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第五章——Part2

“放下枪,肖恩。无论如何,我们现在既没法领赏,也不可能将他们绳之以法。”格兰姆斯叹息一声,示意他的前搭档及朋友冷静下来。

“当通缉你的人全都上西天了,继续当通缉对象就有点勉强了,”威尔边说着,边疑惑格兰姆斯打的是什么主意。他不是无缘无故提起汉尼拔的名字的,绝不可能只为了观察他们的反应。

“反正现在貌似也不是我们的天下了,”格兰姆斯又叹了口气,显然,他仍然心事重重地在考虑什么问题。“不过我记得曾经读过你的资料。档案上说你曾是一名医生。哪一科的医生?”

“他们不会让像他这样疯狂的人渣保留执业执照的,在他犯的事儿大白于天下之后。”肖恩声色俱厉,又暴露出不少讯息。这儿有太多情绪可以让威尔利用了。有个女人牵涉其中。

“这一点倒是千真万确,不过医疗知识与数十年的行医经验可不是像执照那么容易剥夺的。”汉尼拔眼神闪闪发亮,嘴角噙着一朵最为迷人的微笑。威尔死死克制才没把白眼翻到头顶,花费不少自制力才能保持一声不响、表情放空的样子。“关于你的问题,治安官格兰姆斯,我曾是急诊室外科医师。凑巧我曾被推崇为这个领域里最优秀的医师之一,直到我选择退休、放弃处理身体转而治愈灵魂之前。既然你的质询关乎我之前的职业,我是否能够假定你需要我的帮助?我能帮上什么忙?你的团队里有人受伤了吗?”

威尔好不容易全程板着扑克脸,他仔细观察着汉尼拔的话对对面的男人及整个团队所造成的影响。汉尼拔唯一一次被抓是因为自首,这一点很能说明问题。他最强大的能力之一就是他的表现从来都是如此文质彬彬、斯文有礼、魅力逼人。绝对能让你卸下心防。在与汉尼拔交流过后,你就会对他产生好感、并且希望他同样对你产生好感。他就像一条以闪耀的鳞片与摇摆的身躯迷惑猎物的蛇,发出低沉且太过抚慰人心的嘶嘶声。魅惑的舞蹈让猎物无视了它的獠牙、以及隐藏其中的致命毒液。

“噢,伙计,你不是认真的吧,”肖恩抱怨出声,显然很恼火。

“现在是个走投无路的时代。有时候你只能孤注一掷。”威尔柔声说道。一个女人走上前来,从她凝视格兰姆斯的眼神就能看出她是他的妻子,紧跟在她身后的男孩显然是他们的儿子。肖恩不时落到她身上的目光告诉威尔他们一度非常亲密,而且他现在仍然对她抱有深厚的情意。格兰姆斯脸上对自己的家庭虔诚的热爱告诉威尔这位警长对这段不检点的关系一无所知。汉尼拔的手指轻轻擦过威尔的指尖,威尔马上明白汉尼拔已经了解这一切,也许更多。以他对汉尼拔的了解,威尔敢肯定他已经立刻想出了至少三种不同的办法,他希望威尔随机应变,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难怪汉尼拔毕生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一个能与自己匹敌的同伴。他希望身旁的人不光能够跟得上自己,并且有能力在游戏开始变得无趣的时候给它带来新颖而富有趣味的变化。

“是啊,世道多艰。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格兰姆斯叹息着,握住洛莉的手。将这个办法纳入考虑简直让他自我厌恶,他多么希望并未认出路旁这两个男人就是FBI通缉令上的面孔。有时候,他的记忆力与观察天赋是个诅咒,而非幸事。“她怀孕了。”

这就是了。一如既往地,只要他们拥有利用价值,就能安全无虞。就算汉尼拔的医生身份没有用武之地,威尔的机修技巧也总会受到高度重视。人们总有东西需要修理,或者有人需要‘修理’。问题只在于发现此时此刻他们更加急需的是哪个方面。现在就是这么个世道,抽丝剥茧,发现人们最需要的,以此来操纵他们。汉尼拔与威尔很久以前就已经决定,他们只需要彼此就够了。其他人要么是饲料,要么是乐子,要么是食物。

