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最后一更:

马修·达山失踪了。树林被地毯式搜索了一遍又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线索。这片林区占地辽阔,此人是被大型掠食动物掳去了也未可知。

搜查开始时,汉尼拔曾担心威尔是否会被逮住。然而搜寻活动持续了数月,却没有任何报道提及过林间小屋。达山家家财万贯,在政府的寻人活动叫停之后他们又花费了数月时间疯狂地耗尽人力财力前去寻找,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汉尼拔再次注意到,没人发现过小屋的存在。

更没有找到过威尔。

春天骤然降临,汉尼拔越来越坐卧不宁,迫不及待展开他自己的狩猎。然而他无法在达山的搜寻活动仍展开时进入森林。被人目击的话他难免受到此案牵连,汉尼拔为了狩猎即使数年时间也等待过,必要的时候,他有的是耐心。

然而,威尔已经将他俘获,占据他整个心思,且拒绝离开。他钻进汉尼拔心里,掏出空洞,为自己建了一个巢穴。夜深人静时他会想起对方,闭上双眼,一遍又一遍回溯当晚的情形。回忆每一个细节、每一抹气味、还有质地、纹理,每一桩他用心记录的小小细节。

他想起那个梦,威尔猩红的眼睛和漆黑的手,皇冠般矗立头顶的犄角。

汉尼拔发现自己在装饰中更多用到这些素材,并倾慕那锐利的尖端和错综复杂的曲线。

他注视着那名身躯腐败的小姑娘,看米莎接过她的花冠。它多适合她呀。

汉尼拔的素描本上全都是威尔跟他的小屋,所有汉尼拔能够回忆起来的细节,他都将其付诸画纸。他一次又一次描绘威尔的面庞,每一条起伏的曲线,每一点尘土、每一滴血痕。

二十年来头一次,他画了他的妹妹。

她笑容灿烂、头顶花冠,威尔双臂环绕在她身上,安全地守护着她。



春天到了,徒步旅行者们再度出现在这片地区。没有太多人会深入丛林,不过这里确实有些踩出的小路。距他曾经去过的地方十里之遥有一座自然保护区公园。汉尼拔安排了许多次当天来回的短途旅行,沿着那些小径探索这片林区,摊开地图将各处地方记入脑海。最后,他终于离开人为的路径,向树林深处进发。

如果碰到别人,他可以声称自己作为一名徒步旅行的新手,不小心迷了路。他还带上了自己的素描本,作为新晋开拓这项兴趣的理由。有几次他邀请阿拉娜一道,还曾将此事不经意透露给一些熟人知晓,所以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

他在林间搜寻,系统性地进行梳理并且做下地标、在树木上凿出痕迹,以便可持续地进行寻找。

他随身带有指南针,经常核对方向。

所以当它罢工的时候,他立刻就注意到了。

指针疯狂旋转,无法停止。

汉尼拔原路后退,指南针再度指向正确的方向。当他再度向前,发现它又开始昏头转向地疾转起来。也许是因为土层里掩埋的石头,科学表明金属可能会对罗盘造成类似的影响。

然而直觉不仅如此。

汉尼拔仍会梦见头戴花冠的米莎、以及陪伴在她身边的威尔。他突然警醒起来,这一切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他感觉自己即将揭开一个惊天秘密,只需继续前行就好。他已经有太久的岁月没像今天这样活力充沛了,寻常日子千篇一律的死气沉沉仿佛焕然一新。想见威尔的念头侵蚀脑海,这份痴迷与日俱增,必须找到一个出口。

他之前没有注意到过米莎的手在梦里是黑色的,他自己的也一样。但如今回想起来,一切历历在目。

汉尼拔能够回忆起自己的双亲,他记得父亲,一个一丝不苟、充满威势的男人。出于某种他无法正确理解的缘由,他突然认为父亲也拥有同样的、漆黑的双手。指尖成爪,纤长的、适合开肠破肚的骨质手指,恶魔之手。

汉尼拔收起指南针,盲目地向前行进。

行动电话失去了信号,然而他继续前行,某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某种不容忽视的预感,呼之欲出。

