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下半部分:

威尔运用刚刚觉醒的听觉天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听温斯顿吠叫的声音。他扑在温斯顿黄褐色的皮毛中埋头痛哭,听到温斯顿呜呜的叫唤,威尔的眼泪禁不住流的更凶了。后来,他瘫倒在厨房地板上,温斯顿挨躺在他身边,一只爪子搭到他胸口上。威尔想告诉他他是个多么贴心的好孩子啊,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第二天一早,他报名参加了本地一个成人口语课程。

课程辅导老师,泽勒夫人,眨眨眼使了个眼色向所有新学生问好。他们全都是成双成对的,只有威尔形单影只。不过没人对他说三道四。

上了一个星期的课之后,这天泽勒夫人——噢,请叫我贝弗利好了——在其他人离开之后拦住了他。

“嗨,威尔?”

他仍然不习惯听到别人叫自己的名字,不由自主有点炸毛。

“欸?”

“我能不能问问——哪儿——”

“不,”威尔回答,“不行。”

单词从舌尖迸出的感觉还是怪怪的,不过至少他会说话了。他转身离开,不过眼角余光看到了贝弗利脸上失望的表情。

“对不起,”威尔向她解释道,“是因为……”

贝弗利通情达理地挑起眉头,“一言难尽?”

威尔默默点头。

“好吧,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谈的话,”她抬起手来。无论你想以什么方式谈,她手语道,我随时恭候

威尔拢起右手指尖碰到下巴,然后摊开五指。

谢谢

贝弗利点了点头,又捏捏他的肩膀。威尔一手已经握住门把手,却停下脚步。

“说起来,”他说,“有个词你能帮帮我吗。”

-x--x--x--x--x--x--x--x--x--x-

杰克一个月后又来拜访了他。

很抱歉。

威尔叹了口气。这可怜的男人两手蹂躏着自己的帽子。

你他妈应该告诉我的,威尔比划着。

那你就不会来了。

可你不能肯定。

杰克将帽子放到桌上,侧着眼看了看威尔。他想再见你一次。

他当然想了。威尔靠到墙上。他没有过于认真地检讨自己对于能再次见到汉尼拔的兴奋的战栗。

拜托了,好吗?杰克请求道,我不会来请求你的,如果……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了?真棒,那可真是太感谢了。

杰克垂下头去。威尔差一点就同情他了。差一点。

我同意去,他说,可我是有条件的。

第一个条件是汉尼拔的牢房里不能有看守在场。除了监视器之外,他们必须是完全单独见面。

为了研究,威尔撒谎道,我再也不会有机会如此接近他这种水准的精神变态样本,至少让我能好好研究他。我可是在帮你们的忙。

杰克同意了。

第二个条件是开始五分钟不能开监视器。杰克不同意。

如果他知道他没有被监视,即便只有五分钟,我也能从他那里得到完全的实话。你们已经将他关起来了,他哪里也去不了。

杰克仍然执拗地摇头,于是威尔尝试耍耍手段。

你第一次把我骗过去时撒了个弥天大谎——让我尴尬得无以复加。你欠我的,杰克。

杰克叹了口气,这是威尔第一次听到叹气。听上去既痛苦又疲惫。

好吧,杰克比划着。我会解除你们的监控——但只能有三分钟。五分钟太久了,你能理解的。

三分钟,成交。

-x--x--x--x--x--x--x--x--x--x-

身后的门传来落锁的声音时,威尔离隔断已经不到一步之遥。

“我有三分钟时间,”他缓缓说道,“你明白吗?”

