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Elisaday's Lofter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The Sound of Your Voice
原作 by KareliaSweet
翻译 by 盛装舞步丨Elisaday

灵魂伴侣梗。二设:遇到灵魂伴侣之后,人们才开启听觉(你首次听到的声音就是对方的嗓音)。

正文:

上学时,他们只教你学一个词。

那是基础手语之后你学到的第一样东西。他们示范你如何做出口型,呼出空气,发出一声你自己无法听见的响动。

威尔每天晚上都会躲在毛毯下,打开手电,对镜练习。他张开嘴巴,呼气,将舌尖压上牙龈,然后释放。

看起来是对的,他想。他非常、非常希望是对的。

当他念给老师听,她的眼睛闪闪发光,拍拍他的头。(这就是为什么强制要求必须拥有注册的灵魂伴侣才能成为教师。)

非常好,威尔。她比划道。再来一次好吗?

威尔深吸一口气。

“你-嗷(Hell-o)。”

笑容绽放在维杰-布鲁姆夫人脸上。

熟练掌握之后,威尔每遇到一个人都用‘你好’打招呼。他真心希望自己能够早些找到灵魂伴侣。他不想一辈子耳聋,像父亲那样。他并不介意耳不能听——没听到过,又怎会怀念从未拥有过的东西——只不过父亲从未找到失落的另一半,这个认识让威尔心中一阵刺痛。

爸爸值得拥有更多。

所以他对每个人打招呼,带着两个人的份,每次都紧紧牵着父亲的手。

你没必要这样做,儿子。父亲比划道。对我来讲已经太迟了。

爱从来不会太迟!威尔露出一个缺牙的笑。

他父亲祈祷儿子永远不要失去这份甜美的、充满希望的纯真,不过他敢肯定,这个愿望没有被谁聆听到。

-x--x--x--x--x--x--x--x--x--x-

他并没有突然放弃,而是一种非常缓慢的倦怠。一开始是威尔母亲的死讯——由第三方冷淡地传来这个消息。她去世时恢复了听力,他姨妈是这样告诉父亲的,这件事情让他心底苦涩难当。

然后是父亲缠绵病榻的痛苦。他去世时威尔在他身边,默默流下泪水,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听到父亲的嗓音。

可他还没有放弃希望。他才十九岁。他还有时间。他仍然对遇到的每个人说‘你好'。(高中时有段时间他只对女生说你好,但遇到马修之后,他放弃了这个习惯。也许他不是威尔的灵魂伴侣,可他的吻像做梦一样美好。)

他读完大学,仍然没有找到对的人。读研究生时他已经没抱多少希望,不过也没有绝望。他不会经常说你好,但总会尽力。有时候看到那些能够听到的人们投来的同情目光,实在是难以忍受。他们举起自己标识着“已配对”的身份手环,抱歉地冲他笑笑。他们并不是真的抱歉,他们是在怜悯,威尔最受不了怜悯,他感觉恶心。

研究生读到一半的时候,他沮丧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属于少数派了。当他还是个孩子时大家都听不见,不过现在人人都双双对对,肆意表达能够听到的喜悦。

你不会相信鸟鸣声有多么美,史黛西对他说。

威尔笑了笑,却只觉得脸颊紧绷。说老实话,他一点也不在意鸟鸣。他只想找到伴儿。那个看着他不会满脸嫌弃一个个细数他缺点的人。那个看到他大脑古怪的运作方式会想到,‘没错,你是我的’而不是‘你到底有什么毛病’的人。

研究生读完了,他不再打招呼。他完全封闭自己,肩膀无精打采地下垂,一脸不好惹的表情。人们开始用古怪的眼神看他。没关系,威尔想道,反正你也不会想听我说话

他收养了一条狗。狗狗很爱他。他叫他温斯顿,用他父亲的名字。温斯顿非常忠诚,也能帮他很多忙,如果威尔不小心将炉子点了太久,他会提醒威尔注意。他是一条好狗狗。威尔决定这样就够了。必须够了。

