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Five Times Will was Drunk on Alcohol or Lack of Sleep and One Time He was Actually Awake

五次威尔要么醉酒要么缺觉,一次他终于清醒着

by PrinceJakeFireCake

#1

杰克·克劳福德在凌晨三点打来电话。电话的动静引得巴斯特爬到威尔身上,将他从睡梦中唤醒。他轻轻将小狗推到一边,接通手机。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将手机搁在耳边,眼神放空,漫不经心地揉搓巴斯特的皮毛。巴斯特打了个呵欠,在威尔腿上安顿下来。

“威尔?”杰克在电话那头问道。

“嗯?”威尔哼哼着,有点想挂掉。巴斯特翻过身来,想要他揉肚子。威尔又哼哼起来。

“我吵醒你了吗?”杰克发问。

“不,不,当然没有,”威尔回覆。疲惫之下他的挖苦之意愈发浓重。“现在才不过,怎么,三点?当然了,我起床了。我怎么会没起床呢?”

“我知道,威尔,”杰克抱怨起来。“我也不想醒着。”

“英雄所见略同。”

杰克的沉默之下充满指责。然而,巴斯特毫无不满之意,他心满意足地舔舐威尔的手指,于是威尔无视了杰克,专心在他的狗狗身上。巴斯特比杰克更懂得赏识他。

“出现了一起谋杀,威尔,”杰克打破了沉寂。

“噢不,”威尔语气单调地回答。“我还以为你打过来是想要杯糖水。哈,巴斯特?”

巴斯特继续舔威尔的手指。威尔冲他微笑。杰克沉沉叹息一声,忍辱负重般,不过威尔一点也不抱歉。凌晨三点呢。

“威尔,拜托。我希望你能来现场,将你的意见告诉我,”杰克解释道,听上去有些乖戾。威尔觉得有点不公平,凭什么杰克要生气。

“我的意见?”威尔重复道。杰克咕哝一声表示肯定。威尔疲惫而讽刺地回答,“我觉得受害者可能已经死了。”

“威尔!”

“杰克!”

“威尔·格雷厄姆,我发誓——”

“操,别。这样会毁掉我那脆弱的自尊心的。”

“威尔,我过十分钟来接你,你最好给我醒着。”

“别担心,你已经吵醒我了。”

杰克挂断了电话。威尔凝视着他的手机,考虑了一下自己正穿着内衣裤的事实,然后看了看巴斯特。巴斯特抬头望他,呼哧呼哧地喘气,露出狗狗版的微笑,叫威尔觉得再溺爱他也不为过。巴斯特跟威尔都对他这个决定非常满意。

杰克这通电话半小时后,威尔家的门开了。威尔跟巴斯特都在半睡半醒之间,但巴斯特听到响动立刻就振作起来。巴斯特从床上跳下去,摇摇摆摆走出房间,威尔则翻了个身,搂住一只枕头。隐隐约约地,威尔听到地板在某人脚下吱嘎作响。狗狗们的尾巴啪嗒啪嗒地拍打在地板上,其中有一声噗通钝响,是某条狗将尾巴打到了墙上。威尔决定不去管它。只要能赖在床上,谋杀也好、抢劫也罢,他都无所谓。

“威尔?”门口传来依稀像是汉尼拔·莱克特的嗓音。

“走哎,尼拔,”威尔咕哝着,脸埋在枕头里。

“杰克给了我钥匙,派我过来。”汉尼拔解释道。脚步声表明他正在靠近。“他说你可能在睡觉。”

“醒着,”威尔含糊不清地说。汉尼拔动作温柔地将他翻过身来。“你做什么?”

“你喝酒了吗?”汉尼拔声音平静地问道。

“就一点儿,几小时前,”威尔回答。他抬起胳膊盖住眼睛,挡住门口透进来的微弱光线。他说的是实话。他午夜时开始喝的,停下来时大约一点钟吧,反正倒在床上了。没有很多,就一瓶左右。

“你觉得难受吗?”汉尼拔问。

“如果杰克将尸体带到我家里来,我会更难受,”威尔回答。

“他没有,”汉尼拔告诉他。“如果这能给你安慰。”

“真好,”威尔哼哼道。

他又翻身埋进枕头里。他看不到汉尼拔,但他能感觉到心理医生此时的兴味。床凹陷下去,是汉尼拔坐到床边,他小心地保持距离,不至于挨到他。

“杰克希望你去犯罪现场,”汉尼拔说道,他的语调依稀显得有些不感兴趣。

“哇哦,多叫人震惊,”威尔嘟囔着,将脸在枕头上磨蹭来磨蹭去。“我一点也不知道呢。告诉我多一点。”

出乎威尔意料的是,汉尼拔大笑起来。威尔转头看了他一眼。他坐在威尔床边,双腿交叉,有些拘谨。狗狗们四散在地板上,而温斯顿则蹲坐在床边,下巴搁在床上,双目密切注视着汉尼拔的一举一动。威尔伸出手去,拍拍他的脑袋。

“确切地说,你拥有几只狗?”汉尼拔观察着温斯顿,问道。

“还不够,”威尔回答。

“我数到七只。”

“还不够。”

威尔收回手去,再度埋头到枕头里。

“我不要走,”他表示。

“我注意到了,”汉尼拔回答。“你希望我怎么跟杰克说?”

“告诉他我伪造了自己的死讯,私奔去了西班牙,”威尔耸了耸一边肩头,建议道。

“噢?跟谁私奔呢?”汉尼拔轻哼道,被他给逗乐了。

“我的秘密情人,”威尔紧紧抓住枕头,咕哝道。“亚历山大三世(※:沙皇亚历山大三世)。”

“亚历山大三世?真的?看来是攀上高枝了。”

威尔在枕头里哼哧一声。一股重量压到身上,威尔迅速瞟了一眼,确认是温斯顿。威尔没有推开他,也不介意。

“你觉得杰克会相信吗?”汉尼拔的质疑实在讨厌,却合情合理。

“好吧,”威尔抱怨着翻过身,仰躺起来。温斯顿调整姿势,趴到他肚子上。“告诉他我跟我的秘密情人私奔了,秘密到我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晚点我会离开,这样就可信了。”

“威尔,不行。”

“你无法阻止我。我爱我的秘密情人。虽然,不知道名字。”

“犯罪现场也许可以等你清醒一点再去,”汉尼拔表示。“我会告诉杰克我的车抛锚,我们将在中午抵达。”

“我不想去,”威尔气鼓鼓地,拉过枕头盖住脸。“跟我私奔吧。我们可以去西班牙。”

“我是很挑剔的,亲爱的威尔,”汉尼拔的声音仍然温柔,不过语调中蕴含了某些威尔无法辨明的情绪。“要么去意大利,否则免谈。”

“意大利也不错,”威尔回答。“只要不用去上班。”

“跨度似乎有点大,从上班到私奔。”汉尼拔略带惆怅地指出。

“不私奔就是死,”威尔纠正道。“杰克能接受的借口只有这两样。”

“我明白了,”汉尼拔回答。“你真的好心到愿意同我私奔吗?”

“没温题,”威尔喃喃道。“你很好。声音好听。体格也不错。我看好你哦。”

“你是清醒的吗,威尔?”

“是啊,当安。为什……”

威尔睡着了。汉尼拔将自己的手机调成静音,然后是威尔的。如果听不到杰克的电话,那可不是他故意的。

#待续#

好久没翻文了,复健来一个小短篇吧

评论(59)
热度(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