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九章:尾声:范海辛

离开这么久,匡提科内的日光灯仍然耀眼刺目。连汉尼拔在这刺眼的灯光下都稍稍眯起了眼睛。威尔重新戴上了太阳镜,顺便帮自己避开杰克的灼灼视线。

“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说你抓住了隐身人,而我却不能将他绳之以法?”杰克问道。

威尔叹了口气,颓然跌坐到杰克办公桌对面不甚舒适的椅子上。

杰克去了机场等待威尔的回归。飞机甫一落地,杰克就拽起威尔回到匡提科汇报工作。

对这冗长乏味的凡人事务,汉尼拔在飞机上已经喋喋不休地抱怨良久,不过现在他只是沉默地跟随,因为就在飞机抵达之前,威尔给他来了一次美妙绝伦的口¤活¤儿,不过没让他得到最后的满足。他们的协议是,如果汉尼拔乖乖的,过会威尔就在FBI学院自己的办公室里让他艹一顿。在那之后,汉尼拔就将外套战略性地挂在手臂,挡在身前。

“我的意思是说,”威尔说,“我们发现了隐身人的真面目,抓了她的现行——顺便说一句,是个‘她’——现在她已经被拘禁在……应该说是个吸血鬼法庭吧。我又能怎么办呢?”

杰克一张脸上山雨欲来。“你应该逮捕她!吸血鬼法庭是他妈什么狗屁玩意儿?这里是美利坚合众国,而我们是联邦调查局!”

“有先例可循,”汉尼拔说,“在十八世纪——”

“你不用说下去了,莱克特博士,”杰克说,“要是你以为我会在意这种东西,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汉尼拔挑起一条腿,搁到另一边膝盖上。“她名叫艾玛兰萨,是她自己这支世系的首席。她的年龄已经达到了三千岁,在她的魅惑力下,凡人的监狱根本不可能对她造成任何约束。不过,由于她既侵犯了他人的领地,又打破了我们集会的休战协议,她的后裔已经被屠戮殆尽,而她本人也将受到惩罚。她不会再烦扰你了,克劳福德探员,因为她会被监禁起来,待她得到释放,已是你的性命逝去良久以后。如果她届时再度作恶,违背其他条约,则也将被格杀勿论。所以,你的孩子,以及你孩子的孩子,都不必再为她担惊受怕了。”

“见鬼,”杰克一屁股坐下来,骤然泄了气。“可这样不合我们的程序。”

“我已经写好了报告,”威尔说道。他将文件放到杰克桌上。其中几乎百分之八十都是谎言,而且半点也没有提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没有提到跟卢克发生的冲突。没有提到跟汉尼拔新建立的关系。没有提到自己新晋得到的能力。他觉得这不干FBI的事。“这里有个电话号码,是本次集会仲裁者、珍缇娅娜的。如果你还有什么疑惑,可以向她求证。”

“我敢肯定她会知无不言,”杰克悻悻道。

威尔在文件上敲了敲手指,站起身来。“很抱歉,杰克,我知道你多想将她逮捕归案。但她的事儿已经了了。至少再没人会受到伤害了。”

汉尼拔也站起身来。他的外套仍然巧妙地从一边胳膊上垂下。威尔简直要叹为观止。

“让他了解一下范海辛的案子,”杰克对威尔说。“看他对此有何见解。看来你们俩合作得很顺利。不过你们最好要相信,我一定会逮捕这个狗娘养的,等我们识破他后。”

威尔抬眼望了望汉尼拔。“你没必要搅和进来的,”他说,“这案子真心叫人毛骨悚然。”

汉尼拔的表情沉静无波。“我非常乐意能向FBI贡献一份微薄之力,”他心平气和地说。

{{{点我进(小型)传送门}}}

汉尼拔缓缓站起身来,仍然呼吸沉重。他将自己的长裤重新穿好。在汉尼拔整理着装时,威尔伸出手来,帮他抚平头发。

“你没必要一定去关注范海辛案,”威尔说,“杰克没有权利强迫你。”