“向你们表示衷心的祝福和诚挚的同情,”汉尼拔的语调听起来诚恳得令人震惊,语气中蕴含的哀痛份量恰如其分。汉尼拔得到了预期的反响,听到他的话,洛莉眼中瞬间饱含泪水。带着突如其来的困窘,她拂去泪水。她并不愚蠢,知道自己的现实状况不光将自己、也将整个团队置身于危机之中。

“你不能让他那种人碰她。他是个会吃人的变态。”肖恩说。他显然也受到了影响,但仍然试图挣扎。不过非常明显的是,到了最后,他还是会以洛莉的安全为重的。威尔好奇起来,她知道孩子真正的父亲是哪个吗?

“我们没有太多选择,不是吗?你认识几个医生,肖恩?”格兰姆斯反驳道。末世对他造成了打击,不过他与其他人的反应并不一样。他并不像其它幸存者那样听天由命,仿佛对他而言如今是一段崭新的经历。威尔看出他是个努力跟上时代的人。这里面肯定有一个故事,其大纲随着每一句不经意的话语和每一个毫不设防的表情越来越明晰。威尔现在能够肯定,格兰姆斯在世界末日初期藏匿了起来。前治安官像守护心脏一样守护着他刻板的美德,将它别在臂膀,昭然天下。威尔认为监狱并不与他相配,这样说来必定是医院。

“如果这样说能让你们感觉宽慰的话,鉴于目前的形势,我如今已经将那个癖好放弃很久了。”汉尼拔柔声说道,那副态度一不小心会被误解为温顺。威尔咬住脸颊内侧的肉,不愿笑出声来。撒谎,撒谎,鼻子长长。“女士,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非常乐意为你仔细诊断一下,给出预后指示。而且我可以写下详细处方待今后使用,比如你分娩时需要的注意事项及药品。”

“天哪,不,我不希望你靠近我,但我的喜恶无足轻重。为了我的宝宝。”洛莉僵硬地将自己的身体与汉尼拔保持距离,双手保护性地护住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

“既然如此,为了将你的不适减轻到最小限度,我会在全面检查的同时尽量做到行动迅速。”汉尼拔微微欠身,如是承诺。他歪过头,让洛莉看到自己温暖的笑意与和蔼的眼神。他面对病人无可指摘的临床态度并未因遭受排斥而恶劣半分。洛莉的肩膀已经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我不喜欢这样。如果你敢伤害她,我就……”肖恩上前一步置身于洛莉与汉尼拔之间,厉声说道。他手中仍端着枪,这种重刷存在感的方式太过激烈,让威尔满心不悦。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会趁早收声,少管闲事。我可以保证,如果你继续紧咬不放的话,需要担心的绝不是汉尼拔的麻烦。”威尔口吻平淡地打断他,残余的面具完全从外表上褪去。这么做对如今的他而言简直轻而易举,像这样面对真实的自我。这个真实的威尔·格雷厄姆吓得所有人不约而同退后一步,反射性地举起武器。

“够了,所有人,镇静下来!”格兰姆斯大呼一声,将自己置身于战场中间。他满意地看到没有人朝着那两人胡乱扣动扳机,接着转身与威尔四目交汇,仿佛试图以眼神威吓他守规矩。“没必要剑拔弩张。我们不杀活人。”

“那就管好你的人。如果汉尼拔伤到一根寒毛,你不会想知道将发生什么事。”威尔警告说。他直盯到格兰姆斯首先避开目光。在一名真正的连环杀手面前虚张声势让这个男人惊出一身冷汗。

“我可以猜一猜,”格兰姆斯轻声说道。他强迫自己再次对上威尔那双蔚蓝的眼睛。

“你的想象力会严重低估我将施加在你跟你的人身上的报复。如果事情发展到见血的地步,不会有人能够独善其身。”威尔撂下狠话,向汉尼拔轻扶在他背后的手掌轻轻偎依。他知道自己表现得过火了些,将这些人吓尿了,但他再也不会忍受别人向汉尼拔施加威胁。

