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六更:

他还没来得及得到答案,彩虹桥再度打开,两千人马洋溢着胜利的喜悦自Reykjardals得胜而还。即便是炙烧的怨恨也无法消减索尔的喜悦。“我不在意你是怎么知道的,”那天晚上他醉醺醺爬上床时对洛基如是说道;之前洛基又一次自礼堂中悄然早退。

“你当然不在意,”洛基将脑袋一直埋在枕头下面,“你应该意识到,之前七个小时,任何人都有机会溜进来刺杀我。洗个澡去,你臭熏熏的。”

“庆功宴太棒啦,”索尔打了个响亮的酒嗝,手臂一挥横在洛基胸口,倒头就睡。

第二天早上,他开始后悔自己最后三大杯麦芽啤酒、以及之前轻率的言辞。差不多正午时洛基叫他起床,拖他到外面的树林里再次采集橡子,阳光明晃晃笼罩在他宿醉抽痛的脑袋上、酸涩难当。在这段短途旅行快结束时,索尔差不多要相信洛基已经堕落到足以去做光耀一族的幕后主使了。

返程时他让洛基在走廊中行在自己前面,然后迅速转向一条岔路,溜到斯凯奇的工作间,跌跌撞撞——他绊到了差不多二十几条树根,然而他敢肯定自己下脚时它们根本不曾存在。“你破译出密码了吗?”他连个招呼都懒得打了。

“是的,”斯凯奇回答。

“终于,”索尔舒了口气。

“然则——”斯凯奇再次开口。

索尔呻吟一声,捂住自己的脸。

“它写成的语言我从未接触过,”斯凯奇继续道,“我认为这应该是一种自创的语言。极其耐人寻味。再过一两个星期——”

索尔气冲冲转回走廊打算追上洛基,就在快到寝殿的转角那里,项圈陡然炙烫起来。“你这黑心肝的杂种,我要把你的肠子拧成结!”索尔咆哮一声、怒火中烧地冲向前去。结果一过转角,他却发现洛基正陷入殊死搏斗,手中仅握一对短匕护身。他的头盔已被人打落在地,手臂上缠了一只魔法网,被霍德尔部族的八名战士团团围住。

“你们这些蠢货在干什么?”索尔怒吼道,一把将三个人从洛基身边拽开,扔到身后的走廊;又轻挥了一下Mjölnir,把另外两个人砸进墙里,躺在石砾堆中直哼哼。洛基扯下手臂上的禁魔网,向剩下的几个人施了魔咒,亮闪闪的光带盘旋缠绕上他们的手脚,绊得他们迎面栽倒在地。

“就这样卧倒别动,”索尔道,“否则别怪我砸碎你们的脑袋。霍德尔,你跟你这些亲戚们都疯了吗?四年来的第一次,我们看到了希望——”

“即使我们所有人无一幸存、阿斯加德在战火中分崩离析,也好过受这约顿杂种的奴役!”霍德尔嘶吼着,从垮塌的石砾堆中踉踉跄跄走出来。他朝洛基那边啐了一口血。

“他是你的国王!”索尔训斥道,“你曾发誓——”

“说句公道话,”洛基插入对话。他沉沉靠在墙边,呼吸急促;有血迹沿他袖口的撕裂处滴下。“他们非常谨慎地在其他人宣誓时避出了礼堂。”

“那他们就得现在宣誓,”索尔道。

“我才不会,”霍德尔拒绝。

“他们要么立刻宣誓,要么把命留在这里。”索尔冷冰冰地补充道。

霍德尔嗤之以鼻。“你打算杀了我跟我的儿子们吗,奥丁之子索尔,就因为我们维护你、无法忍受你遭到排挤?”

“你们之中有谁在我弟弟手下遭受过比我更为频繁的伤害?”索尔质询道。“你们之中有谁比我更有权利反对他登上王位?”他抓住霍德尔胸口的佩剑皮带,拖他向前,将他推搡跪倒在洛基面前。“为了成就阿斯加德之大义,我遵从父亲的命令,已经宣誓了自己的忠诚;你也必须如此,霍德尔,否则没错——我会将你以叛国者的名义诛杀,既然你如此逼迫于我。”

霍德尔迟疑起来,跪在那里摇摇晃晃,索尔则冷酷地做好心理准备。自一开始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洛基得罪过太多人,那些将荣誉和骄傲奉为圭臬的战士们,在他的天性被广为人知以前就已对他表现出不喜。面对这种厌恶他从未坦率回应,却以狡猾微妙的作弄手段去侮辱对方,甚至在对方受伤时落井下石。为了维护自己或亲族的荣誉,阿斯加德的勇士愿意豁出命去、欣然赴死,霍德尔就是其中之一。

霍德尔挺直腰杆,索尔不由抓紧Mjölnir,此时洛基却开口了。“不用。”

“什么?”索尔疑惑问道。洛基离开墙边,来到霍德尔面前站定。

“我说不用了,”洛基答道。“霍德尔对我的仇恨毫无新意;他与礼堂内半数人的区别是他勇敢到愿意为此付出生命代价。在战争结束之前我们最好不要失去阿斯加德每一个有胆色的人。”他低头看向霍德尔。“我不要求你对我的忠诚,甚至也不需要你保证不威胁我的安全,霍德尔。我只需要你承诺服从命令——只要光耀一族还在威胁阿斯加德。”

他露出言归于好的淡淡笑意,补充道,“在那之后,当我不再处于我哥哥的庇护之下,你尽管可以在偏僻小巷里伏击我。那样的话,可以将你的成功率提高相当大的程度。怎么样?”