头顶之上雷声轰鸣,他的脚步却一刻不停。他感觉自己的心房怪异地鼓胀起来。他漫不经心地想,是不是威尔对自己下了药,向自己催眠了一些东西,使他的潜意识作出如此反应。



在一片空旷的、鲜花绽放的草地,他找到了她,阳光自云层的缝隙之间投射下来。

米莎轻声哼着歌儿,欢快地采摘花朵,汉尼拔目不转睛。他试图集中精神,摒弃幻象,可她仍然在那儿。

他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双脚像生了根一样,直到听见一声犬吠。有四条威尔的狗出现了,在空地上巡逻,守护欢笑的小女孩。她的笑声如银铃般,轻柔悦耳。

汉尼拔挣扎着想要理解眼前的状况。他的理智瞬间列出了各式各样的毒品与药物清单,试图解释自己为何会见到如此幻景。

他绕场一周,仔细观察,小心将其存入记忆之中。

一条狗发现了他,警告的吠叫声传来,其他犬只也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小小女孩抬起头来,她的脸庞天真无邪、充满好奇。她天使般凝望着他,毫无惧意,即便狗狗们充满保护欲地将她簇拥在中心。

“你好,”他向她致意,而她则眨眨眼睛,脸上缓缓绽放一朵笑容。

汉尼拔慢慢接近,狗群徘徊着却没有阻止他。终于,他距她只剩一步之遥。她正蹲在高高的草丛里,无所事事地玩弄手中的花束,打量着他。

他缓缓蹲下身子,痛苦而小心翼翼地不想吓到自己早已逝去的小妹妹。汉尼拔静静地观察了她片刻。看他没有做什么有趣的事情,小姑娘的注意力返回到花朵上,心不在焉地将它们挑挑拣拣。她选出一朵长茎的紫色花儿,又思索片刻,将它递给了他。

汉尼拔收下花儿,试图分辨是否这个女孩的外表太过相似,以致他潜意识将她误认成了自己的妹妹。也许威尔根本就不存在。毕竟,数月的林间搜寻,木屋从来未被发现过。

有非常高的可能性,他陷入了某种精神疾患。他背上还有威尔留下的抓痕,不过是自残的也说不定。

米莎又递给他一朵花,他接了过来,坐到他身边,接受她不断送来的礼物。他用灵巧的手指编织花茎,做成一个小小的花环。

当汉尼拔举起花冠,他的小妹妹高兴极了,低下头去好让他将它戴上自己头顶。梦境的场景重现了,只不过此次汉尼拔取代了威尔的角色,轻轻将花冠戴到死去的妹妹头上。

“米莎!”威尔的声音传来,小女孩抬起头,转向声音的方向。狗狗们嗷嗷叫唤起来,米莎直起身子。她好奇地看了一眼汉尼拔,于是汉尼拔也站起身来,跟随在不慌不忙的小姑娘身后。她偶尔会停下,好整以暇地观察树木上的苔藓和树皮。她了解这座林子,她的脚步从不犹疑不定,行动间带有精灵般的优雅。

汉尼拔环顾四周,却仍然无法辨认位置。它看起来完全陌生,哪里都和别处不一样。不过她貌似完全明白自己应该去往何处,狗狗们尾随在后,忠诚地跟随。

小屋跃入眼帘,汉尼拔看到威尔站在门口。他的其他狗狗们前来迎接,簇拥着嗅来嗅去。他们懒洋洋地注视汉尼拔,却没有吠叫。

米莎一蹦一跳,咯咯笑着冲向威尔。小姑娘欢快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威尔宠溺地看着她,眼神充满爱意。

他好奇地端详汉尼拔,解读他的表情,不知从他眼神里找寻什么。汉尼拔看到了他脖子上的痂,一道参差的新月形伤疤,一股得意之情油然而生。

“我猜测过,不知道你会不会回来,”他轻快说道,推开门扉走进小屋,米莎紧随在后,狗狗们也鱼贯而入。

汉尼拔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他不知道自己的理智是否已经支离破碎。也许他正被囚在监狱之中,深深沉浸在精神宫殿里,这个怪异的世界完全是自己幻想出来的,还有完美的伴侣、重生的妹妹。

他很明白自己应该转回去。循着来时的脚步回到公园里,发动车子。他应该立刻驱车前往医院,向医生描述自己的幻觉。他们会给他进行检查,弄明白他到底患了什么恶疾。

无论这是什么,毫无疑问绝不可能真实存在。

威尔回到门口,疑惑地挑起一边眉毛。“来吗?”