“得了,你好像以为光凭自己一个人就能……”一个年轻乡下小伙——威尔后来知道他名叫达里尔——说道。他挥舞着武器,推搡开人群走上前来,却在威尔转眼看他的瞬间突然止住脚步。汉尼拔从来都很欣赏别人身上优良的生存本能,特别是本能充沛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恐怕已经不多了。而这个小伙子显然拥有它,在发现自己遭到更强大掠食者的评估并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时,他瞪大了双眼。如果达里尔是一条狗,他现在应该已经夹着尾巴了。

“现在,所有人停下!停下来!不要做无谓的争执!”格兰姆斯竭力调停。为了洛莉的缘故他需要汉尼拔活着,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瞧,我们不想杀你们,而我现在愿意冒个险,假定你们也没有杀害我们的意图。这该死的杀戮我们已经受够了。洛莉需要帮助,而他可以帮助她,所以任何人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射杀别人。我们能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吗?”

“这完全取决于你们。”汉尼拔接过话题,移动位置将威尔挡在身后,好安抚其他人冷静下来。尽管他是如此爱慕身边这只美丽的、难以捉摸的蝴蝶,这个团队也是很有潜力的。如此草率地将他们毁掉实在太浪费了。“你跟你的人打算去哪儿?”

“奥尔巴尼。那里有一个疾病防控中心跟一个军事基地。大多数时候我们沿着87号公路行进,遇到城市就绕道。城里现在是死者的天下。”格兰姆斯回答道。他不禁悲从中来,这个世界现在该有多凄惨啊,连一个食人魔都变成解答麻烦的真理之声了。“怎么?”

“我愿意将服务范围扩展到你团队里所有需要或想要得到治疗的人,作为我服务的报偿,你们要将威尔、我、还有我们的装备完好无缺地护送至拉文纳——它在去奥尔巴尼的半道上,这样我才会考虑帮助你们。”汉尼拔提出建议。格兰姆斯眯起双眼陷入沉思。

“为什么是拉文纳?”他终于问道。他很庆幸他们不打算跟随他们一起去奥尔巴尼。

“那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更关心我们的旅途安全,而不是与你分享出游计划或者生存技巧。”汉尼拔温和的语调终于变得尖锐起来。“要么接受,要么就和平地分道扬镳。我们骑的是自行车,你们的交通工具很快就能将我们甩在后边,我们也没有什么值得偷窃的贵重物品,尤其与你们的资源比较起来。我们对你们不构成威胁,也不存在兴趣——除非能够弥补在这里争论所浪费掉的宝贵时间。”

那辆休旅车此时此刻决定站在他们这边。发动机罩下发出一声响亮的爆裂,美妙的白雾从里边袅袅钻出。

“好了,在我修好散热器软管之前任何人也别想去任何地方了。”威尔缓缓褪下杀手外壳,重新显露出南方口音来,毫不费力地回归到友善的机修工角色。

“啊,见鬼,不要再来了。”那位上了年纪的男人——戴尔——恶声恶气地说,转身恶狠狠瞪向那堆老是找麻烦的机械跟旁边站着的亚裔年轻人。“我记得你说你修好了。”

“我说的是我觉得修好了。这机器早就过时了,简直老掉牙,跟我飙车时开的车子比起来。”格伦不服气地回答。长时间的站立让他有些坐立不安起来。“找到问题到底出在哪儿根本就不可能。”

“不是你的错。这种事情在所难免。”威尔安抚道。他拍拍年轻人的肩膀,然后让老头帮他打开引擎盖。汉尼拔欣赏地观察着威尔自掠食者到猎物轻而易举的转变。片刻之前,这些人还被他差点吓破了胆,现在带着轻松笑容的善意帮助就迅速抚平了他们受惊的羽毛。“让我瞧瞧。我对这个略知一二。”