霍德尔满面怒容地抬头望他一眼,然后再次蹒跚起身,一口啐在洛基面前的地上。“很好,约顿怪物。只要战争还在继续。待到一切结束,你将为你胆敢将自己凌驾于阿斯加德的真正勇士之上而付出代价。”他最后谴责地瞪了索尔一眼,向同伴们一扭头;他们一道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目送他们离开后,索尔转头望向洛基。

“当我命令你保护我的安全,”洛基挖苦道,“我的真实含义可不是让你在我背后鬼鬼祟祟地溜走、让我浑然不觉地遭受伏击,被八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白痴给谋杀。”他一个旋身、朝走廊相反的方向阔步而去。

“你那么说是什么意思?”索尔跟在他身后,皱起眉头。“当你不再处于我的庇护之下——”

“你自己说的,”洛基扭头说道。“当战争结束、奥丁醒来,我当然会又一次被过河拆桥。毕竟,无论他还是你,绝不会选择我身居王位。”洛基说的事儿索尔几乎都要不记得了:他确实无心提到过,在数个星期之前,再说了,洛基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期待?怎么会有人愿意将王位奉给他,要知道他背叛了所有人,他谎话连篇、鬼鬼祟祟,下至盗窃上至谋杀无所不用其极。

“这并不表示我会允许霍德尔那个蠢货跟他的亲戚们躲在哪里的小巷中谋害你,”索尔回答。“也不表示你需要逃离阿斯加德、再次躲藏起来。”

“是啊,因为我是如此享受留在这里,留在这么多好朋友中间,”洛基嘲弄地说。“我的确意识到了自己的短视之处,如果我不小心挂掉了,等下一次父亲或者你需要把我从高阁中取出来利用的时候就太不方便了。不过看起来你们不得不承受这种风险。”

“洛基——”索尔恼火得不行。“怎么,你宁愿离开,去米德加德再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吗?”

在寝殿门口,洛基停下脚步、双手撑在门扉上,没有回头。“我宁愿住在尼夫海姆※1与腐烂的死尸为伍,”他嗓音柔软,仿佛心苦如死灰。“守在门外。我宁可一个人待着。”

他将门猛地一摔。索尔立在门外,门上人脸浮雕的狞笑仿佛诡秘的嘲讽,似乎在说‘瞧你表现得多么精彩啊,不是吗’。他背靠对面的墙壁缓缓滑坐下去,感受到一股怪异而陌生的悲怆:仿佛再一次眼睁睁看洛基自自己手中滑落。

——————————————————————————————————

早晨仆人送来餐盘,他猛然从睡梦中惊醒,随后跟着他们进入房间。洛基精神饱满、心情愉悦,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甚至还吃掉了一把葡萄、一片奶酪。“咱们瞧一瞧该把从Reykjardals回来的人派去哪里,怎么样?”说着,他拾起奶酪刀;索尔翻了个白眼,将手中桃核向飞刀扔去,打得它偏离了轨迹。它落到图表的最边缘,勉强擦到了一个圈。

“Leifstokk,真的吗?”洛基大惊小怪道。“我本来不这么想,不过那就这样吧。将命令传达下去。”他又拿起一串葡萄来吃。

“什么——但是——它射中Leifstokk是因为我把它打偏了!”索尔不可置信道。

洛基看他的样子仿佛他才是个疯子。“之前的刀子落在Kambsnes和Reykjardals也不过因为我扔中了那里。有什么差别呢?”

索尔讶然瞪着他,“因为你知道他们会攻击哪里!”

“如果我知道他们会攻击哪里,干嘛还要扔飞刀?”洛基反诘道。

“我他妈怎么知道!”索尔怒吼道。“对你做任何事的原因,我全都毫无头绪!”

“为这个对我提高嗓门是不是有点不公平?”洛基一脸受伤。他对着门叫道,“进来!”又一名侍从气喘吁吁地带来了新消息:Höskuldur出现了时空裂隙。

“裂隙没有出现在他们放哨的地方,”男孩说道,“所以已经开得有些大了,他们请求增援——”

“他们必须靠自己坚持住,直到我们解决掉Kambsnes的麻烦,”洛基顿了一顿,望向索尔,所有所思地说,“除非——”

索尔抓紧Mjölnir,忘记了自己刚刚还想拿它敲洛基的脑袋。“我立刻就出发——”

“不,不,”洛基阻止他。“我们就派Reykjardals回来的人支援他们。至于你,去Leifstokk吧。”

“我才不想去Leifstokk!”索尔抗议道。“它们不会进攻Leifstokk的!”

“为什么不?”洛基道。“既然它们会攻打Höskuldur那种死气沉沉的垃圾坑,为什么不会进攻Leifstokk?”

“因为——”索尔住了嘴,他纠结这个做什么呢?“你不再担心有人意图刺杀你吗?”他变换了话题。

“既然我已经把其他所有战士都派出去,就没必要了,”洛基答道。“没错,现在,我命令你前往Leifstokk。你可以在梅伦娜城门处保持警戒。”

——————————————————————————————————

注释:

※1尼夫海姆:北欧传说中死者之国度。



TBC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