一生中失聪如此之久,令他其他感官变得十分敏锐。他将自己的犯罪学学位学以致用,开始教书。他的课程成为了恐怖主题爱好者的盛会,而他能在令人毛骨悚然的犯罪现场发掘出细微线索的能力令这些心智多少有些病态的学生们欲罢不能。对于自己奇特的天赋他显得相当有热情,不过那些不太宽容的人也许会管这个叫做执迷。他翻阅报纸文章以及铁证悬案,对别人都看不出的问题吹毛求疵。当他的研究开始引来一片赞誉之声,他就低调下来了。

他开始好奇起来。能够发现这些问题,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破碎?他的破碎是因为没有人找到他吗?或者没有人找到他是因为他的破碎?

他不喜欢这一系列问题的任何一个答案。一开始作为保护层的那份苦涩已经硬化成了一层壳,他蜷在壳中央,让自己生出甲壳。他教学、回家,他梦到可怕的梦,醒来后继续教学。到了周末,他会去钓鱼。

这就是他的生活。其他人谁也无法适应的扭曲生活。他永远也不可能听到流水潺潺,或者爱人的笑,不过没关系。因为他们也无法听到在他骨骼之间扎根的那些怪兽的喋喋不休。他不再感觉孤独。孤独意味着有所怀恋,而你不可能怀恋你从未拥有的东西。

格雷厄姆教授在特定圈子里成为一个传奇。他分析谋杀现场的本事既叫人叹为观止,又让人惴惴不安。他决定关于自己的发现写一本书。他将其命名为《进入怪兽脑海之中》。这本书收到评论家们适度的褒扬,尽管‘令人不安’这种字眼时常出现在评论的字里行间。他的学生们请求他给书签名。他总是拒绝。

在他的书出版一个月后,一位名叫杰克·克劳福德的警探敲响了他的大门。他是个魁梧的大个子,表情坚决又有些和善。

你的书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比划。

威尔耸耸肩。我没有这个期待。

杰克有几分气恼。大家都说你是有点混蛋。

有点?威尔回答。看来我懈怠了。

看杰克的嘴巴动作,威尔猜测他发出了一阵爆笑。他拍拍威尔的肩膀。

有个人我希望你能见一见。

‘有个人’是巴尔的摩州立犯罪精神病院的一名囚犯。

为什么是我?威尔询问杰克。类似的书籍、类似的作者成百上千,跟威尔比起来个性也许还不会那么棘手。

杰克暂时移开视线。他拾起威尔的书,拿它拍了几次手心,嘴唇咬在齿间。当他看回威尔时,几乎显得抱歉。他将书放在两人之间。

事实是,杰克比划,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x--x--x--x--x--x--x--x--x--x-

见到汉尼拔·莱克特医生,威尔想到的第一件事本该是“这是个极度危险的男人”,然而不是这样。他首先想到的是“见鬼,他真帅。”

他对莱克特医生做了功课。一位将其杀戮对象招待给巴尔的摩上流社会食用的、迷人的精神变态者。他选择受害者的标准很简单:Eat the Rude,这句朗朗上口的口号已经印上了保险杠的讽喻贴纸。威尔必须承认,在一定程度上还挺有道理。倒不是说他会考虑采纳同类相食这种生活方式,不过如果他打算……呃。粗鲁的家伙们都是混蛋。

于是,带着所有这些信息,他面对面(中间隔了一道厚厚的防弹树脂玻璃)对峙一位食人魔连环杀手,本应提高警惕。本应。

不过看看莱克特医生的颧骨,锐利又严峻的样子,结合他那柔软的、弧度奇怪的嘴唇,让他看起来拥有一股令人催眠的美。还有他那双眼睛,仿佛波涛汹涌,又仿佛全无感情。他死死盯住威尔,上前几步靠近玻璃,不声不响就让威尔觉得自己仿佛被完全吞噬了。

“你好,”威尔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开口。

无论莱克特医生之前有何功绩,威尔敢说他一定已经有灵魂伴侣。像他这样将心中的怪兽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完美地隐藏了这么久,经常参加歌剧与庆典活动的人,还拥有如此令人难以忘怀的英俊外表,肯定已经找到了——

