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七章:领土纷争

有人为汉尼拔拿来了一条毛巾、还有一件新衬衣。他心口处的抓痕已经完全不见踪迹,但仍有不少血迹纠结在胸口的毛发上;威尔多想将它们一点一点、舔得干干净净。不过,目前看来他实在不像是有机会将其付诸实施的样子。

卢克被人抬走了,没人对他的的身体状况表示过多担忧,威尔从前见到人们殴斗受伤时都比这个要小题大做。他愈合得很快,因为摄取了血液,不过据威尔估计,“他该庆幸我没干掉他,”可能不是汉尼拔现在应该发出的恰当言论。不过倒是跟他很相称。

“况且我也没有使用银质武器来杀伤他。实际上,”汉尼拔说,“我简直是宽宏大量,鉴于他表现出来有待商榷的道德品格。”

作为一个以獠牙将另一个男人的喉咙撕开的人,他这番发言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威尔跟汉尼拔被护送至一间装饰相当朴素的房间,他们在那儿等待科密达夫人,还有卢克的尊长、也是其氏族领袖,萨宾,一同被召见。

潘诺尼亚※1的萨宾是她这一支血系的首席,她是一位高大挺拔的女士,身着一件古罗马式女装长外套。站在科密达夫人身边,两人的体态形成了一副滑稽的对比,不过当前极其肃穆的气氛使在场诸人的心情无法轻松起来。

尽管周遭环境有些令人沮丧,威尔还是不太能专注于眼前的谈话,一心急不可耐地、想要尽快将汉尼拔以想象中各种不可描述的方式这样那样。汉尼拔失血太多,能不能维持B¤Q都是个问题,不过从他投向威尔那副含情脉脉的表情来看,两人陷入了相似的困境。

威尔拥有与移情带来的侵扰思绪常年抗争的经验——成为吸血鬼之后变本加厉——然而这努力根本是杯水车薪。无论他多少次试图导正思维轨道,它都会重新偏航到汉尼拔身上、还有性、还有血。这已经超越了一段崭新恋情的单纯享受,甚至超越了禁欲良久之后第一次纵欲的兴奋。它不是一种魅惑力,汉尼拔没有对他做出这样的事情,然而这种感觉确实又带有一种强制力。

“据萨宾所言,格雷厄姆先生向卢克暗送秋波,”珍缇娅娜说道,“所以你们知道问题所在了。”

这句话帮助威尔集中起精神来。

“我才没有跟他勾三搭四,”威尔义愤填膺。“这根本是在胡说八道,而且你心知肚明。”

“我说有就是有,”萨宾说道。

“你甚至都不在场!”威尔说。汉尼拔心无旁骛地盯着他,仿佛一个饥渴濒死的旅人面前被放置了一壶清水,却又不许他饮用。威尔交叠双腿,遮掩住自己尴尬的生理反应。

“请保持安静,格雷厄姆先生,”珍缇娅娜说,“我已经有一桩命案亟待处理,不需要马上再引发一场氏族血仇。”

“你说这是他第二次接近格雷厄姆先生,但第一次你并没有表态?”萨宾向汉尼拔问道。“要么你根本不介意,要么你就是在撒谎。”

汉尼拔相当艰难地将注意力转到萨宾身上。

“我看你是再创新低,”威尔说,“你这次甚至都没再抨击受害者,反而转去指责受害者的‘同伴’了。”

“这个称呼不是这么用的,”汉尼拔声音沙哑地对他说道。

科密达夫人的眉毛都快挑高到发际线了。“没错,”她赞同道,“这个称呼不是这么用的。我本以为他应该明白这一点。”

威尔从未想过联邦调查局特工培训学院的官僚主义与技术规范,还有那些术语措辞,有朝一日看在眼里会显得如此简约、如此通情达理。“不论该怎么称呼,”他说,“我现在告诉你们,卢克试图魅惑我。”

“卢克可不是这么讲的,”萨宾厉声反驳。

“作为一个失去喉头的人,他倒还真是聒噪得很,”汉尼拔说。“难道它已经长回来了?”