“那我就当你修理东西很在行了。”戴尔喷了一声鼻息,替所有人下了决定。他们可不能整天耗在这里。如果这世上还有任何神祗愿意听从人们的请求,他祈祷自己没有做错决定。他们中的一名婴儿改变了一切,烦恼酝酿滋长起来,如同洛莉腹中的新生命一般。

“从我还是个孩子起就会修理发动机了,从路易斯安达河口地区到伊利湖的码头,先生。”威尔一边评估发动机的糟糕程度,一边说道。它确实状况堪忧,不过并不是无可救药。他轻易就能将它修好,不过可不打算这样告诉他们,还得慢腾腾地演一演呢。威尔明白跟老人家处好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别称呼我‘先生’,好像我多老了似的。叫我戴尔就行了,他是格伦。带弩那小子叫做达里尔,我待会儿会将你们跟所有人一一介绍,等你先修好那该死的发动机——最好是一劳永逸。”戴尔叹息一声,向威尔的同伴点了点下巴。“天,不是他而是你该多好。”

“抛开威尔的天赋不谈,我们双方都拥有对方需要的东西。在与你们短暂相处的时间里,我可以以医生的身份向你们提供服务,而你们可以为我们提供迅捷的交通工具与急需的休息。”现在事态倾斜于向他们有利的方向,汉尼拔重新开始了磋商。

“有道理。看来我们可以互帮互助。将路上对洛莉有所帮助或其他需要注意的事项写下来,我们就把你们全须全尾地送达你们想去的地方。”格兰姆斯承诺道,他伸出手来,定下协议。汉尼拔坚定地握住他的手摇了摇,有那么一瞬间他有些讶异。汉尼拔的手握起来跟普通人一样,莫名其妙地,他从未料到这一点。

“好吧,不要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咬谁一口就行。”达里尔低声咆哮,好像一条耳朵耷拉下来紧紧贴着脑袋、龇出獠牙表示警戒的狗狗。“我们知道怎么对付你这种人。”

“该死,达里尔!你他妈快给我住嘴!”肖恩嚷嚷起来。格兰姆斯蹙起眉头,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做了这笔交易,他不得不时时刻刻小心提防。

“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格兰姆斯对年轻人叹了口气,他心里有一部分也明白达里尔是对的,但他们别无选择。

“你们在这条路上遇到过更加声名狼藉的食人魔连环杀手?”威尔走了回来,对达里尔煽风点火。跟所有机修工一样,他不知从哪里捞出一块抹布,擦去手上的油污。他转身对汉尼拔甜甜一笑。“我还以为他们造你的时候就不小心把模子打破了呢,亲。”

“没有人造出了我。我是自己将自己造就的。”正值此时,风向变了,命运可真是变化无常。汉尼拔说道,“看来我们马上就有一大群伙伴了。”

“你该死的是怎么知道的?”格兰姆斯问道。他不乐意听到那句话,也不喜欢汉尼拔跟威尔瞬间从普通人切换到冷血杀手的样子。格兰姆斯确切无法指出有什么变化,只不过感觉不一样了。似乎他们的背挺得更直、双眼愈发明亮,仿佛体内有盏灯突然拨开了开关。从他们眼中——灵魂之窗里——放射的光芒释放出了某些更加真实纯粹的东西。

“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不过我发誓他从未出错。”威尔轻声回答格兰姆斯,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在活人身上,仿佛他整个世界都狭隘地聚焦到了汉尼拔、以及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上。“会喘气吗?”