汉尼拔踏入小屋。



威尔好奇地偷偷观察另一只温迪戈。米莎拉着他帮忙布置晚餐餐桌。汉尼拔顺从地跟随她的指示,眼神一刻也不离开她,仿佛她是海市蜃楼。

他可以确凿无疑地说,汉尼拔不了解他自己的本质。不过正是这一点令威尔无比着迷。因为即便一无所知,汉尼拔也茁壮成长起来,并且完美地融入了猎物的社会。

他们的种族需要啖食人肉才能正常发育、健康成长。汉尼拔完成得水到渠成。温迪戈有能力耍弄许多花招,有无数种办法诱捕人类。汉尼拔一种也没有使用过。

可他却硕果累累。

当他们的个体遇到同族,要么血战一场、不死不休,要么血战一场……结为伴侣。自古以来就是如此。一只温迪戈越是年长,渴望伴侣的冲动就愈发迫切。

威尔感受到了这股剧烈的渴求,他知道自己无法继续负隅顽抗。

不过后来,他渐渐意识到汉尼拔的一无所知。他错愕不已。

威尔忍不住设计他。更为世故的温迪戈可能会看穿威尔的心机,然而汉尼拔却迫不及待地落入陷阱。

他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啊,如此直白的饥饿与渴求。汉尼拔从未结合过,却将他的妹妹孕育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使她得以不朽。

他尝到了威尔的味道,食髓知味,他不顾一切地啜饮、吸食威尔的血液,将自己牢牢与他约束在一起,却浑然不知。

他们已经结为伴侣了。他们仍会互相伤害,凶暴与残忍是他们的天性。不过同时他们又受到约束,防止兴奋过了头,夺去了彼此的性命。只要以狩猎的方式释放邪恶的本能,他们就能辅车相依。

米莎就是他精心编织的这根纽带的具现化身,由他们共同的血液和精华中孕育而出。威尔小心翼翼地塑造她,撷取汉尼拔的一切贪念:他的不知餍足,他的表现欲,他对同伴的渴求。他轻轻将它与属于自己那一份绑缚到一起。孑然一身了这么久,威尔自己也萌生了同样的渴望。他想要一个家。

他独自尝试过,尽自己全部力量创造出了阿比盖尔。不过缺少了伴侣的帮助,她终究还是凋零了,灰飞烟灭。然而跟汉尼拔一起,他们可以养活米莎。威尔创造的米莎取自汉尼拔的记忆,然而随着她的成长,她最终会拥有自己的人格。他已经喂她食用了一颗心脏、一对肺叶、一个健康的大脑、一条舌头、一双明亮的眼睛、还有灵活的脚趾。他在森林里狩猎人类,最近收获颇丰,他们都是为搜寻一名死人而来。威尔将他们小心地开肠破肚,将缺少的部件喂食给他的女儿,自己吃掉剩下的。经过她的消化,他们成为她的一部分,支撑她越来越真实。一旦她食用完人类身体的所有部分,她就会成为一只真正的、真实的温迪戈。威尔的力量并不足以支持阿比盖尔存活到变成现实的那一天。然而汉尼拔尽管不明就里,却毫无自觉的通过思念以自己的力量喂养米莎至今。即便他没有返来,米莎也强壮得足以撑到威尔将她化为现实。

可是汉尼拔回来了,响应他新家庭的召唤。

威尔现在得到了一位伴侣,还有了一个女儿。

他可以指导汉尼拔,教导他知识、将他塑造成熟,帮助自己抚养并保护两个人的孩子。他已经让汉尼拔最伟大的梦想成了真,他妹妹的重生。威尔知道,这会将两人紧紧维系在一起。

待到汉尼拔完全成熟、真正理解自身,威尔和米莎早已深埋在他心底,他绝对无法忍受他们离开自己。他会觉得是他自己贪得无厌,且自得其乐。

威尔会温柔一笑,让汉尼拔以为是他捕获了他们,是他发现了威尔,标记了他。

这也没什么关系,尽管实际是威尔诱惑的他。他想寻找一个配偶,于是在汉尼拔家中找到了这只温迪戈。他步步为营,将汉尼拔从自己的城市吸引到威尔的森林。

没有任何事情出自机缘巧合。

温迪戈不喜欢追逐猎物,他们等猎物自投罗网。

【END】

++++++++++++++++++++++++++++++++++++++++++++++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不过有人知道自己是别人的猎物,有人不知道罢了。

评论(31)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