汉尼拔吻了吻他。“我爱看你工作的样子,”汉尼拔说道。威尔将长裤扯了上来,汉尼拔就在一旁充当支撑他的人形立柱。“你独一无二的思维轨迹叫人目眩神迷。当我说我很高兴帮FBI的忙时,指的是很高兴帮你的忙。”

威尔发现自己的纽扣实在是一片狼藉,凑合着拢在一起后就放弃了。他裹上自己的外套。他怀疑自己看上去就像通宵加班了很久。汉尼拔,这个混蛋,看起来却是光鲜亮丽得一如往昔。“好吧……要知道,你有退出的权利。随时。我说真的。”

汉尼拔耸耸肩膀披好大衣。“遵命,”他答应道。

汉尼拔载他回到了自己家里,并未事先征询。他的意图已经非常明确地表达出来了,威尔知道自己可以随意选择留下或者离开。沃夫查普冰凉凉的小房子里并没有什么在等待他回来,于是他决定纵容汉尼拔一会儿。尤其是汉尼拔已经宣布了打算好好为威尔料理一顿美食的计划——他终于有自己的厨房可以开工了。

三天过去了,威尔仍旧没有回家。他知道,这样住在汉尼拔家里显得很奇怪,不过却自然而然得令他自己也感到惊讶。汉尼拔有他的病人要看诊,威尔有自己的课要上。威尔润物无声地融入了汉尼拔的生活,如同轻而易举地进入他的脑海。时不时地,他会逮到汉尼拔古怪地注视着他,不过那是一种惊异的不敢置信,威尔竟然仍然没有躲回自己的丛林里去。威尔多数时候无视了他的目光。无视之后事情总会发展到做爱做的事情上去,因为汉尼拔一旦直觉威尔没有注意到自己,便会立刻以行动进行纠正,对频繁的性事似乎丝毫没有厌倦的迹象。

“我准备了一件礼物给你,”第四天回到家的时候,汉尼拔说道。“我记得你说过养的狗在你转变之后就不愿再接近你了。真是令人伤心,宠物多半都会如此。不过,”汉尼拔抱出一只小小的蠕动的包裹,围在一条柔软的毛巾里。他将这份小小的负担放进威尔臂弯。“幼犬不可能会排斥你的,因为她不知道你从前的气味。”

威尔低头看着这只小小的生物。“她还太小了,不能离开妈妈。”他柔声说道。

“她已经没有妈妈了,”汉尼拔说。“她是被营救回来的。如果你愿意接受她,今后你就是她的拯救者了。”

幼犬不高兴地发出一声尖锐的呜咽,将小鼻子埋进他的腋窝。她比他的手掌都大不了多少。“你用不着贿赂我,我也会搬进来的,”威尔几乎忍不住笑得咧开嘴来。他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是发自肺腑的。

汉尼拔耸耸肩,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我只是发现一个取悦你的机会,就把握住了。”

“打个商量,如果想要我搬进来,就把你那些古怪的鹿角装饰撤掉一部分,试着放点不那么疯狂的东西代替上去,怎么样?”

汉尼拔蹙眉看向其中一件不忍卒睹的花朵与鹿角的展示品。“我喜爱这种组合——生与死,腐朽与——”

“我的天,”威尔说。“我不该问的。给我清出一块地方放钓具就行了。我会钓点新鲜水产回来,而你可以用你的魔法将它变成美味佳肴。我自从转化之后就从没吃过鲜鱼了。”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栋房子,”汉尼拔一本正经地说。

威尔叹了口气。“汉尼拔,听我说。我不在乎。在我家里,壁纸是粉色的,因为之前住在那里的老夫妇将它装修成了粉色,而我懒得换下来。我只是……我没有这么……整洁。这里的每样东西都像博物馆的展品一样。触碰这里的物品会让我感到紧张,更别说万一打碎了怎么办。”

汉尼拔伸手戳了戳一尊装满了鹿角、花朵、以及雪白、卷曲细枝的花瓶,将它推倒、掉落在地上。这尊也许极其昂贵的花瓶就这样粉身碎骨。“这只花瓶是1793年制的。我不在乎,”汉尼拔说。

“哦,见鬼,”威尔说。“我要去找个地方把小狗安置好。”他释放出那股力量,那股能将汉尼拔像本书卷一样翻开的力量。“你现在上楼上去,脱光衣服。”