“不,看起来不过是老麻烦而已。不是丧尸潮,所以不用太担心。”汉尼拔说话间,一大波行尸从周围树林的一侧钻了出来。他们身后的人群开始惊惧地尖叫起来,拿起枪械——有至少上百头行尸步履蹒跚地扑过来,寻觅新鲜的肉。

“哎哟喂,”威尔大笑出声,不慌不忙地拉伸起身体;汉尼拔同样也在热身,脊椎伸展、劈啪作响。“我觉得这儿的交通该清闲下来了。”

“你们要干什么?!所有人回车里去!”格兰姆斯高声呼喊,然后转身瞪着威尔跟汉尼拔。他们俩大喇喇视他如空气,抽出看起来仿若中世纪古董的武器。

“但是旅行车怎么办?!”戴尔指向无法动弹的休旅车,而威尔从他身边擦身而过,攀爬到车顶。他内心挣扎,既想要保护车里大量的储备物资,又忍不住逃跑的念头。他愣愣地看着威尔手握弹弓摆起姿势,显然是在瞄准,仿佛当下正打算反击。看看对面丧尸的数量,这简直是螳臂当车,甚至可以说自取灭亡。“你他妈以为自己在干什么?!”

“快走!坐洛莉那辆车!”格兰姆斯高喊一声,无视了威尔,抓住戴尔的胳膊,随时准备将他塞进敞开的车门逃生。可他脸上目瞪口呆的表情让格兰姆斯停顿了下来。所有人突然之间的鸦雀无声让他转过身去。

“超神了。”格伦吐出这几个字,却不带恐惧,只有震惊与敬畏。每个目击者都被震惊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威尔·格雷厄姆,前FBI侧写师及讲师、杀手,高高矗立在休旅车车顶,如同所有弓箭手一样趾高气昂,接二连三射倒一只又一只行尸,一分钟至少能干掉8到10头。他的射击为汉尼拔施加了掩护,这位前心理医生及职业杀人魔王,一手执着战斧、另一只手握住一把开刃刀,砍伐丧尸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他就是手执镰刀的收割者,是死神本尊前来收集困在腐烂肉体中那些任性的灵魂了。

“哇哦,你们看到了吗。”达里尔不可置信地说,尽管双眼已经向他展示了现实。没有人能够移开眼光,他们从未见证过活生生的人类像这样凯旋攻克行尸走肉。胜利的希望驱策达里尔采取了行动,他发出一声呐喊,冲上车顶加入威尔,一箭接连一箭、从不落空。他的箭筒很快就空了,威尔将一只弹弓并一大袋弹珠塞进他手中,相信达里尔能够搞定。威尔纵身一跃落到地面,抽出自己的剑来,冲到汉尼拔身边。他加入混战、背靠背与汉尼拔并肩战斗,所到之处如同钢铁的龙卷风。漆黑的血雨将路面都染湿了,散发出恶臭的断肢如祭品般七零八落地洒在二人周遭。

在其他人回过神来以前,战斗就已结束。格兰姆斯觉得肯定没超过二十分钟。这么短的时间连个见鬼的蛋糕都没法烘好,可一百多头丧尸抽搐的残躯已经躺得遍地都是。完成这一壮举的二人昂首挺胸、志得意满地回归团队,如同再世传奇。

“那么,我们就说定了?”汉尼拔已经料到了结局。现在,这些人已经不在乎他的过往了。在这个新纪元黎明的阳光下,他往昔所有抑或伟大抑或恐怖的事迹已被抛诸脑后。在这恶魔肆虐的美丽新世界,子弹、食物甚至是水,都没有‘希望’来得珍贵。他与威尔俨然成为了可怕的温迪戈神祗,为他们带来了希望。

“好的,我觉得咱们可以相处愉快。”

OoOoO

“那么,人吃起来是什么味道?”在与格伦一道紧盯着汉尼拔一个小时以后——汉尼拔在笔记本上为格兰姆斯写下洛莉可能会面临的处境、以及万一发生意外分别应该如何应对——卡尔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威尔窝在他们头顶、休旅车的小阁楼床上,努力打瞌睡。戴尔翻了个白眼,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路上,自经过威尔修理之后,引擎发出的声响快乐得简直像是猫咪在打呼噜。