汉尼拔点头。

“你听得到我。”

汉尼拔再次点头,眼睛闪闪发亮。他抬起一只手掌,按在玻璃上。

“怎么会?”威尔问道。

汉尼拔歪了歪头,表情柔和起来,宠溺得有点过分。

“你知道的。”

他的嗓音低沉沙哑,发音有些笨拙。对于讲话,他同威尔一样是个初学者,而且他没有练习渠道,但是见鬼,他有在努力,而威尔真心希望自己没有像现在这样因此而心潮起伏。

“你是我的灵魂伴侣,”他喃喃道。泪水刺痛了他的眼眶。他知道这是真的,但亲眼所见、亲耳所证,真相血淋淋呈现在面前,还是……冲击力太大。

“威尔,”汉尼拔出声,这声音——汉尼拔将威尔的名字在舌尖品味,在齿间咀嚼的声音,仿佛饥肠辘辘——深入威尔骨髓,他肉眼可见地一阵战栗。

“请再说一次。”

汉尼拔摇了摇头。你先,他比划。

“我?……噢,。”

他将嘴唇靠近汉尼拔牢房的透气孔,仔细吐出练习了好几个星期的这个单词。

“汉尼拔。”

汉尼拔发出一声安静而快乐的声音,舔舔嘴唇,仿佛在品尝威尔话语的味道。

“谢谢你,”他粗哑说道,“威尔。”

这个词再一次沿威尔脊椎涌过一阵战栗。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能……

汉尼拔的手掌沿玻璃滑落,缓缓离开,威尔的目光也跟随它们落下。

有朝一日我会离开这里,重获自由,汉尼拔比划道,我会找到你。

这是威胁还是承诺?

汉尼拔轻笑一声。“是的。”

你理解我,威尔手语道。他努力克制手指不要发抖。不是吗?

我读了你的书,了解了你。我找到了你,在言语掩饰之下,在黑暗中颤抖,祈求被人看懂。我看到你了,威尔。你看到我了吗?

威尔看到了一切。天,他多么希望自己没有,可他庆幸自己看到了。

“我看到你了,”他说。

汉尼拔的眼睛如同化成了蜜糖。我想了解你的每一部分,他比划。

这不应该叫人战栗,真的不应该。威尔脑海中浮想联翩。

汉尼拔的嘴唇印上他的皮肤。汉尼拔的牙齿咬上他的脖颈。汉尼拔的手探入他双腿之间。汉尼拔的体热环绕着他。汉尼拔的脑袋欣喜若狂地扬起。汉尼拔的手指掐进他的颅骨。汉尼拔冰凉的嘴唇压在威尔炽热的大脑上。汉尼拔张开嘴巴,将他生吞活剥。

威尔不由自主阖上眼睛,呻吟出声。他听到汉尼拔发出“对”的私语,蜿蜒滑进他的耳朵,盘绕在他眼底。

威尔的手表哔哔作响起来,他迅速睁开眼睛。时间快到了。

汉尼拔点点头。告诉我你会再来?

威尔深吸一口气。他应该说不,他应该离开,摆脱这团……管它叫什么呢,趁自己还没有完全沉没。只不过因为汉尼拔是他的灵魂伴侣,并不意味着他就必须跟他绑在一起。他可以过自己的日子,听着鸟鸣,遛遛狗,今后的生活完全可以过得安逸舒适。

只是没人理解他。

没人关心他。

没人揭开他的面具说,噢。瞧你多么精美啊

汉尼拔会这样说。他已经说了。

“我——”威尔欲言又止,然而话语似乎胶着在他舌尖。

汉尼拔突然后退一步,抬起下巴。威尔不用转身也知道安保摄像头上的红灯又开始闪烁了。

嗯?汉尼拔手语道。

如果他继续拜访汉尼拔,哪怕就一次,他的命运就已盖棺论定。他已经站在悬崖边,再一步就是粉身碎骨。对于这个问题只有一个明智的、合情合理的答案。

可威尔能够给出的也只有一个答案。今天走进这里之前他就已经得知这个答案,听到汉尼拔的声音之前就已经得知。就在那双危险的眼睛与他对视,说出欢迎回家那一刻。他凝视自己的灵魂伴侣,比划出回答。

我愿意。

汉尼拔咧嘴而笑,齿间仿佛寒芒一闪。

很好

=完=

评论(29)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