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七章(下)

{{{先上车兜兜风}}}

威尔在他之后爬上床,穷奢极欲地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坐起身来。“现在,你是打算从哪里开始?比如说为什么我是你的‘同伴’,反之却不然;又或者你更喜欢从‘血契伴侣’的故事讲起?”

“马上?”汉尼拔语调中透着一股哀怨。

“没错,”威尔不愿让步。“立刻,马上。别指望继续蒙混过去。”

汉尼拔伸手爬了爬头发想复原发型,不过成效寥寥。“‘同伴’并没有对应的称呼。你可以说,‘我是汉尼拔的同伴,’当然我也能称呼你为我的同伴,不过绝不能反过来讲‘汉尼拔是我的……’根本没有这么一个字眼。”

“通过语言表达出的占有权,”威尔说,“有意思。”坦白说,没他之前担心的那么糟糕。

汉尼拔冲着他微笑。“的确如此。我向你保证,未提前告知绝非出于恶意。”

“嗯,”威尔说,“我明白。你之前以古希腊风俗为例子来解释时就已经表述得很明了了。我早有了这个概念。”他在赤裸的胸口交叉双臂,穷追不舍。“所以另外那个是什么?”

“我们分享了共同的血液,”汉尼拔说。

“那又有什么关——”威尔声音渐消。“该死,汉尼拔。血液交换,到底、有什么后果?”

“这不是随随便便跟谁都能做的事,”汉尼拔承认道。“并不是一种屡见不鲜的情况。”

“不寻常的程度有多少?是像吸血鬼能吃食物却大多不去吃那样非同寻常,还是像某种古怪的禁忌一般讳莫如深?”

“两者皆非。大多数吸血鬼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偏执狂:太难付出信任,对自己的力量吝啬不已、唯恐失去。这不仅仅是血液的交换,同时也是力量的分享。”

“这薄暮,”威尔说,“不再能灼伤我的眼睛。”

“理应如此,”汉尼拔说,“拜托,如果你注意到其他异样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我感觉这整个过程实在叫人着迷。超凡脱俗。”

威尔转过身,一只手指循着汉尼拔肱二头肌上那根血管渐渐滑下去,又倾身嗅他的头发。“这种效果会渐渐消退掉吗?”

“就算我死了也不会。”

威尔不得不承认,鉴于今后不用再忍受光致头痛※2的折磨,他实在没法太过生气。无奈的是‘伴侣’这个字眼表示搭档或者分享的几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计。他轻叹一口气,靠了回去。“汉尼拔,”他问,“我到底允诺了什么?”

“当两个来自不同血系的吸血鬼交换——”

“汉尼拔。”

“在交换过程中会形成一种纽带,类似尊长与子嗣之间,但此种情形下双方是平等的。”

威尔目瞪口呆地盯着汉尼拔。“我们结婚了吗?”

汉尼拔撇了撇嘴,仿佛尝到了什么讨厌的味道。“当然没有,”他说。

威尔不自觉舒了一口气,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屏住了气息。

“婚姻只是一纸法律契约,人类社会中的一个概念而已。而这个,实际上,是至死不渝的。它意味着,”汉尼拔说,“你是属于我的。”他居然胆大妄为到听起来有些踌躇,甚至有那么一点点羞涩,仿佛从未打算如此坦率地表白。“而且也意味着我是属于你的。”

“你他妈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威尔爆发了。“我们彼此认识才一个星期!还不到!”

“已经足够我们互相——”

“见他妈的鬼!”威尔从床上跳起来,火冒三丈地穿回衣服。裤子跟内衣纠缠着躺在地板上,衬衣袖口大开。

汉尼拔没有从床上起身。床单欲盖弥彰地遮在他大腿根部,让他看起来就像来自过去时代的一副淫¤荡而充满色¤欲的绘画。“你想去哪儿?”

威尔找不到袜子了。他直接光脚穿上鞋子。“我打算找一个能调动一架飞机的人,第一时间从这里他妈的离开,”威尔说。“以免我做出什么让你没法活着后悔的事情。”

“纽带会将我们联系在一起,”汉尼拔说,“你忍受不了分开的距离的。”

“噢,是吗?”威尔说,“愿意打个赌吗?”

汉尼拔第一次看起来有些迟疑了。“威尔,”他说。

“要是今后我们彼此憎恨该怎么办?要是你厌倦了该怎么办?你觉得你能像除掉奇拉德一样除掉我吗?”

汉尼拔的沉默叫人心惊胆战。“你是个有趣的人,威尔·格雷厄姆。我不会除掉你的。”停顿了太久,他终于说道。

“你可真是太不简单了,”威尔说。

汉尼拔终于坐了起来,仿佛打算尾随在威尔身后。

“别这样,”威尔怒斥道。“留在这里,因为我觉得自己无法再忍受你在我身边多待一分钟了,更别提永生不朽。”他故意在身后使劲摔上了门——琐碎的小细节而已,但他知道汉尼拔会因此而着恼,就因为它的琐碎。

【第七章完的TBC】

在肝阴阳师的空隙中赶出来一段(你还好意思说!)
拔叔的血契除了‘至死不渝’的浪漫,还有个西斯空寂的事实,他并不是一见钟情被冲昏头脑,早有其他功利成分考虑在内。威尔的力量增强了是显而易见的,那么,拔叔从威尔身上是不是也得到了什么(一味情深似海的叔总让我有些齁(鬼畜画风正回来了终于神清气爽……

译注:
※2:某些偏头痛的人会有恐光症,对光线极度敏感以致头痛可怕地加重。在吸血鬼身上当然就更严重了……

评论(1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