“那要取决于肉质的切割与准备工作。不过我更加偏爱内脏。”汉尼拔漫不轻心的语调更像是在评价最新推出的舞台剧。

“内脏?那是什么?”卡尔望了格伦一眼,看到他做了个鬼脸。

“身体器官。比如肝脏、肾脏、杂碎……”汉尼拔继续道,披露出叫人毛骨悚然的细节,笔下不停。他抬眼望了望,看到小卡尔脸上迷惑的表情,以及格伦直白的反感。“杂碎指的是胸腺组织,较少时候也指胰腺。”

“额。我以前吃过肝脏。恶心死了。妈妈拿它跟洋葱一起炒的。”卡尔努力参与谈话,好听汉尼拔继续说下去。他希望他跟威尔留下来,尤其是在他们面对行尸时像那样大显神威之后。

“并不奇怪。多数人烹饪肝脏的方式大错特错,将食物毁于一旦。尽管外表粗糙,然而它却是一种精致的肉类。我喜欢先将其微微烧灼片刻,添加极少量的调料,配上蚕豆,以及一杯美味的基安蒂红葡萄酒。”汉尼拔叹息一声,听起来颇有几分多愁善感,然而他的同伴们直感到阵阵恶心。威尔将脑袋埋在枕头里,玩味地轻哼一声,他敢肯定这虐待狂现在满脑子都是曾经晚宴的幻象。

“吃人(eating people)的话,你不是跟那些玩意儿没什么区别?”格伦终于填补了汉尼拔上一句话之后留下的满室沉寂。除了威尔,没有人能够轻松应对汉尼拔关于啖食人肉的话题,当然前提是他们还接得下去的话。

“不敢苟同。正确的用词是同类相食(cannibal),而且我向你保证,我对食材精挑细选。无论那些东西是什么,它们可不介意自己吃的是谁,也不在意是怎么吃的。”汉尼拔抽了抽鼻子,略有几分不悦,不过还是宽宏大量地原谅了他。格伦只是好奇,并非有意出言不逊。“而我的食材跟用餐礼仪标准都相当之高。”

“你不应该跟他聊天,卡尔。你父亲会不高兴的。再说,你妈妈也不会乐意。”看到卡尔满腔热情地打算继续追问更多问题,戴尔说道。在刚才的妙语之后,戴尔不想要听到更多这方面的回答了。

“他从来什么都不许我做。”卡尔愠怒起来,他知道戴尔说的是事实。实际上,他并未得到上休旅车的许可,他是通过误导父母跟肖恩才到的这里。那三个人之间气氛有些诡异,卡尔觉得肯定跟宝宝有关。

“过来坐到我身边,让医生清静一会儿。他正在帮你妈妈的忙。”戴尔叹了口气,示意格伦离开副驾驶,却看到年轻人惊恐万状的眼神。卡尔为了得到他们这位陌生伙伴的注意就差坐到他身上去了,而格伦却丝毫都不想靠近汉尼拔。

“你要做个好孩子,听他的话,听从你所有长辈的话。他们都是全心全意为你着想的。”汉尼拔停了下来,端详着以孩童天真无畏的勇气回望他的卡尔。“不是所有恶魔都是表里如一的。有些藏在人们眼皮底下,乔装得同人类一个模样。”

“无意冒犯,不过待我们足够靠近拉文纳、能让你们两个小子下车时,我会非常开心的。”戴尔咕哝着说。“威尔简直是天赐之助,将那堆废物化腐朽为神奇,但是你……你叫我毛骨悚然,莱克特医生。”

“我不会生气的,霍瓦特先生。那只意味着您拥有卓越的生存本能,一种令人钦佩的特质。”汉尼拔微笑起来,更多是自得其乐,而非冲着别人。“我总是欣赏人们身上最优秀的特质,希望自己拥有它越多越好。”

行尸横行,神祗隐匿在自己的天堂之中,而食人魔汉尼拔还不肯放弃他那些一语双关的讨厌俏皮话。威尔裹在被子里闷声大笑,让休旅车温柔的摇晃将自己送入酣眠。就他自己在意的一切,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让他不满意的地方。

OoOoO

【第五章完】


评论(3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