“你好。”

威尔惊悚地瞪大眼睛,浑身上下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他张开嘴巴,然后迅速阖上,感觉自己牙齿都铿锵一响。汉尼拔眼神闪烁,深吸一口气。

“你好,”他再次说道。

威尔听到了。威尔听到了。

他简直无法呼吸了。有那么一秒,汉尼拔皱了皱眉,然后举起双手。

我很抱歉,他比划起来,我没有询问你更喜欢怎样交流

威尔瞪着他。他的双手颤抖着,却还是比划出了回答。

我不会说话,他说,避实就虚的半谎言式回复。

汉尼拔微笑起来,威尔的心沉到了谷底。这就是他的灵魂伴侣?一生所爱?真他妈见鬼。

我也不会,汉尼拔回答道,不过我希望有一天能够学会

哦见鬼。见鬼见鬼见鬼见鬼。

威尔感觉背后汗水淋漓。他全身战栗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高兴你能来看我,汉尼拔比划道。

这真的让威尔弄不懂了。

为什么?

我很好奇。

好奇什么?

你。你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没那么有趣。

我觉得你有。

然后汉尼拔垂下双手,背到身后。他再次上前,逼近两人之间的透明隔断。他下巴微微颤动,仿佛是在嗅闻空气,双眼紧锁住威尔的眼睛。威尔非常努力想要感到害怕,可他现在唯一感觉到的只有深入骨髓的如释重负和迷恋。他抬起一只胳膊,将指尖压在玻璃上。汉尼拔的目光流连在每个指头,仿佛要将每个指纹的涡旋存放在记忆中。威尔屈伸手指,将手拿开。汉尼拔放开背在身后的双手。

我欣赏你的书。你在其中释放了许多自我。

这本书不是写的我。

不是吗?

汉尼拔的凝视仿佛要将他吞没。威尔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像咬钩的鱼儿般跃动不停,无助地挣扎扭动,妄图抵抗却徒劳无功。它就要出来了。他感觉得到,在自己骨骼之间。汉尼拔会将他拖到水底,将他溺亡。他用力撕开目光的胶着。

我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

汉尼拔轻哼一声。他们没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汉尼拔脸上绽放的笑容既叫人心情灿烂,又莫名冷到骨子里。

你是给我的礼物,威尔。

随着汉尼拔比划的手势,威尔的喉咙越来越发紧。

我同意帮助FBI一桩正在调查的案件,条件是他们安排我们见一次面。

我是一件该死的贿赂品?

你是一件礼物。

当然了。他们想得到的当然不是威尔的专家意见。他们打算将小怪物拿到大怪物面前遛一圈,然后得到他们想要的。威尔一个转身,随即听到汉尼拔一手拍在玻璃上。

监视器开着。如果他们看到他对这声音有反应,就会知道了。他必须继续走,不能回头看,可是……

可是……那是他的灵魂伴侣,不是吗?

他又走一步,然后再一步,然后停下。装作彻头彻尾是他自己的决定。他回头看到汉尼拔,汉尼拔正凝视着他,仿佛他是某位鲜为人知的神。

请不要离开,威尔。我们还有太多话要谈。

我跟你没什么话好说。

你知道你是口是心非。

没错。他有那么多问题,却一个也不能问。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他的灵魂伴侣是个见鬼的食人魔杀手?这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你是独一无二的。汉尼拔说。仿佛他听到了威尔的每一个问题。就跟我一样。

威尔挑起一边眉毛。如果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那不是恰恰证明我们不是?

聪明的孩子。汉尼拔微笑起来。不过不是这样。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以一种同样的方式。

哪种方式?

汉尼拔什么也不再说,只是垂下双臂,用眼神穿透威尔的灵魂,让他血流如注。

威尔一言未发,默默离开。

-x--x--x--x--x--x--x--x--x--x-

=待续=

评论(53)
热度(417)