汉尼拔无心抵抗。他咧开嘴角,露出豺狼一般贪婪的笑容。

威尔将幼犬仔细检查了一遍。除了小得叫人担心之外,她看起来健康状况相当不错。他用微波炉加热了几条茶布毛巾,取出汉尼拔的一只大号玻璃制食品保鲜盒,给她做了一个小小的窝。冰箱里有山羊奶,他加热后小心翼翼地喂给了她吃。幼犬打起了饱嗝,蜷起身子,开始打呼——滑稽得很,像是在吱吱叫唤。

他满意地抓起书包,将待批改的试卷跟幼犬一起带上。

{{{点我再次进传送门,有互攻,慎}}}

汉尼拔为他们取来一条毛巾擦干身体,然后两人一起静静地躺了一会儿,假寐起来,直到威尔沉吟一声惊起。他的工作可不会自动完成。

威尔轻轻扯了扯汉尼拔的胸毛。“去把花瓶碎片清理一下,”他说。“我知道你快被它给逼疯了。况且,我需要把这些学生们写的人神共厌的论文批改好才行。”

汉尼拔睁开眼睛,非常好奇。“主题是什么?”

“范海辛为什么不将他的受害者多留一段时间。”威尔斜靠到床的另一边,好从书包里翻找出那一沓论文。幼犬睡梦中仍在一直发出吱吱的声响。

“范海辛为什么不把他们多留一段时间呢?”汉尼拔问道。他在威尔¤屁¤股¤上掴了一掌,换来威尔一个不以为然的视线。

威尔倒回枕头上,掀开笔帽。第一篇文章标题上就有拼写错误。想想剩下那些,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你确定不用先去清理花瓶吗?”

汉尼拔蜷起身子窝在他身边,头枕在他肩膀上,这样就也能看到他的论文。“这世上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吸引我离开,”他说,而威尔从他的嗓音里听不出一丝一毫的虚伪。“现在,跟我讲讲这个杀手。”

“他是个智商很高的施虐狂,”威尔投降。“他的杀戮从不以相同的方式重复第二次,他的目标也毫无规律可言。他们并不是被随机选择的,但他们之间唯一的共同点只有范海辛。他选择他们作为受害者有一条特别的原则,它并不是完全随机,可到底是什么原则,我们现在还莫衷一是。”

“也许是仇恨犯罪,”汉尼拔说。

威尔亲了亲他柔软、精致的发丝。“因为他只杀吸血鬼吗?不。仇恨犯罪是激情犯罪的一种,可这些是……深思熟虑的。有时候还有些异想天开。充满艺术效果的创造。这才是他不愿将他们囚禁更久的原因。他折磨他们,直到完成自己的创作构思。所有那些犯罪现场,其实都是装置艺术的表现。他想要向我们传达某个信息,有关这些受害者的、有关他自己的。我只是必须想到破译的办法。”

“聪明的男孩,”汉尼拔说。“我对你毫无疑问,你一定能理解出来的。”他静静躺了一会儿,懒洋洋抚摸着威尔的皮肤,过了一阵子后说道,“这个学生在本该使用复数形式的时候以表示所有格的撇号来代替。这些就是FBI的未来精英了吗?他们有你在真是侥天之幸,否则我恐怕没人能够见到这些杀手的真面目。”

威尔叹了一口气。“哎,”他说。

【全文完】

尾声与序章前后呼应了。以及你没有看错,是全文完。

PS.这几天有小伙伴问到Phlia的后续,这里是@purplemuco带来的有关作者的消息,欢呼吧,她没有弃坑(*╹▽╹*)

Hey, Liva. Don't worry, I'm still going to finish Mania (and possibly a few side-stories in that series). I just got side-tracked by another story - a Hannibal/Star Wars crossover, if you're interested - that turned out to be a lot longer than I expected. The plot bunnies are still hopping, though. I'm going to spend today writing, so hopefully I'll get at least one chapter done. Sorry to leave you hanging for so long. You know how it is. Sometimes your fingers just don't feel like typing.
Thanks for the encouraging words.
I'd better stop procrastinating and get to work.
Adieu, my faithful reader.

评论(3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