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二更:

{{{我是传送门,先点进来兜兜风}}}

汉尼拔若有所思,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做龙卷风式爱情,瞬间就陷入爱河、头晕目眩无法自拔。

他想以血腥与鲜花点缀威尔,想看他杀戮的样子。会像做AI时一样凶猛狠毒吗,或许还张牙舞爪?或者像一名训练有素的猎人,举重若轻,夺人性命如同猎鹿一样冷静超然。

汉尼拔想得知一切,想了解这个男人的方方面面。

事后,威尔长长打了个哈欠,懒得介意两人脏污狼藉的状态,四肢摊开趴在汉尼拔身上。他望着火光,眼皮沉重,渐渐阖上。他的睫毛纤长浓密,安在这张小脸上显得格外温柔,一边的脸颊上沾了抹血迹,几缕发卷被汗水黏在额头。汉尼拔打算今后要将这幅景象画下来,他细细观察,存档在记忆中。

要将他从这里偷走是多么简单啊,只要将这个男人打包起来,强行掳走。将他小心翼翼地囚禁,永远禁锢在身边。

有了念头,汉尼拔自然要付诸行动。

他将手指梳理过男人凌乱的卷发,欣赏炉火的光芒在他的发丝上跳跃舞蹈。他想出了许多诱捕威尔的办法,让他无法逃离自己的掌心。



林中一派晚秋景象,棕黄和鲜红的树叶铺满地面,凋敝的树枝似瘦骨嶙峋的手指伸向天空。现在是傍晚时分,天空渗出一抹抹粉紫与亮蓝色彩,明星初升。

威尔坐在一株巨大的老树下,在它庞大的身躯映衬下,显得他瘦弱了许多。男人带着一股让汉尼拔忍不住感到揪心的温柔呵护,正在替一个小姑娘亲切地梳理头发。他的举动如此轻柔,仿佛害怕伤到她消瘦的身躯。她的胳膊不见了,臂膀处是黑漆漆的脏污,仿佛那手臂是因腐烂而脱落的。她的双腿也空荡荡的,气息奄奄,双目无神。

威尔满怀虔诚地照料她,将炉膛上那只花冠放到她秀丽的头顶上。当汉尼拔走近,他才注意到威尔额头上生出了巨大的鹿角,它们看起来如此沉重,理应会压得他抬不起头来才是,可他却行动自若,仿佛那对巨角轻如鸿毛。

他的手臂从指尖到肘部都是黑色的,漆黑如腐,指甲似钩。他甜蜜一笑,露出长长的獠牙,冷光乍现。他的双目炽红似火,像古老传说中的恶魔。他看起来恶毒堕落又辉煌炫目。汉尼拔想要屈膝膜拜,面对如此邪恶的完美。

“我可爱的小姑娘,”他对那孩子轻声呢喃,笑得温情脉脉,尽管她正在迅速腐败。她皮肤萎缩、一片片剥落下来。当整副身体分崩离析,她的眼睛也沉没下去,留下骨骼在威尔手中瞬间化为飞灰。

只剩下花冠遗留了下来。

汉尼拔身后传来柔软的脚步声,一只小手碰了碰他的手,他低头一看,竟然是米莎,他的小妹妹,来到了他身边。她的笑容像温暖的阳光,肢解的身躯重新拼装了回来。被斩断地方的皮肤仍然缓缓渗出血迹,有些部分仍存在少量缺失。但她的眼睛是闪亮的,生气勃勃的,盛满了他记忆中的明亮。以孩子特有的天真无邪,她好奇地打量威尔,拉扯汉尼拔的手想要靠近一些。

除了顺从她他别无选择。他跟着她来到威尔身边,他的花冠安放在树下,花冠的主人已经再也无法睁开眼睛。他面无表情,可汉尼拔能够感觉到他正痛苦不堪,这种痛彻心扉的失落他曾感同身受。米莎柔软轻快的咯咯笑声既是他最快乐的记忆,亦是难以释怀的梦魇。

当她倾身看他时,威尔似是突然回了神,小姑娘现在与他只距一臂之遥。

他宠溺地笑了笑,不带一丝威胁之意,他看上去满怀钟爱,将花冠递给了她。米莎望了汉尼拔一眼,他微笑着低头看她。他点了点头,放开她的手,于是她低下头去,让威尔将花冠安放在她金发的头顶。

它多么适合她呀,花朵在她头上颜色渐浓,从寡淡的粉变成鲜艳许多、明亮许多的绯红。

“米莎,”汉尼拔轻叹一声,他的小妹妹扬起笑脸,快乐地仰头看他。



汉尼拔缓缓醒来,意识渐渐离开那片树林,还有米莎的笑颜。是寒冷催他自梦中清醒过来。

在车里醒来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发现自己坐在驾驶座上,安全带系得好好的。汉尼拔试图分析是哪种药物的效果使自己变得如此迟钝,不过寒冷是更为迫切的问题。他插上钥匙,试着点火,车子发动了。

汉尼拔停下来,发现时钟显示八点。天空已经平静下来,不过雪花仍在安静地飘落。太阳正在远方的林木线冉冉升起。

他追猎并捕杀的人,马修•达山,他的车子停在他前方,车里空空如也。一个轮胎瘪了,看得出曾有人试图更换轮胎。除此之外,其他所有线索都被大雪掩埋,也不见车辙的痕迹。

汉尼拔倒车退出,缓缓行进,寻找岔路或者能够显示小屋存在的路标。

他一无所获,却并不气馁。这条道路只有二十英里长,他可以准备好合适的装备之后再转头回来搜索。现在,他可以驱车回家,好好洗个热水澡,冲去沾染一身的黏在皮肤上的血液与体液。他背上火烧一样疼,那是威尔留下的爪印。他必须将其洗净,并妥善消毒。汉尼拔有种怪异的笃定,它们肯定会在他身上留下伤疤。

汉尼拔想起威尔的脖子,自己那野蛮的咬痕肯定也会留下疤来。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他打开音乐,一曲满怀希望的乐曲伴随他驶向归家的路。

【TBC】

评论(21)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