来,弹开威尔衬衫最上一颗纽扣。“这个想法不错。”

威尔抓住他的手。“没那个心情,汉尼拔。”他说,“我刚才看完一具尸体。”

汉尼拔挑起一边眉头,仿佛在问那又有什么关系。“老实说,这真的对你有困扰吗?”

“没有,”威尔说,“我没有因此遭受困扰,但也没那个心情了。隐身人需要一段冷却期。我要四处去看看。不用你陪,”在汉尼拔打算披上大衣时,威尔加了一句。“我需要在你不在身边时进行观察,汉尼拔。跟你在一起时他们的反应截然不同。”

“没有我在身边你不应该与任何人交谈,”汉尼拔说。

威尔扣好自己的纽扣。“也许不该,不过我敢打赌人们会找我说话,无论我有没有主动迎过去。”

“威尔——”

“拜托,”威尔说。“我请求你给我一点信任。”

“我无法信任的并不是你,”汉尼拔说。

威尔从门口的桌上抓起太阳镜,挂到衬衣上。“留在这里,做做早餐什么的。思考一下要用什么办法来激怒一个连环杀手。”

“我敢肯定会出乱子的,”汉尼拔干巴巴地说。“我必须对其他家族表示尊重。如果你陷入了麻烦之中,说不好我就得拉下面子了。”

威尔趁自己还没回心转意,赶紧走人。

在‘适应期’的时候他已经被告知过,尽管吸血鬼不需要睡眠,可真不睡觉的话要不了几年就会被逼疯的。他拥有足够的心理学和生物学知识来理解睡眠的功能,并且,由于自己精神不稳定的历史,也从未挑战过自己抗拒睡眠的能力。如果不算上当年在实验室工作时无可避免的两班倒的话。

无论如何,他现在是完全笼罩在除了一簇簇木屋就一望无涯的荒寂、及白雪散射的黯淡反光里了。威尔的生物钟完全混淆了,他不知道这昏暗的天色是将近天亮抑或不是,不过别在衣领上的太阳眼镜貌似多此一举。

他骤然意识到在遇见汉尼拔之前,这样的景色极有可能会勾起他的愁思,不由想起无止境浑浑噩噩的未来。而现在,他只想将那名连环杀手绳之以法,无事一身轻,第一次好好享受自己不死的生涯。在再次拥有食物与肉₪体₪欢₪愉之前,他从没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想念。还有血液。将自己的獠牙咬进汉尼拔血肉的感觉。血脉的搏₪动冲刷在舌尖、温暖在胃里,如同一剂醇美的陈年威士忌。

威尔收起离题万里的思绪,趁自己还没窘迫起来。要是像个未成年少年那么一不小心就激动起来,还老是天马行空,可要怎么集中精力完成调查呢。

也许希望自己能够顺利完成调查还是太乐观了。这里问几句,哪里说一阵,他就能够满意了。问题是,威尔发现自己再次被卢克给逼进了墙角。

“天哪,你怎么阴魂不散,”威尔环顾四周,想找到个出口。“我已经说过了,我对你不感兴趣。”他完全被困住了。不打一架的话肯定该没法越过卢克去。

卢克动作得像一只猫,全神贯注、志在必得,但他也向四周瞟了一眼,防备汉尼拔突然出现。“其他人也会过来找你的,”他说,“直截了当也好,偷偷摸摸也罢,其他氏族也会向你大献殷勤。你要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是啊,当然,感谢你的建议。”

“好好听我说,”卢克施展了自己的魅惑力量。威尔能够感觉到,但没有与他视线接触,他是安全的,那股力量水流般与他擦身而过。

“你在这儿不受欢迎”,威尔说,“现在,别挡我的道。”

“莱克特是个危险分子。”

“我知道他活了这么久可不是因为他优雅的餐桌礼仪,”威尔挖苦道。

“一个没有家族庇护的吸血鬼,与任何血系都不存在纽带关系,就像一匹独狼——是活不下来的。”卢克的步态不复之前的掠夺意味,显得焦虑了许多。“奇拉德亲王拥抱阳光是在十五世纪发生的事,而汉尼拔幸存了下来。从前我们一族要比现在繁盛得多,但十八世纪是一个极为动荡的时代。太多吸血鬼在阳光中灰飞烟灭。我们之中最最古老的那些大都隐居了起来,深藏于其宗族之中,拒绝融入这个世界。汉尼拔·莱克特则不然。他适应了。独狼存活下来了。你知不知道,自从奇拉德亲王离去之后,有多少人想方设法要干掉他?”