萨宾冲汉尼拔咆哮一声,货真价实的咆哮。威尔的本能驱使他想要尖叫着冲进阳光之下,那儿应该会更安全些。

珍缇娅娜高举双手。“所有人都安静。汉尼拔说卢克挖他墙角。卢克指责汉尼拔无缘无故攻击自己。没人出现性命之忧。我希望看到这件事情大事化小,不再升级。”

“我们遭受了侮辱!”萨宾说。“你的欺瞒出于什么目的,汉尼拔?这男孩并不是什么幼雏。你伙同他一起攻击了我的家族,并且撒谎隐瞒了他参与此次集会的目的。”

“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愚蠢的猜测了,”威尔说。“我听不下去了。我来这儿是揪出隐身人的,够了吗?我连四十岁都不到呢,生前死后加起来。我来这儿是行使联邦调查局特别探员的义务,我对你的家族一点都不关心,更不要说损毁你的荣誉,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来这儿是为了制止更多吸血鬼被杀。你让你的人管好自己,我们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了。”

“威尔,”汉尼拔看上去难以苟同。

“不好意思,联邦调查局?”珍缇娅娜问道。她看上去不止是难以苟同了,她看上去简直大惊失色。“汉尼拔,你对此有什么好说的吗?”

汉尼拔摊开双手,一副‘我还能说什么呢’无可奈何的样子。“威尔的——抱歉用这个词——‘日’常工作是个讲师,向FBI的未来特工教授行为分析方面的课程。他本身并不是一名探员,但他是个吸血鬼。出于各方面利益的综合考量,他被派来抓捕隐身人。我相信威尔能够找出真相,况且,更重要的是,我想要他在这里陪我。他来这里并非出自什么邪恶的目的,而且我觉得他也能够发挥作用。”

“无论他是不是为FBI工作,”科密达对珍缇娅娜说,“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显然更为重要。没有吸血鬼进行结合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给联邦探员的身份打掩护。汉尼拔在我的家族中已经待了许多年,我为他提供保护,包括他的血契伴侣。”

这是第二次听人使用这个字眼。威尔质询地剜了汉尼拔一个眼刀,汉尼拔则微微摇头。现在不是时候。

从来都不是时候,威尔愤愤地想。

珍缇娅娜站起身来,两手撑在桌面上。“双方的氏族都称自己一方遭受了羞辱,不过在我看来,此事不过是一件私人争端而已。如果汉尼拔跟卢克不能兵不血刃地解决两人之间的分歧,那么就必须在此次集会持续期间严格保持彼此之间的距离。萨宾,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接下来需要讨论一下关于格雷厄姆先生‘日常工作’的问题。我相信你会谨言慎行的。”

萨宾磨了磨牙,不过依据威尔对规则的理解,她没什么据理力争的立场了。她尽量保持尊严地离开了,不过好歹是离开了。

“联邦调查局,”珍缇娅娜说。“你了解自己干的事情的严重性吗,汉尼拔?”

汉尼拔耸了耸肩,略显冷漠。“我们的人在人类政府的各个层面都有所涉足,还有军队,甚至教会。联邦调查局又有什么不一样?”

“区别在于,莱克特博士,你应该向本次集会的组委会事先披露这一信息。而且别以为我盲目到看不出来你同样没有将此事告知科密达夫人。”

科密达懒得辩驳。她本身的不悦也显而易见。

“我与威尔之间的关系是我的私事,”汉尼拔这话更多是向科密达解释的。“向你告知不过是个形式而已,而我们的关系才刚刚开始,我希望保密一点更为稳妥。”

“结果呢,”科密达说。

威尔揉了揉脸。“拜托,”他说,“如果你们不打算请我走人,我打算——”

“我们全都非常明白你打算要做什么,”珍缇娅娜说道。“我需要实时了解你的调查进度,了解了吗?”

“明白,”威尔回答。

“那就走吧,”珍缇娅娜说。“不管你们之间存在什么古怪的勾当,尽兴享受吧。”

威尔不需要她重复第二次。

【第七章一半的TBC】

译注:
※1:潘诺尼亚是古罗马的一个省份,位于欧洲中心地带。

评论(1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