“显然还不够多,”威尔回答。

卢克没有气馁。“他不过一千来岁,却感觉自己好像亘古以来就存在了。你发现了吗?”

“我可以预见如果你不让开我的路,他发现后会有多生气。”

“他会伤害你,亲爱的 ,无论你是否已经成为他的血契伴侣。我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什么?”威尔问。“不,不用在意。反正我不在乎。”

威尔决定碰碰运气,举步离开,如有必要拔腿就跑。可他没能找到机会。卢克抓住他的手腕,推他背靠一座木屋的外墙。威尔挣扎了,用尽力气——他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劲,可卢克仍然纹丝不动。卢克将他双腕禁锢于头顶,一只手按住,另一只手捏起他的下巴、让他转过脸来,好与他四目相接。威尔闭上眼睛。

“看着我,威尔·格雷厄姆,”卢克的音调低沉而魅惑。他倾身过来,鼻尖和嘴唇擦过威尔的耳廓,几乎凑到脖子,威尔不禁大惊失色。

威尔睁开了眼睛,惊恐万分,卢克就在面前。他简直美到绝色。

威尔为他打开自己,就像在汉尼拔面前一样,像一只碗底、一面镜子、一泓深不见底的、创造与毁灭相互循环、生生不息的古井。

卢克美妙的绿色眸子瞪得大大的,只不过并非出于兴奋,而是恐惧,他倒抽一口气。威尔看到了——

卢克被从威尔身上扯开,扔进了雪地里。威尔踉跄几步,一只手腕因为被卢克尖锐的指甲划伤而渗出血来,又迅速愈合。他再次封闭了自己,连结打破了。

汉尼拔扑在卢克身上,两个人滚在雪地中拳脚相向。卢克一手抓住汉尼拔胸口,另一只手捏住汉尼拔的下颚,将他的头用力向上推。他是想要挖出汉尼拔的心脏,威尔意识到。汉尼拔流了好多血,外套都染上了色带。他扭动身体、挣开掌控,卢克又紧跟着猛冲过去。不过汉尼拔已经拉开距离弯腰躲过了卢克的双手,一口咬住了卢克的咽喉。他撕咬卢克,扯下一大块肉来。

“汉尼拔,”威尔伸出手来,一种可怕的、恐惧与兴奋并存的冲动自他体内狂卷而过。“不要吸他的血,”威尔如是说,并非出于仁慈,而是因为他不想将汉尼拔的那一部分与任何人分享。

汉尼拔抬头看他,啐出一口血淋淋的的血肉。“他竟敢染指你,”汉尼拔的声音倒是清晰又有条理,却仍然像头野兽般匍匐在卢克身上。

卢克在他下方虚弱地挣扎,但他的动脉血已经大量喷洒在了最近的墙面上,他失血太多、无法对汉尼拔造成任何伤害了。汉尼拔仍然一手按住他的脖子,压制住他。

“未遂,”威尔说。

“你是属于我的,”汉尼拔捏紧卢克的喉咙。

“别杀死他,”威尔说。“否则你会引发一场战争的。”

汉尼拔的表情澄澈起来。盛怒消褪,渐渐变化为了某种充满占有欲的、嫉妒的东西。“将高耸入云的伊利昂巨塔焚为灰烬,”他半自言自语地说,“施我以一吻、赐我予永生。”

【第六章完之TBC】

汉尼拔最后一句引用自英国剧作家马洛(1564-1593)的剧本《浮士德博士的悲剧》,是浮士德向希腊王后海伦倾述时的诗句,原文如下:
Was this the face that launched a thousand ships And burnt the topless towers of Ilium? Sweet Helen, make me immortal with a kiss.
就是这张容颜吗?引发千艘战舰起航,焚毁了高耸入云的伊利昂(特洛伊城的拉丁文名)巨塔?甜蜜的海伦啊,请施我以一吻、赐我予永生。

评论(1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